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哈喽怪谈|诡影重重|影榴莲|惊悚音乐剧|沙石奕站 - 哈喽怪谈官方网站

 找回密码
 入住怪谈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楼主: 诗扬

[影留言] 本期话题181106——一字诀:险

   关闭 [复制链接]

UID
74626
精华
0
威望
0
哈喽
31
怪币
115
元宝
0
贡献
0
阅读权限
10
注册时间
2018-8-29
最后登录
2019-1-15
发表于 2018-11-15 16:37:40 | 显示全部楼层
小王喜欢去那些荒无人烟的地方冒险,只有那种充满未知的恐惧引发的兴奋才会让他觉得自己还活着。
这天晚上,小王觉得无论如何,都要去后山那片墓地闯一闯,哪怕回来会挨父亲一顿毒打。
小王一直徘徊在墓地间,希望能碰到点什么刺激的事,可是半天过去了,一无所获。
小王有点沮丧,就在一块墓碑旁边坐了下来。他看了看手机,已经是晚上十点半了。
然后又无意的看了看旁边的墓碑,借着手机里透出的微弱的光,他看见墓碑上刻着一张二维码。
他顿时来了兴趣,想都没想就打开微信扫了扫,然后手机里出现了一段文字。
读到最后他才知道,原来自己不姓王,而是狗蛋的儿子。
还没等他回过神的时候,手机咚的响了一声,显示着,对方已成功添加你为好友。
[发帖际遇]: 在网吧通宵,花了 3 怪币. 幸运榜 / 衰神榜
回复 支持 反对 百度谷歌雅虎搜狗搜搜

使用道具 举报

UID
16535
精华
0
威望
0
哈喽
730
怪币
196
元宝
200
贡献
0
阅读权限
20
注册时间
2016-5-5
最后登录
2019-8-17

鬼影纪念章

发表于 2018-11-15 18:02:25 | 显示全部楼层
诗扬哥大伶伶,你们好啊,我是三水古月。
前段时间比较忙,错过了上期留言,着实可惜啊,所以呢,这一期的影留言我是绝对不会放过的。
这一期的话题是“险”,我就来说说在我朋友发生的一件事。
事情发生在一个多月前,朋友和他老婆出门去买晚饭的材料,回家的时候不知道他们怎么想的,选择了一条离家很远又很偏僻的小道。
朋友和他老婆边走边聊天,完全不知道危险即将来临。
要不是朋友老婆走路时突然脚崴了一下(当时她穿着高跟鞋)朋友伸手将他老婆扶住,眼角的余光看到有东西正向他们过来。
朋友转头一看,一辆面包车倒退着向他们撞过来,朋友吓得赶紧拉着他老婆退到一边,手上的东西自然掉到路上,被货车碾的稀巴烂。
货车继续倒退着,直到撞到小道边的一堵墙上才停下来。朋友和他老婆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各自拍了拍心口。朋友走上前去,想问问司机是怎么开车的,还没有走到车子前,就看到驾驶座上没有人,既然没有人车子怎么会动?朋友往车子里一看,果然,手刹没有拉起来,再加上他们走的小道是条很微妙的斜坡,才会造成这样的情况。
朋友气得不行,拿起手机就要报警,朋友老婆却说既然没有发生什么事,就不要小题大做了。可是我那朋友是个牛脾气,决定的事是九条牛也拉不回来。
警察很快就来了,跟朋友了解一下情况后,便去寻找那个车主,不一会儿找到了车主,并对车主罚款扣分,车主也对朋友和他老婆进行了道歉。
回家的路上,朋友老婆一直埋怨他小题大做,朋友说他老婆头发长见识短,发生了这样的事,没撞到人还好,要是撞到人就不一样了,要对车主进行教训才能让他明白这种错误不能犯。
朋友老婆想要说什么,不过最终还是没有说。
我大概知道他老婆想要说什么。
朋友的故事就到这里结束了。如果故事读起来不顺的话,请多多包涵。
长安十二时辰要做成电视剧了,不知道诗扬哥对此是否看好呢,我看了预告片后,感觉还挺不错的。
我是三水古月,咱们下期见!

