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鬼影人间|鬼影重重|影留言|惊悚音乐剧|沙石奕站 - 鬼影人间官方网站

 找回密码
 入住鬼影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4389|回复: 27

[影留言] 本期话题180322——一字诀:碰

 关闭 [复制链接]

UID
156
精华
0
威望
100
魂魄
4368
鬼币
114
元宝
451
贡献
0
阅读权限
150
注册时间
2015-6-30
最后登录
2019-6-24

诗扬Fans活跃会员鬼影贡献章

发表于 2018-3-23 23:19:4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诗扬 于 2018-3-23 23:19 编辑

话题标题:一字决“碰”
话题文案:在黑暗中,或是把手伸进狭窄的地方去找东西的时候,你的手摸来摸去,可当你摸到东西的时候它的触觉和你的期待一样吗?
说说你触碰过的那些可知与不可知的恐怖吧
话题提供者:呼延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入住鬼影

x
回复 百度谷歌雅虎搜狗搜搜

使用道具 举报

UID
66417
精华
0
威望
0
魂魄
46
鬼币
125
元宝
0
贡献
0
阅读权限
10
注册时间
2018-3-22
最后登录
2019-6-21
发表于 2018-3-24 20:49:01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诗阳哥好,龙伶姐好,我是潜水多年的鬼友了,早上看到这个主题后,一直想着要不要说我这件事,因为这件事对我来说真的很悲痛,很悲痛,一直都不想回想,可能是觉得说出来会舒服点吧,也和主题有点关系,就想说说,我妈妈在三年前去世了,那时我21岁,我妈因为急性支气管哮喘突然发作,从小就有这病,挺过去一次,这次没挺过来,接下来的回忆让我非常非常痛苦,唉,我记得那天早上,我看我妈一直不舒服躺着起不来,我就在家待着照顾她,我收拾屋子的时候,她费力起来出去了一趟,回来的时候就喘的特别厉害,俩只手托着床,一直喘,我问怎么了也不回答,准备收拾打扫工具后去看看的时候,我扭头的一瞬间就听到扑通一声,我妈就朝后栽倒了,我懵了,我扑过去一看已经是光出气不吸气了,我一边喊一边哭一边打电话一边做心脏复苏,家里人都上班了,脑子很乱,很害怕,心像锤子狠狠砸了一下似的,疼得厉害,等上了救护车,没等去医院医生就说没呼吸了,我悲痛欲绝,哭的昏天黑地,哭的太用力导致全身僵硬,手指都不能活动,脑子里一片空白,只有痛苦,不舍。之后按照习俗家人亲戚办了白事,然后七天的守夜,怎么也不敢相信妈妈的离去,那七天像是在地狱一般,浑浑噩噩的,一直哭,真的是世事难料啊,七天后在出殡的时候按照习俗要最后看一眼亲人,直到打开棺材的那一刻前我都不敢相信这是真的,我想哭,却没有眼泪,我想最后一次握一下她的手,抚一下妈妈的脸,在别人难过不注意的时候我踉跄的走过去,手碰到妈妈的脸那一瞬间心又被猛锤了一下,妈妈的脸很凉,没有皮肤的柔软感,瞬间忍不住大哭了出来,也在那一一瞬间被别人迅速拉开,不知道那天是怎么过去的,似乎周围的一切和我都没关系,因为太累了,七天没怎么合眼,晚上谁也没理的就躺在床上哭,迷迷糊糊睡着了,梦里我站在漆黑一片的地方,伸手不见五指,远处有几个像是白色灯笼的东西在上下飘动,突然听到有人喊我,让我过去,我一听声音就是我妈,跑过去就看到一个黑乎乎的人影,看不清,但我知道那就是妈妈,我过去抱住她就痛哭,我现在都记得那时候的感觉,心很痛,很难过,很不舍,现实的感情,在梦里被无数的放大,妈妈笑着说,哭啥,我不是在这么,我只管抱着她撕心裂肺的哭,不知过了多久,妈妈拉开我握着我的手说,走吧走吧,我依然痛哭什么也说不出来,手上的感觉很真实,妈妈的手因为家务活