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鬼影人间|鬼影重重|影留言|惊悚音乐剧|沙石奕站 - 鬼影人间官方网站

 找回密码
 入住鬼影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759|回复: 46

[影留言] 本期话题180902鬼影史上最強の伝说——校园での诡异事件2018秋季SP

 关闭 [复制链接]
他的公会 进入GA公会系统

UID
156
精华
0
威望
100
魂魄
3935
鬼币
137
元宝
451
贡献
0
阅读权限
150
注册时间
2015-6-30
最后登录
2018-9-19

诗扬Fans活跃会员鬼影贡献章

发表于 2018-9-2 12:57:4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入住鬼影

x
[发帖际遇]: 一个袋子砸在了 诗扬 头上,诗扬 赚了 1 鬼币. 幸运榜 / 衰神榜
回复 百度谷歌雅虎搜狗搜搜

使用道具 举报

他的公会 进入GA公会系统

UID
74323
精华
0
威望
0
魂魄
17
鬼币
107
元宝
0
贡献
0
阅读权限
10
注册时间
2018-8-24
最后登录
2018-9-5
发表于 2018-9-2 14:11:1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期话题:是说关于校园的恐怖故事,那就说一段我自己的故事。我们学校旁边是一幢老式建筑,听说过去是教师公寓,01年的时候学校扩大规模,这幢公寓楼就被废弃了。照理说是应该重新拍卖或是转手他人的,但时间久了也没人接手。我们大部分时候对它只是好奇,直到一件事的发生,我才对它有了丝丝的恐惧。那时我在读初中,我们经常会到操场边踢球,一玩就忘了时间。不知不觉地就到了傍晚,校园因为周末就连老师职工都走的比较早。最后只剩下看门的大爷和我们,球场上我们还在拼命地挥洒汗水。靠着些许的灯光,能够看清球的方向和人跑动的动作,就在我停球等待队员接应时,听到背后有人喊我的名字,小毅。我以为是我爸妈或是没走的同学喊我,可是回过头去发现,我背后是一堵墙,白色的墙体上斑斑污泥,而墙的外面就是那座旧公寓。我好奇地回答了一句:“谁啊,谁在哪里喊我。”原本以为是某人开玩笑,可喊了两嗓子,也没有人回应。踢球的同学都跑来问,:“怎么回事,你愣着干什么呢。”当听说是有人喊我的时候,每个人脸上都露出诧异的表情,那是一堵墙和废弃的楼宇,怎么会有人,而且旧公寓已经被墙封了起来,根本不可能有人会走里面。我这时明白了什么,撇下同伴撒鸭似的跑出校门,就在我踏出校门口时,我还回头望了眼旧公寓,而这更令我感到恐惧害怕,无人进出的大楼里居然有一张人脸,一张我熟悉的脸,对。那是我自己的脸。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他的公会 进入GA公会系统

UID
74650
精华
0
威望
0
魂魄
14
鬼币
60
元宝
0
贡献
0
阅读权限
10
注册时间
2018-8-29
最后登录
2018-9-2
发表于 2018-9-2 20:36:06 | 显示全部楼层
是压下去咋过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他的公会 进入GA公会系统

