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哈喽怪谈|诡影重重|影榴莲|惊悚音乐剧|沙石奕站 - 哈喽怪谈官方网站

 找回密码
 入住怪谈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12
返回列表 发新帖
楼主: 诗扬

[影留言] 本期话题180829——穹顶之下

 关闭 [复制链接]

UID
73168
精华
0
威望
0
哈喽
82
怪币
109
元宝
0
贡献
0
阅读权限
10
注册时间
2018-7-29
最后登录
2019-1-29

鬼影纪念章

发表于 2018-8-31 19:54:51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lishuai8556 发表于 2018-8-31 15:31
请问怎么改昵称呢?如果可以请叫我克苏鲁吧

旧日支配者???克总???
回复 支持 反对 百度谷歌雅虎搜狗搜搜

使用道具 举报

UID
63837
精华
0
威望
0
哈喽
559
怪币
332
元宝
0
贡献
0
阅读权限
20
注册时间
2018-3-18
最后登录
2019-8-15

鬼影纪念章

发表于 2018-8-31 20:05:53 | 显示全部楼层

“阴间”
苍穹之下,无数生灵,冥界之下,无数灵魂,彼此擦肩,默然不语,偶然抬起头时,你会看见什么?


我讲述是件真实的事,它发生在三年前八月份的一个季节里,我身处在一座古城群里,它看上去像梦与现实之间的驿站,抬头是苍穹,低头是冥界,真的是这样吗?