有点粗糙,小时候我和弟弟和妈妈睡的时候就是妈妈俩只手一边握着一个,就这样持续了好多年,那感觉一直记得,就在我撕心裂肺的时候我迷迷糊糊的有点醒了,手上的感觉还没消失,等彻底清醒了感觉也没了,枕头湿了一大片,我想那是妈妈在和我告别,同时也了了我一个愿望吧………………………………因为这个梦对我很重要,我一直记着,有点长,写的也不好,也没有跌宕起伏的情节,辛苦诗阳哥龙玲姐了,感谢鬼影人间多年的陪伴,祝鬼影人间越来越好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UID
67072
精华
0
威望
0
魂魄
2542
鬼币
116
元宝
0
贡献
0
阅读权限
50
注册时间
2018-3-23
最后登录
2019-4-13
发表于 2018-3-24 08:20:02 | 显示全部楼层
好难的话题……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UID
62935
精华
0
威望
0
魂魄
15
鬼币
114
元宝
0
贡献
0
阅读权限
10
注册时间
2018-3-16
最后登录
2018-7-16
发表于 2018-3-24 10:36:36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诗扬大哥,龙伶小姐姐好。~(去 ̄▽ ̄~)~。我是萌新小蒜,说到这个碰啊,不知道用脚感知算不算。我记得小时候村里发大水,家里的水也淹到成人的小腿那里去,七八岁的我早上起来意识模糊,刚穿上那双浮于水面的鞋子的时候,踩到了一个黏糊糊的东西,心想,这跟平时那个滑滑平平鞋底的触感不一样啊,这冷冷的软软的长条的东西是啥子。待我低头一看,我&%#~!!是一条在阳光下闪着晶莹剔透的亮光的鼻,涕,虫。我永远忘不了那万籁俱静的气氛下一声软物被狠狠踩上发出的“啪叽”一声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UID
62840
精华
0
威望
0
魂魄
189
鬼币
160
元宝
0
贡献
0
阅读权限
10
注册时间
2018-3-16
最后登录
2018-5-10
发表于 2018-3-24 16:14:27 | 显示全部楼层
诗扬,龙伶,你们好,我是一个潜水N多年的小伙伴,碰这个话题,按照话题描述,绞尽脑汁也想不到生活中有什么可怕的东西,虚构一个故事吧好像也搞不定。不过要是组一个词组的话可能会好一些比如说碰到某一个人。
故事不可怕,不惊悚却很难受记得那是在去一次大连的旅行中,在青旅认识一个人,和她有一面之缘,却不知道彼此姓名,却在微博和水果电台相遇。互动的也是十分频繁,可以说只要彼此都有动态都可以看到彼此的留言,有的时候甚至话很多,不过不知道为什么在某一天,看不到她微博的更新,不知道是去了哪里记得当初在水果电台一开始的时候我是读某国民岳父的电子杂志的文章,她可以说是我第一个听众并且在她还帮我转发并安利给好友,那一段时间有一种莫名的开心一直在心头。
突然不再联系的戛然而止真的让你很是难受,不知道她现在怎么样。她消失到现在已经有三年之久她的微博我依旧不愿取消关注,期待着她能发一个动态,不过随着时间这也只能算是一段网络虚拟中的一丝美好。
在这里谢谢两位主播给广大听友的好节目,其实自己有一个校园系列的故事想说,怎奈何这次没有坐上春季这班车,到了秋季在去校园系列留言,爱你们么么哒。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UID
57191
精华
0
威望
0
魂魄
752
鬼币
394
元宝
0
贡献
0
阅读权限
20
注册时间
2017-11-28
最后登录
2019-2-23
发表于 2018-3-24 17:37:2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独孤肇 于 2018-3-24 03:12 编辑

