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哈喽怪谈|诡影重重|影榴莲|惊悚音乐剧|沙石奕站 - 哈喽怪谈官方网站

 找回密码
 入住怪谈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7227|回复: 32

[影留言] 本期话题1214嘿!好久不见,你还好吗?——说说那些曾经熟悉现在陌生的朋友

 关闭 [复制链接]

鬼影纪念章诗扬Fans活跃会员鬼影贡献章

发表于 2015-12-14 18:12:3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当你听到让自己毛骨悚然的故事时,恐惧会一直蔓延到心底,听别人讲那些诡异经历和恐怖传说时,可能当晚你就会做噩梦。但是相比之下,比鬼神更可怕的是人心。人心可畏,前一分钟对你笑脸相迎,下一秒可能就会让你下地狱。那么,就一起来聊聊吧。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入住怪谈

x
[发帖际遇]: 诗扬 被钱袋砸中进医院,看病花了 2 怪币. 幸运榜 / 衰神榜
回复 百度谷歌雅虎搜狗搜搜

使用道具 举报

鬼影纪念章鬼影文学社

发表于 2015-12-17 13:28:13 | 显示全部楼层
嘉峪关 发表于 2015-12-14 18:19
这期是说心机大婊姐的那些事咯

来自:鬼影人间Android客户端

头像 赞!!!
[发帖际遇]: 雨化云 乐于助人,奖励 9 怪币. 幸运榜 / 衰神榜

鬼影纪念章

发表于 2015-12-14 20:25:5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蔺瑜笙 于 2015-12-18 21:14 编辑

诗扬哥大伶伶你们好,我是蔺瑜笙。这周发生的事简直就是两面派的典范。这个故事中还有上期的电影元素和上上期的异国元素,且听我慢慢道来。  
我有一个朋友,和我不是一个大学,又一次他们学校办晚会,请了很多外校的人,我也去帮他忙,还去了一群不知道是哪个学校的留学生。其中有一个加拿大人叫JACK,不知道通过什么方法加到了我的微信,说想和我见面,想成为朋友,连续一个月每天都问我what are you doing now,我怕他烦我,每次都告诉他studying,然而他还是一而再再而三的找我。这个周六,我们学校也在准备年终晚会的事情,我上午审完节目已经12点半了,这时JACK又发来了信息,要找我吃饭,我想了想,我们学校到他们学校坐地铁只有5站,而且大白天的吃个饭,吃完了就走,也断了他总找我的心。

因为之前在晚会上见过,所以在地铁口汇合后直接就去了肯德基。附近只有这一个吃东西的地方,然而他一个外国人,显然不爱吃肯德基,其实我也不喜欢,但没办法,因为真的只有这一家,于是我就买了自己的食物,他说昨晚和朋友去酒吧了,凌晨三点才回家,现在才起床,也不想吃东西,一脸疲惫的样子。我吃了两口后,他说,他喜欢我,说他以前就说过喜欢我,只是我忘了。我这就毛了,以前除了微信上,他从来都没跟我说过话啊。他还说一会去他家,家里只有他一个人,他给我做好吃的,还可以一起看电影。听到这话,我汗毛都竖起来了,我告诉他,我不接受只有一个男生和一个女生在一个房间里,这是不对的。
在此后的时间里,关于去他家的事,他至少提了10遍以上。然而我一直在不停的告诉他,不行。
他是一个健身狂人,说实话,他的肌肉真的是我见过的所有人中最牛的,他力气奇大,他让我用两只手和他掰手腕,然而我完全惨败。这也让我更加害怕他,当他再一次提出这个要求时,我直接跟他讲,我们并没有那么熟,而且我是个非常传统的中国女孩,我接受不了。然后我用夸张的表情加动作,用开玩笑的方式用英语跟他说,如果你杀了我,那我就完蛋了。


