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哈喽怪谈|诡影重重|影榴莲|惊悚音乐剧|沙石奕站 - 哈喽怪谈官方网站

 找回密码
 入住怪谈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楼主: 诗扬

[影留言] 本期话题181106——一字诀:险

   关闭 [复制链接]

UID
78628
精华
0
威望
0
哈喽
18
怪币
115
元宝
0
贡献
0
阅读权限
10
注册时间
2018-11-22
最后登录
2019-3-13

鬼影纪念章

发表于 2018-11-22 20:30:52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诗扬哥,龍伶姐姐好,这里野梦。听鬼影约是有两年余了,第一次是在播客平台上听到,是一期校园诡异事件,那程子自己胆小得很,怕黑的要命,还跟自己过不去似的,偏在大半夜去听,硬是对着天花板“含情脉脉”的注视了一晚上没敢睡觉,第二天顶着黑眼圈上学去,历史课困得点头。现在听了一段时间,胆子也大很多了。 喜欢诗扬哥的名字,觉得这个名字很美丽——在诗歌中飞扬灵魂,带了一抹出尘的飘逸,又不禁想起三毛笔下“一半在土里安详,一半在风中飞扬”来…… 好罢,闲话便不多提了,第一次留言,文辞或许略有拙略,还请二位见谅了。  这是我父亲上小学时的故事。我父亲儿时是个绝对的野小子,别说是上树掏鸟,下河摸鱼,连祖姥家的猫儿见了他也得弓着背炸起毛,溜到炕沿儿的角落里钻着去,除了被邻居家养的大白鹅追过一回,直到现在都对鹅这种可怕的生物抱有一种恐惧之外,几乎是“无恶不作”的。小学期末考完试之后,我父亲便骑着自行车出去浪,这自行车可是传说中的“二八大杠”得站着才够得着把的那种。村子里有片大空地,有一些秋千,双杠等运动器械,姑且称之为操场,操场旁边是一个大大的土坡,上面长了树长了草,小山包似的,我父亲把自行车推到“山顶”上,跨上车子就从大坡上往下冲过去。车子飞快的滑下去,用他的话讲,那是一种可以称作是令人眩晕的速度,当他从眩晕中回过神来,便发现自行车带着他直直的向双杠冲过去了。那速度是非常快的,他直接整个人都吓呆了,更别提什么跳车——他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撞过去…… 但是并没有,我父亲说,那感觉就像是被一股力量拨了一下,那力量不大不小,刚好把他从失控的自行车上拨了下来,他在地上滚了两圈停下,“哐啷”的一声,抬头一看,自行车已冲进双杠的两条铁杆中间,已经撞得变形了,我父亲身上除了一些擦伤之外,他的眉心,也因为在地上滚动,被尖石子划了两道竖着的疤痕。(因这两道疤痕,总感觉他老是皱着眉头,不好亲近,但事实上他性格超级好。)想来后怕,如果就那么直直冲下去,那铁杆子,可是正对着心脏的位置就戳下去了。至于那股神秘力量,父亲说,可能是某位逝去的亲人在默默的保护着他吧!  喔,还有一个蛮神奇的小故事,也是关于我父亲,一个更小的我父亲的故事,那时他两岁半,得了特别严重的肝炎,输了很久的液也没什么用,眼见的越来越严重,奶奶急得天天哭,花了大价钱去市医院去找专家看病,专家摇摇头说:“回家去吧,孩子想吃点啥就吃点啥吧……”(嗯,就是没得治了,回家等嗝屁的意思)我爷爷还不死心,去找了村子里的土医生来,土医生给了几包土面儿样的灰扑扑的药粉,没想几包“土面儿”吃下去,竟然慢慢的好起来了,半个月以后又活蹦乱跳的了。不知道那种“土面儿”究竟是种什么药粉,这么神奇,也不知道是不是遇到了所谓的“专家”,遇到了庸医误人生命,骗人钱财,还是真的是偏方儿管了用。  二位辛苦,希望被读到,以后的话题会积极参与的。  溜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百度谷歌雅虎搜狗搜搜

使用道具 举报

UID
922
精华
0
威望
0
哈喽
1222
怪币
1398
元宝
300
贡献
0
阅读权限
30
注册时间
2015-7-24
最后登录
2019-7-26

鬼影纪念章活跃会员

发表于 2018-11-22 21:07:47 | 显示全部楼层
这次要做三期?