UID
74650
精华
0
威望
0
魂魄
14
鬼币
60
元宝
0
贡献
0
阅读权限
10
注册时间
2018-8-29
最后登录
2018-9-2
发表于 2018-9-3 00:36:22 | 显示全部楼层
诗扬哥,龙伶姐好。我从初中就开始有关注了,很喜欢你们的节目。这一期讲的是学校里的诡异事件,那我就要讲一讲我在高中时老师说的真实故事:我的高中确确实实是在坟山上建的,当时为了建学校,就和附近村子的村民协商把那些墓迁走,但是有些墓出于种种原因一直没人迁走,学校也为了尊重逝者,在那四周建起围墙还用铁门把那关起来了。但奇怪的是学校在墓地中心空地上还建了一个亭子,铁门上也写着什么园(很久了都看不清了,就暂且叫后花园吧,历届学生都这么叫的)。现在时间久了那儿杂草丛生,那些草都长的很高,高到从铁门缝往内看去中心亭子都是若隐若现的,白天有路过的话往铁门缝隙看去都是很渗人,更不用说晚上了。恐怖的事情就是我老师晚上回教职工宿舍发生的,他说:那个时候他还是一个热血的青年教师,那天改卷子很晚了,12点这样吧,回宿舍的时候选择走后花园前的那条小路,快到后花园这个时候就听见里头传来对话的声音窸窸窣窣的,第一反应还以为哪几个学生这么晚还在外面晃悠。铁门是大锁锁着的,老师当时任职没多久也不知道这是个墓园子就从缝隙看去里面看去,没人,但是声音戛然而止了。他纳闷着但也没放心上。第二次,也是晚上也是很晚了,他又是路过后花园,看见一个穿白色衣服的人坐在亭子里。突然,那个“人”回头看了他一眼,他说当时也不知怎么的突然一哆嗦,整个身子一震。老师形容那个目光虽然看不清,但是真的寒凉如冰。他征了一下,便不敢再看去,低着头快步回了寝室。后来,他说,听闻其他老师在深夜也曾见到过在我们学校老宿舍楼前(现已是空楼)的老榕树下看见有人在那的器械区做运动,那个“人”在两个单杠前做360°翻转毫不费力,给人的感觉也是轻飘飘,最重要的是落地的时候没有任何声音,老师快步走近了看,却一个人都没有。
我高中的诡异传说其实还有一些,下次有机会再说。这里祝鬼影人间越来越好!笔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他的公会 进入GA公会系统

UID
74145
精华
0
威望
0
魂魄
78
鬼币
125
元宝
0
贡献
0
阅读权限
10
注册时间
2018-8-21
最后登录
2018-9-10
发表于 2018-9-3 12:15:1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钱德林舰长 于 2018-9-3 17:16 编辑

       诗扬哥,龙伶小姐姐好。这里是钱德林舰长,我又来啦!上次被读到了,真的很开心。首先简短地介绍一下我自己,本人是一枚高中刚毕业的小哥哥,欢迎龙伶小姐姐勾搭。不知道诗扬哥还记不记得,上一期吐槽过什么叫开着太阳下雨,“开着”这个用法属于杭普话(带有杭州话特征的普通话)。在我们这边,太阳很好会说“太阳开得不错”。好,这次的话题是校园诡异事件,正好我经历过一个,那就来分享一下吧。希望能换龙伶小姐姐念,哈哈!O(∩_∩)O!
       这件事情发生在高一刚开学那会儿。我就读的高中是寄宿制的,因此我被分配到307寝室,和我一起的总共有6个人(加上我自己)。这个寝室的阳台朝南,地理位置跟别的寝室比起来算是不错的。寝室里的床铺是上下铺,南北朝向分列在两边,我的床位在靠东边的那一列,靠近阳台的那个上铺(可能有些复杂,想象一下就好,对事件没有多大作用)。
       第一周,平安无事,甚至有些激动,毕竟是“令人向往”的高中生活。但因为寄宿制的缘故,原本的双休日基本变成了单休日。周五下午回家,周日下午回校。就在第二周的回校日,也就是星期日晚上,学校提出了一条奇怪的规定:晚上就寝要求开着宿舍门,由宿管阿姨检查完毕后再由她关上。虽然大家的心中都有些不满(因为就不能大摇大摆地偷玩手机了嘛),但这是学校的规定,也就照做了。
       熄灯后,我静静地躺了一会儿,具体躺了多久不记得了。也许是因为还没有睡意吧,我又睁开了眼睛。之前说了我住在靠阳台的上铺,所以一睁眼我就能看到天花板。这一睁眼,我看到了一团雾气一样的东西漂浮在天花板上,黑黑的,就在我脑袋正对上去的那一块天花板。当时我对这种东西并没有概念,只是觉得这是我眼睛看过强光后的视觉暂留现象。但不对啊,我之前并没有偷偷看过手机,眼睛也应该早就适应黑暗了。于是,我动了动眼珠,可是那团黑影还在原地,没有跟着我的眼睛动。也就是说,这黑影确实是悬浮在我面前的天花板上。我把视线转向门口,门开着,外面的应急灯正幽幽地亮着绿光。看来宿管阿姨还没来过,那这团黑影可能是寝室门外那盏应急灯的光照到什么东西产生的投影吧。我移回了视线,又仔细地观察了一下那黑影,发现这团东西在慢慢地动,一收一缩,就像一颗心脏一样。随着黑影地收缩,寝室的明暗变化非常明显。我转头看了看室友,呼噜声此起彼伏,看来我是唯一一个注意到这个现象的人。正胡思乱想着,宿管阿姨来到了门口,往里看了看,接着便关了门。应急灯那绿色的光线被阻隔在了门外,阳台上透进来的路灯光成了寝室内的主要光线来源。光照的角度变了,如果是影子,形状和方向一定会发生变化。然而,那团黑影仍然漂浮在我面前,只是不再收缩了,就好像一颗心脏失去了活力,停止了跳动。渐渐的,黑影变淡了,一会儿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第二天,我并没有跟室友谈起这件事情,毕竟只有我一个人看到了,说了也没有人会信吧。只是自打那天以后,学校就取消了开门就寝这条规定,原因是什么不得而知。
       好了,故事结束了。以现在的眼光来看,再借鉴掌柜她们的事例,我觉得那时我应该是看到了好兄弟,所幸没有什么后续,生活平安就是最大的幸福。
       最后的最后,我再唠一会儿嗑。现在我已经高中毕业啦,拿了一张澳洲某大学的offer,准备去学习飞行专业,以后当机长了,记得买我执飞的航班机票哦!祝鬼影越来越好!
[发帖际遇]: 钱德林舰长 在论坛发帖时没有注意,被小偷偷去了 4 鬼币. 幸运榜 / 衰神榜
Come fly with me. I will show you the universe.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他的公会 进入GA公会系统

