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哈喽怪谈|诡影重重|影榴莲|惊悚音乐剧|沙石奕站 - 哈喽怪谈官方网站

 找回密码
 入住怪谈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楼主: 诗扬

[影留言] 本期话题181106——一字诀:险

   关闭 [复制链接]

UID
69702
精华
0
威望
0
哈喽
188
怪币
143
元宝
0
贡献
0
阅读权限
10
注册时间
2018-4-12
最后登录
2019-3-15

鬼影纪念章

发表于 2018-11-25 13:48:19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些表情好可爱,我一般写我的故事就不看别人写的,专门留着去听,然后听自己的故事有时候被主播讲的自己都怕,像重新经历了一样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百度谷歌雅虎搜狗搜搜

使用道具 举报

UID
57720
精华
0
威望
0
哈喽
222
怪币
180
元宝
0
贡献
0
阅读权限
20
注册时间
2017-12-25
最后登录
2019-8-14

鬼影纪念章

发表于 2018-11-25 22:55:2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多巴胺吃兔 于 2018-11-26 16:36 编辑

好久没留言啦来讲两个故事。哦对,这里多巴胺,两位主播辛苦。许个愿,我希望是诗扬先生读,嘿嘿。
第一个故事没有灵异氛围。初中的时候,正好赶上非典,只要自称不舒服就会让你回家。那时候整个人情绪状态特别差,不写作业也不爱听课,成绩中上游全凭一口气吊着。只要遇上没写作业的课我就会请假,因为成绩不错,老师也不多过问,但我也不跟家里说,就在外面闲逛,偶尔会去学校旁边的书摊看杂志,和书摊大爷也很熟络。那是冬天,济南的风还是蛮割人的,大爷有时候就会让我进书报亭的小隔间坐着看杂志,那个书报亭窄小逼仄,铁皮结构,封着窗户,连着电线的小灯泡吊在头顶,有时候看报纸入了神,一晃就是一个小时。可这样一个场景,说好听了叫爱读书的学生逃课在报摊和大爷共享阅读人生,换个说法就是女孩青春期叛逆孤身在大爷的封闭铁皮屋。话说到这里大家应该猜到了,对的,终于有一天我被大爷他么的性骚扰了。不过是在铁皮屋外面,那个铁皮屋基本进不去俩人。一个初中生实在没估计到一个孤身女孩子对冷风中的大爷的诱惑力,用几个词形容那天的模样大概就是光天化日,几乎窒息,眼角撇过的路人,无力的手指,和落荒而逃的我。后来的事情嘎嘣利落,我找人把他书报亭砸了,因为实在无法接受这样一个人日常依旧和我其他同学插科打诨嘻笑聊天。算是出了口气,不过那时候那个感觉,我也实打实忘不掉了。后来我打听过这个人,听说他曾经是我们学校的看门大爷,因为家长反应他总给小姑娘塞零食,还让小姑娘在保安室的床上午休而被辞退。
故事二。这个故事就有点恐怖色彩了,真实性不保证,因为多少我有点忌讳这个。那是前几个月在北京工作时候的事。我工作在中关村,租的房子在大兴,一条4号线从北头一口气坐到南头。互联网公司,加班家常便饭,纵我再拒绝加班也难免会有实在不得已要留下一会的时候。我下班时间是晚上七点,回到大兴一般是九点,夏天的九点其实还蛮人烟鼎沸的。熟悉4号线的朋友可能知道,那趟车在晚上是有区间车的,区间车在好像是公益西桥下车,如果你坐的不是区间车,到了公益西桥就会涌上来一!大!群!人!很恐怖的…