UID
3434
精华
0
威望
0
哈喽
4993
怪币
266
元宝
487
贡献
0
阅读权限
70
注册时间
2015-8-15
最后登录
2019-7-22

鬼影纪念章活跃会员


哥达鸭 Lv:62
发表于 2018-11-23 12:33:3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嘉峪关 于 2018-11-23 12:51 编辑

今儿给大家一本正经地讲讲故事。              

       我,西门铁柱,乃京城人人皆知的刺客,武艺高强,专门接暗杀的活儿。
       今天和师妹苏翠花,在十里地的桃园打情骂俏。我们施展绝世轻功,在树上追逐嬉戏,仿佛一对双宿双飞的比翼鸟。忽然,师妹不小心踩到了鸟窝,从几十米高的树上摔了下去,回头只见她倒在地上摔断了右手。我顿时心如刀割,“师妹啊!——”一句话没说完,我也一脚踏空,摔在了师妹身上砸断了她的左手。师妹气急败坏,站起身甩着断掉的双手飞奔,说以后都不理我了。 这女人好狠心啊!!
       自桃园一别,已有3日未见过师妹,我终日酗酒,将客栈的青岛、马爹利蓝带、江小白一扫而空。唉,师妹啊,你断掉的只是双手,我失去的可是宝贵的爱情啊。 我烂醉如泥再次来到桃园,一棵桃树后闪出一名女子,她全身包裹着夜行衣,看不出模样。看来是仇家上门了,我一抖剑使出一招踏雪寻梅,迎面而上,她抽出一把斧头使出大海无量;我上路一招横扫千军,她下路一式鲤鱼打挺。她的头套被我扫去,露出一头五彩斑斓的头发和一双五彩斑斓的眼睛,我只感叹了一声“好美啊”,就黯然倒下,原来我下(半)身已被她的斧头砍中,刃上有剧毒,可我发现我已爱上这个残酷而又性急的女孩,于是忍痛问她:你..叫...什么名字,在下..西门铁柱。她惊讶的说:“你不是黄埔铁牛吗?抱歉,认错了”,随后,女子飘然而去。
       我自知中毒,唯恐命不久矣,无奈拿出珍藏秘籍《葵花大全》,自宫祛毒。
       一年后师妹归来,自认后悔,向我提出成亲意思,我欣然答应。(笑)


全剧终


[发帖际遇]: 嘉峪关 在论坛发帖时没有注意,被小偷偷去了 4 怪币. 幸运榜 / 衰神榜
别在该安逸的年龄去受苦。

UID
78680
精华
0
威望
0
哈喽
13
怪币
109
元宝
0
贡献
0
阅读权限
10
注册时间
2018-11-23
最后登录
2018-11-23
发表于 2018-11-23 20:04:07 | 显示全部楼层
诗扬大大,珑玲大大好!

第一次留言。

我算是一个老鬼友了, 从2014年听鬼影人间到现在已经4年多了,之前在淘宝上购买过咱鬼影的故事专辑,购买专辑的钱是捐个一个女孩子看病用的。那个女孩子近况如何?是否病情好转了呢?我这周终于把论坛给注册成功了。哈哈,撒花。


我是女孩纸,家在3线小城市,记得九岁那年刚学会骑自行车(成人款,22寸或24寸的吧)是凤凰牌子的, 说起这个凤凰牌子对80后一点也不陌生, 那会家家都有凤凰或是永久牌子的自行车。 我骑这辆车的时候脚跟刚好能够到地面,就可以联想到我身高是挺高的,从未被普通女孩儿超越(至今也是)嘿嘿。

绝大爸爸年轻的时候就喜欢聚堆儿喝酒,而我们这些孩子们就被扔到一边一起玩过家家啊,捉迷藏啊等
那天刚好是我老爸的朋友的儿子过生日, 我跟那个小男孩玩的也不错,  我也想炫耀一下我会骑自行车了, 就和我爸取完蛋糕之后,各自骑着自行车去参加生日party。


