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鬼影人间|鬼影重重|影留言|惊悚音乐剧|沙石奕站 - 鬼影人间官方网站

 找回密码
 入住鬼影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楼主: 诗扬

[影留言] 本期话题181013——我在***的那些年

 关闭 [复制链接]

UID
76661
精华
0
威望
0
魂魄
59
鬼币
132
元宝
0
贡献
0
阅读权限
10
注册时间
2018-10-10
最后登录
2018-11-9
发表于 2018-10-14 13:20:14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诗阳哥、龙伶阿姨好,我听鬼影有三四年了因为懒癌晚期最近几天才注册论坛,这期主题显然是让我这个才刚满十八岁的青葱少年郎写不出来一些恐怖的真实经历,但是因为以前放寒暑假的时候要跟着父母唱戏,所以一些离奇的经历还是有的,话不多说让我们开始吧(文笔不好,望两位主播海涵)   ⒈那是我12、3岁的时候吧 我们在郑州的一个小村子里唱戏,三天的,不过奇怪的是刚到那里到了住处,里面有一位阿姨脸色就变了(那位阿姨与我母亲是好友,对我也不错,一下简称她为阿姨a,好吧小a又来了)。   我看见她就站在门口沉默一会,就进去了,我也没多想,住处是男女分开住的,两口子都是有帐篷的,第一天我就与伙房的师傅在住处,上午刹完戏没什么事,下午也是,晚上是七点开戏我觉得住处无聊,反正戏台子离住处也就走两个小道,几百步的距离,我过去玩了,晚上快刹戏了我才回去,一进门呀,我就看见(常威在打来福)我爸妈再跟阿姨a嘀咕什么我也没问就回帐篷睡觉,第二天也没什么,可第三天,出事了!   晚上快刹戏的时候吧,一些下戏的人已经洗脸收拾行李了,我爸也是,我是在我爸下去一会的时候准备从戏台子回住处帮我爸收拾行李,走第一个小道的时候我还能看见舞台的光印在前面呐,等我一拐弯我就看见呐,我前面有一个人影,背对着我,身影有些佝偻,看不清男女来。   我也没在意以为是看完戏回家的这时我只能听到戏台子发出的声音了,没走十几步前面那人就停住了,我继续走,这时它开口说话了“小娃娃啊,你怎么一个人呀”它的声音沙哑难听,分不清男女。我并不是一个喜欢说话的人,更何况这个人萍水相逢,我继续往前走,可是这个小道窄呀,我走到它后面的时候必须它继续走我才能走,这时它又说话了“小娃娃啊,你怎么一个人呀,你爸妈呐,跟着奶奶走好吗?”我当时愣了一下,心里想着怕不是遇到人贩子了,也就没回话,猛的转身回头跑,途中还捡了块石头,我怕前面有她同伙,后面就算有,我也是可以搏一搏的,可是跑了几十步我发现我跟巷子口的距离没变,这时那道声音又响了起来“小娃娃啊,你爸妈不要你了,你跟我走吧”我感到一股寒意从我尾椎骨冒了起来,腿肚子都直达哆嗦,我也不敢回头,就继续往前跑,跑着跑着我就感觉不对劲了,这巷子变长了也变宽了,这根本不是我进来时的那个巷子!我当时是真的怕极了,动都不敢动了,那个声音又响了几声我都没回答。   过了不知多长时间,我突然听到我爸喊我的声音,我就大声呼喊:“我在着呐”我一直这么喊,没一会我爸就找到我了,他问我的第一句我就懵了“你怎么在坟地,舞台都卸完了,赶紧走” 我在看了看四周,哪有什么巷子,只有一个个的坟头。后来赶场的时候(我们从这个地方到下一个地方)我就给我爸妈说这,事,我爸妈听完脸色都不怎么好,这时阿姨a说:“这地方我以前在别的剧团来过一次,你们猜怎么着,我在住处看见夜里总有白影在房梁下飘,就准备走的时候,还死两个人,就发现在坟地里!”   好了我的事情说完了,在这里希望鬼影越来越好,万事如意。   鬼门渐开应中元   影子有无辩死生   人间怪谈几个真   间间房内藏诡谲      
回复 支持 反对 百度谷歌雅虎搜狗搜搜