UID
74412
精华
0
威望
0
哈喽
103
怪币
145
元宝
0
贡献
0
阅读权限
10
注册时间
2018-8-25
最后登录
2019-8-6

鬼影纪念章

发表于 2018-11-16 15:03:22 | 显示全部楼层
两位主播你们好,我是凌波粉儿,一名多年的“深海”鬼友,不过注册ID时间不长,看到这期的话题“险”,就来凑个热闹。第一次留言,一不小心写了2700多字,似乎有些太激动了呢。刚好昨天和家人聊起了我们镇的一件陈年旧事,让我有一种想要“浮出水面”,向大家好好说说的想法。懒癌初期的我,破天荒的,先在WPS上码字整理,然后才粘贴到论坛里的,希望把我所知道的这个事故,能够完整清晰地讲给大家。
这是一起极其危险的私藏炸药爆炸事故,发生在2006年的4月10日凌晨2时25分,山西省某矿区职工医院车库(网上可找到相关详细新闻报道)。当晚的新闻联播也报道了这起事故。事故中,5间民房被夷为平地,原地炸出了一个深五米,直径十余米的大坑。车库北侧的医院五层职工住宅楼,5个单元,从南数第一个单元被齐齐炸掉了一半,剩下的一半儿也摇摇欲坠,整幢楼门窗全部被毁,只剩下框架。周围树枝上,河道边,屋顶上,马路边,到处散落着衣服、被子、家电,甚至人的残肢。爆炸使周边建筑的玻璃窗被震碎,电力供应暂时中断,附近居民区的建筑和车辆受到不同程度损坏,桥南街临街的钢制卷闸门也被炸坏。范围波及到周边2.5公里,远处30公里以外的地方都能听到爆炸声。造成31人死亡,并使1公里范围内的居民的房屋受损,门窗变形,很多村民的房屋变成危房,无法居住。根据山西省公安厅的通报,王晋生,男,41岁,XG煤电医院总务科副科长。王国华,男,31岁,系王晋生雇用的司机。据王晋生初步供述,他与别人合伙私开了一座煤矿,出事前曾伙同王国华等人将两吨多炸药(属于国家明令禁止的易燃易爆炸药)私存于医院家属楼底层车库的地下室内。目前,王晋生、王国华等因涉嫌非法买卖、运输、储存爆炸物罪被公安机关刑事拘留。(据我所知,后来王晋生执行了枪决死刑)
据目击者讲,当日凌晨2时25分许,一声巨大的爆炸声响彻镇,爆炸腾起的浓烟像一团“蘑菇云”,天也变红了,一些居民家里的门窗都严重变形。
“先是着火就爆炸了”,“以为是突发地震”。
  “大约凌晨两点多,我看到外边着火了,还听到汽车防盗器不停地响,立即走到院内,不到一分钟,我就听到巨大的爆炸声。在医院病房里的妻子和小舅子眼睛被炸伤,我头部脸部也受了伤。”
  “半夜突然听见响了两声,就像在耳边放炮,震耳欲聋,紧接着屋外闪亮,随后碎玻璃开始在家里乱飞。”

紧接着事故后的第二天,11日下午2时许,我们镇伴随着突如其来的一场中雪,气温骤降到了零度左右。要知道当时已经是4月了,柳树都已经抽出了新芽,这一场雪下得很是诡异和凄凉,或许是老天也在替这些遇难者鸣不公吧。

当时我还在上小学,夜里睡得正香,突然一声巨响,一股浓重的土腥味从窗缝里钻入屋内,接着我和妈妈就听到前后两座楼的窗户都稀里哗啦地往下掉,大家都纷纷跑到外面的空地上讨论是什么情况,我和妈妈都以为是小区的变压器炸了,就在家里呆着,没敢出去。不一会儿上夜班的爸爸打电话告诉我们,说是医院的车库爆炸了,不是小区的问题,让我们继续睡吧。等到外面的人声渐渐消失,天边也泛起了鱼肚白。第二天刚好是周一,7点半吃过早饭,爸爸骑摩托送我去学校,途中他改道,特意载着我去事故现场看了一下(PS:我爸爸是一个特神奇的人,许多想法总是与众不同-_-||),除了被炸掉的半座楼的废墟,床,柜子,椅子之类的家具都是整整齐齐的被掉劈了一半,其他的东西我是没有看到。当时救援队和新闻记者还有领导什么都还没到,大清早的,街上异常的冷清,到处都是碎玻璃。到了学校之后,好多同学没来上学,下午直接给我们放了半天假(当时我还小,下午放假还特开心,和小伙伴们约着要去那个医院看看,结果被家长关在家里看电视,明令禁止出去乱跑)。
随着事故调查的快速进展,案子很快破了,逝者已矣,留给生者深深的遗憾和对矿区易燃易爆物品的安全疏于管理的警示。不过当时还在上小学的我可想不到那么深刻,只是觉得这是个大新闻,可以和同学们侃很久那些有的没的。