由于那会才9几年吧, 小城市的桥都不宽,有时还的跟大货车让路,而我就刚好在那天过桥的时候 ,一辆现在想来大概有3-5米长的货车从后面开来,周边的人也顺便停下来让道,我那时就在车旁边,停下来了, 脚刚挨着地儿,九岁的小孩儿心里也挺平静的没啥波澜,但是呢,重心不稳,啪的,侧翻了,翻到的时候我一点都不感觉到疼痛, 就是一瞬间感觉到了车底下儿, 有类似穿堂风呼呼的在我耳边刮着,视线是黑黑的, 我心里难得还保持着平静 ,只是觉得倒下来的姿势不太舒服, 有点搁着慌,想着翻个身儿吧?(现在想想还挺佩服当时自己屁大小孩儿的淡定姿态,但估计我那会反应太慢,还没琢磨清发生什么啦), 正想着翻身儿的同时,幸好从我耳旁传来远处爸爸的呼喊:别动!!! 我就没敢没动。。。。

等到车辆开过我之后,我颤颤巍巍的爬起,站立了起来, 刚站起来时还傻乎乎的向我爸喊着:“”爸爸,我没事儿。“”然后下身就突然不听使唤了, 麻木了,一下子就跪倒地面了 也毫无痛觉。 难得我爸那会挺理智的,只回头看了我一眼,就 马上丢下他的自行车,跑向前方没走远的货车拍打司机车窗,然后货车停下来了,司机才知道发生了什么。

紧接着我爸就抱起我去了附近的医院,先打了石膏裹在左腿的小腿肚上。就这一条腿算是受伤伤了呀。所幸身体没有大碍,在医院观察了几天就回家休养生息了, 等去掉了石膏之后,我爸天天拿红花油抹我的腿活血散瘀。

出了这次事故之后, 我妈大吵我爸,怎么看孩子的,就为了喝那破酒云云!!。我爸在和我说话时说 你辛亏没动,如果动了胳膊就真危险了。



总结:人类是很脆弱的, 明天和意外真的不知道哪个先来 ,过好每一天是良言。

祝鬼影人间名号响遍全宇宙!@

[发帖际遇]: 乐于助人,奖励 2 怪币. 幸运榜 / 衰神榜

UID
78680
精华
0
威望
0
哈喽
13
怪币
109
元宝
0
贡献
0
阅读权限
10
注册时间
2018-11-23
最后登录
2018-11-23
发表于 2018-11-23 20:08:56 | 显示全部楼层
补充 出事之后, 司机师傅也负了全责, 也看望了当时小孩子的我。是个有良心品性的司机

UID
42473
精华
0
威望
0
哈喽
5999
怪币
459
元宝
0
贡献
0
阅读权限
70
注册时间
2017-4-1
最后登录
2019-8-20

鬼影纪念章

发表于 2018-11-24 09:20:04 | 显示全部楼层
诗扬、龙伶两位主播好,鬼影的各位朋友大家好,很高兴又来留言了。最近工作很忙很累,所以就没来论坛,这两天有时间就来看看。今天带来一个真实事件改编的故事,写在“一字诀”《险》。