UID
70573
精华
0
威望
0
魂魄
27
鬼币
71
元宝
0
贡献
0
阅读权限
10
注册时间
2018-5-21
最后登录
2018-9-3
发表于 2018-9-3 12:28:51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最爱的话题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他的公会 进入GA公会系统

UID
50230
精华
0
威望
0
魂魄
92
鬼币
131
元宝
0
贡献
0
阅读权限
10
注册时间
2017-7-2
最后登录
2018-9-20
发表于 2018-9-3 14:39:26 | 显示全部楼层
给大家讲一个我小学校园的故事吧。我的小学在农村,当年村子里仗着有煤矿,很富裕,于是就在村子里建了两座四层的大楼,一座是村委会,一座就是我们小学了。
小学地处一条沟边,沟里有很多生活垃圾,夏天下大雨的时候那条沟里便翻滚着雷鸣般的洪水。沟不宽,但是很深,里面全是长了几十年的大榆树,遮天蔽日,沟的两侧是零星的一些民房,都已经很老了,村子新规划的房子都离这条深沟有些距离了。我们的学校因为占地面积太大,于是就建在了那条沟的边上。
那条沟在我的童年记忆里像一个谜。为什么呢?因为在我的印象中,这里是偌大的村子里唯一的阴暗角落。平时经过那条沟,感觉连光线都瞬间黯淡了好多。而且沟里总莫名地发出一些奇奇怪怪的声音,你又想像不出是什么动物或者什么东西在里面活动,让人头皮发麻。
沟旁边的民房都是刚建国甚至是建国以前盖的那种泥坯房,常年日晒雨淋,那些泥坯房倒的倒,塌的塌,已经大部分都变成残垣断壁了。茂密的榆树下,在这些倒塌的泥坯房里,放置着一种让人望而生畏的东西:棺材。
村里的人谁去世了,就用这里的棺材装殓起来送到火葬场,用过的棺材还要送回来,继续装殓下一个去世的人。就这样,棺材慢慢变旧了,旧到实在不能用了,就放在原地寿终正寝,再买一口新的棺材。于是横七竖八好多棺材在这里。而我们学校就和这些棺材隔着一道高墙。
都说学校是阳气极旺的地方,而且小学全是小朋友,天天闹腾,也没几个人真的把这件事放在心上,在楼顶天台往墙外看,也只能隐约看到几口树木掩映下的破棺材。
但是有件事情彻底打破了学生和老师们这种习以为常的状态。
有一晚,有个男老师走得晚了一点,那是夏天,八点多一点天已经黑了。他刚要收拾东西准备回家,就听到墙外有女人在抽泣,声音很不明朗,似有似无,听得他汗毛倒竖,赶紧离开了学校。那个老师平时不是很爱和别的老师聊天,这件事他竟然也没有告诉别人,真的有点太内向了。那我是怎么知道他听到了呢?那要等后来事情结束。
过了好多天,学校里渐渐弥漫了一种特别的味道,有一点腥,又有一点臭,我们小不懂,老师们都知道,那是尸臭。并且味道一天比一天重,满学校飞苍蝇,落在身上,书本上,大家的馒头上,老师就告诉校工,一定要找到是谁那么没公德心,把死猪死狗往沟里扔。后来校工循着臭味,判断尸体一定在墙外,因为隔着墙都能听到大群苍蝇的嗡嗡声。于是他架起了梯子~~~
后来的事情不说大家也明白了,有个女人在我们学校墙后的榆树上吊死了。尸体吊了将近十天,已经高度腐烂,听说绳子马上就要把脖子勒断了。她的脚下是一口棺材,棺材下面还有个凳子,手里攥着一支钢笔,这只钢笔就是那个晚走的男老师的。男老师知道之后当时就坐地上了。后来真相大白,死者是我们学校一个学生的小姨,十六岁,有一次带小孩上学被这个男老师盯上了,后来男老师找机会在学校qj了她,并威胁她不许乱说,一个十六岁没见过世面的农村女孩带着负罪感和仇恨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那条沟,沟边的那片破房子,那个小学,成了我童年最深的阴影。
[发帖际遇]: 海边的卡夫卡 捡了钱没交公 鬼币 降了 3 . 幸运榜 / 衰神榜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他的公会 进入GA公会系统

