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鬼影人间|鬼影重重|影留言|惊悚音乐剧|沙石奕站 - 鬼影人间官方网站

 找回密码
 入住鬼影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466|回复: 36

[影留言] 本期话题180410——伐木累

 关闭 [复制链接]
他的公会 进入GA公会系统

UID
156
精华
0
威望
100
魂魄
3640
鬼币
65
元宝
451
贡献
0
阅读权限
150
注册时间
2015-6-30
最后登录
2018-4-19

诗扬Fans活跃会员鬼影贡献章

发表于 2018-4-10 21:26:3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诗扬 于 2018-4-10 21:26 编辑

家是最舒服的家人是最亲近的
在家里,你一定会全心放松
在家人面前,你一定会卸下防备
可有时候
恐惧
总是会发生在你最不设防的地方
或是你最信赖的人身上
这个时候
你还相信
有个地方
有一些人
是绝对可靠的吗?

来说说你在家里发生的那些故事吧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入住鬼影

x
[发帖际遇]: 诗扬 在网吧通宵,花了 6 鬼币. 幸运榜 / 衰神榜
回复 百度谷歌雅虎搜狗搜搜

使用道具 举报

他的公会 进入GA公会系统

UID
51224
精华
0
威望
0
魂魄
68
鬼币
120
元宝
0
贡献
0
阅读权限
10
注册时间
2017-7-13
最后登录
2017-7-13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我觉得农村有很多灵异的事儿,也有很多灵异的说法。就比如我的老家就有这么一条关于灵异的说法。
印象比较深的就是妈妈曾经对我的告诫:在祭祖的时候,烧完纸往回走的时候,一百步之前是不能回头的。如果回头的话,就可能被死去的亲人缠上,每到过年过节的话,他们就会去找你,让你给他们烧纸。

刚开始对这种说法我是不太相信的。可是这几年,我自己的遭遇让我不得不相信这种说法。
我的奶奶在我大学毕业的时候去世了。当时由于太过仓促,我没有第一时间赶回家中。而是在奶奶下葬的时候才回去,回到家中之后,在奶奶头七的时候,我到奶奶的坟上去烧纸。由于太过悲伤了,再加上奶奶平时对我比较好。所以烧完纸之后,我渐渐的忘记了妈妈告诉我的这个规矩。离开了没有走几步,我便又回头,在奶奶的坟前磕了几个头才缓缓的离去。
回到家中之后,当天晚上我就做了一个梦,梦到奶奶拿着一个藤条在抽我的屁股。我极力的躲闪,却怎么也躲不过去。平时一向和蔼可亲的奶奶,竟然像变了一个模样。她埋怨我在她临死之前没有看她。当时我也没太当回事儿,只是醒来之后擦了一下脸上的汗水。

第二天,我便回到了哈尔滨,继续自己的生活。日子也平静了一段时间。可是快到鬼节的时候,我突然感觉到浑身不适,做什么事情都特别的闹心,吃什么东西都特别的恶心。到医院之后,也没有检查出什么,医生给我开了一大兜子药,吃起来也没有什么效果。
有一天我突然做了一个梦,梦到奶奶坐在我的床前。对我说,快过节了,特别想我,来看看我。我当时也没有特别的害怕,毕竟她是曾经疼爱自己的亲奶奶,只是问奶奶是不是缺钱了。她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坐了一会儿,便离开了。第二天晚上,我便到楼下的仓买买了许多的纸钱和金元宝。在我家门前的十字路口,将这些东西烧了。说来也怪,第二天我的病就好了。

第二年鬼节的时候,发生了同样的事情。之后,每到鬼节到来之前,|我都会提前的给奶奶烧许多纸钱。这个习惯一直延续到现在。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他的公会 进入GA公会系统

UID
69672
精华
0
威望
0
魂魄
79
鬼币
125
元宝
0
贡献
0
阅读权限
10
注册时间
2018-4-10
最后登录
2018-4-20
发表于 2018-4-11 10:55:24 | 显示全部楼层
沙发~
[发帖际遇]: 阿夜夜夜~ 发帖时在路边捡到 3 鬼币,偷偷放进了口袋. 幸运榜 / 衰神榜
藏起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他的公会 进入GA公会系统

UID
16535
精华
0
威望
0
魂魄
537
鬼币
134
元宝
200
贡献
0
阅读权限
20
注册时间
2016-5-5
最后登录
2018-4-4
发表于 2018-4-11 13:13:07 | 显示全部楼层
二楼是我的

