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哈喽怪谈|诡影重重|影榴莲|惊悚音乐剧|沙石奕站 - 哈喽怪谈官方网站

 找回密码
 入住怪谈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楼主: 诗扬

[影留言] 本期话题181013——我在***的那些年

   关闭 [复制链接]

UID
76807
精华
0
威望
0
哈喽
31
怪币
107
元宝
0
贡献
0
阅读权限
10
注册时间
2018-10-15
最后登录
2019-5-5

鬼影纪念章

发表于 2018-10-15 20:45:32 | 显示全部楼层
诗扬哥、龙伶姐,你们好啊,还记得我吗?嗯。。。估计我潜水多年早被忘了吧。。。
回复 支持 反对 百度谷歌雅虎搜狗搜搜

使用道具 举报

UID
75174
精华
0
威望
0
哈喽
10
怪币
102
元宝
0
贡献
0
阅读权限
10
注册时间
2018-9-10
最后登录
2018-10-15
发表于 2018-10-15 20:48:2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EthanH 于 2018-10-15 22:00 编辑

哇,两位主播好,上次被读到很开心.珑玲姑娘把我的故事讲的特别好,比我写的好多了
不过我ID的名字倒不是因为阿汤哥,很美好的误会啊;其实就当是要取一个ID名,也没有仔细想,于是就用了我很喜欢的一位“演员”的名字,觉得诗杨哥一定认识,演员叫做Ethan Hawke
再讲一个我住在homestay那些年的故事吧,其实就是上一期发生的敲门那件事的后一天:
也许是由于昨晚一系列怪事的发生,睡的并不踏实
于是即便在睡梦中,我的肌肉一整晚也并未下意识的放松下来,总之起床之后,浑身酸疼;在床上躺了许久,对昨晚的事还历历在目
看了看手机的时间,快到打工的时间了(由于我每周六周末在一个咖啡店有兼职)
“算了,不管他了”我告诉自己,当我换后衣裤,走出房间后,发现,嗯?我室友房间的门大开着(就是我昨晚敲门,没有回应我的那位室友)
我虽然同室友关系并算很好,但毕竟住在一个屋檐下,他通宵游戏,早上逃课的习惯我还是知道的,要说周六早上起个大早床,还真是稀奇;
不过时间不早了,得着急赶车,我也来不及多想;于是就往一楼走去,而我正准备下楼梯时,我看见了一位女士,长相很普通,说不上好看难看,不过十分没有辨识度;别说现在让我回想,即便当天夜里让我回想,我也丝毫想不起她的长相;就像是,我本就不该遇见她似的
但奇怪的事是,从昨晚开始,我便没有遇见过一位我熟识的人,早晨室友也消失不见,现在早晨7点一个陌生的女子,一身正装的缓缓从一楼走上来,着实奇怪;不过我还是礼貌的打了招呼”Morning,How are you?”
她并没有抬头看我,也并没有回应,只是继续从爬着楼梯,离二楼的我越来越近;当是我也没想太多,也往楼下走去;
她经过我时,转头看了我,我再一次礼貌的说”How are you?” 她并没有回话,不过对我露出了微笑;
但记忆是个奇怪的东西,现在啊,我当真无法会想起她的面目,连一丝一毫的线索也无法想起;但我却能会想起那一个奇怪的微笑,就像是,她把我记忆中她自己的的整个脸都被打上了马赛克,只留下了,她的笑容
那个笑容给我很奇怪的感觉,说不上诡异,但绝不是温暖

我下楼之后,下意识的回头看了她一眼,她径直往三楼走去;是的,那个昨晚我去不了,被锁住的三楼;
由于角度原因,她到底能否进入三楼我无从知晓,但按道理来讲
如果她发现三楼被锁住,无法通行,应当立马调转方向;但我在厨房拿牛奶,门口换鞋等一系列动作,至少也有5分钟;但我可以确定的是,足足五分钟,她并没有下来

接下来就到了当天晚上,下班已经晚上10点了,我同另一位一同打工的当地人一起回家,他是一位很厉害的学长,在读的公共关系phd(话说回来,真不要小看国外打工的年轻人,真的,奶茶店做奶茶的,说不定就是一个在读博士,在读硕士什么的);他和我关系还不错,我们常讨论一些挺有趣的问题,不过那天我们有些不快
大概就是他讲到”脱欧应公投应该重新再举办一次”,其实我并不是太关心政治的人,不过我是当真觉得二次公投并不能被接受,而我又开玩笑的讲到奥巴马是 white president in black face, 没想到他是奥巴马的粉丝, 于是讲的挺不愉快

后来路上有些尴尬,两人都没有说话,这时我忽然听见有人的呼救声从我耳边传来“Help, please, help”
并不算十分清晰,无法分清方向,但大概能推断是在附近
我往前又走了几步
”Help, please please”声音再次响起,这时我忍不住停了下来
我问同行的小哥”你听见了吗?”
他说”是的,我开始还不太确定”
于是我们左顾右盼,因为国外的居民区其实并没有很多行人,想要找到声音来源
这时我们发现旁边有一个便利店,便利店门前停了一个小车,我说”声音好像是从车里传出来的”
朋友点头应了应打算报警,这时车主从便利店里走了出来,问我们要干嘛
我朋友说“抱歉先生,我们刚刚路过听见有呼救声从你车后备箱里发了出来,可以麻烦您让我们检查一下吗?”
车主抱着他的儿子,很生气的一把脱开我朋友;这时便利店老板闻讯也赶了出来说”先生,麻烦你让他们检查一下,否则我可能要报警了”
车主没办法的打开车门,后备箱,总之我们全部检查了一遍,还是一无所获;这时距离我们听见“Help”已经过去了10分钟了;
为了以防万一,我朋友说他留下来报警,说我住的远,让我先回家;
于是一路走回家,居民区路灯越来越少,我不由得加快脚步,这时
“Help”凄厉的一声从我周围传来,我无法分辨方位;我左右看了一眼,然后又往前走了几步
这时”Come back, Help,HAHAH”我听见这样的惨叫声
在深夜的郊区,一切的寂静的不行,所有的房子都以关灯歇息了;这声音不像呼救,更像是一种调戏,带有嘲讽的语气;
我叫加快脚步往家里走去;
“Help””HAHAH”” Help”我不断听见这样的话语,最终,我几乎是以跑步的姿态,回到了住家门口
但却没有丝毫安心的感觉,因为我意识到,此时在这无边的黑夜里,只有我住家“灯火通明”
但我意识后,不,厨房好像关着灯,也许是我想多了?