唔这个故事的恐怖点当然不是这里啦,我接着说。有一天晚上,我没抢到座位,站的是门口的位置,车过了西红门人就少很多了,这时距离我下车的站还有四五站的样子,我就发现我旁边站着一个男子。这人身高和我差不多,170左右,很瘦,黑色长衣长裤,在炎热的北京夏季显得有点格格不入,衣衫沾满了灰尘和泥渍,头发不长,但也是打着绺,乱糟糟的,脸上呈现一种流浪汉脸上常见的很重的黑黄色,眼睛却很亮,直勾勾亮晶晶的盯着我,那感觉,就像是发现了什么猎物。我有点不适,一是这个脏兮兮的人离我蛮近,二是这个人给我的感觉很不舒服。但我怂啊,我又不好看人家一眼就扭头换个位置,只好直愣愣的站着,低头玩手机,突然就觉得肩膀周围有东西,我一扭头,竟然看到他伸着脖子在看我的另一侧。就是,站在我左侧后方,从我左侧伸出头看我右肩的方向。我皱眉盯了他一眼,他缩回了头。顺便一提,我并没有衣着暴露,互联网工作的我,日常就是黑色短袖灰色大裤衩粉色拖鞋。到站了,有人下车,我看到有个空位就赶紧走过去。车门关闭,我眼角余光死死盯着门口的方向,那个人竟然动了!我死命祈祷着他不要做到我旁边的空位,还好,他没有,可是他站在了我斜前方依旧盯着我。换言之,就是换了个方便看到我的位置。我真的很害怕,我独自一人租房,下车到家的距离不长,小区里还有一段黑漆漆的路,男票远在异国屁用没有,我不知道该怎么办。但该下车还是要下车的,快到站的时候,我站起来走到车门口,这个人又站到了我后面,我假装不在意的目视前方,我就看到车门玻璃上映着那个人的轮廓。他并没有老老实实站着,而是不停的扭动着头和肩膀,就是那种拳击比赛时拳击手会做的那种热身动作。我已经开始仔细回忆包里有什么东西可以防身了。
车门开了,我一个箭步跨出去,头也不回的往前走,根本不敢回头,我怕我看见那个脏兮兮的人跟在我后面,直到我走出电梯口,看到商铺灯光,我才颤巍巍的回头。空荡荡的楼梯,没有人。我舒了一口气,却没想到噩梦刚刚开始。从我走出地铁口,走上马路开始,世界好像就变成了被人设计好的模样,无论我在街头买橘子,店里买卤煮,物美买猪头肉,总能看到一个脏兮兮黑色长衣长裤的人。那人有时候蹲在一边吃橘子,有时候在店里擦桌子,有时候在超市里一闪而过。白天在公司里一切正常,在家里时也一切正常,就是下了地铁的这段路会邂逅各种形式的脏兮兮黑色长衣长裤,直到两三天后的中元节。
中元节这天我是怕的,因为我连续很多年一到中元节就会心慌,特别有规律,所以那天我早早的请了假回家。这是我第一年中元节在北京,丫你们北京人太恐怖了,在济南,也有人中元节烧纸,但只是深夜,在路口,三三两两,白天只能看到一个个烧过的痕迹。可那天我来到小区对面时看到的景象,真是让我服的五体投地,一片十字路口的小广场,才九点,好几堆火苗蹿的老高,我瞬间就炸了。这时候,我又看到了那个黑色长衣长裤。我不敢过马路了,那个黑色长衣长裤就站在马路上,慢悠悠的走来走去,还时不时扭头看看我,依旧是贼溜溜的目光。我看到零散的行人和车辆过马路,和他擦肩而过,或者被他跟在身后,我看到那些燃着的火苗飞出来的灰烬在十字路口中间飘,我看到他弯腰捡着那些灰烬,直到我的手机响了。
是我妈,我妈每天九点半要打电话给我,我接通电话,再一抬头,就看到那黑色长衣长裤就站在我眼前!几乎贴在我身上!面对我弯着腰在捡我脚前面的一片黄纸!与此同时,一辆骚紫色私家车突然从我身前擦过去!黑色长衣长裤,就这么,消失了。
私家车司机把车停在前面过来看我,一个劲的道歉,说是想去路边那粥店喝粥,想把车停过来,结果光顾着看那边烧纸的了,没注意到我,等看见我离我已经很近了,一害怕就一脚油门冲了过来…我定定神,笑笑说那粥店蕨根粉蛮好吃的,就扭头走了。接通的电话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挂断了,我拨回去,也没提这件事。那几天那个小广场一直有好多人烧纸,期间还有一两个梗以后有机会再说,平板打字太累了。不过我再没见过那个黑色长衣长裤,后来我也离开了那个地方。
故事还有个后续,几天后我路过中关村的路口时,在那个闯红灯公示大屏幕上看到了当时那个私家车司机走路闯红灯的图片,又过了几天,迟到的同事说围观了个交通事故,一辆私家车撞了一个闯红灯的流浪汉,还没送到医院就抢救无效了,那司机还好心给人家叫了殡仪馆的人。那流浪汉,黑色长衣长裤,那车,骚紫色。
其实我真的很好奇那黑色长衣长裤会不会消失在殡仪馆。可我无从查证,如果消失,那怕就是另一个故事了。
讲到这里啦,辛苦,啾咪!
[发帖际遇]: 多巴胺吃兔 在网吧通宵,花了 2 怪币. 幸运榜 / 衰神榜