UID
74567
精华
0
威望
0
魂魄
51
鬼币
113
元宝
0
贡献
0
阅读权限
10
注册时间
2018-8-28
最后登录
2018-9-10
发表于 2018-9-3 15:03:54 | 显示全部楼层
      二位主播好,因为没有控制住篇幅(自己亲笔),导致上一遍稿子没有被念到,但我肯定那篇文章语句很通顺,标点很准确,而且表达了对二位主播的感谢之情也很真挚,在这里再次感谢你们把这么好的节目带给大家。
      我04年高中毕业,在老家学了一年日语,05年时候去了日本读大学,现在依稀记得当时的心情,特别希望能在大街上碰到机器猫,也希望能碰到心跳回忆女主-藤崎诗织,那时候对国外的向往完全来自于对漫画和日本游戏的喜爱。和所有外国的同学一样,来到日本一定要先读语言学校,然后才能开始本科的学习。我在横滨上学,我的语言学校叫飞鸟学院,我们班上的同学十分多元化,十多个学生,来自于其他七个不同的国家,这样的配置是极其好的,语言环境好,进步得更快一些。
      班上的老师特别年轻,估计当时也就25、26岁吧,一个十分美丽且大方的日本女士,寺下女士。她很和蔼可亲,对我们留学生也很关心,是一个很有爱心的老师,教学内容风趣且不失严谨,对学生在学校和在日本的生活都很上心,所以班级里的同学都十分爱戴她,办理有几个韩国、泰国和、印尼的大哥哥(当时比我大好几岁),上课时候很喜欢和寺下女士开玩笑,气氛也不错,大家开玩笑但不失礼,也许是将心比心很尊重老师吧,在相处的一年时间里,我们班同学的语言是提高最快的,而我当时在日本半工半读,在一家日本会社里做零工,工作内容是帮一个日本老师傅修理被客户退回的DVD,并维护客户关系,现在简称就是售后服务。因为日本会社就我一个中国人,我的日语进步速度是全班最快的,同学们都考二级的时候,寺下老师告诉我李桑,你就考一级吧。
      一切都是平淡无奇的状况下,寺下老师的情况就慢慢开始发生了变化,她首先是用极其口语话的日语批评了一个韩国男生,因为我平时接触日本人特别多,我能听出来老师当时的语言有多愤怒有多暴躁,这个语言根本不可能发生在课堂上,更不可能出自美丽大方的寺下老师的口中,她貌似意识到了自己的失常,那一天沉默寡言,心事重重。同学们听不出那口语,但是也感受到了她的语气。
      接着老师渐渐失去了平时的笑容,似乎除了上课就会摆起严肃的脸,也逐渐形成了常态,大家都在面面相觑,都想问一下老师发生了什么,也想互相讨论一下老师的变化,无奈语言不通,需要沟通的内容太过复杂,但是互相的眼神表达出了这个班级的老师一定在经历什么不平常的事情。
      直到美丽的寺下老师变得不再美丽,她不仅上课时表现的焦躁,也在下课时表现的异常焦急,可以说不耐烦的解答完学生的提问之后,她总是很匆匆。她的头发每天不再那么整齐,走路也不再那么有力,短短的一个月发生了这么大的变化,她到底经历了什么?
      一天老师没有按时走进教室,他们知道我日语好,就让我去办公室找老师,我走进办公室,老师正伏在桌子上,我轻轻的碰了老师一下胳膊,她猛然起身,嘴里伴随着“嘶”的声音,她被弄疼了,我被吓到了,我用日语问,老师你最近怎么了?发生了什么在你身上么?我能帮助你么?同学们都很关心你的情况。我一口气问了好几个问题,老师回答:没什么,谢谢你们关心,上课时间到了,你看我这记性。在老师起身的一瞬间,我看到老师衬衫下锁骨位置(诗扬哥不要开车)有很大的淤青,结合老师胳膊一碰就疼,我在想:老师一定是遭遇了暴力事件。但是老师又没有结婚,不是家庭暴力的话,会是什么事件呢?