以上是这个事故的具体情况,下面开始给大家讲一些,以我的角度了解到的相关故事。
(1)前面说了,当天早上我和爸爸去看的时候,我只看到了碎玻璃和塌了一半的楼,其他的什么都没有看到。可后来听住在一位环卫阿姨来奶奶家串门的时候说,当天清晨七点多她去那座楼旁边的街上准备进行清洁的时候,看到砖瓦堆里面有人的断手,河边的树上还挂着人腿和连着长发的头皮,她街也没扫直接就跑回家了。
(2)当天下午有好多老奶奶来我奶奶家串门,其中还有一位住在离事故地点不远的老奶奶说,那天晚上有个本来住在那座楼里的大妈,已经准备睡了,突然被儿子打电话叫到远离事发地的儿子家,说是小孙子不睡,硬是哭着吵着要奶奶,所以她很幸运躲过了爆炸。然而,恰恰和她相反,同样是那座楼,有一个原本在儿子家住着过周末的老头,不知怎么的,大晚上的突然要回家,儿子没办法只好把他送了回去,结果当晚......
(3)还有一件事是听我姨姨讲的,她是我们镇一所小学的一位老师,爆炸地点旁边就是河道,而河道的下游就是我姨他们学校,都是与河道只隔着一道围墙。当时他们学校有一部分住校的学生,突然有一天住校学生们,都纷纷申请退宿,说什么也不肯继续住校了。说是晚上睡觉总是看到窗子外面有没有头皮和头发的女人,还有其他肢体残缺血肉模糊的鬼影。后来这所学校生源一年比一年少,最后彻底荒废了(这所学校年头很久了,学校里的诡异故事也不少,以后有机会再讲给大家哟)。
(4)还有一件事情是我好朋友告诉我的,他家就在那座医院后面的一栋老式居民楼里。当时事故平息之后,镇政府在废墟上盖了新楼,还修了一个大广场,广场旁边有一个不蓄水的的池子,池子里有一根粗大的汉白玉盘龙柱,奶奶说,那个池子的位置就是当年被炸出的深坑位置。次年暑假,我那个好朋友晚上口渴起来喝水,从厨房的窗户往外瞥了一眼,猛然看到一大群人肩膀搭着肩膀,围成一圈在广场上无声地转着走,他赶紧叫起他妈妈一起看,结果他妈妈只是看了一眼就赶紧把他拽回屋睡觉了。第二天他来找我玩的时候说了这件事,当时我奶奶在旁边,她说,昨天晚上是七月半啊.....当时我们俩就慌了
(5)最后一件事,是听妈妈的一个同事讲的。她那年秋天因为生病住院了,一天深夜她被窸窸窣窣的响动吵醒,她睁开眼睛,看到半年前在爆炸中丧生的一个熟人,在病房里似乎在找什么东西,她不敢出声,眼睛眯着偷偷看个人影,看到他从对面的病床底下上摸出一只眼珠,摸索着装入眼眶,然后就不见了。这件事吓得她一晚上都没敢动,就怕那个人影突然又出现在她脸前。
    我从小就喜欢听大人们讲这些奇奇怪怪,匪夷所思的故事,然后自己再讲给周围的同学朋友们听。虽然我自己是没有经历过,不过多年积累听来不少恐怖吓人的故事,都是我身边的亲人和朋友身上的故事,许多还是很有意思的,以后有时间的话我再一点一点分享给大家,或者也可以录下来,看看能不能做一期在人间给你们听听。这期讲述太细,以至于字数太多了,不过还是希望第一次留言能够被读到,两位主播辛苦啦,最后祝鬼影越办越好,会员多多!!!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入住怪谈

x
[发帖际遇]: 凌波粉儿 乐于助人,奖励 2 怪币. 幸运榜 / 衰神榜

UID
78242
精华
0
威望
0
哈喽
38
怪币
125
元宝
0
贡献
0
阅读权限
10
注册时间
2018-11-15
最后登录
2019-5-21