使用道具 举报

UID
76661
精华
0
威望
0
魂魄
59
鬼币
132
元宝
0
贡献
0
阅读权限
10
注册时间
2018-10-10
最后登录
2018-11-9
发表于 2018-10-14 13:21:28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事情本来有好几个,但是没时间写了,原谅我手机打字,很累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UID
76051
精华
0
威望
0
魂魄
22
鬼币
113
元宝
0
贡献
0
阅读权限
10
注册时间
2018-9-29
最后登录
2018-10-1
发表于 2018-10-14 13:31:16 | 显示全部楼层
  诗扬哥,龙伶小姐姐好,新人来报道了。一直在潜水,很喜欢鬼影在人间这个节目,一口气全部听完了呢。
  废话不多说,我来说说我在老家读书那些年发生的怪事吧。
  我初中回老家读书,住在外婆家,是一个十分小的村子。初三那年,外婆摔断手,在我大姨家住下了。我一个人在外婆家自己生活了两个月。
  农村一到夜晚就十分的安静,除了猫咪发春的如同婴儿般的凄厉叫声。我们老家平房是三室带一个露天的小院子,院子里还有一口老井。
  那天大概是晚上六点左右吧,天还没完全黑,我洗澡出来,想要拿梳子梳头。镜子挂在大铁门旁边,因为我一直对镜子有种恐惧心理,所以都是避开镜子走过去的。
  还没拿梳子,突然一阵冷风吹来,镜子就突然掉在地上碎了。那风十分的诡异,就那么一阵,就没了。门也关的紧紧的。
  我还在纳闷怎么回事呢,头顶就传来乌鸦啊啊啊的叫声,和喜洋洋与灰太狼里面的特效如出一则。
  从我房顶飞了过去。重点是,我在广东普宁这儿生活了快三年了,从来没有见过乌鸦也没有听过它的叫声。
  更诡异的是,这时候,放在我外婆卧室里的电话响了起来,我跌跌撞撞的把木门打来冲了进去,灯都没有开,心里那个慌啊。
  这时候,天空已经黑了,电话是我表姐打来的,这让我心稍安。就在这时,一只猫从阁楼跳了下来,发出嗷嗷的叫声。这一下真的把我吓得不清。
  不知道从哪里跑来的猫,我外婆的房间门我也一直关着,窗户也是很高的,并且用铁网网住的。那猫很快跑了,我哭着摸着的把灯打开。
  如果只有一件诡异的事发生我还觉得没什么,可是一连串发生这让我真的很惊恐。
  我经历的诡异的事还有五六件吧,大都在学校发生的,可惜错过了上一期。下次有机会再来唠嗑吧。
  祝鬼影人间越办越好,祝龙伶小姐姐越来越漂亮。也祝诗扬哥心想事成。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UID
73257
精华
0
威望
0
魂魄
39
鬼币
127
元宝
0
贡献
0
阅读权限
10
注册时间
2018-8-1
最后登录
2018-8-30
发表于 2018-10-14 18:20:53 | 显示全部楼层
诗杨哥龙伶姐你们好,说一说我前面故事的后续吧,应该也算是切题的:
2018.10.1号,这天我休息,其他人都去上班了,下午我们计划到慈山去游玩,下午3点他们下班,洗漱完毕3点半,我们一行9个人开着车跟着导航前往慈山,到慈山大概4点多,找了好久都没找到慈山在哪里,问了路边的一个阿姨也不知道在哪,我去买烟的时候问了一下超市的老奶奶,她说在中学的大门那里,旁边有一个小门是上慈山的,然后我们一行人找了好几遍也没找到那个小门在哪里,倒是有一个烈士陵园,我们就过去转了一圈也没什么好玩的,就开导航找了一个大超市,买了点东西就开着车回宿舍了,去吃了点饭,躺床上玩会儿手机就睡觉了,睡着之后我又回到了无锡学校的那个工地,依旧在床上玩着手机,(这个时候是晚上)忽然,有一条眼镜蛇穿了出来(为什么说是眼睛蛇呢,因为它的头是扁的)咬到了我左手食指,我就赶紧掐着它的脖子,费了好大的力气才把它掐断了,头和身子分开了,它的头还死死的咬着我,然后钻到我手指里面去了,手指还在流着血,慢慢的被咬的地方变成了一个图腾,一个蛇头张开嘴的样子,这个时候我的意识有点模糊了,趴在地上的我拿着手机打120,绝望的是打不通,我就想着要不我自己去医院吧,捂着我的手指就站起来走了,走出工地看见一个高架桥环岛(这个时候时间又变成了下午),我就站在高架桥上到处看,想着看看哪有医院,刚好这个时候我看到了搞传销的那小子,当时心里很着急,刚好我边上有一个警察,这个警察和别的警察穿的衣服不一样,他的上衣穿的是一件海军的白色短袖,系扣子的那种,我就把我看到搞传销那小子的事和他说了,我们一路跟着他来到了一栋4层的出租屋里,他们在第四层,我们上了楼,他们的门也没关好,透过门缝我看到了还是那群人,都在床上玩手机呢,我和警察就冲进去了,其他人都被控制住了,有一个小头目不愿意被抓,不知道从哪弄来了一个核武器,(他拿出东西的一瞬间,脑子里就冒出了三个字:核武器)我当时都吓傻了,那个警察赶紧把我推出门外,把门锁死了,我得救了,核武器泄露被控制在了那个屋子里,(从见到那个警察开始到他把我推出门外,我不知道是从始至终我都没看清他的脸还是他的脸是一直模糊的,我心里的想法是比较倾向前者的),过程肯定是比写出来惊险多的,但是文笔有限没办法
为什么我的经历那么恐怖