                                  <<军魂>>

                                          ------生当作人杰,死亦为鬼雄。

                              (一)冥界的秩序

                             ------本片段里出现的所有人物均为已死之人,或冥界人士。

       不知昏迷了多久,我渐渐恢复了意识,眼前的景象也清晰了起来,周围是死一般的寂静,现在已经是午夜时分,来历不明的微光让我可以看清近距离的景象,我慢慢站起身。这时我才发现自己正在一座古刹的院落之中,在我目力所及的前方,是古刹的大门,此刻正开着,门外时不时有行人经过,只是感觉他们走路的动作都带着僵硬,面容十分苍白。院落里在我的右手边不远处,一座灰暗的巨塔赫然显现,一群不知名的黑色怪鸟落在巨塔脚下的地面上,围着一具被严重损毁的尸体,一个破烂不堪的斜挎包正搭在尸体的肩上。那些怪鸟正发着刺耳的叫声,听得直让人心寒。
       我抬起双手摸摸自己的腹部,破了好大的一个大洞,手伸到里面,天呐,腹部这里几乎空无一物了,手再往里面伸,我竟然摸到了自己的脊椎骨!
       我没来得及跟战友和家人告别就永远离开了他们,可是遇到那种紧急的突发情况我也是别无选择,为了车上十几条无辜群众的生命,我只有牺牲自己了。在那个男人刚刚上车时我就发现了他有些古怪,从他的斜挎包里鼓鼓的坚硬物体映在外面的圆柱形轮廓直接引起了我的注意,一路上我一直在关注着他,随着这辆公交车上乘客越来越多,我看他的视线也时不时被人遮挡了。在车子驶过几站以后,他果然有所动作,还好被我及时发现,一个乘客下车以后车门刚刚要关闭时,我发现他已引燃了导火线。

       "就你多管闲事!你逞什么英雄!"一个冰冷的老妪的声音在我身后呵斥道,那声音离我太近了,仿佛就在我耳边响起。
        我回头一看,四个高大穿着血红色旗袍的模糊身影一字排开,正在我身后,奇怪的是我竟然感觉不到有丝毫人的气息。我明白了,现在我已经死了,这里一定是阴间了
        其中有一个留着灰白的长头发,手里握着一把雕有怪异花纹的短棍,发着弱弱的微光。另外一个背后趴着一个清晰的小怪物,看样子像是个小婴儿,双手抓着那人的脖子,头在那人肩膀的一侧歪着,慢慢扭动着,一下一下吐着血红的长舌头,双眼紧闭。不知道这个带着婴儿怪物的存在是男是女,只有直觉告诉我他(她)一定很危险。
其余两个纹丝不动,唯一给人印象深刻的是他们的双手都藏在袖子里,而我却不知道为什么他们这样让我十分的紧张。  四位下半身什么情况异常我是真的没法看清楚。
      "看我们怎么折磨你!"又是刚才那个老妪的声音。
         两个看不见手的存在抬起胳膊上前要抓我,这时我得以看清他们那破碎的脸和扭曲的五官。


     "你们以为得到了那一车人的灵魂就可以重返人间吗?休想!你们的所作所为是对生命的亵渎和不尊重!你们想借助无辜之人的手达成你们黑暗的目的!你们这行为为冥界所不齿!你们也别想伤害这个人,他是为了保护别人才牺牲自己的,他的灵魂会受到优待!躺着那个你们也带不走,是你们控制了他,他才做了错事,他会得到原谅!”
      
       四个白旗袍的人出现了,原谅我无法描述他们的外貌,因为除了模糊的面庞之外,我无法给出更具体的细节。其中两个人上前一步抬手打在那四只要抓我的胳膊上,两张破碎的脸立即不敢向前了,只是在原地发着低低的悲鸣声,我听着那诡异的声音,心里一直毛毛的,然而我听着那悲鸣,竟深深沉浸其中,无法自拔。
       拿着短棍的那位抄起短棍过来了,又一个白旗袍上前拦住了他,不知何时手里竟多了一把类似于"标枪"的兵器,两把兵器交会的刹那,冥冥之中我看到半空中有蓝绿色的闪电划过。两位不再动武,他们开始用一种无法描述的呢喃相互交流了起来。
       最后一个白旗袍的人径直朝背着小婴儿的那位走去。
"去死吧!"又是那个老妪的声音,紧接着地面燃起了大火,将最后一个白旗袍围住。
这时我看到,那背上的小婴儿缓缓地睁开了眼睛,露出了两个骇人的黑洞。
      "你们休想再拦住我们!"老妪的声音厉声喝道,这声音竟来自那婴儿!
      "觉悟吧,罪孽深重者!"大火之中白旗袍的人坚定地说,话音刚落,烈火已然消退。白旗袍的人来到那背着婴儿的人面前,站定自若,这时后者似乎被一股无形的巨大力量击中了,猛地瘫倒在地,那邪恶的婴儿也一动不动了。