鬼影纪念章

发表于 2018-11-17 02:52:46 | 显示全部楼层
      两位主播好~留言有点晚啦不知道能不能被读到呢。我是一位时差党,一直都在潜水今天终于来留言啦。      我之前一直在纽约念书,那边就是比较乱。因为专业的原因我回家也比较晚。那天大概是凌晨3,4点的时候,我从学校的工作室走路回家。大概离家里还有一条马路的时候从转角出来一个黑哥哥。我的第一反应就是这个很奇怪,我要快点走怕他跟着我,但是好死不死的他真的跟上来了。我在看见我家公寓楼下的防盗门的时候就开始跑,我能感觉到身后的人也开始跑。我迅速的输入公寓的进门密码,闪身进房子回身想要关门。这个时候他也追上了我一只脚抵住了我要关的门,一只手臂也挤了进来。
      我当时抵住门特别特别的害怕,但是我知道只要我松开一点他进来的话,我肯定打不过他是绝对打不过。就在我觉得僵持下去快坚持不住的时候,我把防盗门往我自己的方向一拉,他似乎没有料到一下失去了吃撑,然后我狠狠的用门砸向他。那个门又厚又重,肯定是疼的。看到有效我就拼命不断的用门砸他,砸到他扶在门框上的手的时候他嗷了一声松开了手。门也因为我的力道一下子就关上了。
      门外传来他的哐哐砸门的声音,他的影子透过门的磨砂玻璃显得巨大的过分。我吓得赶快往楼上跑,报警,然后锁上门。警察来了以后却没有发现那个黑哥哥。但是我却因此很久都不敢出门。这件事情并没有结束。
     几天以后我朋友家被黑哥哥闯了进去,她躲在自己的卧室,报了警瑟瑟发抖。警察来了以后当场逮捕了那个在她们家里的男人。警察说那个男的似乎精神有问题,最险的事情就是他身上带了一把刀。
     虽然我们遇到的事情都很惊险但是好在人都没事。现在我已经离开了那个城市,在别的城市求学了。希望每一个在外生活,特别是独居的朋友们一定要注意安全,然后遇到突发状况一定要冷静,不能慌,以保命为优先。
     希望能被读到啦~我或者说我们家还有很多好玩的诡异故事想要分享给大家!祝鬼影越来越好~

UID
39419
精华
0
威望
0
哈喽
464
怪币
390
元宝
0
贡献
0
阅读权限
20
注册时间
2017-2-24
最后登录
2019-8-21