老大。龙玲请了,在下独孤曌,这厢有礼。

话说这一期的话题还真是刁钻啊,本想着老老实实的吃瓜来着,可碰巧晚上睡不着,想起一桩旧事,倒与这碰字有几分瓜葛,所以就来凑了个热闹。那么,话不多说,言归正传。

这事儿呢,发生在我刚来美国读书的那一年。对于刚入校的留学生来说,学校一般都会建议先住在学校,以便熟悉学校环境和文化,我自然也不例外。由于国外和国内的学生宿舍有所不同,所以先大略介绍下我寝室的布局吧。这里的学生公寓和国内的青年旅社有些像,不分男女寝,我的寝室是个双人间,两个房间是隔开的,中间由一间规模颇大的浴室相连,这里是我与室友唯一共享的地方。我住靠北的一间,靠南的那间,住的便是我的室友。

为了行文方便,我们依照他的原名James, 暂且称呼他为J君吧。J君是来自英国的留学生,说的英文带着地道BBC口音,完全听得出他从小接受的体面教育,与那些大大咧咧美国佬相比,J君得体的有些格格不入。他常穿一件米白色牛津纺衬衫,外面搭配一件深灰色格子坎肩,淡褐色卡其裤和一双很旧但保养有加的小皮鞋。即使不打领带,他的衣领扣子也扎的严丝合缝,要不是因为他细长的脖子,我都替他喘不过气来。J君不爱说话,每当他不知如何回答时,就会他那双神秘的琥珀色眼睛盯着你看,看到你尴尬的不得不首先停止交谈为止。我和J君虽然交流不多,但,因为都爱着王尔德的缘故,我俩也算是很聊得来的朋友了。虽然你永远不能指望他化解无聊,但J君却是个好人。我记得有天下午正好在窗口看到他,他正蹲在地上,拿着松果逗一只松鼠。夕阳温柔的洒在他脸上,把他细腻白皙的脸织成了绸缎,而那绸缎上的图案,竟是一张道林格雷般的脸孔。。。哎,我不能再回忆了,感觉有点儿把持不住。总之,你们懂得,这样的少年,除了在惊悚电影里,有谁会把他与任何邪恶联系起来吗?然而,你的武断永远不会太合理。直到那件事发生,我才突然明白了暮光之城作者的高明之处。

事情发生在一个冬夜,我那时正窝在床上啃着一本《叶隐》,两位江户时代的老夫子君君臣臣,忠孝礼义的说教劈头盖脸,打得我昏昏欲睡。我一边绝望的合上书,盘算着明天就还了它,从此再也不碰了,一遍翻身下床,准备行个方便就回来睡觉。