点评

二货兄,久仰久仰。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8-10-29 11:00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UID
73257
精华
0
威望
0
魂魄
39
鬼币
127
元宝
0
贡献
0
阅读权限
10
注册时间
2018-8-1
最后登录
2018-8-30
发表于 2018-10-14 18:27:38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是二货发表于4分钟前
诗杨哥龙伶姐你们好,说一说我前面故事的后续吧,应该也算是切题
两位主播念出来那么搞笑呢,不要因为我的名字就这样对我呀,所以,两位主播请严肃一点,好不好嘛(限制字数了吗我这段怎么没发上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UID
70573
精华
0
威望
0
魂魄
84
鬼币
119
元宝
0
贡献
0
阅读权限
10
注册时间
2018-5-21
最后登录
2018-11-19
发表于 2018-10-14 23:59:35 | 显示全部楼层
 诗扬哥 龙伶姐你们好。我是老鬼友但是很少发言,今天上论坛刚巧碰到新的题目了,我就说说我以前经历的故事吧。
  那是我12岁在外婆家发生的一件事,那年暑假,父母因为工作的原因要去外地,让我去外婆家住几天。外婆家在我们那最远的一个团[我家在新疆,我们这地区的叫法还是和部队一样分为师,团,连]我很开心去外婆家,因为外婆家离山很近,并且离我外婆家不远还有个部队在那驻守。小孩嘛,见到当兵的都会很开心。刚到外婆家的几天,我跟疯了一样天天玩,没几天就和周围的小朋友混熟了,玩的不亦乐乎。和外婆家隔了一条马路的地方是一个很大的养鹿场,里面养的都是大型的鹿子我也不知道怎么称呼,以前我来总能看到里面的鹿子,可是这次来什么也看不到,围墙变的很高很高。有天晚上,我被雷声惊醒,外面下的很大的雨。不知为何那个鹿场的鹿子叫的很厉害,我站在窗户前往鹿场的方向看,什么都看不到。外面雨越下越大,感觉跟泼下来的一样,就在这时一道闪电划破了夜空,我突然看到离鹿场不远的马路上站了一个人好像还是一个当兵他面朝鹿场就那么站着,就在我想这么晚了外面下那么大的雨他在路上干什么呢,外面又恢复了黑暗。当时就有点怕了,可是还是好奇心占据了上峰,我又等了一会又一道闪电,可是原来站人的地方已经什么都没有了,后来又几次闪电还是没有。第二天早饭时,我给外婆说“昨天晚上雨下的很大,旁边那个鹿场鹿子叫的很厉害”,奶奶说“那肯定是昨晚雷声太大把它们吓着了”。我接着说“奶奶昨晚我还看到一个当兵的站在鹿场前的马路上”,奶奶没有接我的话,却听到她小声嘀咕“哎!可怜的孩子,他怎么还在”。我接着追问什么孩子啊,外婆却什么都不说了,我又问了几遍外婆还是不说话,我就有点生气,起身就回房了。过了一会,外婆进来了,她走到窗户的边上指着鹿场的方向,问我“强强,你知道为什么鹿场的围墙要加高吗”?我没理外婆。外婆接着说“两个月前一天的中午,也是像昨晚那么大的雨,有一头鹿子被雷声惊着了跳出了围墙,那头鹿子见人就撞,有好几个人都被撞伤,路过的一个当兵的为了救一个小朋友被鹿角刺穿了肺部牺牲了,可是他也是个孩子啊。后来鹿场被整改,围墙建了两层,上面还有铁丝网,再后来就是传有人在大雨天总能看到一个当兵的站在出事的地点,面对着鹿场就那么站着,可是走近又什么都没有了,咱家离的近,我也见过两回,我想你看到的应该就是他,你也别害怕他是个好人,他救了一个人,守护着这方土地”。当时我听完这些心里很难受,又对军人产生了更高的敬畏。我跟外婆说了对不起,我记得当时外婆眼圈都红了,我知道她是在惋惜那个当兵的哥哥。第二年,我就听外婆说那个鹿场搬走了,鹿场搬走后就再也没人见过那个雨中的军人,后来我大了,在想这个事,可能他是放心了,所以走了。好了这就是我那些年经历的一个事,也是我至今为止很难忘记的一件事。
  希望鬼影越来越好,两位主播辛苦了,以后有好的题目我还会留言。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UID
50230
精华
0
威望
0
魂魄
248
鬼币
172
元宝
0
贡献
0
阅读权限
20
注册时间
2017-7-2
最后登录
2019-2-18
发表于 2018-10-15 13:40:2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海边的卡夫卡 于 2018-10-21 00:50 编辑

