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鬼影人间|鬼影重重|影留言|惊悚音乐剧|沙石奕站 - 鬼影人间官方网站

 找回密码
 入住鬼影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2229|回复: 13

[影留言] 本期话题180829——穹顶之下

 关闭 [复制链接]

UID
156
精华
0
威望
100
魂魄
4180
鬼币
96
元宝
451
贡献
0
阅读权限
150
注册时间
2015-6-30
最后登录
2019-4-25

诗扬Fans活跃会员鬼影贡献章

发表于 2018-8-29 18:50:3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不知道大家有没有注意过在将近七成恐怖片里

意外的出现都是有征兆的
或者乌云遮月狂风大作,或者电闪雷鸣暴雨倾盆
让我们几乎分不清到底是好兄弟左右了天气
还是只要天公脸色一变,就会有邪性的事发生
那么这一期,我们就来聊聊天气
以及,故事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入住鬼影

x
回复 百度谷歌雅虎搜狗搜搜

使用道具 举报

UID
74651
精华
0
威望
0
魂魄
30
鬼币
122
元宝
0
贡献
0
阅读权限
10
注册时间
2018-8-29
最后登录
2018-11-5
发表于 2018-8-30 00:13:20 | 显示全部楼层
主播号  我是第一次听这个节目,但是已经深深的爱上了它。今天我给你们讲一个我们那里的故事吧。我记得那是我6岁的时候,有一次下了好大的雨,有多大呢!连续五天五夜。在我家旁边的小水沟已经变成了一条大河,我记得很清楚,河水上涨冲出一个好大的棺材,看上去不是很久的棺材,还很新,这口棺材至于有多大呢,可以这样说,可以装下至少10个成年人,当时村里的人知道后都很害怕,其实吧一口棺材也不怎么害怕,害怕的是这口棺材出奇的大,想不通为什么要造这么大一口棺材,由于棺材太大就被窄小的河道挡在了我家的家门口的位置,也没人敢去搬开,以至于我都不敢一个人在家,过了差不多一个星期,我家的狗就没日没夜的冲着那口棺材叫,还流眼泪,后来我爸就集结村里的人把棺材打开看一下里面是什么东西顺便抬上来一把火烧掉,因为实在是太渗人了。棺材被缓缓地打开,一股恶臭扑面而来,真的好臭,臭到几天没吃饭也能吐出一大推来,一看棺材里有5个死人,报警后来警察来了把棺材带走了,后来我们才得知那5个人是外地的在我们这边贩毒,说是被仇家杀了。 我想那几天我家狗可能真的看到什么了吧! 我想来想去也不明白就算仇家把他们杀了为什么不直接埋了,而是造这么大一口棺材全放在里面?这不是闲的吗?  最后我想给主播说我偶尔也能看到鬼,直到现在都这样,我也在微博上面给青灯发过小孩子被她爸爸砍成三截的真实亲眼看到的故事。QQ也给旋转发过真实的故事,有机会和你们分享我的经历,我现在想到以前经历的事眼泪都不知觉的流出来,可能是害怕吧。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UID
73257
精华
0
威望
0
魂魄
39
鬼币
127
元宝
0
贡献
0
阅读权限
10
注册时间
2018-8-1
最后登录
2018-8-30
发表于 2018-8-30 07:07:28 | 显示全部楼层