为了让他到此为止,我还告诉他,前两天网上新闻上就说,有一个23岁的女孩,惨遭杀害,被抛尸在后备箱。万万没想到,当我说完这个新闻,他本来很疲惫的表情瞬间就变的很有精神,然后开始跟我打听各种关于这个新闻的细节,而且口齿开始变的不清晰,他在中国两年了,和我同龄,他的中文水平其实已经很好了,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这时候开始他一个问题至少要问我两三遍我才能听得清。比如说,死的那个女孩多大啊,她的死因是什么啊。他问起来就问不完的样子,眼睛里冒着异样的光芒,这时候他的电话想了,他接通电话开始用英语飞快的说话,我听了听,不对啊,这不是英语啊,我在怎么说也是一个马上要考六级的人,不至于英语也分辨不出来啊。漫长的等待,终于他打完了电话,我问他说的是什么语言。他的解释是,他是加拿大和阿拉伯的混血,他刚才说的是阿拉伯语。之后,谈到他在中国的生活,他说他父母在加拿大非常有钱,这时我也看到他的耳机是范思哲的。他又说,他在中国的家是和另外一个朋友合租的,我一想,还不对啊,他刚刚明明说他家里只有他一个人啊。我把我的疑问说出来,却被他给搪塞掉了。临走的时候,他给我送到地铁站,并再一次提到了让我去他家玩一会在走,我很无奈的又说了一次,NO。这时他开始冲我笑,他之前每次笑都是没有声音,但是表情很开心。而这次他冲我笑,是面无表情的,然后发出了咯咯咯的笑声。随后,他对我说了一句话,我没听清楚,我让他再说一次,他又说了一次,我依稀听到是什么猜什么女。之后我们告别以后我站在原地,反应过来他跟我说的是,你猜那个女的是怎么死的。。。。


回来后,在微信上又收到了JACK的信息,又恢复了他平时又乐呵又缠人的样子,他说,我是真心想和你在一起的,希望你能考虑考虑我。我心头涌上一股寒意,他各种的反差让我无法接受,我心想考虑你大爷啊,然后拉黑,say goodbye.




最后奉劝大家一个人在外要注意安全啊

点评

看完背后毛毛的~  发表于 2015-12-20 13:33
这是变态吗。。。。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5-12-16 18:35

鬼影纪念章活跃会员

发表于 2015-12-14 18:19:34 | 显示全部楼层
这期是说心机大婊姐的那些事咯

来自:鬼影人间Android客户端

点评

头像 赞!!!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5-12-17 13:28

鬼影纪念章

发表于 2015-12-14 18:27:49 | 显示全部楼层
人心啊,讲人心我感觉我有很多故事呢。说个让我最失望的吧:我有一个玩了10年的闺蜜,这么多年,无话不谈彼此知根知底,是那种其中一个人难过,另一个人会跨城市去陪伴的那种。可是在这10年中,有三次翻脸。第一次是初中,她因为另外一个女生,莫名其妙的跟我闹翻了,后来那个女生不想跟她玩了,她难过了就回来找我说要和好。第二次,因为找我借钱,借了后又莫名其妙跟我闹翻了说不想在一起玩了。最后一次,也就是前几年,有一天我说让她帮我去算命,她一直没时间去,说了几次以后她突然说不跟我玩了,以后再也不联系了,我超级生气,觉得这么多年了总是这个样子没意思,就把她QQ,联系方式所有的东西都删掉了,到现在为止再也没联系。女生和女生之间就是这样的,玩的好的无话不谈,玩的不好的尔虞我诈,有的表面上关系好,私下制造谣言诋毁别人。巧的又是,人就是这样,听到的就是真的,也从来不自己证实或者自己感受。这种事情太多太多了。就不一一说了

点评

女人心海底针呐哪怕是多年好友也不一定知道她想什么……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5-12-15 23:54
小孩子玩过家家。  发表于 2015-12-15 16:21

鬼影纪念章鬼影文学社

发表于 2015-12-14 18:32:0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雨化云 于 2015-12-17 11:10 编辑

诗扬哥,龙伶姐,还有听众朋友们大家好。

不知道这期的影留言为什么会留下这么一个话题。让我把故事的情节不禁拉回到现实中来。
这期的影留言呢,其实每个人都有发言权,只是有些人能说出口。有些人呢,不好意思说出口。觉得这样很矫情,感觉像是在诉苦。

其实我这个人是挺碎碎念的,不招人喜欢。从老家到现在的地方,跨越了几百公里,接触了新的朋友。
我之前忘了从什么地方看到过一个报告,大部分人的朋友圈是在24岁之前形成的,24岁之后的就变成了交际圈,虽然两个词的意思大概相同。但后者的范伟却无限的被扩大化。