诗扬哥龙伶妹子你们好,我是海边的卡夫卡,我又来留言了。最近表达的欲望特别强烈,很想把我在农村的那些年的经历说给大家听。我来自山东一个落后的农村,那里没有什么值得称道的地方,我就不说名字了。村子南面是山,不高,但是一座连一座,延绵不绝;北面是煤矿,建国初期盖的,很老很老的煤矿,年深日久,建筑已经盖上了厚厚的一层煤灰,破旧的机器就在那破旧的黑色建筑里哼哧哼哧地作业,发出低沉的噪音,像极了一个喘着粗气的年迈的老人。于是整个村子就有了两种颜色,村南是郁郁葱葱的绿,村北是斑斑驳驳的黑。而且村北有很多露天的矿坑,有的是因为塌陷,有的是废弃的矿洞,像鼹鼠打的洞一样,四散在田野间。我童年一些阴暗的经历,很多都与矿坑有关。
虽然在那里生在那里长,但是说句实在话,我永远不想回到那个地方,即使那里有我爱的和爱我的亲人们。
周德东老师在《周德东亲身经历的恐怖故事》里有一句话:我的童年很压抑。我的童年也很压抑。这种压抑感就来自这个山脚下的小村子。它带给我的永远是神秘、萧瑟、荒凉、阴郁,以及说不清道不明的人与人之间的纠葛。
我有一个姐姐,我是家里第二个孩子。准确来说应该是第三个孩子,如果我的哥哥生出来的话。不过那样的话或许就没有我了。以前我们那儿计划生育极其严格,严格到有些事情不能在这里说。不过可以说明一下规则:如果第一胎是女儿,可以再生一个,但是必须等到女儿6岁以后;如果第一胎是男孩,就绝对不允许再要二胎了。
总之,在妈妈肚子里呆了五个月的哥哥赶上了政策,由于只比姐姐小四岁,没资格生,于是就没有见到过外面的世界。听我母亲说,当时她伤心得都要死了,虽然内心悲痛欲绝,但还是乖乖地躺上了手术台。这种心情没经历过的人真的无法想象。同时去的还有好几个孕妇,最大的都六个多月了。做完手术回家后,母亲捧着给孩子做好的小红肚兜哭得天昏地暗。没办法,在那个年代,有很多人们迫不得已要去做的事情。(下面这句话你们可以不念,也最好不做评论)不允许有怨言,更不允许对抗,对抗的结果只有毁掉本来就贫穷的家,甚至是整个下半生。反正到最后人们终将会遗忘,继续过生活。