我进门后,下意识的往厨房一看,房东家,只会啊多啊多叫唤的儿子站在黑暗里;
由于西方都是开放式厨房,所以厨房连接客厅
于是出现了这样的景象
我,进门,站在灯光里,目不转睛的看着站在黑暗里他
他打开着电视,电视的荧光照在他的脸上,照在正站在厨房切菜的他脸上,
没错,他并没有开灯,仅仅靠电视的那一点微弱的灯光,在砧板上切着菜,而电视的荧光打在他的脸上,格外阴森

这时,他抬头看向我,切菜的手并没有停下来,还是缓慢的“咚咚咚”
他目不转睛的看着我,对我字正腔圆的说了一句“Good evening”这是我听见他说过的,唯一一句话
而此刻,我耳边,几乎能感觉到人说话而产生的热气流,”Help”像耳语,在我耳边呢喃
(之前更像是从远处传来的声音)
[发帖际遇]: 捡了钱没交公 怪币 降了 3 . 幸运榜 / 衰神榜

UID
58398
精华
0
威望
0
哈喽
225
怪币
176
元宝
0
贡献
0
阅读权限
20
注册时间
2018-1-30
最后登录
2019-8-13

鬼影纪念章

发表于 2018-10-16 02:42:2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ShrimpatUS 于 2018-10-16 03:49 编辑

我在温尼伯(Winnipeg)的那些年。

      诗扬哥还有龙伶好(龙伶大概与我同龄吧)。听鬼影6年了,不过这是我第一次留言。2011年秋天,我第一次离开家乡,踏上了出国留学的路。很想跟大家分享一下读博的那些日子。

      我去的城市是加拿大中部一个城市,名字叫温尼伯,这里是小熊维尼的故乡。她处在加拿大草原三省的正中央,而这个城市也是整个北美大陆的几何中心。整个城市有70多万人口,但已经是加拿大比较大的城市了-整个加拿大也就三千多万人而已。我们平常戏称她“温村”,还有一个“温屯儿”或者“大温村”就是温哥华了。

      说到加拿大,大家会想起什么呢?漫山的枫叶,质朴的人民,高额的赋税,或是优质的社会福利。当然很多人的第一印象就是“冷”吧?

      是的,加拿大真的是一个寒冷的国度,漫长的冬天,从每年10月绵延到次年5月初。但是只有在温尼伯这个城市待过的人,才更能体会“冷”的含义-这个城市是世界四大寒冷城市之一。我在这里体会过的最低气温是零下43度,如果考虑刮风,体感温度是零下51度-当天,火星的表面温度也就是-40而已。处在那种环境的直观的感觉就是出门大概十几秒钟,鼻腔就会有冰碴,每吸一口气,都会觉得气管有一种刺痛感。当然了,这种极端天气每年只有几天,冬季大部分时间,气温还是维持在零下20度左右。

      围绕这个“冷”,我说几个小故事吧。

      第一个故事是关于Gym储物柜的。
      刚到温尼伯的第一个月,我参加了系里的躲避球队-躲避球是在一个排球场大小的场地上,大家面对面分成两队,每队五人,规则有点像小时候的扔沙包,大家用一个排球大小的很软的球扔对方,被砸到的人就出局。比赛结束后已经我去更衣室换衣服,故事就开始了。不知道大家有没有见过一种密码锁(我贴了图在论坛),是圆形的,上面有一圈数字,每个锁有一个专属密码,由三个数字组成,通过逆时针,顺时针转动来开锁-新买来的锁这三个数字贴在锁后面,一般你需要记住这三个数字,然后把那张纸撕掉。我比赛前换好衣服,锁了柜子,可运动结束要离开,却怎么也打不开。当时我第一感觉是我记错柜子了,就在那几排到处试,可是都打不开。而我认为是我的柜子的旁边那几个柜子都是空的,所以我想,难道是被偷了?当下很是慌张-我的护照,钱包,手机都在里面,丢了确实是很麻烦。我赶紧找了附近一个人帮我打我自己的电话,然后手机就在那个我记得的柜子里响起来了。那一瞬间我有些懵逼,只好去找保安,但是出去到前台,说只能去另一个楼找保安。当时已经是11月,还有点下雪,我就穿着短裤短袖哆哆嗦嗦的去找来了保安。保安来了看了看,也是一脸懵逼,但是就在他看锁的过程中,我突然发现这把锁后面贴着原始的那三个数字!于是我突然明白了,我就跟保安说让他按照这个密码开锁,果然锁打开了,里面是我的物品,还有一把一模一样的锁放在那里。
其实是一个很简单的乌龙事件,就是我换衣服的时候,我旁边也有一个人要离开,他的锁和我的长得一模一样,他离开时,把锁放在了我旁边,我以为那是我的锁,就随手挂上并锁起来了。时隔好几年,想起那个在寒风中穿着单薄一脸懵逼的我,身上还能体会到那种寒冷的感觉。

     第二个故事是一个悲惨的事件。
     就在2011年的年底,12年元旦这几天,有一个香港学生被发现死在了校园里。但是校园空无一人,他就躺在一篇积雪中,全身赤裸。后来调查发现,他是新年前夜和朋友出去喝醉了酒,回去可能走错了方向,没有走去宿舍,而是去了教学区。可是在元旦假期中,所有的教学楼都是锁着的,他可能醉得很厉害,又很冷,想找个屋子休息却打不开,然后冻得太久就已经出现的幻觉-我也是听说人在极度寒冷的时候中枢神经会错乱,饮酒会加剧这种错乱,人会因此分不清是冷还是热,就会自己不停地脱衣服,所以越脱越冷,越冷越脱,最后就很悲惨的在雪中冻死了。所以大家饮酒还是要适量,尤其是天冷的时候,饮酒过量极易引起冻伤,并不是想象中的饮酒能取暖。