UID
922
精华
0
威望
0
哈喽
1222
怪币
1398
元宝
300
贡献
0
阅读权限
30
注册时间
2015-7-24
最后登录
2019-7-26

鬼影纪念章活跃会员

发表于 2018-11-26 10:49:59 | 显示全部楼层
又不锁贴,是要做一个月的量吗?
[发帖际遇]: 君宇 在论坛发帖时没有注意,被小偷偷去了 5 怪币. 幸运榜 / 衰神榜

UID
56795
精华
0
威望
0
哈喽
166
怪币
154
元宝
0
贡献
0
阅读权限
10
注册时间
2017-10-29
最后登录
2018-11-26
发表于 2018-11-26 15:26:10 | 显示全部楼层
没皮没脸 发表于 2018-11-7 21:43
嗨呀!诗扬大大,龙伶小姐姐好,我是一枚初三党(可能是年龄较小的鬼友吧),听鬼影也有快3年了,以游客身 ...

姑娘,看了你的聊天记录我觉得你们不要再去了,就是感觉很不对
[发帖际遇]: 在网吧通宵,花了 3 怪币. 幸运榜 / 衰神榜

UID
1534
精华
0
威望
0
哈喽
1089
怪币
106
元宝
301
贡献
0
阅读权限
30
注册时间
2015-7-31
最后登录
2019-8-13