诗杨哥,龙伶小姐姐你们好,说一个我小时候刚记事的故事吧,那是我5.6岁的时候一个夏天,大概下午6点钟,我一个人在村子里玩,忽然没有征兆的刮起了大风,天空是暗黄色的,树梢被风刮的很弯,都快90度了,忽然我听到伯母在叫我,让我到他们家里去,我就过去了,他们家门口还有我一个婶婶和另一个伯母,他们在一起聊天,我自己在旁边玩,玩了没多大一会,我听到我妈在叫我,听声音很着急,我就想回家,然后我伯母就不让走,让我藏他们家门后面,我不知道啊怎么的就听了她的话,外面我妈妈还在很着急的叫着我的名字,过了一会听不到我妈的叫声了,他们才让我回家,我走在回家的路上,风还是那么大,走到我一个爷爷家的时候,我忽然心里一惊,恐惧,害怕和无助油然而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他那个房子正在建,刚打好地基,夏天,傍晚,太阳要落完还没落完,刮着大风)我有点浑噩的走回家,到家之后,我妈正在做饭,,妈,我害怕,我妈说害怕啥,我说:不知道就是心里害怕,接下来我就把我的经历说了一下,然后我妈就拉着我进屋祷告了一会,又喝了一点圣水,我就好了
ps:那个时候我妈信基督教
再ps:上一次回帖不是抄的别人的,是我自己写的,都是我的亲身经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UID
48451
精华
0
威望
0
魂魄
51
鬼币
105
元宝
0
贡献
0
阅读权限
10
注册时间
2017-6-11
最后登录
2019-2-13
发表于 2018-8-30 11:16:40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诗杨哥,龙伶姐,你们好,我又来了。这次的主题,让我想起了一些小时候的事情。当时我大概才五岁左右,那天呢我们这边下了很大的暴雨,我记得我在街道上看见了阴沉的天空上闪过了几缕红色的条状物体,(虽然现在还没明白那到底是什么奇怪的东西,但我小时候眼前总是会闪过它们,现在应该是年长了吧?闪过它们的次数和数量都减少了。扯远了,回归正题)我看到之后潜意识里就认为有事得发生,不出所料,在那红色物体闪过后,一个巨大的雷声传来,然后周边开始喧闹起来,据说是我们小区的一颗百年老槐树被劈倒了,我也跟着我的小伙伴一起去看热闹,那老槐树从中间被拦腰劈倒,中间是空心的,从那上还冒着缕缕白烟,雨还在不停的下着,那白烟缓缓上升,却是在空中慢慢组成了一个奇异的图案,随着白烟上升不停的转换,当时我倒觉得没什么,只是后来想想,那个图像是一个树苗长成大树的全过程,而最后在白烟消散之际到像是一个人的轮廓。这件事情没有对我们小区造成什么影响,只是大家都可惜一颗百年老树被雷劈到了,并且奇怪老树为啥是空心的罢了。    第二件事,就是我在高一时发生的与天气有关的事情了,那次我们这下了很大的雪,以至于学校不得不推迟到校时间和提前放学时间,我们的教室是在四楼的,教室旁边有一间废弃的小房间,(据说以前是给班主任当办公室的)房间的旁边是一个平台,因为铁栏杆的缘故,我们没法去平台那里,但是我们可以把手伸出去去挖那里比较干净的积雪(每次我们一下雪,同学们都会去挖雪团成一个小球,塞到同学的衣领里面。)那天,我记得是第一节晚自习下了,应该是八点,我第一个冲出去挖雪,大概是因为我们班老师没有拖堂的缘故吧,外面静悄悄的没有一个人,我也没关那么多只顾着报仇,就在那挖雪,突然我用左眼看见,我的左边走过去一个人影,还伴随着跑动的声音(这说一下我当时的姿势,因为想用一些更白的雪,我是蹲着右边贴着那个小房间的墙壁,头的上方就是小房间的窗户,我的左边一个人也没有)因为事发突然我就被惊了一下,直接转头看是谁,中间的时间我敢保证不超过1秒,可我身后就是空无一人的走廊,我也保证,从挖雪的地方到我们教室门再怎么跑也不可能那么快,我经过惊吓就把手中的雪扔了准备去教室,可我头顶上方的小窗传来了玻璃振动的声音(就是那种风吹过,引起破碎的玻璃碰到一起的声音)我当时并没有感受到有风,就抬头向上看,就看见一个类似于侏儒身高的人(大概也不能称之为人)只露出了一双黑漆漆的眼睛,定定的看着我,我直接就被吓的坐到了地上,然后死盯着那双眼睛,直到同学们陆陆续续的出来,外面变的喧闹了起来,那眼睛就不见了。我也不敢多待,就直接去教室里了。从那天之后,就算下雪我也不敢去那个地方玩雪了。打完收工,从明天开始就要上学了呢,我还是乖乖去补暑假作业。撤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UID
74672
精华
0
威望
0
魂魄
15
鬼币
112
元宝