      第三个故事是关于车的。
      某年感恩节,我们一行人去一个朋友家聚会,聚会出来,车怎么也打不着。当时也有零下20度左右吧。那个时候我们还没有车,车是租车公司的,可是那么晚了,等待租车公司的道路救援也得很久。于是就找了路人帮忙把一个朋友先送回家,取了他室友打火的线来,打着火,我还陪租车的朋友在冷清的高速上兜风充电,免得第二天又打不着。

      由于冷,这边的车会非常经常的打不着火。所以后来买了车,我的车中是常备一组打火的线,实在打不着就去路上拦别的车帮忙打火。还有一个神奇的事情就是这里的每辆车前面都有一个插头,可以从引擎盖那里抽出来,停车很久的话一定要记得把那根线插在停车位前面的电源上,防止车子太冷打不着。这边的正规停车位每个位置都有电源,冬天停车一定要插电源。那根线不用的时候就收起来-就像那种收起来的卷尺,但是会在引擎盖那里漏出一个插头(我也上传了图片)。我后来开车搬家到别的城市,尤其是后来搬到美国,大家都很好奇我的车为啥有个插头。这种装置除了温尼伯,我第二次看见就只是在阿拉斯加了。

       以上就是关于冷的一些小小的瞬间,其实生活中有很多这样的小事,时候每每想起来,还是觉得很有意思的。

       最后要格外说说,在那些寒冷的,黑暗的夜(冬天下午四点就天黑),室外活动受限,只能去Gym锻炼,就在那个时候开始收听《鬼影人间》,一切也是源自那个著名的《寻人启事》。后来生活中一直《鬼影》这个节目相伴,我的生活中很多有回忆的节点都有对应的《鬼影》的某个节目。比如在新Gym落成的时候听过《特种兵》,在第一次去佛罗里达玩的时候听了《午夜优伶》,被毕业论文折磨的时候听了《明哥异闻录》。还有很多瞬间,我和老婆第一次约会,我向她求婚;还有之前因为听了《诗踪》的某一期,我们去纽约看了《sleep no more》;以及几周以后,我们的孩子要出生啦。所有这些有意思的时刻都有《鬼影》的某期节目相伴。

       最近因为生活和工作上有很多变动,也有很多不顺利,加之秋风瑟瑟,整个人都不是很好,情绪很低落。在国外生活很大的一个问题就是觉得自己是与世隔绝的,不过有《鬼影》相伴,能给我很多鼓励。尤其是诗扬哥的《诗踪》还有龙伶《伶龙》那两个专栏,能给人感觉是在听老朋友讲话,会缓释孤独的感觉。在此感谢二位主播,希望《鬼影》一直办下去,越来越好。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入住怪谈

x
[发帖际遇]: ShrimpatUS 在网吧通宵,花了 7 怪币. 幸运榜 / 衰神榜

UID
47774
精华
0
威望
0
哈喽
47
怪币
116
元宝
0
贡献
0
阅读权限
10
注册时间
2017-6-4
最后登录
2018-7-9

鬼影纪念章

发表于 2018-10-16 04:41:42 | 显示全部楼层
诗扬哥,龙伶姐姐好。今年是我听鬼影的第三个年头了。正在备考所以每天都听恐怖故事提神,听到了最新一期的影留言我忍不住想留个故事。我即将毕业的那段日子也相关。
我是中医女汉纸。第一个故事是来自于2016年我还在读大四的时候的事情。2016年的清明节前一周,早晨我和我前任渣男男友先去图书馆占座,之后去操场遛弯背方剂,去占座的时候就觉得怪怪的,平时图书馆的领导根本不会在在早上六点多就来,占完座出图书馆刚刚好看到那个女老师,可是没太多,就去操场背方剂了。我第一个单元没有课,但是他是有的,吃完饭遛完弯前男友就送我从操场方向来到图书馆。马上到图书馆,前男友突然横到我面前,蒙住我的眼睛说别看别看,我挣脱了他的手问他怎么了,之后突然看见了一个人背对着我们,吊在我们图书馆侧面楼梯把手上。我一下子就被吓哭了。我真心很害怕。那天在图书馆我并不好去洗手间抢厕所图书馆人及其的少。当天这件事轰动很大,当天下午和我室友小Q讨论这个事儿,我室友很虔诚的给那个逝者念往生咒。那时候我就觉得她傻的吧,那往生咒怎么能乱念呢?我还说她别念了。她那时候在纸上划来划去,也没理我。
过了一星期,一单元我们正在上课,突然收到一条消息,比我们小一个年级的一个学妹在我们寝室楼跳楼自杀了。那个女生很优秀,是那个班的团支书,又高又漂亮。我们住在一楼,窗口正好能看着她跳下来的地方,正要清明节,搞的我们人心惶惶的,家离学校近的伙伴都回家了。最恐怖的是,我们都说,图书馆上吊男的头七,那个女生就跳楼自杀了,巧合了点点。说回到念往生咒的小Q,过了清明节回来的那一天半夜十二点多她突然拍我的床说她害怕,要和我一起睡,于是我收留了她,一宿相安无事。第二天她告诉我,她刚刚睡着的时候,她就看见了一个女的,蹲在她的床头,一直在她耳边叨叨叨,也不知道念叨个什么,也听不清,但是就觉得特别特别恐怖,然后她就醒了。我就陪她呀,安慰她呀。以为就没事儿了。结果第一天早上我起来发现我们小Q在我脚下室友的床上,她再次出现了那个状况,还是那个女的,蹲在床头。她怕打扰我所以就没有和我一起睡,去和我那个室友睡。她有点儿崩溃。找她的爸妈了,她家离学校挺近,她爸爸直接最快速度给她在庙里请了一个护身符。后来知道,据说那个女生第二个单元有课,她们室友都收拾着准备去占座,那个女生出去接了一个电话,回来的时候就眼神迷离,和室友念叨,你们说,我是不是太乖了。之后再没说话。她室友走了,她自己一个人拎了一把凳子走到五楼楼梯的走廊上,一跃而下。听说,她家里条件不错,不过她父母正在闹离婚,而父母谁也不想要她,最后连生活费都没有给她。
后来我们毕业考试的时候,2017年,学校在我们下三届的一个男生跳楼自杀,自己去世没有不知道,但是他跳下来砸到了一个同学。那个同学不幸去世了。
好了,打了半个小时,滚去学习了。祝鬼影人间长长久久,越来越好,超爱诗扬哥和龙伶姐。希望被读到。期待鬼影安卓版。比心心。