我记得那是一个雾蒙蒙日沉沉的日子,我的前方影影绰绰,出现一座老旧斑斑的仿古城群,灰墙灰瓦,青苔墨绿,满眼看过去,令人压抑,沉闷的透不过气。
我和同伴随着一些游客,走到古城墙边,拿出相机来,我们胡乱的拍。就这样走走拍拍,拍拍走走,于是来到一截低矮的院墙处,这时听旁边的人说,你们知道吗?这墙的另一边,经常传来奇怪的声响,听说有人胆大,翻墙过去想一探究竟,结果就再也没有回来。
这时天好像下起了雨,眼前变得如雾里看花一般不真实,再往周四望,身处在这座不知名的古城里,发现它那么的不真实。站在院墙外,我和同伴确认了一下眼神,趁着没人,翻了过去。
我们发现墙这面居然和外边一样,满目灰墙灰瓦,青苔墨绿,突然眼前出现了一条石板路,路面湿漉漉的一直通向古老建筑遮掩住的尽头。
我们俩蹑手蹑脚的走在上面,时不时地就往两边看,一排排古落建筑,木楼砖瓦,门窗屋角。这时,一个岔路口现在我们面前,没有任何路标,分不清东南西北,于是我们选择了中间一条路继续走,当转过一道路口时,我放佛早已有了感应,回头去看,果然来时的岔路口不见了,换成一堵墙突兀的挡在那里。我们别无选择,继续走向未知。
终于一幢巨大的木质高脚楼挡在眼前,旁边露出一个狭窄的夹道,我们俩蹑手蹑脚的钻了进去,夹道里幽深冰凉,看不到头,望不见尾。我们像壁虎贴着墙面走,这种感觉很压抑,这种样子很诡异,我停下来抬头时,发现一处昏黄的灯光从头上方极小的窗子里透了出来,我的神经也似乎松了松,感觉终于透出了一口活气,三尺宽的天地里死一般寂静,这时却从窗子口传出一阵窃窃私语声,我想仔细去听,声音又消失了。
终于夹道到了尽头,眼前又是一条湿滑地青石板铺成的道路,我们刚想钻出来,忽然有脚步传来,接着纷纷乱乱跑过去一群人,我看见这些人都穿着盔甲,拿着刀枪,兵马俑样的模样,我们瞪大眼睛,闭住呼吸,耳边突然有人在说话,“快找,里面来了生人”
我们被发现了!
我们大气不敢出,终于这些士兵跑了过去,我们溜出夹道,左拐右拐,眼前豁然开朗,正想跑过去,这时有听见纷纷乱乱的脚步声逼近,走投无路时,突然看见路边出现了一块石碑,我们急忙躲在石碑后面,这队人马又喧闹着跑了过去,我蹲的很低,放佛闻到了泥土草屑的气息,我的手紧紧地贴住石碑,我感觉上面湿漉漉,冰凉凉的,用手一摸,好像刻着字,我心中一喜,睁大眼睛仔细去看,字刻的很大,越靠近却越看不清,灰苍苍的天空,如同隔着一层纱,边角处一弯冷惨惨的月亮,闪着寒冷的光,一昏一暗,一片乌云飘了过来,挡住了月光,我耐心的等着,这片终于乌云飘走了,借着月光,我又盯着眼前的石碑,我想看清什么写的什么字,在这个没有空间,没有时间,没有真实感的地方,只有上面写的东西,让我或许会找到一个答案。
这是那?我是谁?
我的眼睛瞪的发麻,也没有看清石碑上写着的字,着急时,我伸出手去摸,突兀感传遍大脑,一横,一横,又一横,断断续续的纵横交错,摸着摸着,我明白了,这好像有是一竖,三横中间一竖,原来是个丰字,丰字?我纳闷了,不知所云,再往下摸时,一阵凄厉的婴儿哭声,突然划破了夜空,这突如其来的声音让我的心一颤抖,周围一下子充满了沸腾的人声,声音中似乎还夹杂着一两声撕心裂肺的惨叫,分不清男女还是老幼。
趁着糟乱,我拽着离开躲身的石碑,踏着湿滑地石板路,跑向了噩梦一般的黑暗处。
不知道过了多久,放佛是几个世纪,这不安的一夜终于划了过去,天终于转了一个身,露出了光明,可天色依旧雾蒙蒙,影绰绰。这时我和同伴也走出了躲着的地方,我们吸了几口清冷的空气,发现它没有任何味道,从不安中走过,我们俩向来时的路中寻找方向,拿道挡在路口的高墙不见了,不远处的那栋高脚楼上,看着好像挂着什么东西,盯着看了半天,才看清,上面居然挂着一个被剥了皮的东西,那东西了皮,人不人,兽不兽的。
身旁的同伴终于说一句话:“这是昨晚惨叫的那个人”我看了看他,没有说什么,一条十字路出现在我们眼前,我们选择了中间,光天化日,大摇大摆的走在这条路上,可我们心里都很紧张,像是漏网之鱼,在小心翼翼地呼吸着空气。
边走边停,我时不时的往后面看,慢慢地这条路上像呼吸了很多人,他和同伴愣在那里,定了定神望去,一队队整齐有秩序的队伍开了过来,他们都拿着古旧的刀枪,穿着斑驳坚硬的盔甲。队伍靠近了,人群从路口缓缓涌了出来,我们像丢了魂一样站在那一动不动,眼前的一幕幕让我疑惑不解,放佛身处在梦中。
我闭上眼睛,等着即将来到的那一刻,这一刻是死亡,还是像挂在高脚楼上的那只怪物,等了很久,我慢慢地睁开眼睛,古老的队伍迈着铿锵有力的步伐经过我们的身前,我四肢冰凉手足无措,这时跑来了一个看上去像似将军的人,他的头盔上顶着一支高高红樱飘着穗子,将军的脸色惨白呆板,眼神凶狠的盯着我们,我突然明白了什么,拉住同伴进了正在行进的人群里,随着缓慢的步伐,步履蹒跚的前进,我往人群的前方看了看,看到了一栋巨大的拱形城门。它正像是一头巨大的怪物长着饕餮一样的大嘴嘴,吐食这些走进去的人,不吐骨头。
看到这,我猛然意识到了我们的结局,这个巨大的城门里,是地狱!
正茫然无措时,这时同伴突然拉住了我,指着不远处一面低矮的城墙说“快看,那就是出口”一下子,我放佛像有了生命一样,跟着同伴跑出了行进中的人群,我们不管不顾的往矮墙那跑去,快要接近它时,后面放佛像炸了窝,人声鼎沸,兵马咆哮,我头也不敢回,一把抓住墙头,双手一撑,猛地一翻身,一刹那,眼前好像飘过一层淡淡的雾气,等我们站立定了身子时,才发现我们回到了现实,周围阳光热烈,鸟语花香,这一切晃得我睁不开眼,我看见同伴,他正在弯腰喘着粗气,我们又互相看了看,对,我们回到了人间。
这是一场梦,它太真实了,如同电影画面一般,在我的脑子里,一遍又一遍的播放,于是我忍不住记了下来,当我回想起梦境中的细节时,我想起了那块石碑,石碑上面的字,突然我心头一亮,石碑上的字是个丰字,它的下面还有字,我脱口而出:”都,丰都!“
原来梦里我去了阴间,原来那个古城是丰都,那道巨大的拱形门,是鬼门关。
三天后的早上,我的手机里推送了新闻信息,铺天盖地,8·12天津滨海新区爆炸,看着一幕幕推送来惨祸的图片,我的眼前出现了梦里的画面。
每个人的心中都有一座城,每座城中都住着一个人