迷迷糊糊的,我就感觉有阵风吹到了我脸上,我想可能是忘记关窗户了,使劲裹了裹被子,继续睡下去。忽然,那股风又吹到了我的脸上,我有些不耐烦,但实在困得不行不愿起床去关窗。可不一会,那风又来了。大爷的,真是够了,我一边不耐烦地伸出手去摸眼镜准备下床,心里一边盘算着,怪了,这风怎么一点儿也不凉呢。正思量着,突然就摸到了一个软软的凉凉的东西,不对,也不是软软的,中间好像有支撑的骨架,是双手。我一时大惊,吓得睡意全无,我猛地睁开眼睛,视力在微弱的月光下渐渐恢复,这才看清,竟然是J君。他正站在我的床边,身子很标准的弯成九十度,以便他的脸可以靠得离我只差几厘米,刚刚的那些风,原来是他的呼出的气。我俩就这么脸贴脸对视着,老实说,当时心里全是小鹿乱撞,脑袋里尽是奇思妙想,还真没顾得上认真的害怕,只是不由自主的往被子里缩了缩。渐渐的看清楚了J君的脸,这才觉得事情很诡异。他肯定是化了妆,脸上的散粉一看就是新手的手笔,又白又厚,也不知他那里搞来的腮红,橘色的,少女的纯美被他搞成了巫婆的恐吓,还有嘴上的口红,姨妈色!就是那种红的老妈看了都会骂你妖孽的色号。我惊诧之余正欲开口问询,眼光就缓缓从他的嘴移到了眼睛那儿,从他的眼神里,我分不清他到底是在盯着我看,还是在瞪着我的枕头,你懂得,眼神是散的,涣散的。有点儿像,解剖课上的标本。。。。我这时才真的害怕起来,大气儿也不敢出一下,脑子也完全清醒了。梦游吗?我知道这时的J君是不能受惊吓的,于是慢慢的挪动身体,打算先避开他。就在这时,他突然开始慢慢的直起了腰,特别特别慢的那种,就像在跳机械舞一样,一寸一寸特别僵硬的直了起来。直到他完全站直了身子,突然他就以极标准的军姿向左转,面朝我的房门开始挪,没错,就是挪,步子不迈开,一点儿一点儿往前蹭,但速度却很快,就像舞台上花旦在走碎步。然而,他的手竟像是粘在了短裤上一样,一动也不动,只看见他的脑袋随着搓动的步子一下一下颠簸着。。。我当时有种感觉,这人肯定不是J君,这明明就是个女人。正在我手足无措时,J君已经到了我的门口,他缓缓打开了门,门轴吱呀吱呀在叫。J君一下跳出了门,脚步很轻,我几乎没有听见声音,他忽然停在了那里,静悄悄的转过了头,若非确定他是个人,我完全不会怀疑正在转头的是个机器。突然,J君开始拉扯他的嘴角,是的,那不是在笑,平常人应该不会把笑分解成N个动作一帧一帧慢放给你看吧,可那晚J君的嘴看起来就是那样动的。然后,他便保持着那邪魅,与我对峙着渐渐消失在了浴室的黑暗里。。。是的,至始至终,他都保持着转头的姿势,斜侧着身子离开,潇洒的走了,只留下我一个人独自凌乱。

说实话,等我第二天睡醒了,内心对此事的感觉依旧很复杂。。。要不是因为J君一塌糊涂的妆容和后来出的洋相,这是多美的一次邂逅呀,要是当真如此的话。。。好吧,我觉得老大该打我了,我先自行掌嘴了。不过我不太害怕这事儿也不是没有原因的,毕竟早就知道J君是个怪人了,这就不得不得提看似无关的另外几件小事儿了。

有一回,我早上起床,正准备去浴室洗漱,就看见里面有灯光透出来,我猜一定是J君在用,于是便敲了三下门,无人应答。我又敲了几下,还是沉默。好吧,可能是他昨晚忘关灯了,这样想着,就推开了门。逐渐适应了刺眼的灯光,我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只见J君正身穿一条浴衣风格的睡裙,就是日本女生夏天穿的和服式样,敞开衣襟对着镜子认认真真的涂脂抹粉。其实男生化妆现在也挺常见的,更何况是他这么漂亮的男生。可是他以前可从来没化过妆啊,而且我敲门的时候他为什么不回答我呢?一般男生要是被发现化妆,就算不惊慌失措,也最起码得稍微掩饰一下吧,哪怕是说自己正在如厕搪塞一番也算正常啊。我正要发问时,只见J君突然从他的化妆包里掏出了口红,是NARS的vip red 9306, 我认得这一支,血红色。。。他缓缓抬起手,一层一层的开始涂啊涂,红红的唇膏已经完全掩盖住了嘴唇原来的颜色,使他的脸看起来更加惨白。这时,他忽然缓缓的看向我,那眼神说不出的空洞,好像是在看我的后面又好像不是,飘飘忽忽的。大概盯了我有半分钟,他忽然就笑了,笑的极其妖媚,然后迈着猫步就回他的房间去了。你们能想象我当时的心情吗(万马奔腾啊。。。)。。。我就一个人杵在那儿,懵的像村口的二傻子。无意间瞥了眼他的房间,还是一片黑,借着灯光可见床上凌乱的被子,看起来不像是已经睡醒的样子。