0
贡献
0
阅读权限
10
注册时间
2018-8-30
最后登录
2018-9-6
发表于 2018-8-30 13:06:03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诗扬哥 龍玲姐好,很高兴能加入鬼影那么接下来我就来讲讲我遇到的关于天气的故事。记得是在上初一的时候有一次学校举行运动会,但是天公不作美呀,在举行运动会的前一天呢竟然下起了暴雨,整个运动操场都被大雨灌成了一个鱼塘,看来运动会要推迟了,但是因为恰逢学校十年校庆,所以运动会照常进行,而学校会抽签选出来两个班级在晚上清扫操场上的水,于是这个任务就落到了我们三班和隔壁四班的肩上了,晚上七点半吃完饭后我们集合到学校准备开始清扫工作,在这里我要说明一下,由于我们学校比较大有两个一千米的足球场,四块篮球场,四块羽毛球场,四块排球场,还有一块网球场 和一个巴掌大的室内体育馆,一个游泳馆和四栋教学楼 一栋实验楼 一栋图书馆 一栋食堂 还有两栋不知道什么鬼的楼组成。所以这工程量可谓是巨大,而我们的工作就是用扫把把水扫到操场旁边的排水管道里,我们一百多号人就拿着扫把在那扫啊扫啊,而老师就拿着个喇叭在主席台上指挥,差不多到了九点半眼看着就要完工了,结果随着一声响雷又开始下雨了,我们心里那个气呀!但没办法只好躲到教学楼里避雨了,这时我感觉肚子有些许抽搐,但是我不敢一个人去上厕所,于是我就问在一旁和我一起躲雨的我同桌麻糬,我问他:球呀 ,陪我去上厕所咩?我看他脸色挺难看的,应该也是内急憋的,于是他二话不说,拉着我就往厕所跑,因为我们学校比较节约电源,所以一般晚上只有厕所才开着灯。而走廊上都是黑不溜秋的。加上走廊旁边都挂满了名人的画像(说不好听点就是遗像),所以整个走廊就显得阴森恐怖,过了一会儿我和同桌刚走出厕所的门,突然一个闪电闪了一下,可能是因为太亮了,所以我和同桌下意识的捂住了耳朵,可是雷声迟迟没有到来,过了差不多有十几秒同桌突然拍了拍我说:我靠那是啥?我随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向厕所门口的窗外,只见一个黑乎乎的“人”一动不动的站在学校的围墙上,我们俩就在那盯了差不多有半分钟,这时好死不死的又一个闪电打下来,这下我们看清楚了,这个“人”没有头发 没有五官 非常的瘦 非常的高 两只手碰到了脚 没有弯腰。现在我已经高二了,想起这个画面更让我觉得奇怪的是当时我们学校的围墙上都是类似长矛一样的尖状物,人是根本不可能站上去的,那么那个晚上,那个“人”他是怎么站上去的。打完收工,这就是我关于天气的故事,希望没有跑题,希望能被两位主播读到。谢谢 (呃 最后我想说新一期的反派聊《厄运遗传》竟然没有诗扬哥!莫名其妙的有点失望)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UID
74567
精华
0
威望
0
魂魄
86
鬼币
126
元宝
0
贡献
0
阅读权限
10
注册时间
2018-8-28
最后登录
2018-12-16
发表于 2018-8-30 13:12:04 | 显示全部楼层
诗扬哥、龍伶妹子
      你们好!就在你们读我这篇留言的时候,其实开头我已经写了三遍了,公司就这么不动声色的停了我两回电,我很苦恼。
      我是一个潜水三、四年的鬼友了,平时只在APP上购买一些二位讲的成品故事,也在淘宝上买过一些网盘的成品故事,一直没有浮出水面是因为我的肉身已经被家庭捆绑,放心,我的精神永远与你们同在。我想,像我这样的鬼友大有人在吧。我是一个名副其实的恐怖迷,从玩恐怖游戏、探险各地的鬼屋、看恐怖小说、恐怖漫画、恐怖电影到暗网里的视频影像,我无不涉猎。那个曾经也是在日本留学时半夜里戴耳机看咒怨的选手,现在变成了每天听着小白兔乖乖哄着女儿睡觉的老爸了。时光荏苒,在生活与工作之余,开着车上下班听鬼影人间,听着你们二位的在耳边响起,才给我绝对自由的感觉,我宁愿多堵一会车。感谢鬼影人间,感谢诗扬、龍伶。