UID
1016
精华
0
威望
0
哈喽
1029
怪币
846
元宝
300
贡献
0
阅读权限
150
注册时间
2015-7-24
最后登录
2019-4-24

鬼影纪念章

发表于 2018-8-31 23:10:20 | 显示全部楼层
好久不见,我来写一个。
在东北,冬天的时候经常都是大雪飘飘,整个松花江冰封几百里。二三十厘米厚的冰层足够让人在上面步行,我们做冰灯的材料也全部取自这条江里。
这次要说的事儿,是发生在某一年的冬天,具体时间不详,因为我也是听来的。
据说那一年,东北的雪大,没膝盖那么深,街道上还好,清理的及时,出行并不困难。江面上可就不一样了,娱乐区的,大片的雪被扫开,非娱乐区的,雪就那么厚厚的堆着。
哈尔滨的冬天,有一个奇景,就是冬泳,在江里开出一个长三四十米,宽一二十米的冰池子,数九寒天,零下三十几度,三五成群的老头,穿着游泳短裤,往刺骨的江水里面一扎,游上一两圈,再一上岸,冻得嘶嘶哈哈的。
那个老头就是冬泳的时候出事儿的,这里我们暂且叫他A大爷。据一起冬泳的人说,A大爷此人水性极佳,就算是冬泳,也经常可以一个猛子扎下去,一直游到池子另一边儿再上来。
可是俗话说,淹死会水的。出事儿的时候,A大爷就是一个猛子扎下去,就再也没上来。
一起游泳的人根本就没发现,人嘛,总有些从众心理,也不知道是谁,说看见A大爷收拾东西回家了,再加上有人附和,说也看见了,大家就都没当回事儿,可是A大爷就这么不见了。之后的冬泳活动,再没看见A大爷的身影,A大爷的儿女都在外地,老伴儿走的早,即便不回家,也没人找。
等到快要做冰灯的时候,吊车挖掘车全都上了冰面,把积雪一扫开,差点把人都吓死。
A大爷在冬泳池子下游好好几公里的地方,透明的冰层下面。A大爷的手死死扒着冰面,眼睛还是睁着的。
谁也说不清楚为什么一个多月,A大爷的遗体没有被冲的更远,更没人知道为什么A大爷没有陈尸江底,而是一直在上面浮着。或许是死的冤,想早点被人发现吧。
不过根据一起游泳的人分析,A大爷可能是一个猛子扎下去,游过了,自己游到冰层下面去了,等到气用光了,想浮上来的时候才发现脑袋顶上都是冰,人一慌,就这么没了……

[发帖际遇]: 青灯掌柜 捡了钱没交公 怪币 降了 1 . 幸运榜 / 衰神榜
讲讲故事,喝杯茶

UID
12065
精华
0
威望
0
哈喽
142
怪币
-61
元宝
200
贡献
0
阅读权限
10
注册时间
2016-2-26
最后登录
2019-7-30