                                          (二)有惊无险

                            ------由一位当时公交车上的乘客叙述三十年前的那次可怕经历。


       那年春天,天气总是格外的阴霾,气温与以往相比一直显得很阴冷。
       我在一家百货商店从事采购的工作,每天都是骑自行车上下班。这天我像往常一样,忙完了单位里的业务,到了下班时间以后,打算骑车回家,哪知自行车竟然坏了,我也不知道单位附近哪里有修自行车的铺子,自己也没有修理用的工具,于是就打算坐公交车回家了。直达家里的公交车的站桩就在单位街道的另一头,我很快就坐上了车,坐在了靠近下车车门的座位上。车上有还有三名乘客,其中有一位是穿着军装的青年,坐在车箱的中间座位上,看样子是一位退伍的军人。
       车开了两站,上来了一个斜跨背包的青年,坐在了车后排的座位上,刚刚上车,我便发现了那个青年有细微的不寻常之处,他的面部表情带着一股邪气,同时脸色让人觉得很压抑,最让我不安的是他的后背。从小到大,我看过几次灵异的现象,但那都是模糊不清的影像,唯独这一次,当我看到那个青年的背后的东西时,着实吓到了我,那分明是一个伸着红色长舌头的婴儿趴在他的背上!双手抓着他的脖子,难怪他脸色怎么那么难看。看到这样的景象,我心里开始发慌了,我试着不去看那个青年,把脸转向另一边,可越是逃避一件事,就越容易被它影响到,又过了两站,尽管车上的乘客多了起来,我还是无法忍受有这么一个诡异的人跟我坐在相同的车上,最主要的原因在于,我的妻子刚刚生下了我们的孩子,我怕将恶灵的晦气带给孩子,我最后决定下一站下车吧。到站以后,车门刚刚打开,我就下了车。我两只脚刚刚踏上地面,就听到车里面一个男人的声音大喊道"大家快下车!"只有几个乘客反应过来,在我之后从车上挤下了车,紧接着听到车里"碰"的一声闷响,最后面的车窗玻璃被镇了个粉碎,里面的乘客发出了惊呼声,陆陆续续跟着下了车,包括司机在内,都毫发未伤,唯独少了两个人,一个是那个怪异的青年,另一个便是那个退役的军人。

                                             (三)可怜的母亲

                                                          ------生者的恸哭是为死者而唱的挽歌。


       她是一家百货商店后勤部门刚刚退休的老员工,最近一直拿着一张本市的报纸掩面哭泣,上面的一则新闻她不知读了多少遍,那是关于一个月前发生在市内某公交站台附近的一起公交车爆炸案的报道:一名疑似患有精神疾病的男子携带炸药乘坐该辆公交车若干站以后,于公交车到站后下完乘客即将启动时点燃炸药,同乘的一名退伍兵及时发现,用身体扑在炸药上,掩护车上乘客脱离险境,自己不幸牺牲,共同遇难的只有携带炸药的当事人。
     携带炸药的男子正是她的大儿子。这天周末,几个她以前的同事聚在一家餐厅打算安慰这位受伤的不幸母亲,这天她还是以泪洗面。他向大家说起了自己的大儿子,"他的单位已经有半年没有发工资了,最近家里很困难,我的退休金太少,孩子的爸走得早,小儿子又在读书。他承担的压力太大了。"
一个来自采购部门的同事安慰道:"这也许就是命运吧,节哀吧,想开一点,毕竟生活还得继续下去,别忘了你还有另外一个儿子呢!"            
      6年以后......
      海外留学归来高才生回乡创业,与独居母亲团聚,振兴濒临破产企业,大力带动家乡经济发展。
      
      好了,这就是我给大家分享的故事。
      我是王宝韬,徜徉云端,俯瞰众生。
      一直以来我对军人都很尊重,觉得他们艰苦朴素和纪律严明的作风很值得我们学习,就像《冰与火之  歌》里的史塔克家族。
      珍惜和平,反对战争,向老兵致敬!
      期待安卓APP的上线!