鬼影纪念章


青眠鸟 Lv:20
发表于 2018-11-26 16:17:35 | 显示全部楼层
扬哥龙姐好,看到这期话题,想起之前发生的一两件算搭边的事,就冒出来冒个泡。
第一件是发生在小时候的,大概四五岁吧,因为小时候比较皮,老喜欢上蹿下跳的,所以也经常受伤,以前的村子都是一大家子亲戚的房子都在一起,左右挨着,我奶奶家旁边就是五奶奶的房子,中间就隔了条用青石板做的水沟。那次是夏天跟着爸妈回老家,白天大人就上山干农活,我就跟着奶奶在家里玩,这天下午奶奶说晚上炒鸡蛋,她在厨房洗菜,让我去鸡圈里面捡鸡蛋过来,我就兴冲冲地跑去捡鸡蛋,因为是散养的鸡,生蛋的时候不一定在鸡圈,我就在鸡圈附近的篓子筐子里面找,在我埋头寻找的时候就听见二楼有母鸡叫,而且是那种生蛋后报信号的叫声,于是我咚咚咚的就往楼上跑去,我上到楼上后看到母鸡站在靠栏杆边的大框上叫,心想筐子里面肯定有鸡蛋,就没有注意旁边,大步跨过去,结果就悲剧了,我踩到了一块腐朽的木板,然后就绊到自己的脚摔倒了,并且因为太靠近栏杆,直接就摔下一楼了,(因为我们那边都是木房子,而且五奶奶家的房子已经好久没有人住,栏杆就只剩上下两个横栏,竖栏已经断的差不多了),但是万幸的是我摔下了正好摔在两个石板中间的泥地,只是将手摔骨折,没有什么大事,但是大人还是被吓到了,我自己当时可能是吓蒙了吧,都不记得怎么去的卫生站的,反正就是之后吊了好久的手臂。
第二件是在前两年年底,因为快过年放假,厂里聚餐,吃完回家都快十点了,因为住的地方离吃饭的地方不远我就拒绝了同事送的建议,一个人就慢慢悠悠的往回走。因为不想走远路,就选择了一条不是那么亮但是近很多的小路,然后就被人尾随了,刚开始我没有注意,以为是一样回家的,但是后面的人越走越向我靠近,在距离路口差不多三四米的样子他突然就冲上来抢我的手机,因为没有防备一下我就被他带倒了,当时就本能反应的拿起手里的高跟鞋就是一顿乱砸,最后的结果就是他被我打跑了,我也因为路黑加上扭打,脚扭伤和后脑勺撞出来个大包。(鞋拿在手里是因为路黑加上我是近视眼看不清路怕摔了,所以就脱了光脚走路上)
这两件就是我印象比较深的,其他就是什么上山摔了,下河摔了之类的,最后祝鬼影越来越好,红红火火长长久久!

UID
1869
精华
0
威望
0
哈喽
72
怪币
1942
元宝
300
贡献
0
阅读权限
10
注册时间
2015-8-5
最后登录
2018-11-27

鬼影纪念章

发表于 2018-11-27 15:07:58 | 显示全部楼层
没皮没脸 发表于 2018-11-7 21:43
嗨呀!诗扬大大,龙伶小姐姐好,我是一枚初三党(可能是年龄较小的鬼友吧),听鬼影也有快3年了,以游客身 ...

我刚听了影留言,觉得真可怕,你可千万别去了,把他所有的联系方式拉黑,

UID
10087
精华
0
威望
0
哈喽
1672
怪币
234
元宝
29
贡献
0
阅读权限
50
注册时间
2015-12-11
最后登录
2019-4-26

鬼影纪念章

发表于 2018-11-27 15:29:4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瘦蛋白 于 2018-11-28 18:29 编辑