点评

Oh my god,终于传上去了。。。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8-10-16 05:27

UID
76807
精华
0
威望
0
哈喽
31
怪币
107
元宝
0
贡献
0
阅读权限
10
注册时间
2018-10-15
最后登录
2019-5-5

鬼影纪念章

发表于 2018-10-16 05:25:46 | 显示全部楼层
诗扬哥、龙伶姐,你们好啊,还记得我吗?我是之前的陌上未名,好久不上论坛号被封了,就只能用这个新号了。。。嗯。。。估计我潜水多年早被忘了吧。。。不过现在我终于可以冒泡了(没人管的感觉实在是太好了!2333)说一说我在上大学的时候发生的事情吧。前两个故事是关于我的寝室的,我们寝室是一个六人寝,是三对三贴墙排的那种,而我的床呢正好是最边上,靠近窗子的地方,而透过窗子就可以看到阳台的全景。记住方位了吗?好了,故事现在开始。第一个是发生在我上大一的时候,记得那时候学校准备放暑假了,寝室里其他室友都走了就剩下我斜对床的小Y和我在寝室里。小Y是一个正宗的南方女孩,个子小小的,喜欢穿浅颜色宽宽的衣服,因为她觉得这样特别fashion(嗯。。。whatever)那天呢,我因为要收拾东西而且要赶早上9点多的火车,所以6点整我就从床上爬下来准备把我对在椅子上的东西装包,斜眼就瞥见小Y背对着我,穿着宽松的白袍子,低着头坐在我床斜对面的椅子上。我没多想,因为早上起的早在座位上低着头再眯一会是很正常的,于是我就打算和她个打招呼,正当我转身面向她是时,我发现,她的头也正在转向我,只是她的长头发遮住了脸,是我看不见她的表情。当我完全面向她时,那句〃你也起这么早啊〃还没问出口,恐怖的事情发生了,椅子上什么人也没有,取而代之的事一叠被子搭在椅子上。我一下呆住了,全身的温度降到了冰点,额头上冷汗都下来了。短暂的静止之后,我狂奔到寝室门边打开了所有的灯,然后爬上小Y的床,在看到小Y迷迷糊糊的问我〃怎么了?〃我才放下心来,我不知道我是不是见到了〃好朋友〃但是也有可能就是我眼花了吧。。。
第二个故事是发生在我上大三的时候,我隔壁床呢睡得是我们寝室长,她是以为吨位挺大,而且每天凌晨两点必须要出去上一次厕所的人ps:我们的厕所就在阳台边上。你问我为啥知道的这么清楚,因为她每次爬下床的时候,我都能感受到强烈的振动。。。所以,那天晚上,再又一次〃地震〃之后我醒了,听着寝室长的脚步声以及开关阳台门和厕所门的声音。在这个声音之后,我又在寝室里听到了一阵脚步声。〃今天晚上怎么这么多人要上厕所啊?〃我这样想着也没太理会,不一会儿,寝室长回来了,在她有惊天动地的上了床后,我就问她〃外面还有谁啊?〃可是寝室长却十分疑惑〃啊?就我一个人啊,外面〃就她一个人?那刚才的脚步声是谁的?我支起身,先开窗帘向阳台看去,却发现外面一个人也没有。这下,我可炸了毛了,畏畏缩缩的躲进被子里,一个晚上都没睡好。。。
好了下面开始第三个故事,是有关我们学校的,我们下一届的有一个学弟,因为和女朋友吵架分手得了抑郁症,在寝室里挂在床框上上吊自杀了,当他室友回来的时候,看他跪在桌前,电脑显示的是游戏界面,以为他在玩游戏就没多管,可是当这个界面半天没变,就觉得不对劲了,想上前问他要不要去找老师什么的,可是当他这个室友准备拍他肩膀的时候,才发现他脖子上挂着绳子。。。后来,据说全寝室剩下的人老是做噩梦梦到这个死去的学弟舌头什得长长的挂在哪儿哭,就都害怕了全都搬出了这个寝室,后来,也不知道校领导听信了那哪个大师说的话,说是只有女生才能让他投胎,就在后来招新的时候把这栋男生寝室楼换成了女生寝室楼,还对外封锁了这件事情。。。不过个人觉得不太人道先不说知情权的问题,那些住在这个屋里的女生在知道了这件事得有多害怕啊,真心心疼他们。。。
好了,以上就是我想说的三个故事,希望被读到。当然我还有好多好多的故事,如果两位主播感兴趣,咱们可以录一起在人间,然后再让我慢慢道来~(但我现在在墨尔本,时间相差三个小时也不知道能不能行。。。)

UID
76807
精华
0
威望
0
哈喽
31
怪币
107
元宝
0
贡献
0
阅读权限
10
注册时间
2018-10-15
最后登录
2019-5-5

鬼影纪念章

发表于 2018-10-16 05:27:45 | 显示全部楼层
康康leslie 发表于 2018-10-16 04:41
诗扬哥,龙伶姐姐好。今年是我听鬼影的第三个年头了。正在备考所以每天都听恐怖故事提神,听到了最新一期的 ...