点评

hazard on!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5 天前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他的公会 进入GA公会系统

UID
65099
精华
0
威望
0
魂魄
20
鬼币
106
元宝
0
贡献
0
阅读权限
10
注册时间
2018-3-20
最后登录
2018-3-20
发表于 2018-4-11 14:38:10 | 显示全部楼层
诗扬大哥,龍伶姐姐好,我是潜水四年的鬼友,我叫小小班阿丑,从高二就开始听你们的节目,现在已经是大二的医学狗,超级喜欢你们。等了好久,终于赶上了这次的影留言。现在开始进入正题吧!(我说的故事不恐怖,但确实是真实发生的。)
我小时候和父母一起住的是公司分配的住房,我们居住的那栋房子属于是小型的四合院,四合院门口有很高很粗的两颗大树(我现在也抱不玩它),一楼后面是一堵很高的墙,所以一楼不仅很潮湿还很阴暗。小时候父母工作很忙,就留我一人在家。那时候的我,特别害怕一个人待在家里,总觉得有双眼睛盯着我,每次一睡醒没看见父母,就会大哭大闹,吵得邻居大伯来给我开门。有一次,我睡午觉醒来以后,一睁开眼就会看见在墙角有一双大眼睛一直盯着我,真的就只有一双大眼睛,别的没有看见。那双眼睛除了眼白的部分就全都是是黑色的,给我的感觉就是,它知道大人们看不见,它想对我怎样都可以,而我毫无办法的一种戏谑的眼神。我哭闹不停,和父母说,他们一直不相信,之后一直高烧不退,去了医院控制住以后,回到家又开始发高烧。爸妈没办法,就去找了那种“摸肚子”的婆婆(在我们家这边,就是会点中医,还懂点鬼神的婆婆)。至于我是怎么好的,是真没记忆了,问过父母,但他们不肯告诉我。
          从这之后,我不会一个人待在家里玩,即使我有很多玩具,因为会觉得家里看上去只有我一个人,但我觉得不仅是只有我。而且只要我在家里睡觉,我就会做噩梦,每次凌晨两点半左右被吓醒,哭着爬上父母的床,一直持续到小学四年级。期间,老祖和三姨去世的时候,我总会梦见她们,在梦里三姨总是来到我家,说我带你去玩啊,三姨脸上是腐烂了的(她是因为鼻咽癌复发去世),所以我特别害怕,每次都离她很远很远,父母也叫我跟着三姨去玩,但是我真的很害怕就说不去了。在梦里没和老祖谈话,我的小衣柜变成了漆黑的棺材,每天我只能睡在她的旁边。
因为奶奶是念佛的,听父母这样说,她替我求了一个金的观音菩萨的牌子,还让父母准备了一个大的红色包,里面有杨柳籽等等各种去邪的小东西。把这些全部都放在枕头下,在放的时候还要边烧纸变念叨一些求保佑我的话语。从那以后我就再也不做噩梦了,那个红色的包,我走到哪带到哪,现在也还在我的枕头底下。
第一次写,可能比较无趣,有一些恐怖的事是在长大以后,遇见合适的我再留言。最后,诗扬大哥,龍伶姐姐身体棒棒哒,幸福平安,也希望鬼影越来越好,真的超爱你们的节目。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他的公会 进入GA公会系统

UID
20874
精华
0
威望
0
魂魄
122
鬼币
133
元宝
0
贡献
0
阅读权限
10
注册时间
2016-7-15
最后登录
2018-4-17
发表于 2018-4-11 14:50:26 | 显示全部楼层
让我喝一口酸奶再把这件事情讲出来。