诗扬哥、大伶伶好,碍于自己并没有什么灵异方面的经历,所以一直没有机会来留言,这次碰到这个话题那我也来说一件以前碰到的挺险的事吧。那是我初中时候发生的事了,大概应该是十年前吧。南方的夏季是台风多发的季节,特别是广东和我们福建的一些沿海城市。我初中就读于我们镇上的一所中学,因为家离学校并不远,骑自行车也就十来分钟,所以每天都是跟几个小伙伴一起骑自行车上下学。这里插一句话,沿海地方的农村跟内陆的山村差别还是挺大的,应该是城镇化进程快吧,我们这的人大部分不是经商做点小生意就是去市里或者一些附近的服装、电子工厂上班,真正务农的其实挺少见的。
扯远了,我还记得那是一个周五的下午,因为之前台风预警已经说今天晚上会有一个特别大的台风会在我们附近海港登陆,所以学校给我们讲了一些注意安全之类的事项便让我们提早放学回家了。等我们出校门的时候天已经开始变暗了,雨也已经开始下起来了。有一些住的远的同学已经开始准备坐车回去了,而我跟我两个小伙伴可能是比较虎吧,我们合计了一下便决定趁雨才刚下直接冲回家好了(前面也说了我离家骑车也就十来分钟的距离,他俩就比我稍远一点点)。
可是没想到的是,在我们刚骑出去不到五分钟,这一开始的小雨就直接变成了倾盆大雨,我们三个早已都成淋成了落汤鸡。我们回家的路是一条笔直的马路,两侧便是人行道,而临街的那面一般都是别人家的一楼或者弄成的门面。因为回程有一段下坡,加上顺风,所以我们几个骑行速度也比平时快。
好像是因为看到前方有车开过来,为了避免出事,所以我们几个便往旁边的人行道上骑了上去。
而就在我刚骑上去几秒不到的时间,我便觉得自己的脖子突然被一股力量扯住,身体随着自行车的惯性往前一冲,我整个人就重重的摔在了地上。没错,我撞上了一根横挂在路上的晾衣绳上,不偏不倚的正好悬挂在了我脖子的高度。我当时就觉得自己好像被人死命的扼住了咽喉,躺在地上几乎快要喘不过气了。两个小伙伴应该是听到身后我摔倒的声音,转过头见我倒在地上便急忙掉转头过来看我怎么了。他们将我扶到一旁人家的屋檐下坐着,这时我才发现那是一根三股还是五股的尼龙晾衣绳,长度跨了人行道的一半,他们俩从另一侧过才没撞上。绳子耷拉着,不知道是一开始就没绑紧还是被我一撞给撞松了。
坐着休息了一会儿,感觉自己终于缓过气了,便跟他俩说自己没事了,趁着雨更大之前赶紧回家吧。只是这一路我再也不敢骑快了。后来倒是没发生什么了,只是脖子上绳子勒的的红印留了好长一段时间。
后来高中的时候看到了一个系列短片,叫一千种死法(1000 ways to die),里面就有一集说的是有人撞上绷紧的铁丝结果脑袋被割下来的故事,想了想还是有点后怕。
第一次留言望读到,说到身边灵异的事能算得上的也就只有一件,那是我女朋友的姑姑身上发生的事,现在记不太清了,大概就是她姑姑以前有好几年一直做着同一个梦,梦里她站在阳台上,一直看到楼下有个女的,到后来那个女的还转头看她了之类的。后面是找了个人帮忙解决了这件事才没有继续做梦了。她姑姑我见过,人挺好的,如果两位主播有兴趣的话,我后面问清楚了再来留言分享。辛苦二位主播了。
不知道下一次征文大赛什么时候开始,我一直都对文字创作很感兴趣,只是工作的这两年多,那股写作欲望便被生活的琐事慢慢消磨着,始终没有写出一篇完整的故事。上次的征文本来也想参加的,只是那段时间正好工作比较忙,一直想趁着时间截止前写出一篇来投稿,可故事却只是刚刚开了个头。以后如果碰上感兴趣的话题,我也会再来留下言,写写小故事。文笔不好,再次辛苦二位了。
[发帖际遇]: 一个袋子砸在了 瘦蛋白 头上,瘦蛋白 赚了 5 怪币. 幸运榜 / 衰神榜

UID
56885
精华
0
威望
0
哈喽
45
怪币
125
元宝
0
贡献
0
阅读权限
10
注册时间
2017-11-8
最后登录
2018-12-24
发表于 2018-11-28 10:17:1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柒月的Leo 于 2018-11-29 04:51 编辑

诗扬哥,大伶伶,你们好!
一直想参与影留言,但是我又没有过什么灵异方面的经历,所以一直都只能做一个看客。论坛都因为好久没留言而被冻结了,还多亏了瑛子姐帮忙才可以重新登录论坛和大家分享我的故事。