      我们就这么浑浑噩噩的过了3个月左右,寺下老师又恢复了正常,我们班级的太阳又出现了,在阳光明媚的日子里,学习进步都快,真的是这样。
      突然有一天,老师在课堂上宣布,她要结婚了,嫁到京都那边了,让我们祝福她,我们又高兴又失望,那种感觉真的很复杂,老师说她希望在婚礼上放决明子的《樱花》(大家可以听一下,很棒的音乐)。会给我们发很漂亮的明信片。那一天老师请客吃烤肉,大家在一起日语英语加不知道哪个国家的语言,吃肉喝酒,流泪,感谢老师把日本的形象向我们描述的向她口中一样的好,感谢她教我们语言。感谢有你。
       时隔几个月后,老师从远方邮来了明信片,她把每一个同学的名字都写在了上面,她说:我在婚礼上,踏着《樱花》的节奏,走进了教堂,走向了光明。大家也要加油!在日本过得开心!
      当时我觉得,光明这个词用的有点大,有点不太适合,也没往深想。带上耳机,听着决明子的《樱花》,想象魅力的寺下老师走进教堂的情景,一定美极了。
      接着大家决定给老师用日语回一封信,第一:保持联络。第二:展示一下全班同学日语进步的速度。于是由我主笔给老师写了一封全日语的信,大概有1000字左右吧,信中再次表达了对老师及日本文化的喜爱,还有下次去京都一定找老师出来一起玩,我们做东,希望寺下女士一直美丽、幸福的生活下去,之类之类的话。
      结果,没到半个月,接到的回信就真的恐怖了,老师用一张白色的明信片,回复:我身在黑暗,请不要联络我。
      我们全班拿着这封信,每个人身上都起了鸡皮疙瘩,到现在我想起来黑色记号笔的这几个字,我都心有余悸,我把明信片拿给了学校招生办的中国老师,金老师看,想告诉她这一切有多恐怖,需不需要报警之类。金老师也是一个很好的老师,我至今都很感谢她,在国外碰到这么多能真正关心你的老师们。金老师说:报什么警啊?没什么证据报警没什么用,还耽误你们精力。我说:那寺下老师为什么这么说呢?这明显不对劲啊。金老师说:她不是结婚离职的,她是自己和校长谈完离职的,结不结婚我不知道,她在学校后期吸毒和黑社会的事情,老师们都知道,具体什么事就说不清了。小李,你就别操心了。在学校好好读书,平时注意安全,不要回班级乱说。
      班里的同学不知道金老师对我说的这些话,我也把这件事埋在了心里,在日本之后的很多年,我见识到了很多黑暗、危险的东西,也在感叹这个压力巨大的社会,存在着这么多供人释放压力的毒瘤。我选择了远离。寺下老师经历的东西也许很危险,但是她选择了离开,她选择了让我们相信她和她的国家是美好的。然而,这一些发生确实毁了一个人。
      突然想起一句话,正因为想打败黑暗,所以进入黑暗,正因为进入了黑暗,所以了解了黑暗,因为了解黑暗,所以选择黑暗。
      再次为寺下老师祈祷,希望她一切安好,远离黑暗。
      好了,估计字数又超了,希望这一次能读到,其实上一篇的稿子内容还可以,是亲身经历,也趁机埋了一个小伏笔,有机会再把伏笔写出来吧。
      祝二位主播永远生活在光明之中。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他的公会 进入GA公会系统