      我现在工作在一家电竞公司当一个小领导,兼企划部总监。文案其实是我的本职,工作之余也在一些论坛投一些稿子,虽然这种机会变得越来越少了,如果二位不介意,我愿意经常来论坛留言,我会把文字斟酌再斟酌,标点检查再检查,让二位读得顺畅。对了,最近我一家三口经历了一个十分恐怖的、连续的灵异事件,在母亲和远方亲戚的帮助下已经平安无事,在适当的时候我会讲给二位听。
      言归正传吧,这期的主题对我来讲留言再合适不过,说起天气,我想起了2012年冬天的一个夜晚。
  2011年我研究生毕业从澳洲回国,来到沈阳发展,于是在沈阳处了一个家境还不错的女朋友(前女友)。2012年的冬天,女友去云南旅游,也许是为了躲避东北冬天的寒冷,我则在沈阳上我的小班,她去了三四天吧,正要回来的时候,我给她打电话说,我想回老家吉林市呆几天,你别飞回沈阳了,你飞吉林市吧,我俩在老家玩几天再回去,她说好的。随即她预定了第二天晚上8、9点的机票,我则比她先回吉林市一天,我回到老家很开心,找朋友找同学,唱歌、喝酒之类,痛快玩了一晚上,决定第二天养精蓄锐,让我最好的哥们L陪我一起去机场接她。这里面前女友用J代替。当天晚上6点多,我和我哥们L计划好时间,准备从丰满区出发,走越山路,走长吉高速,到龙嘉机场(龙嘉机场在吉林市和长春市中间部位,对吉林市人来说坐飞机很不方便),大概一个小时的路程就能到,时值冬天,11月份12月份左右吧,具体我真的有些记不住了,那天路面有冰雪,很不方便行驶,我们便提前出发了,当时的时间是晚上6点半左右吧,我记得是刚吃完晚饭。
  一路上,我们听着喜欢的摇滚,想想一会还能见到J,我心情好的不得了,哥们也被我的好心情所渲染,我们唱着歌,互相嘲笑着初中和高中那时候做过的傻事,唏嘘着离开校园后的成人世界。我俩是抽着小烟儿,抻嗓子吼,就差一瓶小啤酒儿啊。
      可是开到越山路的时候,就不对劲了,也不是不对劲,天气就变了,那边地势高,且曲折,天空中突然降临了大雾,其实往高速开的时候雾没那么大,而是一到高速口,大雾向被倒下来一般,不夸张的说,雾大到我看不见前方3米开外的东西,浓、密,伸手不见五指,就是像电影迷雾中那么夸张。我们慢慢悠悠从越山路开到高速收费站,正如大家所想,高速封道了。这时J打来手机说:飞机延误,因为目的地大雾。我说:“是的,很大很大,不着急,你等你的航班,不行我们走省道接你”。在我印象中大家说的省道就是不收费的道,不是高速公路。很多车都从高速口掉头了,往同一个方向走去,我想大家当时都没有意识到这个雾有多大吧,而且根本不会散去。
  我看到满天的大雾,心里压抑的受不了。我和L商量:“给她打个电话告诉她不接了吧,这NM有生命危险啊,从没见过这么大的雾啊,而且更没有大雾中的驾驶经验啊,她能飞就在龙嘉机场住一晚,不能起飞,就在云南再呆一晚,不行明天再说。”我哥们说:“拉倒吧,人家好不容易来一趟吉林,必须接。”(我这哥们也是热情好客)那就接,跟着车流往省道走,那里肯定不设卡,先问问那边能不能起飞,结果飞机延误,但是正常起飞,我俩调头,跟着车流转战省道。
我一想也是,这个天气去接J,她一定会感动的,而且还有好兄弟一起,路上也不寂寞,当时的手机貌似只有3G,手机地图、导航使用的还不是那么广泛,我们也是是打听了省道怎么走,然后冒蒙找过去的,顺着车流,我们找到了所谓的省道。一上省道,我俩就傻眼了,雾变得更大了,本人活了33年,没见过那么大的雾,坐在车里,加上车的前脸,几乎看不到车前面和车旁边的任何东西,危险至极,加上省道没有护栏,中间的黄色还是白色隔离线,风吹日晒早已经变色脱落,加上道路上的冰雪,我什么都看不见,我什么参照物都灭有,举步维艰,我俩打开前灯照到雾上直接反射,白花花一片,一点空隙都没有,不打开灯还好一些,最后打开雾灯仍然不管什么用。基本上走一会就要开窗户看看左右的路,我依稀能看见前方微弱的闪光,那是前面车的车后尾灯,所有前面车都调头了,突然变得没有人在我们前面,慢慢的整个公路上貌似就剩下我自己一台车。每当说到这里,我和我哥们LN回想起来,都会相视一笑,哥们,咱俩真是过命交情,你懂得,是啊,我们都懂,当时的情况是多么的糟糕。