我自从08年独自来到美国,十年来可以说是顺风顺水,并没有经历过什么大的波折。我也一直是一个心很大的人,从来不觉得什么事儿会发生在我身上,经常半夜还带着我家狗出去遛弯。也不觉得害怕。
事情发生在三年前,7月15号,我租住的公寓位于市中心,是那种有门禁的公寓,需要门卡才能进入。我早班回到家,大概是下午2,3点钟,给我老公(现已是前夫)打电话他没接,我就躺在床上看ipad。我们养了一只小狗,品种是杰克罗素梗,虽然个子不大但却活泼机警。
这时候突然我听到自己家门开了又关上的声音,我以为是我老公回来了就没太在意,但是我家狗却一直叫个不停,大概一分钟过后,我就觉得有点不对劲儿了,我本来躺着的时候是背对着门,后来等我转身的时候,就看到一个陌生人,脸被手绢蒙着站在我的床边。说实话我当时的第一反应就是,是不是哪个朋友来我家跟我开玩笑啊?正在我犹豫的时候,他拿出了一个棍子一样的东西开始打我的头和身体,后来的只是一个小的棒球棒。我在跟他搏斗的时候挣扎着坐了起来。他其实并不是一个很强壮的人,我想要挣脱他逃出去,这个时候他朝我的肚子上扎了两下,我并没有什么疼痛的感觉,也不太清楚发生了什么。但是直觉告诉我,要装死。我趴在地上,假装昏了过去,那个禽兽不如的东西在看到我昏过去之后却又来捅我的狗,因为狗一直在冲他叫,我听到狗的惨叫声,心里既害怕又伤心。我当时就想完了Kismet这次一定保不住了,又想到我爸爸妈妈,可能永远也看不到他们了。过了几分钟,感觉好像静了一些,我就想要搏一回吧,我猛的站起来,把门打开,冲下楼去了。我家楼下都是那种办公用的商铺,我就用手敲着窗户寻求帮助。老美其实都很见义勇为,好几个人出来帮我,这时候公寓的门开了,这个人走了出来。两个我的邻居跟着他走到他停车的地方并记下来他的车牌号。在跟着他的过程中,他还扬言要撞死我的两个邻居,后来他真的开车撞向他们,一个邻居扑倒向路边才没被撞到!

我其实并不太清楚我被刀捅了,但是旁边的人都告诉我不要动,躺下,因为身边都是血。打了911,警车和救护车很快就来了,我被送到医院。因为肝脏被刺到,需要修复,所以不得不打开胸腔做手术,所以现在腹部一道很长的疤!而且有永久性的神经损伤。

狗狗后来被我老公带去医院,幸好只是皮外伤,并没有伤到内脏,他是我的英雄,我的守护天使。

那个人其实当天下午就抓到了,他是跟着一个住客进门时一起进来的,三年了,最近才结案。一个一级重罪,一个二级重罪,一个B级轻罪。但是还不清楚要被判多少年。

所以大家在家一定要锁好门,我是当时大意了没有锁门才被歹徒有了可趁之机。我现在生活已经恢复正常,这件事也并没有给我留下过多的阴影,可能还是因为我这个人心比较大的原因吧!

这是我第一次留言,文笔不好,请见谅!鬼影陪伴了我2年多了,现在已经成为了我生活中不可割舍的一部分。希望鬼影越办越好!

UID
71687
精华
0
威望
0
哈喽
108
怪币
176
元宝
0
贡献
0
阅读权限
10
注册时间
2018-6-29
最后登录
2019-4-26

鬼影纪念章

发表于 2018-11-28 14:18:3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Unforgiven1600 于 2018-11-29 16:32 编辑

我一直相信,危险无处不在。
看似平静的生活下,暗流涌动。
比鬼更加可怕的,便是人的恶意。尤其是出门在外,危险几乎如影随形。
以下故事,是不同的人的不同经历,亲耳所闻,我都用第一人称,方便叙述。