UID
74651
精华
0
威望
0
魂魄
19
鬼币
111
元宝
0
贡献
0
阅读权限
10
注册时间
2018-8-29
最后登录
2018-9-14
发表于 2018-9-3 21:53:34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诗杨哥龍玲姐你好,不知道这样叫会不会把你们叫老,本人25岁,我又来了,以后每期话题我都会回复,因为我的经历涉及范围广泛,说道校园诡异事件大多数都是传说啊,还有就是听别人说的,一个传一个就慢慢的变得夸张!但是我给你们说的故事全部是自己经历的,我在校园遇到几个恐怖故事,一些看到不干净的东西我就不说了,这很正常,我看到这些有时候一天看到几次,有时候一个月看到一次,有时候甚至一年都不会看到一次,说一个比较恐怖的吧,那是我中学的时候,有一次我和我的基友小明说下了晚自习准备去网吧通宵,我们学校是可以自由出入的,所以我们就从大门出去的,我记得差不多9点的时候我们一起就准备出去通宵,走到门口的时候,我就发现有几个人蹲在大门哪里,虽然说经常能看到,但是还是很怕,一般看到这些我就当没看到就走了,可是我和小明走出大门的时候,有一个人竟然跟过来了,一直跟着我们走,我也不敢说怕小明害怕,就一直走,他就一直跟着我们,一直到我们上网开机,他就站在我身边看着我,我当时有种窒息的感觉,后来他就走过去一点看我朋友上网,其实也不怎么可怕,可怕的是,他直接趴在我朋友的背上,我也不敢说,过了一会小明就说感觉好累想睡觉,我就说,那你睡一下吧,小明刚睡着,他就慢慢的起来走到小明的前面坐在小明的腿上,脸就慢慢的转过来对着我看了一晚上,当时也没心情玩游戏了,只是期盼着天亮,其实吧,鬼不是一定晚上才会出来,白天也会出来,但还是期盼着天亮,说到这里应该很多人都说不怎么恐怖,那是因为你看不见,如果你能看见,你才知道有多恐怖,这次就说这一个吧,因为我拿手机打字真的好累,有机会再说吧,最后呢我想给大家说一下千万不要去嘲笑一个自称能看见鬼的人,因为你永远不知道他经历了什么,你也无法体会那种感觉,我的身边就有很多这样的人,每次都硬拉着我给他们讲这些故事,可是说到一些很离谱的时候就摆出一副很高傲的表情说道,你他妈把我当傻逼糊弄呢,唉……我能说什么,我也没有证据,不可能说我的眼睛就是证据吧!上期说道我有时候会不自觉的流眼泪,那是因为我真的很怕,怕一转身就有一张脸对着你,害怕他一直跟着你,真的很害怕,所以也养成了我这种孤僻的性格,最后也谢谢诗杨哥龍玲姐姐能够理解我,对于我来说鬼影人间也许不是最好听故事的地方,但一定是最好的让我倾诉故事倾诉自己的不幸的地方!最后你看我像25岁吗?其实我真的25岁了。哈哈……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入住鬼影