看到这期的话题,我不禁想到,林夕曾经写过的一本书《世界将我包围》书中提到两个词“君临天下”“兵临城下”。由此我开始延伸今天的话题,当我们的朋友圈渐渐扩大的时候,我们没有办法一一的去筛选其中的优胜劣汰。这在里我指的朋友圈是24岁之后的。为什么说我们不能去筛选呢?答案很简单,因为你不知道哪个朋友在你需要帮助的时候会去帮助你。每天都有新的朋友进来,有老的朋友离去。或许有人厌倦了与你相处的日子,或许他们根本不了解朋友的真正意义。当你从你的手机上,QQ上,MSN上点击了删除好友的时候,你们这辈子或许再也无须接触。这是我考虑了几天又重新编辑了的一次,在将我朋友之前,我应该自身检讨一下。我是个比较情绪化的人。情绪低落的时候,我默不作声。高涨的时候胡言乱语。有个我很在乎的人说我是个贱皮子,一开始我并不是这么认为,仅仅过了没有半个小时,我就向她承认了错误。翻来覆去的想了一晚上,我这张嘴,让很多朋友,不管是好的,还是不好的,都渐渐的从我身边远去。
好了言归正传。朋友是你在这个社会中武装自己的一个方面。当然,这是个对立面的问题,就好像刚才提到的两个词。可能我这么说,大家不会理解,那我举个我身边朋友的例子。

我这个朋友呢,是我的发小,如果按照ABCD由高到低的顺序排列我的朋友圈的话,他能算的上是A+级别了。在这呢,我也不提他的名字,暂且就叫他小A吧,小A呢,初中之后就辍学了,我当时问他为什么,他只是笑着说,学不下去了。之后,他就去了南方,在一个工地上干活。我们呢,一年也就见一次面。后来,我来到现在的城市,我们联络的方式只有通电话。时常聊到他在南方的情况。可是有一次,我给你打电话的时候,感觉怪怪的,因为从小玩到大,我了解他的性格,比较耿直,有什么会说什么,不管是对还是错。在我的再三逼问下,他才说出来实情。
跟他一个工地干活的,还有几个老乡,都是我们本地的。年龄也跟他相仿。出门在外,大家也算是比较照顾。可能是一开始的问题,大家比较拘谨,后来熟悉了之后呢,开始一起喝酒,打牌,反正就是形影不离。直到后来,他们在工地与其他的工友一起赌博,然后钱输了精光,最后还欠了别人几千块钱。由于实在还不起欠款,被扣在了工地,让家人送钱来。他家的情况我比较了解,算不上小康,生活条件确实不好,几千块钱,对于他们家来说,拿出来挺费劲。后来他们几个人偷偷跑出来了,由于没有钱,只好躲在工地附近的芦苇地里。后来,他们很饿了,让其中的一个朋友去找点吃的,等了大概七八个小时,还没有回来,他们就开始有点紧张了,正打算出去找那个人,结果发现他的那个朋友带着一群人正在对着自己这边指指点点,然后就看到那群人手拿着钢管,木方就朝着他们这边跑。这是他们才反应过来,是被自己的朋友出卖了。最后的结局就是,我朋友的右手食指跟小指被打断了。其他的人情况也都差不多。这是他在出事后的一个多月才告诉我。电话的最后,他叹了口气说了句“唉~人心啊”

这个故事我想说的是,每个人都有私心,除了父母,并没有真正存在的友谊,当各取所需的时候,难免会有磕磕碰碰,我们首先想到的是保全自己。不管是ABCD哪个分类,保全自己只是分事情的严重性。当你觉得身边有了很多朋友的时候,你也不知道哪个会在某一天会让你坠入万丈深渊。

另一个故事是我以前上学,踢球的时候认识的,后来一起吃过几次饭,也属于比较聊的来的了,如果同样按照ABCD来分,他能分到C的里面。这里我们称呼他为小C。小C呢,人的脾气比较怪,但是我从他的身上学会了很多东西。他向来独来独往,这点跟我很相似,曾经我们俩个在网上找到过一句形容我们的话“待人友善是教养,独来独往是性格。”他告诉我,关于他的故事。