1.千万不要引起他们的注意

夜晚八九点的街道灯火通明,路面清洁,人烟稀疏。我跟母亲和她的朋友走着,前方是一座大卖场,我们打算去那儿买点东西。
近期,我养成了晚饭后散步的习惯,繁华的现代都市给我安全感,即使是异国他乡的夜晚,我也无所谓畏惧。
我的母亲跟朋友边走边聊,旁若无人。
路过休息长廊,看到三五个身穿学生装,染着黄头发的男青年在那一带晃悠,他们说话声音很大,闲聊着什么,肆无忌惮的笑声伴随着踩可乐罐的声响,给我一种不妙的直觉。我立刻提示母亲和她朋友压低说话的声音,那些人可不好惹。
我有一个关系很好的小伙伴,是个温柔的女孩子,身为当地人的她对人文环境必然了如指掌。有一次她跟我说:如果你看到那些打扮夸张行为乖戾的不良少年,千万不要跟他们对视,也不要大声讲话让他们听见,因为这么做会被对方认作是挑衅,那些人不少还对中国人很不友善的,一定要多加小心。
然而,我母亲和她的朋友并没有理会我的提醒,她俩依旧保持原先的说话音量,并说:这里人反正也听不懂,不见得多高素质。
说着便指了指在那边聚集的黄毛青年。
这个举动让我莫名感到尴尬,有些难为情地低下头,放慢脚步,走在她俩后方。目送着她俩进入卖场的自动门,我才松一口气。
这时,我用余光察觉到那些人正在盯着我看。
天哪,被注意到了。
紧张感让我完全不敢出声,此时此刻只好硬着头皮假装没事继续向前走,可腿不听使唤开始发软,步子也越来越迟缓。
人在恐慌的时候,是会放弃脱险的。
这不是大脑的决定,而是生理的决定。
我听见那嚣张跋扈的声音离我这边越来越近,喊着什么,接下来一阵一阵刺耳的嬉笑。
我听懂了他们说了什么,他们喊我停下,用凶恶略带调笑的口气问我为什么看着他们,问我想干什么,要不要跟他们去兜风。
那帮人越靠越近,其中一位貌似领头的直接冲到我前方,堵着原本就狭窄的过道。
......
夜晚很安静,街道也很干净,四周灯火通明,人烟稀少。
通透的深蓝夜空中,没有一颗名为救星的星星。

2.路边的女孩

上个星期跟我妈去了一次日本,因为是家长同行,所以走是参团旅行的模式。
在大阪市中心的商业街上,我看到几个穿着得体的日本女孩在发传单,我本以为是在销售什么东西,凑上去看个究竟。其中一个女孩走上来用蹩脚的中文问我对她们的宗教感不感兴趣,看了传单我才知道她们在宣传圣经内容。我对宗教兴趣不算很大,但这个女孩子态度很亲切,她说她修的是中国语,很想交中国朋友。我取了她们的小册子刚过了一条马路,感觉有些多余便返回归还。
在归还的时候她依旧热情地发了一张二维码给我,说扫一扫就可以学习,看姑娘这么热情,我有点招架不住,便主动提出留个联系方式,本以为加个推特或ins,我可以在回香港或者下次赴日的情况下跟她联系。然而她却说她有注册微信国际版,就加微信吧。我点了点头,想都没想就加了。
我们都留了全名给对方,当时我没发现事情有什么不妥,直到告别之后,在车站候车时,我打开了那张放在口袋的二维码。
不看不要紧,一看吓一跳,原来她们不是一般的基督徒,而是耶和华见证人的团体。在大学的时候,我在书上了解过,这个宗教是妥妥的异端,属于极端性质,现已在不少国家都被禁止了,上网查了一下,许许多多的负面新闻占满屏幕。
我是怕事的,生怕沾上什么麻烦的东西,那会给人带来危险。
于是,我慌张地把女孩的微信号删除屏蔽,将二维码名片丢入垃圾桶,我妈在一旁看着,不停责怪我轻易留联系方式给陌生人。哎,真实自找没趣。
我删了女孩,并且拉黑处理。
靠在长途车椅背上,望着窗外快速流过的风景,听着熟悉的音乐。刚才的琐事似乎从未存在,这是再好不过的事情了。
就在我这么想的时候,手机的屏幕震动了一下,打开一看,女孩的名字再度出现在好友请求栏里。