x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他的公会 进入GA公会系统

UID
74864
精华
0
威望
0
魂魄
15
鬼币
115
元宝
0
贡献
0
阅读权限
10
注册时间
2018-9-3
最后登录
2018-9-11
发表于 2018-9-3 21:57:14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诗扬哥,龙伶姐你们好。作为一个潜水多年的鬼友,我来说一下我小时候邻居他姐身上发生的事。先说一下背景,我邻居他姐就读于衡阳市的一所技术学院,(那时我还小他姐学什么专业的忘了),学校里市区很远,在抗战时期,他姐学校所在的地方是日军杀害中国人的刑场,那里有一颗将近一百年的巨大的老树,这颗树很邪门,据说当年日军就是喜欢在这颗树下杀人,老一辈的人说,这棵树能长这么大 是因为,这棵树吸收了太多,刑场中死人的血液,和怨念,当年学校建校的时候,有人觉得它碍事,想砍倒这颗树,拿起斧子一斧子下去,只见从切口处流出红色的液体,吓得砍树的人扔了斧子把腿就跑,一边跑一边叫,“树流血了,树流血了”,从此再也没有人敢动那棵树,那颗树所在的地方成了禁地,后来学校建成了,学校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流传着一个校园禁忌,凡事在下雨打雷的天气,不能在那颗树下躲雨,不然的话,躲雨的人必疯。事情的发生是在一次他姐周末放假回来时候,她妈觉得她女儿这次放假回来和以往不同,以前回家她女儿都是有说有笑的,但这一次一回家,精神恍惚,问什么也不说话,一进门就一个人锁在房间,吃饭的时候也不出来吃饭,就这么诗扬哥,龙伶姐你们好。作为一个潜水多年的鬼友,我来说一下我小时候邻居他姐身上发生的事。先说一下背景,我邻居他姐就读于衡阳市的一所技术学院,(那时我还小他姐学什么专业的忘了),学校里市区很远,在抗战时期,他姐学校所在的地方是日军杀害中国人的刑场,那里有一颗将近一百年的巨大的老树,这颗树很邪门,据说当年日军就是喜欢在这颗树下杀人,老一辈的人说,这棵树能长这么大 是因为,这棵树吸收了太多,刑场中死人的血液,和怨念,当年学校建校的时候,有人觉得它碍事,想砍倒这颗树,拿起斧子一斧子下去,只见从切口处流出红色的液体,吓得砍树的人扔了斧子把腿就跑,一边跑一边叫,“树流血了,树流血了”,从此再也没有人敢动那棵树,那颗树所在的地方成了禁地,后来学校建成了,学校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流传着一个校园禁忌,凡事在下雨打雷的天气,不能在那颗树下躲雨,不然的话,躲雨的人必疯。事情的发生是在一次他姐周末放假回来时候,她妈觉得她女儿这次放假回来和以往不同,以前回家她女儿都是有说有笑的,但这一次一回家,精神恍惚,问什么也不说话,一进门就一个人锁在房间,吃饭的时候也不出来吃饭,就这么待在房间里,当时他妈也没有往心里去,直到当天晚上,她女儿的房间传出笑声,和说话的声音,他妈觉得不对劲了,因为她姐一直都是一个人睡,房间不可能有人,于是她妈就去敲门,问他姐在跟谁说话,这是房间里没声了,她妈以为是在说梦话也没多想,就去睡觉了,到了快天亮的时候,他姐的房间有传出说话的声音和笑声,他爸被吵醒了,去他姐房间敲门,又没声了,他爸当时也没多想就去睡觉了,到了早上8点的时候她姐终于出房间了,他妈就问她,昨天晚上你在跟谁说话呀,他姐说:“我在跟一个很有意思的哥哥在说话”他妈说哪有什么哥哥人在哪呀,她姐指着天花板在那他还对我笑,他妈觉得不对劲了,赶忙带着他姐去了医院,到了医院,医生说他姐是受到了什么刺激导致精神不正常,当天就住院了,他妈就去了学校请假并了解情况,听他姐同学说,他姐星期二开始就不正常了,那天下好大的雨,他姐跑到树下躲雨,回寝室时就一个人直言自语,一个人傻笑,谁跟她说话也不理,后来老师知道后就没让她上课,让她同学在寝室照顾她,放假那天同学想送她回家,她好像突然好了说可以自己回去,她同学也没多想就让她一个人回去了,她同学还把那个学校传说告诉了他妈,他妈还不信,一个月后他姐有所好转,他妈把他姐接回来住,在接回来住的第三天,她妈出去买菜把他姐一个人锁家里,回来时发现他姐不见了,全家人一起出去找也找到,到了晚上1点多钟的时候,他姐自己回来了,回来时全身都是土,手里拿着祭奠死人的白色小花,他妈问她去哪了,他姐说,哥哥带她出去玩了,还请她吃好吃的,他妈知道又犯病了,这时他妈想起她姐同学跟她说的事,于是就叫他爸去乡下请了个神婆回来,神婆来看后说这是被附身了,当时神婆就烧了一张符冲水给他姐喝了下去,并给了她妈20张符,告诉她妈家里每个门上贴一张,剩下的都冲水喝,一日三次,不久她姐的病好了,可以去学校了。ps:1她姐请神婆完全是抱着试一试的心态,2我邻居家家里很暗一年四季都是这样,3我邻居他爸是苗族4她姐学校不知疯她姐一个大概有三四个吧,她姐是唯一一个治好的,这些都是他妈听她姐班主任说的,5他姐这事后学校就用栏杆把树围起来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入住鬼影

本版积分规则

关于我们|手机版|鬼影人间. ( 京ICP备15030277号

GMT+8, 2018-9-21 18:16 , Processed in 0.375000 second(s), 9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By Weixiaoduo.com

© 2012-2014 技术支持: 薇晓朵网络工作室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