事情是发生在我于杭州的一次旅行而起。那年和现在一样,春天与夏天的交接之际。那时候杭州还没现在那么发展,西湖周边也没有那些个旅店,我们住得是商务酒店,而且离西湖景区还有一段距离。除了路途上的辛苦外,一路上的景色还是不错的。我们一行五个人,小胖,阿美,俊贤、谪仙和我,我们都是大学里的好友。小胖是本地人,他作为我们队伍的向导,带着我们走遍杭州大小景点,比起现在跟团或者自由行,要舒服不少。一路走走停停地,我们玩遍了所有西湖周边的景点。大家觉得累了,中间便在一家农户家里吃饭。小胖与农户说了些当地土话,意思是:我们是远来的客人,请他们多照顾。
农民的朴实和憨直让我们觉得很亲切,大伙也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着。农户姓孙是本地种茶的,他还有一个六七岁的姑娘,很可爱。孙哥和他老婆去做饭,我们就陪着他女儿一块玩闹。小姑娘见到生人也没有害怕,她带着我们就来到后院的一处田上,她说这里就是他们自家的茶叶。碧油油的叶子种在山腰上,杭州附近的农户都种龙井,那年的茶叶价格没有现在那么金贵,一年农民的收入也就两三千元钱,但对于他们家来说已经算是不错的。茶叶田的后面是一处农舍,房屋盖得很小,不像是有人住的,更像是农户摆放农具或是杂物的地方。我们五人随着女孩来到农舍门前,女孩对我们说:你们看见那里站着的小女孩吗,她每天都来陪我玩。

小女孩,就那么一丁点大的农舍怎么会有人。女孩看出我们不相信她的话,用手指了指前面的农舍,继续说:“你们不信,我可以带你们去找她。”
我问:“哪有人,这间房子那么小,怎么能容得下人站立呢。”
阿美和俊贤也跟着说:“小妹妹,也许是你看错了吧。会不会是邻居家的小孩呢?”
小姑娘摇着头,坚定的语气说:“不是邻居的孩子,她告诉我说,她们家就住在这里,这里以前是他们家的房子。”
我们见如此也就没有再说什么,吃饭的时候,我问孙哥,这里之前是不是有其他人家住过。
孙哥告诉我们一个令人震惊的消息:“的确在他们来到这里之前有一户姓丁的人家在这里住着,而他们一家是从萧山附近才搬来一年。姓丁的人家之前也是这里种茶的,可是一场大病夺走了丁家男人的命,之后丁家女人和女儿又遇到车祸死了。所以这里被荒废了半年左右,他们搬来之前房东只是跟他和老婆提过,但没有告诉过女儿这件事。”
[发帖际遇]: 一个袋子砸在了 panzy 头上,panzy 赚了 2 鬼币. 幸运榜 / 衰神榜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他的公会 进入GA公会系统

UID
4455
精华
0
威望
0
魂魄
138
鬼币
945
元宝
300
贡献
0
阅读权限
10
注册时间
2015-8-20
最后登录
2018-4-20
发表于 2018-4-11 17:10:2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貓小九 于 2018-4-12 00:04 编辑

转述一个身边人的事。

姑娘A。她从小就很容易鬼压床。
后来搬了家,有段时间没被鬼压床了,自然很高兴。
可是后来有一天,清晨,她侧着身子睡被压住了,听见有人在她左耳后边呻吟,一个男人。
他听起来很痛苦,一直恩恩呀呀在呻吟,像是一个在床上挣扎着想要站起来,或者说更像是一个在床上挣扎着想要继续活下去的呻吟声。
她动不了,冷汗留了一身,那声音还在她的后方,从她耳边传来。她努力地想动,不过和以往一样毫无用处。
这样不知道过了多久,她的余光看到床脚地上有团黑影,透明的黑色气团,它在蠕动,她不知道它和耳边的声音有没有关系,但是她感觉更害怕了。这时候男人又重重地在她耳边叹了口气,她莫名其妙就睡过去了。
醒过来的时候,家里墙上的钟指向6:30。她上一次醒过来的时候,还是6:30。

她确定自己当时被鬼压床了很久,至少她感觉很久,就算有相对论,也不可能还是6:30……

so....waht's up?
[发帖际遇]: 貓小九 捡了钱没交公 鬼币 降了 1 . 幸运榜 / 衰神榜
He is now 60 years old.
My love is 60 years old.
We're both getting older.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他的公会 进入GA公会系统