鬼影纪念章

发表于 2018-11-17 03:22:29 | 显示全部楼层
      险与安逸是两种不同生活状态,可以造就出两个不同的人格。一个因危机四伏,便沧桑无畏,一个因岁月静好,便欣然随意。有时更希望是上天注定,才会让我这种在险象环生的人觉得是天意弄人,不至于总觉得自己太倒霉。
       险事太多,就选讲两个能提醒到大家的吧!那是十一二岁的时候,放暑假的我就像放飞的鸟,大人们总觉得机关大院总是安全的,任由我到处挥霍时间和自由。记得那是个安静的下午,我穿着淡黄色的裙子出来找我哥,因为那天哥哥答应和我一起玩,可是突然就跑不见了。我猜他可能躲起来了(原来他总会这样),我找到我们家旁边单元的三楼,三楼门口站着一个大哥哥,我一看眼熟,平时总是能见到,也算是半个邻居,他和我哥认识,因为比我大五六岁,所以不是很熟。这个大哥哥家的门大敞开着,他对我轻声说:“你找你哥呢吧?”我停下脚步站在楼梯的台阶上看着他点点头,他接着说:“你哥在我家呢,你进来吧!”他用手指了指大敞的门,满脸微笑,露出白白的牙齿。我没多想就往上走,可是刚爬了两个台阶我就放慢了脚步,一种奇怪的预感让我莫名其妙地不想向前,我小声叫了两声,“哥,你在里边吗?”没有人回应,这个大哥哥继续微笑着说:“真在里面呢,你进去看看就知道了。”他边说边慢慢地朝我走来,好像要过来拉我的姿势,我当时不知道怎么了,转身撒腿就往楼下跑,我觉得人是有直觉的,我当时就是觉得哪里不对劲。跑回家等哥哥回来我问他去哪了,他说几个同学找他,一起打游戏去了。我问他:“你有没有去旁边单元三层那个哥哥家?”我哥奇怪地看着我说:“没有呀,我干嘛要去他家?”我想,那个大哥哥为什么骗我呢?这件事虽有些奇怪,但对我也没什么影响也就过去了。
       大约过了不到一年的时间,我们一家人在吃饭的时候,妈妈和爸爸说:“咱们旁边楼上那个叫某某的小子进警察局了,听说范的是强奸罪,几年都出不来了。”爸爸摇摇头说:“真没想到呀,那孩子看着挺好的。”此时的我将吃饭的筷子僵在半空已经石化了,因为我想到了一件很可怕的事情,那天如果我被他拉进屋会怎样,太危险了,我又是一阵后怕! 我想说的是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对于不熟悉的人和事还是要有些警觉,有时直觉也很准的。
        下面我说一个逃过一劫的事情。那是2016年的7月份,我到新疆旅游,当时我们家三口加两个老人拼的一辆别克J18,当地司机带我们玩。从乌鲁木齐出发上了乌奎高速后,一路畅通,路上的车速度都很快。当时我们的司机在中间道开,前面是一辆超长大货车。我们的司机可能觉得在大货车后面开不舒服,打灯拐把并到最里道,刚拐到旁边道里,旁边大货车就出事了,造成后车五六辆车连续追尾,我们也吓出一身冷汗,下车查看,车祸惨不忍睹,主要是因为大货车疲劳驾驶造成的,好几辆车撞的都没有车型了,大家都等警察来,听说还有两个人受伤没出来呢。我们看帮不上什么忙就继续上路了。路上,我们的司机有些发抖,他说如果他不并出来,出事的就是我们,前后就是两秒的时间。车上的每个人都后背发凉,有的念阿弥陀佛,有的感谢司机的老练。从新疆回来后,从新闻里得知我们差点遭遇的那次车祸死了两个人,听后又是一阵后怕。本想上图,怕冒犯别人的隐私,就算了。我想说的是开车一定要注意力集中,最好别在大车的后面。
     上次我的留言中,半夜唱歌的阿飘唱的是一首中国古代曲调的古曲,大伶伶唱成了外国歌曲鸳鸯茶鸳鸯tea你爱我我爱你,呵呵,我当时喝的水都喷了。我把阿飘唱的这首曲子弹钢琴做成了音频,传到鬼影人间的邮箱了,弹的不是很好,记忆也有些偏差,如果感兴趣可以听听。
       很喜欢大伶伶和诗扬老大,祝一切安好!

UID
76765
精华
0
威望
0
哈喽
250
怪币
173
元宝
0
贡献
0
阅读权限
20
注册时间
2018-10-14
最后登录
2019-6-1

鬼影纪念章

发表于 2018-11-19 14:43:1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羞涩君 于 2018-11-20 17:35 编辑