3.杭州之行

每个人都有熊孩子的时光,我当然不例外。
我小时候很皮,嘴巴也很馋,总问陌生人要东西吃,甚至直接伸手去拿,父母教训了也充耳不闻,一副初生牛犊不怕虎的架势。
我小学一年级寒假,父母带我去杭州旅游,当时是跟团去的,同行的都是不认识的叔叔阿姨。一路上,我看腻了风景,不是睡觉就是吃自家带的零食,真的好无聊。
到了西湖旁边的茶楼,正是午餐时间,大家聚在木桌旁准备吃当地的特色汤包。
我父母两人都去洗手间了,去之前提醒我不要乱走,于是我百无聊赖地趴在冰凉的木桌,听着身旁的大人们闲扯家长里短。
就在我无聊到到睡着时,对面的一位打扮时髦的年轻女子拿出了一个精致的小盒子,对她身边的另外一位女子说了一句:“妹妹,来,尝尝我从英国带来的饼干,可好吃了。”
盒子被放在桌子中间,里面躺着各种贝壳形状的巧克力饼干。我眼前一亮,好奇心与饥饿感占据了全部意识。
“我可以吃吗?”我问对面的女子,可她好像没有看到我,继续跟她身边的人说着什么。
她们两人一个人拿了一块,咀嚼了起来,接着便对饼干的滋味赞不绝口。
这让我更想吃了。
于是,我毫不犹豫伸出了自己的“黑手”。
就在我手指触碰到一块鹦鹉螺形状的饼干时,剧烈的疼痛让我不由自主叫出声来。
——我的手背,被一根长针狠狠划破,深红的血从伤口缓缓溢出。
只见对面的女人在用那根针刺完我以后,迅速地将饼干收了起来,同一张桌上的其他大人开始议论纷纷。
我的手受伤了,疼痛感让我一时间忘了饥饿,我哭了,无助而懊悔。
父母排完洗手间的长队回到座位见状便质问怎么回事,周围的人七嘴八舌解释着,各有各的说法。
只见那位用针划我手的女子从容不迫地站起身,音色尖锐地对我父母喊:你们的孩子偷我东西,我替你们教育她了。
我妈抱着我,替我擦干净血和眼泪,一边斥责对方怎么可以这样子对待一个孩子。
我爸爸一个劲儿向对方道歉,谦卑而狼狈。
那女子不依不饶地继续说,这个饼干很贵的,一盒子要几百块,现在被弄脏了,不能吃了,要赔钱。
我爸爸重复说着对不起,掏光了身上带的皮夹子。
接下来的游玩时间里,我们一家三口闷闷不乐地走完,第二天下午终于回到家里。
一进家门,我爸一个大耳刮子将我打懵了,手上的伤口尚未痊愈,脸上又挨了一记,我难过得哭了出来。
我妈上前阻止,她也被一耳光打趴。
接下来,我爸开始了训斥,他说家里很穷,他一个人在工厂拿着稀薄的工资,好不容易出去走走,我这个扫把星又把他一个月的工资给败光了。
我童年印象最深的,不是什么玩具动画片,而是这次的杭州之行。
从此,我变得胆小怕事,再也没有随意犯过人来疯,陌生人的食物,我也没有任何兴趣。

人性充满危险,你永远不知道你无意间招惹的是狼还是羊。





僕は化け物ですね。

UID
42059
精华
0
威望
0
哈喽
388
怪币
265
元宝
0
贡献
0
阅读权限
20
注册时间
2017-3-27
最后登录
2019-8-12

鬼影纪念章

发表于 2018-11-29 06:58:58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这期可真多,,,,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入住怪谈

本版积分规则

关于我们|手机版|哈喽怪谈. ( 京ICP备15030277号

GMT+8, 2019-8-20 05:21 , Processed in 0.281248 second(s), 9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By Weixiaoduo.com

© 2012-2014 技术支持: 薇晓朵网络工作室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