UID
58918
精华
0
威望
0
魂魄
180
鬼币
163
元宝
0
贡献
0
阅读权限
10
注册时间
2018-3-4
最后登录
2018-4-20
发表于 2018-4-11 17:45:15 | 显示全部楼层
诗扬老兄、龙伶妹子,二位好。
本人新鬼友一枚,从第一次听鬼影人间的节目到今天也就一个多月的时间,但是一听就喜欢上了。而且还有一点,我估计也是很多人想问的——没错,我就是那个黑弥撒。
这期的话题私以为稍稍有点难度,但不管是否贴题先说了吧,事情本身在今天看来也许并不恐怖,但对于当时的我来说,再结合当时的那种情境,还是挺让人害怕的,尤其是你最信任的朋友在那个关键时刻摆了你一道。
事情发生在90年代中期,那时候我正在上初中。大家应当知道,南京保留着比较完整的明代城墙,而我们学校就离城墙很近。当时的我们可以说都是一群熊孩子,放了学没事就去爬城墙玩。那个时候,城墙没有经过修缮,很多地方留有当年被日军炮火轰塌的缺口,只要从缺口就可以轻易地爬上去。城墙上长了很多树,俨然跟小树林差不多,我们经常会在上面烤烤山芋,或者抽烟喝酒,总之干的都是一些大人不允许我们干的事。
但是城墙并非我们专属的休闲场所,所以当然也会遇到别人。比如出事的那一次。
可以这么说,当年我们学校,包括周边的几所中学,校园环境都不太好,经常发生暴力事件,有抢钱的,也有打人的(当年隔壁班有个孩子被校外的小流氓打破了脾脏)。出事的那一次,也是下午放学早,我和另外一个同学约好了去爬城墙,那个同学平日里跟我关系不错,算是比较铁的那种,但是我真的没想到他会在关键时候摆我一道。
那天我们刚爬上去待了一会就目睹了暴力事件,而且打人的那几个我们还认识,是学校附件有名的混混,正在逼两个我们不认识的同学把钱拿出来,看见我们之后,其中一个黑皮对着我们喊:“你们两个小鸡X过来,把身上的钱拿出来”,我们两个听到之后愣了大概两秒钟,我是被吓到了,之后还没等我反应过来,我同学扭过头撒腿就跑,我也跟着他跑了下去。身后还传来那几个人的喊声:“小X养的还敢跑”。跑的过程中我回头看了一下,那个黑皮手上握着一把弹簧刀。我更害怕了。好不容易从城墙缺口跑了下来,我打开自行车锁,这时候我同学说:你骑得慢,我来带你(只有我一辆自行车),于是我就坐上了车后架,他骑车带我。但是毕竟是两个人,骑不快,而且后面的人越追越近,就在这个时候,令我意料不到的事发生了——我同学一把将自行车和我扔在一边,对追我们的小流氓喊道:“他身上有钱,抢他的。”接着自己拐进了一条小巷狂奔而去。
你们可以想象我当时绝望的心情,但是不得不承认,在这种时候,人往往会爆发出平时没有的“超能力”。那几个小流氓几乎就已经追上来了,其中那个黑皮距我只有一步之遥,我不知哪里来的勇气,竟然踢了他一脚,然后飞快地扶起自行车,骑上去没命地往前蹬。不知道骑了多久,直到上了大路,我才敢回头看,那伙人已经不见了。
这件事我没敢跟父母和老师说,而那个同学,我从此之后再没跟他说过话。初中毕业之后,同学们彼此都失去了联系。直到前不久,我才通过一些渠道了解到,那个关键时候卖朋友的同学现在的情况。看起来他混得还不错,自己开了一家旅行社。我很想告诉他,当年那件事我至今没忘,但是想想还是算了,其他的话我也不想跟他多说,希望他好自为之吧。
最后,祝鬼影人间越办越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他的公会 进入GA公会系统