在村北头的荒草地里,有一个废弃的矿坑,已经被填满了,直径很大,但是只有一米多深,可以很轻松地走下去。这个矿坑废弃之后有了另外一个用途,村子里偶尔有孩子夭折,这里便成了放死孩子的地方。村里的风俗是孩子夭折了不能埋,要拿席子或者毯子包起来,暴露在地面之上,让尸体自行分解。我哥没的那年有五六个未出生的孩子都被放在了这个矿坑里,年深日久,早已尸骨无存。后来,很偶尔的有孩子没养活,便都沉睡在这里。那我们姑且称这个矿坑叫婴儿冢吧。哥哥未曾见到世间万物的破碎的身体,就躺在婴儿冢里,在血红色的肚兜里蜷缩着。
我今天要说的事情就发生在婴儿冢。
那是我四五岁的时候,具体几岁我不记得了,还在上幼儿园。有一天我和邻居几个小伙伴跟着其中一个孩子的爸爸去放羊,羊群走来走去就来到了婴儿冢附近。我们对婴儿冢没有任何概念,继续嬉笑打闹,他爸却径直跑到了婴儿冢旁边,片刻就回来了,跟我们说走吧走吧走吧,有死孩子。我们一听来精神了,又害怕又好奇,都缠着他爸,让他陪我们去看一下,他爸实在拗不过我们,说就看一眼啊,吓出毛病别怪我!这话我记得特清楚。我们就跟在他身后,战战兢兢地走了过去。
当时是夏天,已是傍晚,夕阳的余晖照在摇曳的狗尾草上,闪耀着金色的光芒,一个蜷曲的小孩子尸体躺在草丛中,暴露在夕阳下,全身已是黑色,黝黑,肚子里腐败的空气已经将肚皮胀成了圆圆的球。我扫了一眼,立马像受惊的蚂蚁一样,跟一帮小伙伴四散跑开了。
后来才知道这孩子是我家族里一个大伯家老四的孩子,孩子生出来没一个月就夭折了。这大伯家五个儿子,家里闹过一些邪性事儿,以后有机会我给大家讲。
跑开之后我们各自回家,说实话,我并没有很害怕,当时并不太明白死亡和恐怖有什么联系,只是觉得这件事情很神秘,恍惚感觉不是真实发生,一切只是臆想。那个黑色的小东西在我脑子里越来越模糊,晚上在妈妈怀里准备睡觉的时候,这个场景几乎都要变成空白了。但是,当晚的一个梦结结实实地吓到了我,那个梦极其清晰,直到今天,我想起那个梦都如同昨日,不寒而栗。
我梦到一排光着身子、皮肤青黑,只穿血红色肚兜的小婴儿,闭着深陷在眼窝中的眼睛,排着整齐的队伍,像奥斯维辛集中营里进毒气室的犹太人一样,正在一个挨一个地,默默地往矿坑里跳!
就是这个默片一样极其简单而又极其诡异的场景,如同给我迎头痛击,深深地烙印在了我的记忆里。
那晚我哭着从睡梦中醒来,看一眼蚊帐外被月亮照得幽幽闪着蓝光的地板,仿佛那看到里站着一排穿红肚兜的婴儿,在幽蓝的月光下冷冷地盯视着我。母亲被我的哭声惊醒,迷迷糊糊问我怎么了,我抽泣着结结巴巴地跟她说我梦到一排身上围着红布的小孩在往矿坑里跳,听着听着,她的手臂开始微微颤抖,随即紧紧地把我搂在怀里,转而又发出轻轻的抽泣声...
时至今日,我也不能理解为什么会做那个梦,但我能理解妈妈为什么哭。红色的肚兜在她的记忆中是悲伤的代名词,我出生之后她也再没给我做过红肚兜。那个场景即使我醒着也不会在脑子里形成任何相关的形象,然而它却在我的梦里实打实地出现了...
这是个百分之百真实的故事。
好了,故事就到这里,辛苦二位。说了这么多,仅仅为了铺垫那一个简单诡异的梦。我上小学前记得最清楚的一件事,竟是这样一个梦,说来也挺神奇的。这个梦一直啃噬着我,直到今天我也无法释怀。究竟梦与现实之间有多少因果,我全然无法揣测,只能把他写出来,让更多的人知道,或许能让我觉得我并不孤独。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UID
76795
精华
0
威望
0
魂魄
78
鬼币
135
元宝
0
贡献
0
阅读权限
10
注册时间
2018-10-15
最后登录
2019-4-2
发表于 2018-10-15 14:05:49 | 显示全部楼层
诗扬哥、大伶伶好!我是青林少年,原来的论坛账号怎么都找不回来了,于是又注册了个小号。潜水多年,终于忍不住开了会员,同时也忍不住来冒出来分享自己的故事啦!这个故事来自六七年前我在考研出租屋内的那段经历。
2011年大学毕业,但我和同学小C都没找到理想的工作,于是我们相约一起,在学校附近租了一间屋子,准备考研。是的,我们租的只是一间屋子,而不是整套房子,毕竟我们那时候经济能力有限。房东将一大套房子分隔成五间小屋子,我们租的是里侧南向较大的那间,毕竟两个人嘛,需要住宽敞一些。