哇,写得好棒啊!
[发帖际遇]: 小铃铛 在网吧通宵,花了 6 怪币. 幸运榜 / 衰神榜

UID
57354
精华
0
威望
0
哈喽
864
怪币
215
元宝
5
贡献
0
阅读权限
30
注册时间
2017-12-6
最后登录
2019-4-11

鬼影纪念章

发表于 2018-10-16 07:40:4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曲子ii 于 2018-10-16 08:01 编辑

两位主播好,刚刚听完上一期的影留言,听到诗扬哥讲到那条被撞的狗,还有对活物和死物的敬畏心,我就突然想起了自己曾经养宠物的三次经历,说实话,都是很悲伤的经历。
我从小就特别想养宠物,也求过我爸妈很多次想养一只猫或者狗,可是他们怎么都不同意,但也有例外。我的第一只宠物是捡回来的,那是我上小学的时候,上完补习班我和妈妈一起坐公交回家,天已经黑了,我们下车的时候外面下着大雨。我和妈妈个子撑起了伞准备进小区的时候,我听到了一声猫叫,它的叫声很微弱,于是我寻着声音看去,我发现旁边的杂草丛里有一只小猫,它的全身都被雨淋湿了。妈妈也发现了这只猫,我就上前把它抱了起来,我抬头问我妈:“我能不能把它带回家?”,我妈犹豫了一会,也许是看它可怜就答应了我。回到家之后,爸爸看到我带了一只猫回来就问我怎么回事,我就和我爸说这只猫好像是流浪猫,大雨天会冻死的,所以我想把它带回来。意外的是我爸居然也没说什么,就只甩下一句:“行吧,只要你别让它在家里到处乱抓,乱拉屎。”那时我很开心,我打开电热扇,把猫放在跟前让它取暖。因为是在雨天见到的,我给它起了一个名字叫“小雨”。后来我发现这只小猫很奇特,我尝试过很多东西给它吃,发现它只挑香肠吃。后来因为我爸还是不喜欢它到处乱跑,于是不愿意让我在家里养。也许也是因为我那时真的太小,而且根本没有养动物的经验,也不会想着去查资料,所以无奈之下我只好把小雨放在我们家楼下养,楼下有一片绿化带,每天放学回家我就会放一根香肠在盘子里,然后蹲在绿化带的灌木边等小雨出来吃东西。又是这样过了很久,有一天我发现小雨不见了,它不再从灌木里出来,那个时候我特别着急,找了很久我也没找到它。后来我发现邻居家的阿姨手里抱着一只小花猫,我第一反应就是小雨,我问过阿姨这只猫是怎么来的,她说在院子里捡到了,确认是小雨之后,我身旁的妈妈就问我要不要就交给这个阿姨养,因为我们家实在没有能力好好照顾她,然后我也没办法,只好同意了。自那之后我就真的再也没见过小雨了。现在想想,那个雨夜还是那么令人记忆犹新……
第二次养宠物,小学,养的两只兔子。它们很爱吃包菜,我把他们养在阳台上。后来爸爸说他们的气味太重了让我不要养了,可是这次我死活也不同意。直到有一次,我外公外婆来我们家玩,而外公趁我出去补习偷偷把兔子送了出去。等我回到家,我发现兔子不见了,我很着急,我问他们兔子去哪了,外公说他把兔子送人了,我问他送给谁了,外公给我的回答让当时的我恨极了外公,他说他去小区前面的超市!虽然我那时候并不大,但是当时我脑海里只有一个想法,送给超市的人,他们还能对兔子做什么呢?一定是杀了卖掉。说实话我当时真的不理解和不相信我外公会干出这种事。不经过我同意,随意帮我做决定,而且最不可原谅的,是送给超市的人。现在想起来还是让我痛心。
第三次,小学,养的还是兔子。不过这一次的结局也并不美好……为了不像第二次一样让爸爸讨厌它们的味道,这一次我决定把兔子养在笼子里,让它每天干干净净的。本来不会有差错的,可是有一天,我把笼子放在床边就关灯睡觉了了……我每晚都能听到它在笼子里啃青菜和爬动的声音,只不过那一晚它的动静大了一点,我以为它只是在玩,于是并没有在意,就这么睡着了。可是第二天早上,我被我妈推醒,她让我看兔子,我一睁眼,发现它的鼻子卡在了笼子的缝隙里,已经窒息而死了……原来,昨天晚上它并不是在笼子里玩,而是在拼命的挣扎,我的脑海里重现了当晚笼子里真正的场景,我真的……很懊悔,为什么我不打开灯看一看?也许就不会有事了?后来我拿了铲子,带着笼子和兔子跑到楼下,我蹲到曾经小雨呆过的灌木边上,我把土铲开,然后把它埋好。第三次,也是我哭过的最厉害的一次。
之后直到现在上大学我再也没养过宠物了。
如果再给我一次机会,我真的很想再养一只,真正的全身心的投入在它们身上,直到陪伴它们,安然无恙的走完它们的一生。
(ps:每次看到网上那些调侃死者的人就真的很想把他们从网线里揪出来,对于这些不尊重生命的人,我只想说一句:“呸,可悲。”)
[发帖际遇]: 一个袋子砸在了 曲子ii 头上,曲子ii 赚了 5 怪币. 幸运榜 / 衰神榜