       诗扬哥,龍伶姐好,我是第二次留言的羞涩君,之前投了下鬼影人间,不知道讲得好不好哈~废话不说啦,讲一个关于这次主题的经历……
       这是我大三的经历,自从潮州那次经历后,我害怕之余也有了兴趣,也开始喜欢神怪类的事物,所以我打算毕业项目做关《山海经》的项目。
       对于这种传统的选题,前期需要阅读很多有关的书籍(古图、图像学、民俗学……巴拉巴拉的一大堆)。所以当时我除了上课和抽一少部分时间陪陪当时的女朋友以外,全心全意的窝在宿舍研究,而每个晚上都必须创作图鉴,因为整套《山海经》实在太多了……
       事情就发生在我画到“虎蛟”的一个晚上,我还是一如既往地画到了凌晨,舍友早就睡着了。当时戴着耳机的我听到了宿舍门外有些奇怪的声音,当时也没在意,继续画,但过了一会,又出现了同样的声音,我摘下耳机,想听听到底是什么,但是那个声音越来越轻,然后没了……我等了一会,还是发现没什么……当我拿起耳机想戴起来时,那个声音又出现了……这时我能听清楚,那像是人光着脚,在地上蹭着脚板小跑的声音。
我就觉得奇怪了,当时是冬天,怎么会听到类似光着脚小跑的声音呢。在我疑惑的时候,那个声音又出现了,我仔细地听,发现这个声音的起点是在我宿舍门前不远的地方,然后往着同一个方向渐渐消失,接着继续在同一个地方开始,断断续续……
       时间长了我越听越毛,因为自从潮州那次的经历,我碰到这种奇怪的事情越来越多了,但是我这个人好奇心又特别重。于是我试着低趴在地面,想通过门下的缝看看外面什么情况,但是那个门缝不大,当声音响起,我也只能看到一些动态的影子。
       我深吸了一口气,不让自己想太多,看了一下手机,已经三点多了,就打算今天先这样,想着明天继续画吧。于是,我就准备往床上爬(我们宿舍是上铺床,下面是工作台),因为是冬天,宿舍没有开空调,只是两米高的门上方的通风板打开了,这样没那么闷。当我关上了台风,宿舍漆黑一片,只有我的手机屏幕和门上的通风板透光,我就一步一步往上爬,不经意的往门上的通风板看了一眼,我顿时像背上被很多根针扎了一样,我看到的是一张脸,一张歪放90度的脸,她正盯着我看,当时的我也不知道怎么的,眼睛就定焦在她的那张脸上了,移不开眼,而且我还能看清她在笑……我顿了一下,回过神来就感觉全身软下来了,整个人翻摔下床,吵杂声让舍友们都醒了,他们都下床问我怎么了,我当时还是木讷的状态,小P摇了一下我的手,我才开启感觉到疼,然后汗就一直在往外流……
       他们把灯开了,然后扶我到凳子上,小P问:“又碰到了?”我只是点了点头,他叹了一下气。再问:“在哪?”我指了一下门外,其他舍友脸上带着疑惑和担心……那一晚,小P一直陪着我,烟头也丢的一地……
       这件事我没敢跟我当时女朋友说,我怕她会觉得我是不正常的人,但是那晚的脸我是深深的记在脑子里,之后的创作中我也加入了这张脸的印象……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入住怪谈

x

UID
7911
精华
0
威望
0
哈喽
59
怪币
-57
元宝
200
贡献
0
阅读权限
10
注册时间
2015-9-19
最后登录
2018-11-22
发表于 2018-11-19 21:57:35 | 显示全部楼层
讲一个高中时期的故事吧,未必跟主题特别贴切,勉强算有惊无险吧,这件事发生在我一个宿舍哥们身上,这件事到现在并无定论和后续。那年是高三,当时我已搬离宿舍独自去外面租房住,加上课业紧张所以跟原来宿舍的几个兄弟走动也少了,有一天晚自习后巧遇宿舍的小胖,我俩没主题的聊天,他突然说今天白天他逃避早操悄悄溜回教室,在走道里见到W了,我当时一听汗毛都竖起来了,之所以这么大反应是因为W在当年暑假的时候在市游泳馆溺水死亡了,这事情影响不好所以学校没有通报,但当时各班主任都在各班会上把此事做为一个反面教材提了,W就是小胖那班的,他们班当天还因为这件事导致全部情绪低落没办法上晚自习。我说你别逗了,他说他也吓坏了,当时就抱着门框站不住了,他说W比之前胖了很多,几乎没认出来,W看他吓成那样大笑着说你别害怕,小胖说你不是淹死了吗?W说:“我没死成,又被抢救过来了”,还说变胖是因为长期在家卧床养身体导致的,小胖跟我说当时他就信了,也没那么震惊了,俩人就站在楼道口聊了几句,快下操的时候W就说他要回家了,小胖也没留他,后来胖说当时走廊里就他俩人,他真不敢说留他,觉得他就是个活人,但就是觉得这个事情怪怪的,完事他问我你说可能吗?我当时觉得心情挺复杂的,心理即憋闷又发毛就拿话岔开了,后来这事儿我们也再没提,也没再见过W来过学校,好像也没人太在意这事情。

UID
57354
精华
0
威望
0
哈喽
864
怪币
215
元宝
5
贡献
0
阅读权限
30
注册时间
2017-12-6
最后登录
2019-4-11