大概半小时后吧,我已经穿好衣服准备出门了,J君突出现在我的房间门口,他已经穿好了一贯的英伦装束,邀我共进早餐,仿佛半晌之前的事情根本就没发生过一样。我试探着问了问他刚才的事情,果然,J君又拿他那双琥珀大眼睛盯着我,好像是我在捉弄他一样。

还有一次,我在公共休息室里上暗网,正浏览这一个关于撒旦教的网站,J君不知什么时候神不知鬼不觉的出现在我身后,悠悠的问:你对这个感兴趣吗?我吓了一跳,忙转过头看着他,他眼里竟是掩藏不住的兴奋。。。那好像是我们认识之后为数不多的一次他主动找我说话。

我记得曾经看见过,他脚踝上有个曼德斯印记的纹身来着,记不清了,我还隐约记得有次在图书馆门口看见他,那时J君手里正抱着一本厚厚的枣红色硬封皮书,看上去挺古老的,上面好像有个黑魔法之轮的标记。。。真不知道这些是不是跟他的怪异行为有关系。我目前只是把那一切保守的归结为梦游。毕竟,他漂亮的像是道林格雷一样。。。那个学期之后,我就搬出了学校公寓,与J君的联系也越来越少了。

好吧,以上就是我跟J君的故事了。突然勾起了我对一些神秘教派的兴趣,刚好最近在读荣格的《原型与集体无意识》,研究研究留着以后有机会再分享给大家吧。好嘞,那今天就到这里吧,两位兄台福寿安康,在下先行告退了。

至此敬上
独孤曌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UID
57064
精华
0
威望
0
魂魄
21
鬼币
109
元宝
0
贡献
0
阅读权限
10
注册时间
2017-11-21
最后登录
2018-3-24
发表于 2018-3-24 23:00:39 | 显示全部楼层
诗扬老大,龙伶小姐姐好,我是一个刚入坑一年的新鬼友,第一次发影留言请多多指教。
“碰”在我心里是个很亲密的举动,在我小时候的认知中,只有友好的人才会相互碰触,直到在我二年级左右,我开始讨厌别人的碰触。
有一天的晚上我睡觉突然醒了过来,迷迷糊糊中就看见一个红色的点黑色的袍子披在上面,悠悠荡荡的在空中转着,我非常害怕他过来,就一直盯着,后来盯困了我就睡着了,突然就在肚脐眼的地方非常的疼,像是被人用手狠狠的抠了一下,我相信有很多小伙伴抠过肚脐眼,用力抠下去非常的疼,我睁开眼就看见那个红点就在我床头旁边,我感觉他还用手使劲的撸我肚子,我当时就吓哭了跟我妈妈说有个眼睛在抠我,估计我妈当时要被我吓死了。
还有一个关于碰的事情,说是碰还不如说是先盯后碰。
我爸爸的老家是在一个乡村,我的爷爷奶奶住在那里,但是我从小只有过年或者寒暑假才会回到那里过几天,我很喜欢乡下,因为新奇的东西要多很多,虽然是在乡下,但是爷爷奶奶他们住的却是一栋三层的小洋楼,我非常讨厌这栋楼房,自从盖了这栋房子之后,家里大大小小的倒霉事一件接着一件,后来请了懂行的来看,说是风水的问题,但是爷爷非常固执,不愿意改动家里的格局。
在房子盖好的第一个暑假,我在这个房子住了近三天,这三天我是和我二娘一起睡的(二娘是指叔叔的老婆,叔叔排行老二。)第一天的晚上我睡着之后突然就醒了,直到很多年以后我都记得那个时候的恐惧,我看见有个人穿着古代的衣服站在床前,一直在左右来回的看,当时我吓的屏住呼吸,因为小时候听奶奶说鬼可以根据人的呼吸确定人的位置。可是我憋不住了,我使劲的踢了踢我二娘,二娘迷糊的动了下,然后给我盖了毯子,那个人仿佛没有察觉一样依旧在来回的摇头。我一直盯着他,后来我慢慢的睡着了。醒来之后的第二天,我跟二娘和奶奶说我昨天看见鬼了,二娘说我是睡迷糊了。我想了想觉得可能是做了噩梦。
紧接着第二天的晚上,我又看见了那个人,依旧穿着蓝袍子,这次我告诉自己是在做梦,我都快哭了,可我不敢发出声音,甚至不敢闭眼,紧接着那个人俯下身子看着我,我当时脚一直在蹬二娘,二娘这次被蹬醒了,说我怎么又踢被子。开了灯之后什么都没了,我非常的困,就睡了过去,醒来之后我什么都没有说。
到了第三天的晚上,我一睁眼还是他,他低着头看着我,我憋着气看他,接着他用手压了压我的肚子,当时我浑身发抖哇的一声哭了,我一边哭一遍说我是好孩子你不要害我好不好,他就一直用手压着我的肚子。二娘被哭声吵醒了,开灯之后什么都没了,我特别害怕,甚至都不敢说我看到了什么,我一直对自己说是梦。第四天的时候我就回去了。可是又是那一年的秋天,我和哥哥一起回到老家,我哥哄了我好久我才答应在这里住下,可是到了晚上,我并不知道自己怎么回事开始哭起来,小时候我是个特别乖的女孩子,不哭不闹,非常安静,可是就只有那次我一直哭着要回家,谁劝都不行,我自己哭的时候都觉得自己莫名其妙,就觉得我要在这睡觉了我就什么都没有了,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念头,后来还是妈妈大半夜包了辆车才把我接回去。
现在有时候说起来我都宁愿相信当时的自己是因为年纪太小睡的迷糊做的噩梦,可是仔细想想什么噩梦会这么真实还带有触感和痛感呢?
其实关于那栋房子的事情还有很多,有合适的机会希望可以说给你们听~写了那么长辛苦你们啦~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UID
55174
精华
0
威望
0
魂魄
385
鬼币
187
元宝
0
贡献
0
阅读权限
20
注册时间
2017-9-18
最后登录
2019-2-7
发表于 2018-3-25 02:05:19 | 显示全部楼层
独孤肇 发表于 2018-3-24 17:37
老大。龙玲请了,在下独孤曌,这厢有礼。