UID
15426
精华
0
威望
0
魂魄
551
鬼币
138
元宝
200
贡献
0
阅读权限
20
注册时间
2016-4-19
最后登录
2018-4-11
发表于 2018-4-11 17:45:34 | 显示全部楼层
老大大伶伶好,好久不见,我回来啦~虽然上上个礼拜才见过老大……
仔细想想,我家没发生过特别邪性的事(除了有时候有点“吵”…)我不是灵异体质,不知道所谓的恶鬼是什么样的,但是我知道有时候人心比恶鬼还要可怕的多。如果那个人是自家亲戚呢…
我这有两个故事,一个是关于自家  亲戚  ,另一个故事是我一闺蜜告诉我的,她家的故事。
我有一个亲姑姑,她可以说是嫁入了豪门,姑父有份家族企业,我爸妈在去年年底回上海之前就是一直在姑父名下的公司工作的。所以从小到大,在所有亲戚中,我接触的最多的就是姑姑。
在去年10月底的某个晚上我妈突然告诉我晚上把所有行李收拾好,第二天就要坐飞机回上海……就这样我一脸懵的花了一晚上收拾好所有行李,我妈则是在晚上定好第二天下午飞上海的机票,第二天迷迷糊糊地休息了一白天,下午我就这样匆匆忙忙的来到了我的老家——上海。
后来我才知道从爸妈口中知道了一些事情,是我亲姑姑“赶”我回上海的(因为回上海之前我和爸妈都住在这公司宿舍,我爸去年7月中旬就辞职回上海装修老家房子,我妈还打算在这公司再工作段时间,所以我跟着我妈留下了),是我亲姑姑让我爸爸在上班的时候抽空去“监视”姑父,是我亲姑姑在我妈耳边说我爸怎么怎么的不好(我妈是个耳根软的人),还是我的亲姑姑在我和爸妈回了上海定居以后还会从我奶奶那里“打听”我家的事(例如我爸妈回上海有没有工作,我有没有工作,我们一家对亲姑姑一家有什么看法等等)。
第二个故事很短(因为是发生在我闺蜜身上的事,她口述的),但是很惊人……我闺蜜的父母离婚了(我闺蜜现在是跟她父亲和继母生活),现在两边都有家庭。她告诉我她不喜欢她继父,因为她之前住在母亲家,继父在她妈妈不在家的时候连着好几次对她毛手毛脚的…她忍不了跟她妈妈说了,她说她妈妈一开始还不相信她…后来她妈妈虽然相信了她的话还哭着对她继父大吵了一架,但是现在她妈妈还跟继父在一起……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他的公会 进入GA公会系统

UID
51505
精华
0
威望
0
魂魄
227
鬼币
169
元宝
0
贡献
0
阅读权限
20
注册时间
2017-7-18
最后登录
2018-4-11
发表于 2018-4-11 17:57:24 | 显示全部楼层
  关于这期主题,我想先从做梦这件事开始说。

  大概是从我记事那天起,二十多年,天天做梦,一万多个梦,每个都很真实,一天24个小时,如果我有十四个小时是醒着的,那剩下的十个小时就是在梦里,一分钟都不会浪费。虽然大多数梦的情节在醒来后都会忘掉,但梦里的喜怒哀乐会跟随我一整天,潜移默化的影响着我的心情,直到我下一个梦到来之前。好在大部分时候,我的梦还是有趣或美好的。

  我是一个不怎么坚定的无神论者。我知道我的情况可能跟身体有关,是一种病,很多人这么告诉我,我接受这个说法。其实归根结底也不过是做个梦而已,大部分时候我的梦和生活是可以和平相处的,没有让我变成一个神经病,这说明它还处在一个正常的状态中。下面我想说一种特殊的梦境和借助这种梦境发生的让我印象深刻的事。

  之前听过几期鬼影在人间,感觉有几个经历跟这种梦境很像,而且我相信很多人都做过这样的梦。你会在梦里醒来,发现身边的环境跟现实中是一样的,你的房间,还有你的床。这时候你很难意识到自己还在做梦,这种感觉很像所谓的灵魂出窍,所以当你遇到奇怪的事时,比如本来睡在你旁边的人突然勒你的脖子或者从另一个角度看到自己的身体仍睡在床上,你会觉得这一切是真实的。这种体验非常接近幻觉。但事实上,它就是个梦。甚至,我曾体验过在梦里醒来多次,每次都觉得回到了现实,以至于最终回到现实时,我仍不确定是不是还在做梦。

  其实这种混淆现实的梦很常见。但是,如果你倒霉,做这种梦的同时怼上鬼压床,那就十分的酸爽。

  这种经历很多,我挑两次印象比较深刻的说。

  第一次是北漂那会儿,我跟女友在南五环租了一间屋子。这种专门用来出租的房子,七隔八隔的,本身就很破坏风水,但是我们只租得起一个开间,30来平,独卫,厨房卧室客厅连在一起。

  那时我们养了只猫,它晚上是睡床的,喜欢趴在人身上睡。有天夜里我失眠,躺床上眯了一会儿,就鬼压床了。我想鬼压床我也不是一两次了,根据经验,反正早晚会睡着的。也不知过了多久,我觉得应该是睡着了,但身体还是动不了,身上压着一个重物,重量我太熟悉了,是我的猫。