鬼影纪念章

发表于 2018-11-20 04:01:5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曲子ii 于 2018-11-20 04:03 编辑

诗扬哥,龙伶姐好,这次我想讲的是一个发生在几周前的一个事情。我是一名加拿大的留学生,加拿大的冬天是真的很冷,没人会想要在冬天的时候在大街上乱转,特别是下雪的时候,所以在还没有下雪前,我想要抓紧一切机会在外面多走走。于是,每天我都会走25分钟的路程从我的出租屋到学校上课,路上我会到达一个十字路口,过街之后再走5分钟就到学校了。这一天我照样在十字路口那等绿灯过街,在加拿大车都是让人的,他们想要转弯的车都会等行人都过去了再转弯,于是我并没有很注意附近的车,在我过到斑马线的二分之一的位置的时候,我身后嗖的一声过去了一辆车!我可以清楚的感受到这个车的车身擦到了我的衣服,我的后背紧贴着这辆车,与此同时我太听到了那车里的司机“啊”了一声,显然他也没想到会擦到我。好在并没有发生什么事,我当时吓得一阵冷汗,加快了步伐抵达对街,等到了人行道上我才想起回头看,那辆车已经开走了。事后我想想,这辆车是从我对面纵向的路转弯至横向的路,这个事情是真的惊险,他是以一种什么角度在转弯能把我这个都过了中线绿化带的人给擦到?下面有两张我画的图,可以看出我那个位置正常转弯的车再怎么也会离我有个几十厘米远。
我这也算是与危险擦身而过了吧?如果我当时走慢几秒钟我是不是就真的被撞上了?不敢想象。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入住怪谈

x
[发帖际遇]: 曲子ii 被钱袋砸中进医院,看病花了 2 怪币. 幸运榜 / 衰神榜

UID
56795
精华
0
威望
0
哈喽
166
怪币
154
元宝
0
贡献
0
阅读权限
10
注册时间
2017-10-29
最后登录
2018-11-26
发表于 2018-11-20 09:51:08 | 显示全部楼层
诗扬哥大伶伶猴啊,不知道能不能赶得上,先留一个吧,说起我遇到的过的真正的“险”并不是什么灵异事件,甚至是极其搞笑的一些片段,废话不多说了开讲,第一次“遇险”在我不到一岁的时候,因为爸妈都有工作,姥姥奶奶也还没退休,所以嘞,啥都不知道的我就被放在了当时爸妈单位开办的托儿所里,当时是1996年,emmm有一些包头的鬼友应该已经知道了,1996年包头地震,就在地震发生的一瞬间,托儿所老师拉着那些会走会跑的小哥哥小姐姐就冲出去了,等到街对面楼上办公的爸妈冲回来时我还躺在床上看着摇晃的灯管笑呢,听说爸爸当时就炸了,炸的大家都忘了刚才在地震,索性没有什么严重的后果。第二次遇险,依旧是个位数的年纪,应该还没上小学,自己在家想看电视,没想到我妈拔掉了电视机插头,我拿起插头努力的想把三项插头按进去,一个用力过猛细小的小拇指随着插头猛的插进了旁边的插孔里,啊,当时那种一股电流窜上肩膀的感觉难以描述的酸爽,不疼但就是很害怕,随着我把手拿开电流也没有继续向肩膀以上窜,这事我妈至今都不知道。第三件事就不是那么搞笑了,这次是初中,妈妈加班到晚上十点,我去小区门口接她顺便一起买些零食,我们家当时在一个很老的小区,一到晚上几乎漆黑,照明全靠一楼住户透出来的光,我和妈妈拿着东西说说笑笑的走着,对面过来一个光头的男人,我和妈妈注意到他是因为他叼着烟,红色的亮点在黑漆漆的夜里很显眼,就在我们和那个男人擦肩而过的时候,那个人稍一停顿,突然一个急转弯回过身跟上了我们!我和妈妈越走越快那人也越走越快,这时我妈突然看到有一个位于一楼的小馆子还没关门拉着我一溜烟就进去了,那人在门口看了一会儿离开了。后来无意中得知,那个男人是住在同小区另一栋的,是个精神病患者有很严重的暴力倾向虐杀过很多流浪猫狗,家里人竟也不管。。。。。。顺便提示,遇到类似情况千万别往家里跑,而是就近找人多的地方求助!好啦~类似故事还有很多就不一一讲述啦,祝主播身体健康~节目越来越带劲
[发帖际遇]: 在论坛发帖时没有注意,被小偷偷去了 1 怪币. 幸运榜 / 衰神榜