在学校附近这个地方租房子的只有两类人,一类是像我们这种考研长租的,一类是供学生情侣啪啪啪的短租。可能后者市场较大吧,也来钱快,房东专门拿出靠外的三间屋子短租。因为这房子隔音不好,所以晚上那些啪啪啪的“鬼哭狼嚎”声对我们影响很大。不过这不是最恐怖的。
恐怖的是那里侧阴面的第五间小屋子,这屋子是厨房改的,空间狭小,只在中间地带放了一张白凄凄的大床。墙上朝北仅有一扇小窗,光线极暗,白天都需要开灯。而且,不知为何,这房子还留有原来洗碗的水龙头和水池,给人一种湿漉漉的感觉。我们租房前,房东也带我们看过这间屋子,说是新装修的,可我们当时觉得这屋子根本就不适合住人,于是宁愿多花点钱租了阳面宽敞那间,那间原来就是主卧,不存在改造的情况。
但阴面的小屋子最后还是住进了人,也是个考研的,就叫他小T吧,我在出租屋准备考研那一年的恐怖记忆就来自小T和他的屋子。
小T刚搬进来的时候曾主动来和我们打招呼,说了些大家都考研,都有自己的名校梦想,希望以后互相作伴,互相鼓励的话。我们看他热情,出去学习吃饭也就常叫上他一起。小T年纪比我和小C都大,已经有些秃顶了,他是大学毕业工作了五六年,又来考研。据说他决心很大,不仅辞了工作,连女朋友也吹了,就为专心备考。
小T和我们一起吃饭的时候,慢慢就开始抱怨他那屋子很奇怪。他以前从没有鬼压床的经历,可住进这间屋子后,他几乎天天被鬼压床,有的时候一晚被压好几次,甚至午睡也被压。由于休息不好,他的气色也不大好了,秃顶也更严重了。
小T鬼压床的时候还会做情节类似的恶梦:梦中总有一个穿黑衣服的女人让小T帮她收尸,说尸体就埋在屋子的下面。一开始我们都觉得小T可能压力太大了,因为他为了考研放弃了太多。就没拿他这梦当回事。而且我们住的是六楼,屋子下面是硬梆梆的楼板,又不是土地,怎么可能去掘地发尸呢。
后来,小T就不怎么理我们了,叫他吃饭也不跟我们一起。他开始喜欢独自行动,而且奇怪的举动也多了起来。有时候我们在学校食堂或校外餐馆吃饭的时候,还会碰到他,却发现他总是要两份饭,而且在自己对面的饭碗上也放一双筷子。他吃完自己这边的,就拿起对面的筷子,端起对面的饭继续吃。要知道,小T之前和我们一起吃饭的时候,饭量是很少的,根本就吃不了两碗饭!
一次,在某个小餐馆,我们曾试着去和他交流,但他并不和我们说话,只是看着我们“诡笑”!是的,他的笑容太诡异了,他是把头向右后方侧了45度,然后把两只眼珠子撇到左眼角,默默地瞥着我们笑。我和小C看他这样,只觉得后背发凉,讪讪地离开了。出来后,小C悄悄和我说:“你有没有发现小T不仅笑得瘆人,而且体态也越来越女性化了?”小C说的女性化这一点我开始没有察觉,直到后来我发现小T走路喜欢扭屁股的时候,才意识到情况果真如此啊!
我和小C是2011年深秋住进出租屋的,我们都参加了2012年初的考研。但因为我们2011年10月底才准备,又都是跨专业,所以2012年初的考研就几乎裸考,只当演练一下了。我们重点在为2013年初的考研做准备。现在的考研时间据说提前了,和我们那会儿不大一样了。但我觉得此处有必要把时间线梳理清。小T是2012年春夏之交住进来的,那时候他得知我和小C已经有了一次考研经验,屡屡嘱咐我们在考研报名、核对考生信息等关键环节的时候叫上他一起,他怕出错。我和小C也欣然答应了。
转眼就到了2012年10月份,考研报名也要开始了。但正如前文所言,这段时间以来,小T已经不和我们交流了,他独来独往,摆两双筷子吃两份饭,走路摇屁股,还时不时诡笑。我们也有点怵他,不再接近他了。可是,我还是想提醒小T抓紧时间上网填考研报名表,毕竟曾经答应过他这件事。
可奇怪的是,2012年10月份以后,小T似乎就再也没有出现过。我们看不到他吃饭、学习,甚至也没有见过他上厕所。这里顺便提一下,我们住的那个出租房,是五间屋子的人共用一个小卫生间。以前小T正常的时候,我们早晨还会抢着去上厕所,但现在,我们却见不到他了。我和小C推断,小T有可能在闭关学习。因为他的屋子门上没有上锁,我们从外面试着去推他的门,是推不开的。(这和前两期影留言门上缠胶带那位还不一样)这只有一种可能:他把自己反锁到屋子里了。可我们敲他的门,却没有回应。他难道不想理我们?还故意错开和我们吃饭上厕所的时间?由于那时候全心备战考研,我们也没有太在意小T的事,心想他比我们成熟,用不着我们操他的心吧。由于见不到小T本人,我就给他发了条短信,告知他尽快填写报名信息。可小T没有回复我,我又试着打电话,听筒传来的声音却是:“您呼叫的用户已停机。”
