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鬼影人间|鬼影重重|影留言|惊悚音乐剧|沙石奕站 - 鬼影人间官方网站

 找回密码
 入住鬼影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楼主: 诗扬

[影留言] 本期话题180814——人在?途

 关闭 [复制链接]

UID
63837
精华
0
威望
0
魂魄
406
鬼币
287
元宝
0
贡献
0
阅读权限
20
注册时间
2018-3-18
最后登录
2019-4-23
发表于 2018-8-23 23:07:1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louxiaolou 于 2018-8-24 20:27 编辑

嗨,诗杨哥,大玲玲
(我刚刚在看咱们的中元跨夜直播,刷完礼物我就跑了,我第一次在晚上听鬼影,脊梁骨有点发凉,听着,听着,我总会回头去看)

人生就是一条路,川流不息,我们都是行走在人生路途上的人,彼此擦肩,默然不语。
如果这条路出现在晚上呢?

人在黄泉路

我讲述是件真实的事,它发生在三年前八月份的一个季节里,我身处在一座古城群,好像是去旅游的,真的是这样吗?
记得那是一个雾蒙蒙日沉沉的天,眼前影影绰绰出现一座老旧斑斑的仿古建筑群,灰墙灰瓦,青苔墨绿,满眼望过去,感觉令人压抑,沉闷的透不过气。

我和同伴随着一些游客,走到古城墙边拿出相机,胡乱的拍。就这样走走拍拍,拍拍走走,我们就来到一截低矮的院墙处,这时听旁边的人说,你们知道吗?这墙的另一边,经常传来奇怪的声音,听说有人胆大,翻墙过去想一探究竟,结果就再也没有回来。
这时天好像下起了雨,眼前变得如雾里看花一般不真实,站在院墙外,我和同伴确认了一下眼神,趁着没人,翻了过去。

我们发现墙的这一面所看见的,居然和外边一模一样,同样的满目灰墙灰瓦,青苔墨绿,看着,看着,眼前突然出现了一条石板路,路面湿漉漉的一直通向古老建筑遮掩住的尽头。

我们俩蹑手蹑脚的走在上面,时不时地就往两边看,一排排古落建筑,木楼砖瓦,门窗屋角。这时,一个岔路口现在我们面前,没有任何路标,分不清东南西北,于是我们选择了中间一条路继续走,当转过一道路口时,我放佛早已有了感应,回头去看,果然来时的岔路口不见了,换成一堵墙突兀的挡在那里。我们别无选择,继续走向未知。

终于一幢巨大的木质高脚楼挡在眼前,旁边露出一个狭窄的夹道,我们俩蹑手蹑脚的钻了进去,夹道里幽深冰凉,看不到头,望不见尾。我们像壁虎贴着墙面走,这种感觉很压抑,这种样子很诡异,我停下来抬头时,发现一处昏黄的灯光从头上方极小的窗子里透了出来,我的神经也似乎松了松,感觉终于透出了一口活气,三尺宽的天地里死一般寂静,这时却从窗子口传出一阵窃窃私语声,我想仔细去听,声音又消失了。

终于夹道到了尽头,眼前又是一条湿滑地青石板铺成的道路,我们刚想钻出来,忽然有脚步传来,接着纷纷乱乱跑过去一群人,我看见这些人都穿着盔甲,拿着刀枪,兵马俑样的模样,我们瞪大眼睛,闭住呼吸,耳边突然有人在说话,“快找,里面来了生人”
我们被发现了!

我们大气不敢出,终于这些士兵跑了过去,我们溜出夹道,左拐右拐,眼前豁然开朗,正想跑过去,这时有听见纷纷乱乱的脚步声逼近,走投无路时,突然看见路边出现了一块石碑,我们急忙躲在石碑后面,这队人马又喧闹着跑了过去,我蹲的很低,放佛闻到了泥土草屑的气息,我的手紧紧地贴住石碑,我感觉上面湿漉漉,冰凉凉的,用手一摸,好像刻着字,我心中一喜,睁大眼睛仔细去看,字刻的很大,越靠近却越看不清,灰苍苍的天空,如同隔着一层纱,边角处一弯冷惨惨的月亮,闪着寒冷的光,一昏一暗,一片乌云飘了过来,挡住了月光,我耐心的等着,这片终于乌云飘走了,借着月光,我又盯着眼前的石碑,我想看清什么写的什么字,在这个没有空间,没有时间,没有真实感的地方,只有上面写的东西,让我或许会找到一个答案。
这是那?我是谁?