雾还是那么大,省道上貌似丘陵一样,一会上坡,一会下坡,上坡的时候雾越来越淡,心情会明朗一些,下坡的时候,雾浓的仿佛糊嗓子一般,这个雾不仅蒙住了你的眼,而且蒙住了你的思想,整个脑袋变得迟钝,越想看到月看不到,最后直到放弃。那时候的车速,没有快步走速度快,实话实说,不怕撞到前面的车,最怕就是掉到两边的沟里,我和L一路都在看两旁的树,要不不离树左右太偏差,就开,根本不看前面,大家可想而知那雾有多浓。
慢慢气氛就不对了,L很少说话了,我看到他前所未有的紧张,我更紧张,毕竟我握着方向盘,两个人的话越来越少,有点绝望,更多是恐惧和无路可退,前进不行,后退的话也不行,我们在这条路上,放大瞳孔,寻找着哪怕一丝丝的光明。突然前方我看到了一个类似古代进城大门的类似的门,两旁还点着蜡烛,我说L,你看看前面那是什么门啊,我擦,地狱入口啊,L说:“你别闹,离近去看看。”我还是不敢开快,脚底的油门稍微的踩了踩,我擦,原来是一个大箱货车,车尾灯和车后身的反光带,形状组合成一个方块,像一个古代的大门。我想说的是,其实当时神经崩的很紧,希望大家可以感同身受。
四周依然是满天大雾和大雾中所有我看不见的东西。这时候我俩不知道走了多久了,起码走了一两个小时了吧,停下车,松口气,给J打手机,J的手机关机了,估计起飞了。我俩继续在雾中摸索,从一开始的兴奋,经历了好奇,到最后的恐惧、麻木,我俩的心理是这个过程,两个人聊一些有的没的,不时的开着窗户看路,别提东北的冬天半夜里多冷了,冷到呼吸困难,东北冬天你懂得,还好车速慢,偶尔开创可以挺得住。这时候我记得是他看到了一条路,因为他一直在看的参照物是树,他说这里没有树了,我俩的目光瞄向车的右边,出现的一条路,小路。我说:“停车吧,你确定是路不,问下路吧,别瞎走了,万一有岔路,咋整。”我把车慢慢向右靠,停车,下车,故事开始了。
我清楚的记得,是用木头牌匾写的什么什么便利店,黑色的字,我当时跟L说:“这地方还有便利店,牌匾挺像样啊,买包烟,买个水,问问路。”一进屋,屋里一片漆黑,柜台那边站着个女的,微胖,扎个辫子。我问:“老板咋了,停电了?这么黑”她回答道:“停电了,一下雾就停电。”我说买包烟,硬玉溪,买点饮料。她随即点着了蜡烛,我说:“你这准备的太全了,还有蜡烛。”她回答:“这里经常没电,太黑了就得准备蜡烛。”L在挑饮料,老板娘点完蜡烛给我拿烟,我说老板你这坛子里都装着什么啊,她说:“我们自己酿的白酒酒还有酱油醋什么的。”靠一面墙的货架子上,摆着一堆坛子,我随即就发问了。留学多年的我(金牛座)对吃特别有研究,当时我想:这地方还自酿白酒和醋和酱油,味道一定很纯正,毕竟是农家自酿,还有自酿白酒,真想买点回去,我跟我爸都爱喝酒。没有在意到没有任何的不正常,结账吧,一包玉溪两瓶水,啥水忘了,给她拿了一百元,我记得很清楚,老板娘没有零钱,我不可能让L花钱,人家大老远舍家撇也陪我来的,老板娘说找不开,结不了帐,L说,我也没零钱。我说:“那拉倒吧,车里还有烟,赶紧问路出发吧,别买了。”
“老板娘,不好意思啊,问您一下路,去龙嘉机场怎么走啊?就沿着这个路一直走就可以么?”我问道。“一直走,估计你再走一会,有一个分叉路口,右转一直走,就到了。”老板娘回答道。我说:“看到分岔路口右转一直走,一个弯不拐了呗?”她回答,是的。我们谢过老板娘,就上路了,我俩说幸亏问一下,要不分岔口走错了就坏事了,到时候都没地儿问去。我俩继续往前开,互相嘱咐,看到路口右转,都看着点,别走错了。刚从小超市出来的时候,雾就稍微散了一些,稍微吧。我记得路过了一个峡谷,小峡谷,就是左右都是被切出来的山,因为我看到了碎石堆,和横切面的石头山,我俩互相说,估计越往前越没雾了,因为飞机都能降落了,果然雾稍微的小些了,这个小也不是说你们看到的淡淡的雾,也是非常浓的,可以看到车周围15米左右的地方。继续往前开,我们看到了路灯和平房。