UID
74199
精华
0
威望
0
哈喽
36
怪币
127
元宝
0
贡献
0
阅读权限
10
注册时间
2018-8-22
最后登录
2018-11-9

鬼影纪念章

发表于 2018-10-16 10:25:26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诗洋哥龙伶好,我是夜殇,好久不见,希望还记得我,讲一个我朋友告诉我的故事。标题:朋友在车队那些年 内容:这是一个跑长途的朋友告诉我的故事,他刚进单位跑的是我们这里青藏线路,当时没有铁路,全部都是长途公路。需要两个人轮换驾驶开几天的路程,当时他由于是新来的就和老司机组成一队,两个人一起驾驶卡车送货。 有一次一个老板害怕他们耽误时间,货物也比较昂贵就随车和他们一起进藏。青藏线冬天人很少公路上汽车也不多,路两边除了牦牛就没用任何活物。很快他们进入无人区,两边都是一些光秃秃的戈壁。由于沙尘暴吹得土满天飞,于是几个人就停在路边等天气好一点再走。 风停了已经是凌晨1点多了,周围一片安静,不知道那个老板抽什么风了说饿的不行非要煮方便面,车里没有热水,他就用自带的车上的酒精炉子煮。朋友一起的老司机一直劝他说明天早上找个地方烧烤,晚上别在这附近停留,这一带可能有野兽。可老板不听,还说野兽来了他正好有肉吃。于是两个人也没办法,看着老板搭好架子开始烧水。 当时朋友也觉得奇怪,想了想可能是老司机怕麻烦吓唬老板,也没有啃声。朋友就看着远处老板升起的炉子在一片黑暗中亮着光。突然他发现空旷的地方有两个人影靠近老板,他喊着让老司机看,可是老司机只是无奈的笑了笑。 他发现远处走过来两个衣衫褴褛和乞丐一样的人一左一右站在老板两边看着他做饭。没过一会老板做好方便面,还走过来让车上两个司机吃。这时候朋友看清楚了,这是两个瘦的皮包骨的人,穿的衣服也不是附近藏民的,站在风里颤颤悠悠的。这两个人就站在老板两边,由于身体瘦弱两个眼睛瞪特别大,大张的嘴像爱德华画的《呐喊》里面那个抱着头的人,两只眼睛就死死的盯着老板端着的方便面。 老司机对老板摆了摆手说不吃,老板狼吞虎咽的站在路边大块朵颐,这时候朋友看见旁边两个人嘴里流出了口水挂在脸上,于是他再也受不了不去看他们。老板收炉子的时候朋友说他看到附近更多的黑影走过来,上车的时候这些影子还在向他们移动,吓得他一脚油门就溜了。 好在相安无事,路上老司机说这种情况他见多了,古代有很多人在这里走散,在这3000公里的无人区最后只能活活饿死。可怕的是还有一些司机在无人区看到戈壁上搭好的帐篷炉子,而周围人不见了,炉子上还有没吃完的食物,帐篷里也没人,谁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而身边的老板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一脸问号听他俩说话,当天老板就便秘了,肚子鼓的挺大,由于一路上吃的都是牛羊肉不好消化大病了一场,还是求解放军叔叔送到县医院里才好的。

UID
74147
精华
0
威望
0
哈喽
2822
怪币
587
元宝
0
贡献
0
阅读权限
50
注册时间
2018-8-21
最后登录
2019-8-21