他们家原本不是我们县城的,后来是招商引资,他跟随父母出来了。由于家境不错,很多游手好闲的人对他起了歹心。后来他告诉我,有好几次差点被绑架,但是经过调查,发现其中竟然有些是自己的亲戚。我当时很惊讶,为什么?不等我问完,他就打断了我。
“现在这个社会已经畸形了,你没有任何的权利去相信别人,同样自己也没有任何的筹码去让别人相信。”我能从他的言语之中听出来对这个社会的失望。只是我不会像他那样极端。但是我确实是挺惊讶,为什么亲人之间还会做出这样的事情,得到的答案就是“利益”如果没有利益冲突,我想现在的社会应该会很和谐。

有时候人心隔肚皮,谁也不知道好坏。俗话都说,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我对于这句话的理解就是,我不管别人对我怎么样,是好是坏这都是对方决定的。唯一自己能决定的是不要有了害人之心。这是把自己推向无路可走的境地。


可能文不对题,祝诗杨哥,龙伶姐,还有千千万万个鬼友,天天开心。



鬼影纪念章

发表于 2015-12-14 19:08:4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小骨灰 于 2015-12-15 17:44 编辑


    扬哥,龍娘,二位好。我是小骨灰。      
   
    这一期影留言的话题可以说是一个“反省贴”,让各位去斟酌过去的岁月里,曾经有多少无疾而终的感情,友情也好,爱情也罢。当我回忆起过去的23年经历的种种,开心也好,难过也罢,总结起来只有一句话“世界上最可怕的,是人心。
   

    我的人生中有一段路,一段我走了很久,却越走越怕的路。那是,去奶奶家的路。七八岁的时候,走在这条路上我从来都没觉得害怕,经常一边抬头数星星,一边慢慢的走着,因为我知道路的尽头有奶奶在等着我。十几岁的时候,我开始怕黑,走在这条路上的时候,总觉得黑暗里隐藏许多可怕的东西,魑魅魍魉,妖魔鬼怪。二十几岁的时候,我开始害怕这个畸形的社会,害怕阴暗的角落里藏匿的坏人,当我再次在夜里走在这条路上的时候,脑子里总是不可抑制的生出许多可怕的想法:绑架,抢劫,强奸…同样一条路,起点是温暖的家,终点是奶奶和蔼的笑容和亲切的拥抱,二十几年来不曾变过,为何我却越来越怕?其实,变了的不是路,而是我的心。


    上大学的时候我曾经有过一个好朋友,一个无所不谈的挚友。那时候我们一起上课,一起吃饭,晚上围在被子里一起看恐怖片。我不是一个温柔的人,可我在她身上,倾尽了所有的柔软。我以为我们可以一辈子这样走下去,结婚,生子...直到有一天发生了这样一件事,最终让我们沦为最熟悉的陌生人。
   
     那是大四上半学期,有一天她哭丧着脸跟我说,她做错事情了,因为跟前男友分手让她很难过,她竟然跑去跟别人 one night stand,结果发现自己怀孕了,可是当初的partner早已经不联系了,现在她不知道怎么办了。我本来是想狠狠教训她一顿,可是看她一边说一边手足无措的抹眼泪,我也没办法再说她什么了。事情发生了总是要解决的,虽然我个人是很反对堕胎这件事情的,但在当时的情况下,这无疑是唯一的选择。我替她筹钱,带她去医院,陪她做手术。我认为是朋友就该义无反顾的陪她扛过这一切,但我却始终过不了自己心里这一关,我觉得是我亲手扼杀了一个小生命。夜里,我躺在床上难以入睡,怕自己做错了选择,也怕那个孩子会怪我,各种各样的想法纠缠着我,直到凌晨时分才渐渐入眠。但这一夜我睡的并不安稳,我总听到一声声凄厉的婴儿的啼哭,我想,是梦吧,看来我终究还是敌不过良心的谴责。但当我被一声尖叫惊醒时,我才发现那不是梦!凄厉的啼哭声真实存在!对面床上的朋友哆哆嗦嗦的把自己裹在被子里,一边哭一边大声叫:“对不起!对不起!我也不想这样!我没办法!我也没有办法啊!”我跑过去抱住她安慰她,“没事的,没事的,不要怕,是假的,这一切都是梦。”我们紧紧抱在一起,抖得像筛糠一般,不能自制。渐渐的声音没有了,她也哭累了,在我的安抚下慢慢睡去。我却整夜清醒,我开始怕了,我是真的感到害怕了,但我已别无选择,在心里不停的向那个孩子道歉。
   