平房区在离公路不远的地方,一片片的,屋里面点着灯,路旁还有路灯,停着各式各样的车,有人走过,一片祥和(我都爱死这个情景了)。这时候烟真快没了,我看到那边又一个超市,左手边有个便利店,亮亮的牌匾,没多合计,就并道,左转,停到了超市门口,一进屋好暖和啊,老板是个小年轻,正在叼着烟玩游戏,他问我们买点啥,我说:“买包玉溪,拿两瓶水。”他停下了手里的游戏,帮我拿了烟,说水自己拿,我说:“老板,问个事呗,龙嘉机场怎么走,还有多远啊?”这个时候的我,不是怀疑刚才的老板娘告诉我的是错的,我只是想确认一下,离那个岔路口还有多远,我才能右转,小年轻老板也是热心,拿电脑给我查地图,他说:“这么大雾还去龙嘉机场,你俩够虎的了,从吉林来的?”我说:“恩,接对象飞机,没办法。”他回答道:“顺这条路一直走,前面有个路口左转,就能看到指示牌了。”我和L互相看了看,当时一愣,说:“左转?不对啊,不是右转么?”他说:“不对,左转,右转上哪去了。”我说刚才我路过一个超市啊,那老板娘告诉我前面路口右转啊,小年轻告诉我:“不可能,我家是从吉林市上省道第一家超市。”这句话深深,深深的印在我的脑海里,但是当时我并没有纠结这个事情,我只是继续问:“左转啊?哥们,拿电脑给我查一下呗。”结果就出现了,确实没有错,我又饶有兴趣的随嘴问了一句:“那右转是什么地方啊,小年轻回答,坟圈子。”我俩头皮一麻,一身鸡皮。
现在我回头查了查地图,之前那个老板娘告诉我们,看到路口就往右转,可是我们在哪看到的整个木头牌匾的便利店,哪个路口拐过去是坟圈子,我真的是找不到了,也分不清了,但是人物关系,和对话,我绝对记得清清楚楚,没有模糊的任何含义。(之前这个帖子我在别的论坛发过一次,很多网友让我重新走一步那个省道,我还真重新走了一遍,去年入冬的一个上午,我从去龙嘉机场高速口掉头按原路线走了一回,结果,我没有看到那个木牌匾的便利店,可以说,我甚至没有看到一块能放下那个木牌匾超市的空地。)
之后我俩还是慢慢的开,左转开到了龙嘉机场,接到了J,回来走的高速,一样的大雾,高速口没有封,我开的依然慢,但是没有恐惧,因为高速有护栏,道路平整,行车线特别清晰,我可以开到三四十迈的速度,一路上我俩阐述的更多的大雾,多浓,能见度多低,看我多在乎你,我俩冒着生命危险来接你,之类之类的话。老板娘事件,更多的是我和L之后想起来,才发现越来越不对劲,越来越后怕,细思极恐。那个老板娘的存在,和她的谎话,目的是什么。
好的,有人说,也许是一家小店,那个大超市,不一定那个小年轻会知道它的存在,白天开车没有看到,也许是搬家了。那么好,我和L都有几个疑问。
  第一,那家店为什么说一大雾就停电,现在想起来,没有逻辑,你可以说闪电、台风来了停电。下雾停电,这个说不通。第二,她为什么告诉我们一条通往坟圈子的路?没买她东西是因为她没有零钱,而且她即便不高兴,也可以说不知道怎么走,不会坏道指错路。第三,她屋子里的一个个小罐子是什么?酱油醋和酒?会不会是一旦我们走错了路,就会成为她店里另外的两个坛子?第四,她为什么找不开零钱,开小卖店的不准备零钱?第五,由于灯光太暗,我和L真的没看到屋子里有卖其他小食品的之类的东西,不是越想越往这上面靠,我事后问L你去拿饮料的时候选的什么饮料,他说他没挑选过饮料,他没看到有饮料,我说:你不是一直在那选饮料来的么?他说,他一瓶认识的饮料都没看到,就随便选了两瓶。
  我真的记不住老板娘的样子,也许是太暗,但是她当时的样子一定是正常的,没有异常。这个事情时隔多年,是继我和现在妻子孩子经历的灵异事件以前我经历过最奇怪的事情了,每当和L给身边朋友讲起来,大家都汗毛竖起来,因为我和L,在大家的心中,是不会无聊到怀疑一些东西并而且出来散布,来哗众取宠的人。
  也许是那一场突如其来的大雾吧,雾里什么都没有,雾里只有你的恩人和仇人。
                                                               ------致敬迷雾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UID
74145
精华
0
威望
0
魂魄
96
鬼币
133
元宝
0
贡献
0
阅读权限
10
注册时间
2018-8-21
最后登录
2018-10-6
发表于 2018-8-30 14:41:57 | 显示全部楼层