话说这一期的话题还真是刁钻啊,本想着老老实实的吃瓜来着,可 ...

独孤兄,又见面了,好像哪里都有你啊
[发帖际遇]: 水缘 发帖时在路边捡到 2 鬼币,偷偷放进了口袋. 幸运榜 / 衰神榜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UID
57191
精华
0
威望
0
魂魄
752
鬼币
394
元宝
0
贡献
0
阅读权限
20
注册时间
2017-11-28
最后登录
2019-2-23
发表于 2018-3-25 13:31:14 | 显示全部楼层
水缘 发表于 2018-3-24 11:05
独孤兄,又见面了,好像哪里都有你啊

水兄吉祥:D 嘻嘻,是啊,在下比较爱热闹。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UID
60149
精华
0
威望
0
魂魄
390
鬼币
205
元宝
0
贡献
0
阅读权限
20
注册时间
2018-3-12
最后登录
2019-6-19
发表于 2018-3-26 12:56:44 | 显示全部楼层
二位主播好。先回答一下二位主播上期的问题,歌乐(le)山辣子鸡非常好吃,那是我们大学时代的美好回忆。基本上就是从辣椒堆里找鸡块的寻宝游戏,与冰啤酒是绝配,有机会一定要试试。下面是我上周末发生的一故事,未完结,先讲出来给大家分享一下。
我想说,这世上很多事,真的是自作孽,不可活。美好的周日下午,去朋友工作室喝茶聊天。我非常喜欢他工作室熏了沉香,煮了普洱的氛围。北京最近杨絮未起,天气又出奇暖和,在他的loft里喝茶晒太阳,是一件非常惬意的事情。朋友自己是个风水师,爱好收集一些古玩,瓶瓶罐罐的摆了满屋。我照旧在他茶桌前坐下,让他快快拿出好茶来喝,无意间,我瞥见在他茶桌下放了一个大大的锦盒,看大小,应该能放下个瓶子或罐子之类的,咦,这莫非又是收了什么好东西?我仗着认识了他这许多年,向来一点都不客气,也不待证得他的同意,直接上手就去开那个锦盒,“你又藏了什么好东西,还不拿出来给我看看啊?你放心,我不切走....."我一边说着,一边已经打开了锦盒,果然,一个古朴的罐子端端正正的摆在里面,我伸手去拿,碰到罐子的时候,突然有一种奇怪的寒冷,从那个貌似陶土质地的罐子传了过来,我不禁打了一个寒战。