鬼影纪念章

发表于 2018-10-16 11:46:42 | 显示全部楼层
      詩扬叔龍伶姐姐你们好,我又来了。首先真的很高兴校园篇时码的经历被念到,谢谢啦!关于在人间的录制小样,有过尝试,效果不太理想。如果可以,我希望等我嗓子好了以后再录一段小样给鬼影,很期待跟二位及各位听众分享我在东瀛国遇到的一些事儿。
      说实话,可能打小喜欢看柯南和金田一的原因吧,小学至初中这段时间胆儿是真的肥。什么尸体异形、魑魅魍魉的都没什么感觉,但就是因为初三的那次作死经历,改变了我对恐惧的定义。
      那年我初三,也是就读于上次所说的母校,当地一中。十一月入冬的一晚,十点晚自习下课,(所以说晚自习下课回家一点事儿都没有吧,非得作)我、柳子、啊水仨人跑到了学校附近的公园草坪上准备布置哥们儿骨头的表白现场。很快,用了半个多小时就布置完成了。但跟预料不一样的是,骨头向六班的班花表白,居然成功了。想想这白菜就这么被猪拱了,很无奈也很嫉妒。一番调侃后,阿水便提议骨头请吃夜宵,骨头当然一口答应,你以为他也饿了?不,他看着他刚到手的小娘子流哈喇子而已。
      这时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多了,我们四辆自行车,骨头载着他娘子摇曳风中,而旁边的我们仨载着空气喝着西北风。前面拐了个弯儿,便是我们常去的宵夜档,可惜档口紧闭,门口贴着红纸写着:处理家事关门三天。这下好了,各回各家各找各妈吧。正打算分别回家时,那个馊主意最多的阿水又说话了:“今儿礼拜五,明天不是不用上课么,哥几个那么早回去看新闻联播呢?”
      我不耐烦地应他:“摊儿也没开门,你又想怎么着啊?这大寒夜的我们还压个马路?”
      见他们仨听着我俩对话都不出声,也不表明立场,阿水便接着说:“要不我们玩点刺激的?”
      一听说到刺激,我们仨都来劲儿了,纷纷问道怎么个刺激法。阿水解释道:“你们玩过抄墓碑么?”
      抄墓碑这游戏不算灵异,但用来试胆还是蛮刺激的,玩法出自于香港著名恐怖电影《阴阳路》里小篇章之一,规则其实差不多:找一座乱葬岗,每人带一个手电筒、纸、笔、手机,独自上山,间隔五分钟,接着下一个人上山。上山后各自手机计时,进行抄墓碑,要求抄到碑主名字及生卒年月即可。为了安全,手机求救附近人或大声呼喊,半个小时为期限,下山统计,谁抄得多谁赢。(写到这儿我自己都感到生气,也活该那次受到惩罚)
       阿水把规则介绍完,闲着没事儿干的我们便异口同声得答应了。至于乱葬岗,没错,就是我们学校后山,当地出了名的恐怖之地。胆儿肥的我对于当时后山的一些传闻不以为然,想了想这有什么可怕的,便站出来提出我可以借来手电筒。因为刚好附近有个堂哥开24小时小卖部的,可以找他借。
       借来手电筒时已经快凌晨了,骗了我妈还在吃宵夜,过会儿就回去。在山下小路等着我的哥几个叨念着什么,我锁好自行车小碎步上去。分了手电筒,嫂子不玩,在山下接应我们。我提议骨头陪嫂子好了,我们仨凑热闹就成,骨头不愿意(这就是到现在还单身的原因),只好四人开始游戏。
       阿水迫不及待地打了头阵,五分钟后我第二上去,事后得知柳子第三,骨头包尾。上山后我便开始计时,嘴巴咬着手电筒,抬头看去,借着冰寒的月光多少能看见周围环境的轮廓。路不算路,枯萎树根给我了脚下许多抓力,寒风不算刺骨,但足以把我吹成红鼻子小丑。不到五分钟,见到了第一块墓碑,我小心翼翼地蹲下,双手合十,默念逝者安息之类的话后,便打起手电筒抄了起来。原来这碑主跟我同姓,顿时想起了家人,心想人死后,和心爱的人各自一方得有多难受。抄完生卒年月又拜了三下,作为告别。我起身望去周围,风也停了,剩下的只有扰乱心智的寂静。树身成了剪影,以奇形怪状的姿态显现出来,仿佛身处深山老林,压抑的氛围环绕四周。我小声了一句:确实蛮有感觉的。说完继续往前走,心想吓唬我还不够格呢。
       又过了不久,我已经抄到第五块坟头了,中间在半山腰的灌木丛中见到了一口无尸棺材。其实说实话见到时确实挺惊悚的,但不至于吓到,仅仅觉得有意思,确实刺激,算是个经历了。我继续走着,见到了第六块墓碑,正想爬上去抄时,突然一声惨叫响彻山间。是阿水的声音,听声音还算近,我止住脚步大声回应道:“阿水,你没事儿吧?”可等来的回应却仍是漫长的寂静。我拿出手机拨打了他的号码,打开翻盖手机一看无信号。此时我开始紧张了,寻思着怕高点儿会有信号吧。于是我一段小助跑,一跃而上,不料拌到了树根儿,来了个跟坟土亲密接触。那叫一个疼啊,趴在地上自嘲了会儿,慢慢的爬起来。可万万没想到,接下来正是我改变我胆量的时候。我双手撑着地面,正想起来时,一抬头,出现在我面前的正是一块墓碑,墓碑底下还有香火的残骸和贡酒的杯子。我继续抬头看去,一张老伯的照片,赫然惊现。老伯一脸似笑非笑,老旧照片的暗黄让他的笑更加诡异。顿时,我整个身体瘫软在地,一阵耳鸣,紧接着脑子一片空白,身体发抖不止,冰寒的感觉贯彻全身,喊不出声来的恐惧是绝望吧。突然摔在地上的手机响了起来,让我瞬间恢复了意识,只是身体仍在发抖,我咬着嘴唇,用疼痛分散注意力,慢慢的全身恢复了知觉。拿起手机就忘原路下山。这是我已经在哭了,一边哭一边叫。也不知道拿来的勇气,陡峭的山路硬是连摔带跑的下着山。最后一个狗吃屎,摔倒在马路上。看到周围是马路,惊魂未定的我忘记了疼痛,爬到了路灯下,抱头痛哭起来。
      后来,隐约听到有人叫我的名字,我透过泪眼看去,是骨头和嫂子。一阵恶心后,便倒下了。等我醒来才得知,原来骨头上山没多久就下来了。跟小娘子一边谈情说爱一边等我们仨,后来听到我的哭声,便跑过来找我了。柳子跟阿水也陆续下山赶来找我,看我出事便送我去了医院。
      事后我左脚骨折,轻微脑震荡,其余多出擦伤。现在想起也真是活该,不过奇怪的是我问起阿水当时是否遇到危险,他一口否认自己并没有大声呼喊。也许那次我是真的得罪了它们,扰其清净,得此惩罚。正如佐央说的:你可以不信,但不要去亵渎。
      上述的就是我的一次经历,码得有点儿长,见谅。等我嗓子好了以后我试着再录小样给鬼影,期待通过,与各位分享经历。最后希望秋风吹走各位的忧愁与烦恼,用心爱的彼此温暖即将到来的冬天。                                                                                          
                                                                                                      以上

UID
76849
精华
0
威望
0
哈喽
11
怪币
105
元宝
0
贡献
0
阅读权限
10
注册时间
2018-10-16
最后登录
2018-10-30
发表于 2018-10-16 18:13:1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丅亖十七 于 2018-10-16 22:59 编辑