就算闭关也不至于把手机停了吧,我和小C觉得事情有些蹊跷了。小C甚至担心,小T是不是已经死在了自己反锁的屋子里!但小C的担心很快被他自己打消了。因为他又见到了小T。
那天晚上,因为我要提前回去洗一大堆冬装,所以只剩小C自己学习到很晚才回出租屋。我们已经毕业,却在学校附近租房,为的就是蹭学校的自习室学习。学校自习室每晚十点四十五开始赶人关灯。小C回去的时候大概已经十一点多了。他后来和我说,他在路上幽暗的路灯下,看到一个人在墙角烧纸!那个人就是小T!小T穿着一身像油毡一样的黑色的衣服。“油毡”这个词是小C和我说的,我还专门搜了一下什么意思:油毡是用动物的毛或植物纤维制成的毡或厚纸坯浸透沥青后所成的建筑材料,不透水,有韧性,做屋顶、地基、地下室墙壁等的防水、防潮层。也叫油毛毡。要说单凭这身衣服,小C其实判断不出那是小T。小C确信那人是小T,是因为两个更明显的特征:其一、那人秃顶,这是小T的相貌标志,只是他现在比以前更秃了,没多少头发了。其二、那人发现小C后,又在歪头瞥眼地朝小C诡笑!除了小T,谁还能做这种表情!据小C说,他当时吓得全身汗毛都炸了!他远远地丢下一句:“小T,考研该报名了!”就一溜烟儿路回了出租屋。
接下来的生活,我们依然没有再见到小T,但小C那晚已经算是提醒他报名了,我们也就安心备考,不去管他了。只是我们的出租屋啊,不知为何环境越来越差了,一股类似屎尿混合的臭味儿越来越重。一开始我们以为是洗手间马桶的问题,但房东反反复复清洗了几次,味道仍没有除去,反而越来越重。后来房东发现,这味道是从小T屋子里传出来的。房东叫不开门,给小T打电话一直停机。小C又猜测,小T可能已经真的死了,他那晚见到的应该是小T的鬼魂,而我们闻到的,大概是小T的尸臭!
房东不了解这些,只是对小T破坏出租环境的做法很不满,一怒之下就叫我们一起把房门给踹开了!房门被踹开的那一刻,门外所有人都险些晕倒!因为太TM臭了!
大家刚试图捏紧鼻子,眼前的场景就又让人倒吸了一口凉气!只见小T穿着那油毡一样的黑衣服,坐在那白凄凄的床上,正拿着一面镜子梳头呢!他那秃秃的头顶已经没几根头发了,而木头梳子却在反复刮蹭着头皮。他的头依然朝右后侧歪着,眼珠斜到眼框最左侧,他还在诡笑着,不知是在笑镜子里的自己,还是在笑门外的人。
而墙壁旁边那原本厨房洗碗的水池子里,混合的屎尿正随着水龙头的滴答声往外溢着!敢情小T不出去上厕所,是在这里大小便吗!
房东质问小T为何如此糟蹋他的屋子!小T依然梳着头,诡笑着,并不理会。房东气得报了警,这房东的表弟就是派出所的,出警很快,一来就把小T给带走了。但小T走的时候,我留意到,他的眼睛一直瞥着那床的底部看!
后来,房东的妻子过来和房东一起收拾屋子,两口子带着好几层口罩,一边收拾,一边骂街。房东妻子在拖地的时候,请我们过去帮着挪下床。我们搬着床沿一使劲,竟然把床板掀开了一半,原来这床里还有个柜子,里面有女人的旧衣服和梳妆盒什么的。房东妻子问房东这怎么回事,房东说去年改造厨房的时候,从外面二手家具市场,随便买了个便宜的床摆过来,他也是刚知道这床是带柜子的。至于那柜子里的女人衣服是谁的,就不得而知了。但可以肯定的是,小T应该偷偷打开了这柜子,穿上了里面的女人黑衣服,还拿出了里面的梳子来用。因为柜里其他的衣服也像油毡一样,梳妆盒和小T手里的梳子更是同样的牌子。
后来,我再也没见过小T,听房东说,派出所盘问小T半天也没问出个所以然。最终,他们通过小T的身份证,联系上他的家人,把小T带走了。现在回忆起这件事,我对小T还是心存愧疚的。如果在他抱怨鬼压床的时候,就想办法帮助他,或许他也不会变成后来的样子。不知道他现在在哪里,只希望远方的他一切安好。毕竟那一年,我们有过在出租屋里,一起为了梦想而准备考研的日子。
最后,祝鬼影人间越来越好!这是我第一次留言分享故事,希望能被读到。我以后还会经常来分享我的故事哦!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UID
76051
精华
0
威望
0
魂魄
22
鬼币
113
元宝
0
贡献
0
阅读权限
10
注册时间
2018-9-29
最后登录
2018-10-1
发表于 2018-10-15 18:21:18 | 显示全部楼层
  