     隔天,当夜幕再次悄悄降临的时候,我们两人都如临大敌,却又别无他法,只能挤在一张被子里,紧紧依偎着,瞪着眼睛期盼能度过一个安宁的夜。果然,深夜里的啼哭声如约而来,凄厉而又哀怨,像是在诉说它的委屈与不甘。尽管知道会发生什么,但在内疚和恐惧的折磨下,她几近崩溃,我只能不停的劝着她,安慰着她,直到阳光划破夜幕带走恐惧。
   
    当天下课我回到寝室的时候,面对是她空空如也的床。辅导员说她最近身体很差,精神也不是很好,她的父母把她接回家休养去了。我好像被当头浇了盆凉水,通体生寒。哦,原来被抛弃被背叛的感觉是这样的啊。我没有去打她的电话,也没有在向辅导员追问什么,我认定我是被抛弃的那个,在我付出了全部真心以后。像它一样,被独自留在黑暗里。
   
     后来我才知道我们当初听到的根本不是什么婴儿的啼哭,而是学校里那只流浪猫在“叫春”。也根本没有什么婴灵在纠缠我们,一切都是我们自作自受。
     
    再后来听说他的父母给她办了退学,她说她永远也不想回到这个城市。至于我们曾经经历的一切,或好或坏,无人提起,更无人缅怀。
   
    其实,这世上真的有那么多所谓的鬼怪么?我不知道,我只知道,这个世界上,最可怕的,是人心。
   
    好了,故事到这里就结束了。
   
    我是小骨灰,我的愿望是,鬼影家族越来越壮大。

鬼影纪念章

发表于 2015-12-14 22:16:42 | 显示全部楼层
…………

来自:鬼影人间Android客户端

发表于 2015-12-14 22:19:25 | 显示全部楼层
诗扬哥 龙伶姐你们好  说起朋友这个话题 我觉得我很有发言权了 因为我有很多朋友 以前的 现在的 不过让我记忆最深刻的一位朋友应该是小Q了 为什么呢 ?因为他经常遇到一些奇怪的事 每次都会和我说 我和他是在初中认识的 那年他16 我15 因为我比他小 所以我喊他哥 不过后来发生一些变故 我们也渐渐疏远了
在一天晚上 小Q忽然给我发信息说让我看看我的床下和窗户 我没什么反应 爬下床就往床底下看 这时是夜晚 因为我懒 不想开灯 所以便借着月光看了眼 床底下 借着月光可以看到 此时床下正有一张脸 这张脸黑漆漆的 却又白的吓人 不知道是不是晚上的缘故 刚开始我看见这张脸的是 没什么反应 隔了大约十几秒钟的时候 我猛地尖叫一声 啊 一下子吓的坐在了地上 脑子顿时懵了 我又想到小Q让我先看床下再看窗外 此时我有点怕了 慢慢的把头转向后面 这时我看到的景象让我终身难忘 一个满脸是血的女人此时正挂在窗外 头发遮着脸 一阵风吹过带其的发丝隐隐约约的漏出了红色的眼睛 当我第一眼看见这双眼的时候 我一下子崩了起来 猛的转向门口 一下子冲了出去 不过当时可能是吓懵了 没拽开门 一头撞向了门 只听见砰的一声 随后便失去了意识
不知睡了多久 我缓缓的睁开双眼 第一眼便看见我之前见到的女人 啊 我又尖叫一声 一下子又把眼闭上了 随后我发现这个女人没什么动作 反而从耳边传来一阵小声 我猛地睁开眼 看见小Q正坐在旁边抱着肚子在笑 手里还拿着一个娃娃 仔细一看 这就是我昨晚看到的女人 我愣了一会 顿时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我盯着小Q 你 你半天没说来第二个字 过了一会我平静下来 说 :有意思么 ?小Q说 有啊 不成功吓到你了嘛 我可是废了很长时间才把这个布娃娃打扮成这样 真的 挺恐怖的吧 我看着小Q 你真是我的好哥哥啊 呵呵 床下的那个应该是面具吧 小Q一下子愣了 :什么 什么面具 我没弄面具啊 我这时有点生气了 不由得提高了音量:敢做不敢当是嘛  小Q一天立马四指朝天 说:我真没弄面具 我发誓 这一下我有点纳闷了 盯着他说 不是你弄的?那我看到的人脸是怎么回事?不对 如果不是你弄的你为什么让我看床下 。小Q就说 你看啊 你一看床下 我就有机会把这个挂在你家窗前了阿 不过我真没弄面具啊。因为我家床是正对着窗户的 我看床下的时候是背对着窗户的 所以。。。。。。这个事情我没有和小Q过多的讨论 只把这当作一场意外 至于我看见床下的那张脸 也许是幻觉吧 后来我时常梦见那张脸 也常常不由自主的看看床下 不过后来再也没有看到过那张脸了 这个故事就到这了 祝诗扬哥龙伶阿姐身体健康 祝鬼影人间越办越好
[发帖际遇]: 在网吧通宵,花了 7 怪币. 幸运榜 / 衰神榜