        两位主播好,这里是钱德林舰长(要记住我哦),其实我是老鬼友了,从敬东哥(不知道字有没有打错)还是主播的时候就开始听鬼影了。之前因为氧气瓶存储的氧气有点多得过分,所以这是氧气耗尽后的第一次冒泡留言,希望被读到吧。那废话不多说,开始讲故事。
        这件事情发生在前段日子,浙江这边的梅雨季还是有些雨水的,天气呢,整日里阴沉沉的。在这样的日子里,大多数人都没有出门的欲望。然而我是个例外,不是因为我喜欢下雨,而是因为我有约在身。
       这里顺带提一下,我本身的灵异体质不算太强,看到过的好兄弟也并不多,但这说明了一个严重的问题:被我看到的好兄弟,那绝对不是一般的等级(不知怎么形容,就用等级来描述吧)!
       回到刚才的话题,和我约好的算是我的好基友吧,我们关系非常好。我们准备在那一天去看一场电影,某票票买的电影票,不能改签或退票,所以即使下着雨我们也没有改变原定计划。
        下午,我来到大街上,淅淅沥沥的雨点密密麻麻地扑向地面,夹杂其中的还有那金黄的阳光。这就是梅雨季,阳光和雨点并存的奇观。我默默地撑伞走着,电影院离我家很近,时间又很充裕,所以我并没有走得很快。这时,一辆汽车从我身边飞驰而过,高速转动的轮胎带动着地面的积水,飞速向我这边溅射而来。我避之不及,裤腿湿透的画面已经在我的脑海中预先生成了。然而奇怪的是,当我低头看去的时候,想象中的水迹并没有出现。只是这一低头,我感觉自己的影子似乎格外黑。当时我也没多想,继续不紧不慢地走着,直到电影院也没有什么奇怪的事。
        看完电影,我和好基友吃了晚饭,又心血来潮逛了百脑汇,才告别各自回家。这时候天已经基本黑了,我开始后悔这么晚才回家。因为我住的是老小区,晚上回去光线是严重不足的。但自己做的孽自己撑着,我只能克制住内心的恐惧往家的方向走。
        当人处在黑暗中时,会格外珍惜光源。我来到小区门口,保安室的灯光像是明亮的灯塔,又像是墓室的长明灯。我低着头缓缓向单元门口走去,灯光很快移到了我的背后,我的影子被拉得很长,格外的黑。影子五官的位置似乎有一张脸!我猛地抬起头来,不敢再盯着影子看了。然而不远处的前方,就在我回单元门口的必经之路上,有一个穿着绿色长裙的女子正站在哪里。看不清她手上拿着什么,只是一动不动地站着。我顿时愣在了原地,进也不是,退也不是。就这样,我站了大约五分钟,实在沉不住气了,开始缓缓向前挪动。一步,又一步,渐渐的我来到了那个女人的跟前。这一回我看清了她手上的东西,那是一把明晃晃的水果刀。我再也受不了了,撒腿就往单元口跑。“哐当”一身,似乎有什么东西落在了地上,那个女人也开始奔跑,只是脚步声似乎逐渐远去了。我壮着胆子回头看了一眼,水果刀掉在了地上,远处一席绿色正叫嚷着,往反方向跑去。我一口气跑回了家中,跌坐在沙发上,狂跳的心脏久久不能平复。
        那个女人究竟是谁?为什么她看到我以后发了疯似的跑走了呢?这些我都不得而知。月光透过窗户撒在我身上,我的影子被拉得很长,格外的黑。影子五官的位置似乎有一张脸,正咧嘴,冲着我笑呢......
        故事到这里就结束了,那个女人后来被抓着了,说是精神有问题,已经经由家属送进了精神病院,没有伤着人可以说是万幸了!另外,是不是有一种说法,开着太阳下雨,当天晚上就一定会发生一些奇怪的事情?不知道,这样的事情还是越少发生越好!
        p.s.关于那个影子,我在当时看来就是这么一个样子,有五官,有表情。只是后来没有再出现过......也希望不要再出现了吧。
        最后,祝两位主播身体健康,鬼影越办越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UID
71687
精华
0
威望
0
魂魄
106
鬼币
174
元宝
0
贡献
0
阅读权限
10
注册时间
2018-6-29
最后登录
2019-1-24
发表于 2018-8-30 14:42:3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Unforgiven1600 于 2018-8-30 14:52 编辑