UID
78442
精华
0
威望
0
哈喽
75
怪币
132
元宝
0
贡献
0
阅读权限
10
注册时间
2018-11-19
最后登录
2019-2-22
发表于 2018-11-22 16:43:52 | 显示全部楼层
诗扬哥好,龍伶小姐姐好,被同事安利了鬼影人间之后就难以自拔了,从嘉宾老杨的故事入坑,现在已经听了两年多啦。最近才注册了账号,一开始还以为本期话题是“脸”,haha~说到险想起来个小故事,非亲身经历,但也不算道听途说。
我生长在东北的边陲小镇上,东北算是地广人稀,有很多小镇在许多年前都是靠山吃山靠水吃水的状态。故事就发生在我们家临近的其他镇上,也是生活在那里的小师妹玲玲讲给我听的,主人公就是她的继父。我们就叫这个镇子为沙河吧,因为故事就由这沙河而起。
大概20年前的沙河小镇,好多人还靠着种地、打渔、伐木为生。沙河是一条造福一方的大河,不仅有丰富的渔产,还有很多细软的沙子,这种沙子是盖房子的好材料,因此有人就开起了沙场,专门雇人挖沙铲沙卖给盖房子的人家或者砖厂什么的。
有一年夏天,玲玲的继父和玲玲的舅舅、叔叔,也就是家里的壮丁都去河边的沙场打工,干完活儿大家就会在河里扎个猛子,游个泳,捞个鱼。玲玲的继父仗着自己水性好,就游到了河中央,沙河很宽,水域中间有两米多深,这种深度是十分容易淹死人的。有很多时候,大家心里明明清楚做一件的潜在危险,但是就觉得倒霉的不会是自己,玲玲的继父也是这样。
游到尽兴的时候,继父觉得有人在拽自己的腿,开始觉是有人和自己开玩笑,想要努力的挣脱水底之人的钳制。挣脱了一阵觉得不对啊,这一直使劲不撒手,这是想淹死自己啊!来自河底的力度越来越大,她继父就在水里向下看,发现什么都没有,自己的腿就好像被无形的手拉住一样,越沉越深,心里十分惊恐。大家都知道,人在溺水的时候是不会大声呼救的,但生活在河边的人也都知道人溺水是什么样的,旁边的人已经注意到了玲玲继父的异常,继父的弟弟和玲玲的舅舅连忙去拉他。两个人拽起他就往岸边游,玲玲的继父感觉水底的力度顿时消失了,赶紧顺着同伴的劲儿往上游。就在大家都以为有惊无险,这就没事儿了的时候,玲玲的叔叔,突然被拉走了,她舅舅和继父赶紧去拉,发现,这人消失的极其迅速,甚至没来得及发出一点儿声音。两个人又潜到水里去看,水下,什么都没有,一个大活人,就这样消失在了沙河中。
岸上的人都站着看,没有人敢说话,一时陷入了无尽的沉默之中。
回家的路上就有人说,是不是水鬼来拉人了,水鬼这个说法,相信很多东北的小伙伴也都听过。
回到家后,玲玲的继父坐在屋子里捂着脸哭起来,他说,水鬼来索命了,弟弟是替他死的。
很多很多年过去,玲玲叔叔的尸骨未曾被找到,玲玲的继父也仍然生活在对水的恐惧以及无限的悔恨和自责之中。随着时间的流逝,沙河没有维持丰盈,而是渐渐地萎缩,现在只是一条浅浅的小河了,但是关于沙河水鬼的故事,一直流传至今。
好啦,故事结束啦,我还有一次亲身经历,不知道什么时候能讲给大家听听呀~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入住怪谈

本版积分规则

关于我们|手机版|哈喽怪谈. ( 京ICP备15030277号

GMT+8, 2019-8-22 08:36 , Processed in 0.296873 second(s), 8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By Weixiaoduo.com

© 2012-2014 技术支持: 薇晓朵网络工作室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