鬼影纪念章

发表于 2015-12-14 22:23:3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酱爆 于 2015-12-14 22:36 编辑

诗扬哥好,龙伶妹子好!特别喜欢这次讨论的话题,所以我就来说几句吧。
我从事的工作需要经常接触一些满口谎言的人,但幸好有法律的诸多限制,绝大多数人至少还能配合工作、能够做到自己答应的事情。可是,多年的同事却会口是心非、信口雌黄。

2013年底的时候,我们区办公室包括我一共8个人按实际情况分配到下面10多个辖区,每个人负责2-3个辖区的基础建设工作。初到基层且人生地不熟,我总觉得没有归属感,不过更加机动的工作时间让我觉得非常自在,所以在这样的情况之下我的工作完成得还不错。
记得以前,我们区办公室这8个人每个月会聚餐一次、1-2个月会组团一起外出游玩,大家除了是很好的工作伙伴外,也是沟通很流畅的好朋友。但自从各自分散到各辖区之后,明显能够感觉到大家在一起的时候相互都有所保留,甚至连我自己也会对他们隐瞒一些东西。就我来看,或许大家在各自工作期间遇到过、看到过、接触过一些不能明说的事情,而这些事情与个别同事有牵连……再加上平时接触到的工作对象的缘故,细节只会越来越复杂。

上个月,区办公室又往下分配了15个人来加强工作开展。我们部门的队伍日益壮大,而人多嘴杂的工作单位常态就让不少人看到了当年那帮老同事的真实嘴脸。
上周,我们8个老同事为了欢迎15位新人的加入一起聚餐。席间,老同事们侃得热火朝天,可我感觉围坐着的这一圈人个个都长了一张心怀叵测的鬼怪脸,包括我自己。当时我就想着:以后我们这20多个人之间会发生的事情会更加有意思。

这就是我想说的,没有故事,只是一个现象。实在是好久没参加影留言了,上来说几句。最后再次跟两位主播问声好!


鬼影纪念章

发表于 2015-12-14 22:42:4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血兆 于 2015-12-15 23:41 编辑

  这个主题是人类最可怕的一面,也许只有人类会有这种行为。我认为这远比夺人钱财、取人性命,更加恶劣。虽然我没亲身经历过这种事,但想来,受害者经历信任与背叛必定非常痛苦。
  嗯......说个最容易变坏的职业吧.......
掮 客

掮客自古有之,原指为别人扛东西上山赚点辛苦费的人。后引申为替人介绍买卖,从中赚取佣金的人。也常喻指投机者。金融学中掮客是指一种专门帮助资本流动,并从中赢利的职业。
  虽然我们对掮客这个词好像很陌生,但他就在我们身边,房地产有掮客、艺术有掮客、政治有掮客、学术有掮客、皮肉生意..(冷笑)..也有掮客,只要上有人的地方就有掮客。并不是说所有掮客都不好,在某种意义上说他们促进商品和资金流通,促进交易形成,但他们如果动了歪心思,哼哼,那你就要小心了。
(以下借二位主播的名字来充当故事中人物名,人物形象及性格均与二位不符,如有雷同实数巧合,请见谅.......起名字什么的最麻烦了)