  诗扬哥,龙伶小姐姐好,我突然又想起了小时候发生的事,就屁颠屁颠又来发帖了。
  就是我小学的时候,我和我弟这对欢喜冤家一直打架,吵架,互相伤害。有人说这是因为我属虎,他属龙的原因,龙争虎斗嘛。
  他这人特别讨厌,比如在我背上放一只毛毛虫,蜘蛛等等。
  那是我小学二年级还是三年级的事了,我都记不太清了。我和他在睡在一张床上,大半夜我做梦,梦到有只大狼狗不停的追着我,最后将我扑倒,然后用它的舌头舔我……
  我挣扎着爬起来,被惊醒,发现脸上湿漉漉的,还有我弟梦游般的站在我旁边,他看着我,我也看着他。
  然后,他就又躺会去睡了……
  这件事发生时我还小,后面一件事更加可恨。
  那时候我比较大了,又因为我和我弟睡在一张床就会打架,所以分床睡,那应该是我五,六年级的时候。
  因为住的房间蚊子多,都搭着蚊帐,我那天写完作业,已经快十二点了,躺回床上,正要入睡,我睁着眼看着蚊帐上面,密密麻麻的爬满超级迷你的小蜘蛛。
  我真的被吓的大叫出来,想起我弟之前说他找到一枚蜘蛛卵塞我床上的事,没想到是真的。
  我妈被惊动了,我立刻和她打了小报告。我弟被我妈一顿训斥之后,笑嘻嘻的去帮我把一只只小蜘蛛抓下来,这家伙根本不怕这些,他还经常抓蜘蛛来解剖。这家伙就是个魔鬼!
  不知道有没有跑题呢。祝鬼影人间越办越红火!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UID
76807
精华
0
威望
0
魂魄
25
鬼币
104
元宝
0
贡献
0
阅读权限
10
注册时间
2018-10-15
最后登录
2018-10-17
发表于 2018-10-15 20:44:53 | 显示全部楼层
诗扬哥、龙伶姐,你们好啊,还记得我吗?我是之前的陌上未名,因为好久不用论坛那个账号被冻结了就只能换个新号。。。嗯。。。估计我潜水多年早被遗忘了吧。。。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入住鬼影

本版积分规则

关于我们|手机版|鬼影人间. ( 京ICP备15030277号

GMT+8, 2019-4-25 17:42 , Processed in 0.265627 second(s), 7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By Weixiaoduo.com

© 2012-2014 技术支持: 薇晓朵网络工作室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