Three Rings for the Elven-kings under the sky,Seven for the Dwarf-lords in their halls of stone,Nine for Mortal Men doomed to die,One for the Dark Lord on his dark throne In the Land of Mordor where the Shadows lie.One Ring to rule them all,One Ring to find them ,One Ring to bring them all and in the darkness bind them. In the Land of Mordor where the Shadows lie

UID
42473
精华
0
威望
0
哈喽
5999
怪币
459
元宝
0
贡献
0
阅读权限
70
注册时间
2017-4-1
最后登录
2019-8-20

鬼影纪念章

发表于 2018-11-24 09:37:05 | 显示全部楼层
1,玻璃被“震”碎,一个错别字!!!
2,爆炸发生在30年前,小儿子回国是24年前,时间轴要明确。

嘿嘿嘿。
[发帖际遇]: 雲端的王寶韜 发帖时在路边捡到 4 怪币,偷偷放进了口袋. 幸运榜 / 衰神榜
Three Rings for the Elven-kings under the sky,Seven for the Dwarf-lords in their halls of stone,Nine for Mortal Men doomed to die,One for the Dark Lord on his dark throne In the Land of Mordor where the Shadows lie.One Ring to rule them all,One Ring to find them ,One Ring to bring them all and in the darkness bind them. In the Land of Mordor where the Shadows lie

UID
78796
精华
0
威望
0
哈喽
7
怪币
101
元宝
0
贡献
0
阅读权限
10
注册时间
2018-11-25
最后登录
2018-11-25
发表于 2018-11-25 13:21:37 | 显示全部楼层
       诗扬哥,龍伶姐里萌好,我是一个潜水三年的老鬼友了。之前一直没注册论坛今天终于注册了!废话不多说我们开始吧。

       说道险啊我想到那年和同学一起遇到的一件和偷窥有关的事。我们姑且叫那位同学小汐吧。那天同学请吃饭喝了一点酒吃了一会饭又唠唠嗑,抬手一看表 “哟,小汐九点半了咱走吧。”我笑着对她说道。“啊?那么快啊?”“我们两个黄花大闺女,大晚上走在街上多渗人啊!”说完我拉起小汐就走。“啪,啪”走着走着......突然我觉得不对劲。停下脚步,小声对小汐说:“小汐,怎么多了一个脚步声呢?”   “你可别吓我啊!” 突然一只手搭在了我肩膀上想抓住我,我回头一踢(本人跆拳道红带),看到了一个陌生的男人捂着肚子,面目狰狞地盯着我们。“小汐跑!”话音刚落我就拉着惊魂未定的小汐跑了。
       好了,我的故事讲完了,祝鬼影越来越好,诗扬哥越来越帅龍伶姐越来越美!

点评

啊,那个我是冥婳,打错了不是偷窥是跟踪😂😂,希望能被毒到。(诡冥婳那个号又丢了。。。)  发表于 2018-11-26 12:16

UID
78796
精华
0
威望
0
哈喽
7
怪币
101
元宝
0
贡献
0
阅读权限
10
注册时间
2018-11-25
最后登录
2018-11-25
发表于 2018-11-25 13:39:49 | 显示全部楼层
大螃蟹~ 发表于 2018-11-7 11:12
诗扬哥,龙陵姐,你们好,第二次投稿,这次的主题是生活中的险情事件,这个就想起了前两年发生的一件事。那 ...

龍字好像也错了

UID
69702
精华
0
威望
0
哈喽
188
怪币
143
元宝
0
贡献
0
阅读权限
10
注册时间
2018-4-12
最后登录
2019-3-15