鬼影纪念章

发表于 2018-8-31 23:24:38 | 显示全部楼层
诗扬哥,龍伶小姐姐好。
    这是我潜水这么久以来第一次冒泡,这两天朋友正好给我说了一个符合这一期话题的经历,在这我就分享一下吧。
那是朋友小A在夏季军训最后一天发生的事情,时间大概是下午的三四点钟,因为训练结束后要去礼堂看演出,所以教官就让所有人先回宿舍休息一会。大家回到宿舍之后闲着无聊,也不知道是谁起头说的鬼故事,结果就成了灵异交流会了。舍友们是越听越害怕,越讲越来劲,直到吹响集合哨才停了下来。一片哨响过后,大家发现外边竟然没有一点声音,天也黑的令人窒息,仿佛脱离了之前的那个世界。舍友小B是第一个先出宿舍门的,可她才刚刚出去,就神色慌张的跑了回来,小A连忙上去问她发生了什么,小B颤抖着告诉大家:“我刚才出宿舍的时候,发现就剩下我们这一间还在楼上,我想先下去,可是走廊没有灯,我只好慢慢往前,可没走几步,我就隐约看到有个黑影堵在楼梯口那,一动不动地,我实在害怕极了,就跑了回来!”每个人听了之后都绷起了神经,这时舍长提议道:“没办法了,大家一起冲出去,不然迟到又要挨骂了!”于是大家手拉着手快步冲下楼去,但在经过楼梯的时候并没有发现什么黑影。由于跑的太过匆忙,小B到楼下才发现有样东西落在宿舍了。她拉着小A向老师描述着刚才发生的事情,并要求老师陪她们一起回去取东西,听完小B的讲述后,老师的表情凝重了起来,马上大声说道:“你们不要命啦,不能回去!不准回去!”小A和小B从未见过老师会有如此激烈的反应,当小B还想说些什么的时候,小A拦住了她,之后两人便没有再多说。
一路上,天依然是这般黑,周围也是一样的寂静,一切看上去都是那样地不真实,直到跟着集体来到了礼堂门口,温暖的亮光和嘈杂的人声从室内发散出来。这才有了回到现实的感觉。小A她们的班级是最后一个到达礼堂的,所以她们就坐在了最后一排。在她们的右边是由铁栏杆组成的窗户,没有玻璃,而身后有着舞蹈教室常用到的大片镜面,它映照出整个礼堂的热闹的场面和窗外的那一片漆黑。舞台上表演十分精彩,场内的气氛也十分活跃,就在大家都全神贯注看着台上演出时,小B却发现了窗外的动静,忽然小B拽住小A的手臂,紧闭双眼瑟瑟发抖地说:“小……小A,你看外边……!”小A不明所以,顺着窗户的方向望去,竟看见有好几个黑影在在窗外徘徊,它们用着那发着诡异的光芒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室内,小A强忍住心中的恐惧硬是把头转了回来,坐在旁边的舍长感受到了她们的异样,随之周围的舍友们也纷纷疑惑的看向了她们,前排的老师也扭过头来,正当他开口说着的时候忽然看到了后排镜子照出的黑影,“你们怎么……别看!专心看演出。”
过了些许时间,演出结束了,一宿舍的女生依然惊魂未定,但窗外的黑影也不知是何时已消失不见,而天还是那般地漆黑。集体吃过晚饭后,老师便和她们一起回到宿舍,刚回到宿舍,小B就哭个不停,老师和舍友们劝说了许久,方才冷静下来。
那一夜,虽并无再发生其他怪事,但每个人都惶惶不安,早早地就躺回自己的床上,没有再多说一句话。
这就是小A告诉我的全部经过,此事确实为真事,因为老师和好多同学都看见了,小A说这事虽已经过去很久但印象极深,毕竟经历的事件是这么的惊悚,到现在都觉得后怕。好了,最后插一句这是我第一次不是抄的而是自己码这么多字写出来的文章,文笔实在有限,只能写到这程度了,我也检查过好几遍了,如果还有什么毛病请不要封杀我啊!
[发帖际遇]: pobo124 在网吧通宵,花了 8 怪币. 幸运榜 / 衰神榜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入住怪谈

本版积分规则

关于我们|手机版|哈喽怪谈. ( 京ICP备15030277号

GMT+8, 2019-8-20 04:14 , Processed in 0.265623 second(s), 6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By Weixiaoduo.com

© 2012-2014 技术支持: 薇晓朵网络工作室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