  发现事情不对的时候,最先是感觉到身体上猫的重量越来越重。直到觉得有四五只猫的重量压得我喘不动气的时候,我才挣扎着想睁开眼想看一下,但是费半天劲也才勉强挣开一条缝,就是这一条缝,也足够让我浑身汗毛倒竖。我看到我身上根本就没有什么猫,而是盘腿坐着一个小孩,大概两三岁的样子,屋里太黑,只能看清大概轮廓。然后我的余光又扫到脚头的大衣柜顶上,有一坨黑影。抬眼望过去,是一个女人,弓着背趴在上面盯着我,具体模样我醒了就记不清了,直到多年后,我看到了温子仁的《招魂1》,有一幕镜头让我重新拾回了当时的记忆,相似度差不多有百分之八十,感兴趣的朋友可以去看一下电影里衣柜上那个镜头。当时看到这一大一小两位朋友,我很崩溃,嗓子也发不出声音,只能闭上眼忍着。之前睁眼这个动作花了我很多力气,这一闭上,就很难睁开了,然后就是短暂的昏睡,意识模糊。

  当一切恢复正常时,我第一时间睁开眼,身上趴着睡成死狗的猫,衣柜上女鬼的位置,是几个行李箱,但是看不出有女鬼的轮廓。打那以后,我差不多持续了一个星期的鬼压床,搞得那几天精神恍惚,睡眠严重不足,不过好在只是鬼压床,也没再看到什么。

  第二次是来到杭州后,狠了狠心,在市区稍显偏僻的位置买了个二手房。小区很新,只是靠着一座山,据说很多当地人的祖坟都安置在这座山上,有人觉得这样的地方是宝地,也有人忌讳。我们当时没有这方面的意识,只是觉得房子性价比不错,满足我们的预算,就买下了。

  住进去没多久的一天晚上,我就做了一个混淆现实的梦。梦里面我醒了,躺在床上,所有的场景跟现实一模一样,以至于当时我以为自己就是醒了,并不是做梦。我从床上坐起来,还在晃神儿的时候,突然觉得身体左侧的床边有什么东西。我老婆睡在我右手边,左手边是窗帘和床体之间的缝隙,我看到在这个缝隙的位置,有一个跪着的女人,头发遮着脸和全身,屋里太黑,看不清她穿什么。说她跪着是我猜的,因为我坐在床上只能看到她的上半身,下半身是被床体挡住的。

  我就这么盯着她看,大概过了几秒,她开始做一个动作,身体垂直不动,脑袋慢慢地向一侧歪,随着头发垂下,脸也慢慢露出来,直到脑袋侧歪到跟身体程不可思议的九十度,这时半边脸也全露了出来。我到现在还记得那张脸,惨白,还能隐约看见一点青色的血管,鲜红的大嘴咧到耳垂,眼睛全黑没有眼白,我觉得她是在笑。这次我叫出声来了,嗷一嗓子从床上坐起来。那一瞬间,有种灵魂附体的感觉,因为梦里我就是这样坐着的,这一惊醒猛然坐起来,跟梦里的姿势刚好重合。我回过头去看床边,还好,空的。这时候媳妇知道我又做噩梦了,一个劲儿安慰我,她胆子小,这要搁以前普通的噩梦,我是不会说什么的。但这次我是真吓坏了,因为实在是太真实,所以当我神经质的跟她重复着一句“床边有个女的,我看见了”时,我依然不确定我是不是真的清醒了。

  人的大脑很神奇,我们还没能完全了解它。曾经偶尔看过一个新闻,科学家给出两张图片,发现宇宙可能以与大脑相同的方式生长,星系之间的连接方式就像大脑的神经细胞一样。所以,你确定我们生活的这个世界,是人们所谓的“真实”吗?我相信有些东西可以不通过实体来存在,死亡也许只是代表着一个无止境的梦境的开始,而当一个梦无止境,它可以算是生命吗?我们在这个梦里睡觉生活结婚生子,人们会因为各种原因再次死去,然后进入另一个梦境,生生不息,然后新的梦境不断地产生,彼此互不干涉,这不就是平行宇宙吗?这只是我的臆想,在任何一个领域都站不住脚的胡言乱语,但我希望它是真的。

点评

这么长啊!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3 天前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他的公会 进入GA公会系统

UID
69693
精华
0
威望
0
魂魄
42
鬼币
119
元宝
0
贡献
0
阅读权限
10
注册时间
2018-4-11
最后登录
2018-4-19
发表于 2018-4-11 18:29:36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这期话题好,坐等更新。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入住鬼影

本版积分规则

关于我们|手机版|鬼影人间. ( 京ICP备15030277号

GMT+8, 2018-4-21 12:15 , Processed in 0.390625 second(s), 10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By Weixiaoduo.com

© 2012-2014 技术支持: 薇晓朵网络工作室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