鬼影纪念章

发表于 2018-11-25 13:43:04 | 显示全部楼层
   诗扬哥哥,龍玲姐姐你们好。鬼影人间的听众们你们好。
   危险时刻都在,而我在危险中还幸存着。有些“险”是人为,而有些“险”来自你摸不见看不着的鬼。
   2008年的夏天,我们一家人吃完饭去散步,离家不远有座山。我们沿着山路一直往上走,山的半中央有一座佛寺,南山寺。当夜幕降临,山上除了父母的交谈声,几乎听不见任何声音。走了很久,我在不远处看见了南山寺,墙边的灯光打在寺庙围墙上,当时我真的不觉得安稳,反而觉得有一丝丝凉气向我袭来。爸爸妈妈叫我回去,我向父母跑去,我们就往山下走,走了不到100米我听见背后有人说话,听得很清楚,有人说:“快点,快点,他走不远”我回头看看,一个人也看不见,但那句话依旧在我耳边环绕。我叫住我妈妈,我说有人一直说话,你听到了吗。我妈妈说我听错了,是他和我爸爸在说话,但当时我听到的,是父母聊天声音之外的一个陌生的声音。我有点害怕,我紧跟着父母,他们也不说话了。我们加快了脚步,我能感觉到当时的气氛很微妙,我们三个人默契十足。谁都不说话,同时加快了脚步。就在快要走向一个弯道的时候,那声音听不到了,但是我感觉被人推了一下,突然重心不稳倒向路边的小陡坡,直接翻滚了下去,被一棵树拦截了下来。我躺着不敢动,看见爸爸坐着滑了下来,到我身边拉着我的手,让我慢慢爬起来。我爬起来后和爸爸一点一点的往上慢慢爬,爬到路上后,爸爸背着我就迅速地离开了山上。回到家发现我的后背被树枝划了个口子,脚肿的像萝卜一样。妈妈说我走路怎么不看路,我告诉妈妈有人推我的,妈妈在没有说话了,我想他们也听到了那个声音,应该知道我们究竟遇到了什么。
         2013年,南山公园修得越来越好看,朋友相约去公园的农家乐玩,本来想玩的再晚一点,可是老板说最晚十二点,还催促我们好几次,下山的时候已经12点半了。朋友开的车走过崎岖的山路。突然停了下来,他指着对面的小山坡,说有人跳了下来,我们都没看见就他一个人看到了。车刚要往前走,去看看是不像他说的那样。就在这时,我们都看到了,一个人从小悬崖上跳了下来。小悬崖大概有三四层楼高。跳下来的地方刚好是路面,打开车大灯看着路面,没有看到跳下来的人,他跳下来究竟去了哪?我们止步不前,又看到有人跳了下来,我们在车里都下滑了,有的胆子特别小的女孩还在哭。我们一起年龄最大的男性朋友看不下去了,下了车大喊我们要过去一下,你不要吓唬人,没有人怕你。你走你的路,我们走我们的路,我们互不相欠,借过。在车上等了半个小时确实没有再跳下来过,然后我们开车慢慢下山了,就在经过那个小悬崖下弯道位置的时候,我听到了熟悉的声音,当时不确定在哪里听过,但是就在没人说话的车上,突然听到了:“快点快点,他走不远”我们互相看了看,我当时就喊:“快点开车,快离开这儿,我们会遇到危险”。我们加快了速度,疯狂的往山下走。眼看马上就要下山了,哭的那个女生突然大喊:“停车停车,我要吐”停了车,她下车就吐了,吐了好多,她没有喝酒,也不会晕车。她说就是一瞬间感觉头怒目眩要吐。我们想,她可能是吓坏了,下了山立马带她去了医院,医生说没有任何不妥。我们送她回家,然各自回家休息。我回家翻来覆去才回想起2008年我遇险就是在那个弯道,如今又遇到了不可思议的事。怕的一夜没睡。第二天吐的那个女孩告诉我们南山寺的一个和尚去他们家了,给他留下了几个馒头,还留下了几张纸,一串佛珠就走了。至于给她说了什么,他不愿意告诉我们。时隔一年后,南山上死了四个去郊游的一家人,车毁人亡。听说死的很惨从那个小悬崖一冲而下,直接冲到路边的山坡上,后座的小孩冲出玻璃面目全非,包括很多人会在那个弯道见到死去的亲人。至于为什么我也不知道。白天去过一次,那个小悬崖上盘旋着乌鸦,说不上什么感觉,然后再也没有去过了。神鬼并存吧,就算是佛堂胜地附近,这种危险也要时刻存在。最后人活着真的能遇到很多事情,不管遇到什么事情,一定要好好活着,活着比一切重要。祝大家身体健康,平安幸福。希望鬼影人间越来越棒,两位主播辛苦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入住怪谈

本版积分规则

关于我们|手机版|哈喽怪谈. ( 京ICP备15030277号

GMT+8, 2019-8-20 05:00 , Processed in 0.296873 second(s), 8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By Weixiaoduo.com

© 2012-2014 技术支持: 薇晓朵网络工作室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