“别动~”朋友此时大叫着从二层伸出头来,“赶紧关上那盒子,作死的玩意儿。”

我一惊,却仍是嘴硬,”小气鬼,我就是看看嘛。“

他已经跑到楼下,啪的一声合上那锦盒,一脸严肃的说:”这东西不干净,别碰它。“

“啊?真的假的?哪来的?”我很好奇。

“也是一个不靠谱的朋友拿来的,开始不跟我说实话,就说先放我工作室,让我插插花,说是个古董,怕自己压不住,让我先给压压。我也没细看,女朋友喜欢,就拿到卧室插花去了。然后就开始做噩梦了,我这不赶紧拿下来了,让那人赶紧拿走。他说今天来。“朋友踢了一下桌下的盒子,问我:”你碰它了?“

”嗯,就摸了一下。觉得特凉。”我忙说。

“要不,我给你画个符,你带上吧。”朋友说。

“不用,不用。”我心想,按我这体质,应该没问题吧,就碰了一下下啊。

“那你有事赶紧找我啊,别抻着。”朋友嘱咐我。

“好。”

一点都不好。
就因为碰了这鬼东西,我经历了奇异的一夜。
晚上回家时间还早,我和平日一样先看了一会书,到10点多多时候,关灯睡觉。夜里突然就醒了,一看表,夜里2点20。翻来覆去睡不着,折腾到天都微亮了,我做了一个梦。
梦里有几个人,不,准确的说是人形的东西,站在我床头,呜呜噎噎的哭,他们说:“我疼啊,疼啊,我不想死。”他们转过身来,给我看他们的后背,只见那后背惊悚的用线缝着,缝得实在是潦草,歪七扭八的勉强把皮肉连在一起。不知怎的,我的意识就觉得他们是被人掏出了内脏,然后潦草缝成了这个样子。我在梦里很奇葩的问他们,“取内脏难道不应该是从前面更方便吗?为什么要从后面?”没人回答我,他们只是哭,哭得人毛骨悚然。

天亮,我醒过来。想着那个梦,突然觉得自己肋骨很疼,就像是什么东西藏在皮肉地下,忽的拿尖锐的东西刺了一下肋骨,一跳一跳的疼。我很奇怪,昨天没摔过,没碰过,这肋骨是怎么了呢?

赶紧给朋友打电话,他沉吟片刻,对我一顿乱吼,“别废话,赶紧给我死过来拿护身符。”

护身符现在已经拿到了我手上,可肋骨的疼依旧没有减弱。朋友说,那罐子昨天已经被取走了,据说应该曾是陪葬品,也不知他那朋友从哪来弄来的。我梦见的那些东西,应该是当年被用于陪葬的活人祭,怨气不散,一直附在坛子上。

现在正值中午,阳光明媚的很,只是,不知道今晚,他们还会不会来找我。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入住鬼影

本版积分规则

关于我们|手机版|鬼影人间. ( 京ICP备15030277号

GMT+8, 2019-6-24 17:51 , Processed in 0.312502 second(s), 8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By Weixiaoduo.com

© 2012-2014 技术支持: 薇晓朵网络工作室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