我的眼睛瞪的发麻,也没有看清石碑上写着的字,着急时,我伸出手去摸,突兀感传遍大脑,一横,一横,又一横,断断续续的纵横交错,摸着摸着,我明白了,这好像有是一竖,三横中间一竖,原来是个丰字,丰字?我纳闷了,不知所云,再往下摸时,一阵凄厉的婴儿哭声,突然划破了夜空,这突如其来的声音让我的心一颤抖,周围一下子充满了沸腾的人声,声音中似乎还夹杂着一两声撕心裂肺的惨叫,分不清男女还是老幼。

趁着糟乱,我拽着离开躲身的石碑,踏着湿滑地石板路,跑向了噩梦一般的黑暗处。



    不知道过了多久,放佛是几个世纪,这不安的一夜终于划了过去,天终于转了一个身,露出了光明,可天色依旧雾蒙蒙,影绰绰。这时我和同伴也走出了躲着的地方,我们吸了几口清冷的空气,发现它没有任何味道,从不安中走过,我们俩向来时的路中寻找方向,拿道挡在路口的高墙不见了,不远处的那栋高脚楼上,看着好像挂着什么东西,盯着看了半天,才看清,上面居然挂着一个被剥了皮的东西,那东西了皮,人不人,兽不兽的。
身旁的同伴终于说一句话:“这是昨晚惨叫的那个人”我看了看他,没有说什么,一条十字路出现在我们眼前,我们选择了中间,光天化日,大摇大摆的走在这条路上,可我们心里都很紧张,像是漏网之鱼,在小心翼翼地呼吸着空气。

边走边停,我时不时的往后面看,慢慢地这条路上像呼吸了很多人,他和同伴愣在那里,定了定神望去,一队队整齐有秩序的队伍开了过来,他们都拿着古旧的刀枪,穿着斑驳坚硬的盔甲。队伍靠近了,人群从路口缓缓涌了出来,我们像丢了魂一样站在那一动不动,眼前的一幕幕让我疑惑不解,放佛身处在梦中。

我闭上眼睛,等着即将来到的那一刻,这一刻是死亡,还是像挂在高脚楼上的那只怪物,等了很久,我慢慢地睁开眼睛,古老的队伍迈着铿锵有力的步伐经过我们的身前,我四肢冰凉手足无措,这时跑来了一个看上去像似将军的人,他的头盔上顶着一支高高红樱飘着穗子,将军的脸色惨白呆板,眼神凶狠的盯着我们,我突然明白了什么,拉住同伴进了正在行进的人群里,随着缓慢的步伐,步履蹒跚的前进,我往人群的前方看了看,看到了一栋巨大的拱形城门。它正像是一头巨大的怪物长着饕餮一样的大嘴嘴,吐食这些走进去的人,不吐骨头。
看到这,我猛然意识到了我们的结局,这个巨大的城门里,是地狱!
正茫然无措时,这时同伴突然拉住了我,指着不远处一面低矮的城墙说“快看,那就是出口”一下子,我放佛像有了生命一样,跟着同伴跑出了行进中的人群,我们不管不顾的往矮墙那跑去,快要接近它时,后面放佛像炸了窝,人声鼎沸,兵马咆哮,我头也不敢回,一把抓住墙头,双手一撑,猛地一翻身,一刹那,眼前好像飘过一层淡淡的雾气,等我们站立定了身子时,才发现我们回到了现实,周围阳光热烈,鸟语花香,这一切晃得我睁不开眼,我看见同伴,他正在弯腰喘着粗气,我们又互相看了看,对,我们回到了人间。
这是一场梦,它太真实了,如同电影画面一般,在我的脑子里,一遍又一遍的播放,于是我忍不住记了下来,当我回想起梦境中的细节时,我想起了那块石碑,石碑上面的字,突然我心头一亮,石碑上的字是个丰字,它的下面还有字,我脱口而出:”都,丰都!“

原来梦里我去了阴间,原来那个古城是丰都,那道巨大的拱形门,是鬼门关。


三天以后的早上,我的手机里推送了新闻信息,铺天盖地,8·12天津滨海新区爆炸,看着一幕幕推送来惨祸的图片,我的眼前出现了梦里的画面。



每个人的心中都有一座城,每座城中都住着一个人
回复 支持 反对 百度谷歌雅虎搜狗搜搜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入住鬼影

本版积分规则

关于我们|手机版|鬼影人间. ( 京ICP备15030277号

GMT+8, 2019-4-25 06:07 , Processed in 0.250003 second(s), 5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By Weixiaoduo.com

© 2012-2014 技术支持: 薇晓朵网络工作室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