  诗扬是一个才华横溢的画家。他非常喜欢梵高,性格也像梵高一样古怪,孤僻,不喜欢与人沟通,不修边幅,总是一副扑克脸。
  龙伶艺术品掮客,生在这行的世家。年龄不大确独具慧眼,她看好的画家都非常有潜力,也都是些性格孤僻的人。诗扬就是她的签约画家。
  这天,龙伶带诗扬来到了一个郊外依山傍水的别墅。这里风景秀丽,空气中都弥漫着花草的清香。
  龙伶转头问诗扬:“怎么样,这里还满意吗?”。
  诗扬还是板着那张扑克脸瞥了一眼这栋别墅,轻描淡写的说:“还好”。
  龙伶最受不了,他这种什么事都不满不在乎的态度“这下没人能打扰你了,这里离市区十公里呢。不管你想要自己创作什么,半年时间,合同要求的画都解决了啊,再拖下去咱们可就得赔人家钱了。”
  诗扬就好像没听到她说什么似的,径直走进别墅。在诗扬心里赔钱不赔钱都和他没关系,他想要的就是一个没人打扰他的地方,进行他想要的创作。
  “别墅里什么都有,我会派人定期给你送必需品,缺什么给我打电话。”看诗扬依旧没什么反应,“脾气越来越怪”想着龙伶上了车回市区。
  路上想起当初诗扬在路边卖画的时候,人流涌动的街上没有一个人看好他的画。是自己看出了他画中独特的风格,劝说父亲和诗扬签约,并包装炒作诗扬,让他成为业界一颗闪耀的新星,一幅画最高拍卖到200万。愿意出大价钱买诗扬画的人越来越多。
  自从父亲涉及几桩雅贿政府高层领导的案件被抓,她就接手了家族的生意,雅贿案件涉及的金额太巨大,光一个宋代汝窑瓷瓶就价值千万,更别说其他的大大小小的古玩、艺术品、名画了,这辈子父亲都别想从监狱里出来了。各股东纷纷撤资,留给龙伶的也只剩下这些签约画家和几处地产。再不想想办法,生意就撑不下去了。
  四个月后诗扬只完成了不到一半的作品,龙伶来到郊外别墅。走进画室,诗扬依旧是一副扑克脸认真的在作画。那是一副诗扬的自画像,有些抽象,色彩艳丽,尤其那些红色,很特别。
  龙伶带着手套的右手从提包中拿出一把小巧的手枪,抵在了诗扬的胸口:“诗扬,我已经等不了了,你不是想成为梵高那样的画家吗?那你就像他那样死吧。”说完,还没等诗扬有其他反应就开了一枪。诗扬应声倒地,绝望的看着龙伶。龙伶俯视着他说:“一个艺术家,只有死后,他的作品才会更有价值。”
  之后,龙伶巧妙的制造了一个诗扬自杀的现场,几天后送必需品的人发现诗扬死在画室,警察并未发现什么,判定为自杀。消息传出,龙伶手中由诗扬创作的画价值暴涨,她的目的达到了。“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司马迁这句说的不就是掮客吗...
  深夜,龙伶看着那副诗扬的自画像,心中想着这个才华横溢的画家遗作,有可能拍卖到9位数,心中无比的喜悦。当把视线移开画时,哎??画中人好像...在...笑.......
(完)


第一次写故事,写的不好,还请二位主播和大家多包涵,谢谢
这里祝鬼影越来越阴森,可怕
[发帖际遇]: 血兆 乐于助人,奖励 2 怪币. 幸运榜 / 衰神榜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入住怪谈

本版积分规则

关于我们|手机版|哈喽怪谈. ( 京ICP备15030277号

GMT+8, 2019-9-16 06:00 , Processed in 0.390630 second(s), 9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By Weixiaoduo.com

© 2012-2014 技术支持: 薇晓朵网络工作室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