阿德搬迁了,他的新家是一座只有两层楼的小别墅,门前有着一个大花坛,绽放着娇艳的蔷薇。
买下這间位于市郊的住宅,他一点也不犹豫,因为价格实在是太低了——百来平米,仅需30万。他果断将自己在四环的狭小公寓房转手,喜迎生活质量的改善。
闲暇时跟同事朋友吹嘘自己的选择,得到的都是他人羡慕的目光。单身三十来年,之前一直磕磕碰碰,日子过得丧里丧气,而如今,运气的馈赠让他开心得大呼“时来运转”。
阿德住进了這间宽敞精致的房子,时常邀请朋友来家里聚会,好不热闹,他满意极了。
這是一个下着雨的夜晚,朋友们刚刚离去,阿德慵懒地靠在沙发上看着电视,他关上灯,点起蜡烛,好给气氛染上几分静谧。
突然,一道闪电照亮了光线暗淡的客厅,随着一阵巨雷,风透过真丝窗帘,将客厅的烛火扑灭。电视机上的画面不停跳动着,看来电波也受到了干扰。
阿德见状,有些心烦,他想应该是刚才哪个时段忘了关阳台的窗。于是,他打开手电筒走向窗前,准备把窗合上。然而,不管他怎么用力,都无法将窗合起来,他很懊恼,冒着浸入阳台的暴雨,走出去看看到底是哪出了问题。
就当他在阳台上弯腰查看门闩的一刹那,余光瞟到楼下的花坛,那儿好像站着什么人。他好奇地走向前,想看个究竟。大雨中,一个身穿白色长裙的长发女子正站在旁,平伸着一只手臂,食指向下,正指向花坛的中央下方。朦胧中,阿德看不清女子的脸。他没怎么在意,回到屋内,窗子竟然可以顺利合上了。
他是个不信邪的人,刚才的白衣女子兴许只是个路过的精神病罢。洗漱完毕,他就躺进卧室了。這一夜,什么事都没有发生,第二天,是个晴朗的日子,他如往常一样去上班。
接下来的几天,一切都很正常,他怀疑那天自己大概是喝了点酒眼花了。
又是一个雨夜,电闪雷鸣,加班晚归的他经过门前的花坛,他看到了一个穿着白色长裙的女子,孤零零地站在花坛一旁。跟上次一模一样,女子垂着一只手臂,食指向下,指着什么。這让阿德有些慌了,难倒這女子真的是路过的精神病?他是个怕事的人,顾不上看清女子的脸就往屋内跑去,這一夜,他辗转无眠。
第二天,一觉醒来已经是大天亮,阿德揉了揉疲惫的双眼,打理完后去公司上班。同事小蓝见他心神不定,便问:“你怎么了?今天恍恍惚惚的。”他把事情的来龙去脉告诉对方。
“那你快搬家吧,怪吓人的,说不定那是座凶宅呢。”小蓝好心提示。
“再看看吧,我可不想住回伸不开脚的蜗居。”阿德摊了摊手,无奈地说。
這是一座有些孤单的别墅,近处几乎没有什么人居住,他一再就近打听,都没有人见过那个女子。
阿德也就渐渐不在意了,雨天的时候尽量不往花坛看就是了。他从来就是出了名的心大。
又是一个刮风下雨的日子,阿德早早躺进了棉被,睡前跟同事聚会喝了点酒,起夜是不可避免的。
果然,半夜被憋醒了,他想着下床去洗手间解决一下。就当他睁开眼睛,一个熟悉而陌生的身影伫立在他的眼前。
他怎么也不会想到,那个女子,又出现了,而且,是在他的房间里出现。
桌面上的手机屏幕亮,微弱的白色光将女子的面容照得一干二净。這是一张腐烂的脸,不会转动的眼珠死死地盯着被吓傻的阿德,嘴巴像是一个大窟窿,一张一闭,像是要把人吸进去。她的一只手平直地指向窗户,阿德在昏厥的最后一刻听到那沙哑可怕的声音在说——“你为什么不救我!为什么——为什么——”
崩溃的阿德被送到了精神病院,他一直叨念着一句话:“那个花坛——那个花坛里埋着一个人——”這引起了警方的注意,于是,那座别墅前的花坛被挖开,在厚厚的土中,躺着一具身着白色连衣裙的白骨。
這是一个即兴的小故事。
比较仓促,故而文笔不太好,请见谅。
两位主播身体健康。
PS:
上次留言提到的MCL盗用的照片大概都是这样的,
[size=21.3333px]這两个人(星野和黄山)简直是他盗图的重灾区.....
我不太懂发型,但這好像就是中分长发…..
[size=21.3333px]补充一下,他的歌也是假的.....
不过這家伙的故事很多,找到合适的话题再讲讲吧w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入住鬼影

x
僕は化け物ですね。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UID
74567
精华
0
威望
0
魂魄
86
鬼币
126
元宝
0
贡献
0
阅读权限
10
注册时间
2018-8-28
最后登录
2018-12-16
发表于 2018-8-31 15:31:48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请问怎么改昵称呢?如果可以请叫我克苏鲁吧

点评

旧日支配者???克总???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8-8-31 19:54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UID
63837
精华
0
威望
0
魂魄
406
鬼币
287
元宝
0
贡献
0
阅读权限
20
注册时间
2018-3-18
最后登录
2019-4-23
发表于 2018-8-31 19:49:31 | 显示全部楼层
大玲玲,关贴了吗
[发帖际遇]: 一个袋子砸在了 louxiaolou 头上,louxiaolou 赚了 4 鬼币. 幸运榜 / 衰神榜
每个人的心中都有一座城,每座城中都住着一个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入住鬼影

本版积分规则

关于我们|手机版|鬼影人间. ( 京ICP备15030277号

GMT+8, 2019-4-25 05:45 , Processed in 0.296879 second(s), 8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By Weixiaoduo.com

© 2012-2014 技术支持: 薇晓朵网络工作室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