嘻嘻,主播们好,是不是看我很陌生,但是我真的已经听鬼影好几年啦,从寻人启事和只能活一个开始,我就有听啦,今天讲个故事吧。

真人真事,不吹不黑

我一朋友,是那种怕是从小就很神的体质,所以我从认识她开始,她身上就有各种各样的辟邪用的东西,戒指,手环,项链,她姐姐还给她常年随身带着红豆。
这有一件事是发生在我们高二那年,我们学校是全封闭寄宿,住宿生比走读生多得多,晚自习到晚上十点半,但是如果有人晚上要出校去补课,就可以不上晚自习,从外面回来直接回宿舍。我们晚自习分两节,第一节是晚上6:30到8:40,中间休息十五分钟。这天晚上,我朋友晚上要出校上补习,八点就能下课,下了课就回宿舍了。
然而,我在上晚自习,还是班主任的晚自习,我沉迷学习无法自拔,手机一个劲搁兜里振,我也是一点都不知道,到第一节晚自习下了,我还和同学闹了一个课间,第二节晚自习打铃了,班主任还没回来,我也就随手拿出手机,我可能是想看几点了?可是明明刚刚打了铃。。。人生际遇就是这么难以捉摸,平常我一节自习能看好几次手机,偏偏这天看的次数太少了。
打开手机,就有好几条短信,“你在哪,你能回来不?”,“你为什么不回我微信”,“第一节自习下了,你能溜回来不”,“我感觉不太妙,你赶紧回来”,“完了,出大事了”。这是我朋友给我发的微信,我感觉还有点奇怪,我想给她回个消息,因为我们学校不让带手机的,所以信号弱的一批,也不知道是不是学校自己搞的鬼,但是操场上是我们学校信号和网络最强的地方,我寻思着给她说这是班主任的晚自习,溜了怕是免不了一顿口水教育,结果我就看着那个消息发送的圆圈转了半天“消息未送达”。。
晚自习一下我就冲回宿舍,我肯定是全楼前几个跑回去的,我到宿舍楼下的时候我还抬头看了一眼,我们那一层都没有拉灯,我想着这是睡了?我爬到我们那层的时候,整个楼道都是黑不溜秋,但是我们宿舍另外一面就是校园外的大马路,我能听到晚上家长来接学生堵车到处鸣笛的声音,我们一层有40多个房间,还有几个拐弯处,每两个寝室中间就会有一个水房和厕所,所以这个楼道是很长很黑的,只有安全出口的标记闪着绿光。。然后我们寝室是在楼道中间,我跑过去把钥匙插进锁孔,结果还失败了,我抬头看是不是走错房间了,我一看没有啊,门上面是我的名字,我又插了两三次,才插进去,我一进门先把灯打开,然后我最先看见的是没有拉窗帘的窗户在外面全黑里面有光的情况下,窗户上印着我的身影,然后就看着我朋友楞楞地坐在上铺床上看着我,脸上还水淋淋的,不知道是汗还是眼泪,地上散着一地的红豆,我看着她我都懵了,我说:“怎么了吗?做法都摸黑的做吗”,她:“我开了”,我又说:“你开了我刚开的是啥,这也不知道是门有啥毛病还是钥匙自己长大了,刚门都开不开,你也不知道拉个窗帘”。说着还走去把窗帘拉上。她没说话,我看着地上红豆,脚避开红豆的往里走,问:“这是出啥事了?”,她说:“你先把门关上,锁上。”,我这还没洗漱呢,但是看她整个人都不太好的样子我就随着她把门锁上了,她说:“你今晚没回来?”,我说:“没有啊,溜不出来,一直被盯着呢,还找我背了课文呢”,她说:“她俩回来了吗?”,我们寝室是四人间,但是有两个是午休的,晚上在这里住的只有我们两个,我说:“不能够吧,人俩不上晚自习,放学回家跑的比你都快。”她说:“我今天,又撞了。”我不知该说什么,我没说话,我给她递了瓶水,她接过去给我说:“我被什么东西跟着了”,我一头雾水,满脸写着我不信,什么鬼,你这只臭猪在说什么?她喝了一口水,接着说:“我今天下课回来,我为了去买那巷子里的鸭脖,我走了那条小巷子”,我们学校门口有一边是土路,往前就是一个城中村,里面有的小店的吃的还是蛮不错的,我们有时候都会去买,我看了一圈,说:”哪呢,我也想吃”,她说:“今天那个巷子里的小摊都没出来”,我:“他们错失了一个赚钱的良机”。她从床上爬下来,把水放到桌子上,说:“我在巷子里感觉有人跟着我”,我说:“你怎么知道?”,“我走在路上带耳机,那巷子又黑我又有点夜盲,本来就慌了神了,结果有一阵耳机没声了,声音呲呲啦啦的,然后我感觉到我后面有东西”。我心情很复杂,毕竟我是个无神论者,敬鬼神而远之,所以我从唯物主义的观点出发,我认为这人太敏感了,结果后来的事,让我头皮发麻。
“我就一个劲往前走,耳机里的音乐也变的时有时无,我那会儿又慌又怕,就想赶紧离开那个鬼地方,凭着感觉闷头往前走,走出来之后我感觉心情能平复一点,就顺着马路往学校走,耳机里的声音也变的清新了,后面我也感觉身后没有了,我到学校门口把耳机卸下来,然后直接来宿舍楼,我上楼的时候整个楼就只有我的脚步声,那不安的感觉又来了,我就爬得很快,结果我还是爬错层了,我到咱楼下那层就拐进去了,结果我感觉哪不太对,然后就发现门牌号上第一个数字不对,我又不敢回头,我就走到楼道尽头从另外一个楼梯上来的。”听到这里我已经觉得有点匪夷所思了,一般走错楼在我们这很难发生的,但是我没有打断,她接着说:“我爬上来之后,因为我们很少从后面那个楼梯上来,那是个紧急出口,楼梯间特别窄,又有点长,我感觉我都能听到自己的心跳,我回来之后就把门锁上,把灯打开,感觉好了点,我把东西放好,但是我没有胆子出门洗漱,就爬到床上,给你发了几个微信,然而你并没有回我,我就给你发了第一条短信”,那个时候我用的是安卓机,流量每个月也很少,联网还是要手动的,所以没有联网我就收不到微信,我说:“抱歉,我没看到”,她说:“我知道,没事,然后我就爬上床了,刚上床我就听见外面有脚步声,我以为是谁和我一样刚下课回来,我也没在意,反而感觉有人在这层我能舒服一点,脚步声慢慢走远,我就躺床上玩手机,结果脚步声又从他离开的方向回来了,我以为是谁回寝室拿东西,完了就去教室了,结果过了一会儿又回来了,我又开始慌了,我都从床上坐起来了,来来回回三四次,终于安静了,整栋楼一点声音没有,我又躺下了,然后我就听到有钥匙插咱门锁眼的声音,我以为你看到我的消息之后回来了,还准备下床给你开门,结果只是钥匙插在门锁了抖门,不知道要不要打开,就是有东西插在锁孔里抖门,我吓得眼泪都快出来了,给你发了好几条短信,结果我这边咋都没发出去”,说着还拿起她的手机给我看和我的短信界面,都是红色的叉。她又说:“过了一会儿门不抖了,但是没有把东西从锁孔里拿出去的声音,就是单纯的不抖了,我坐在床上都不敢动,不知道过了多久我感觉过了好久,然后也不知道是跳闸了还是停电了,总之就是没灯了,外面有车开过去的声音我才缓过来,就抬了一下头,结果你知道我看见啥了吗”,我跟听鬼故事一样,她问我的时候,我还没反应过来,就看着她惨白的脸楞楞地摇头,她说:“车开过去,车灯反射在天花板上,外面可能是个新手,也可能是不认路,车开的可慢,就一直反射在天花板上,结果我看到了一个上吊绳子的影子,那种只有一个套脖子环的上吊绳子的影子!”。。搞得我也是一惊,下意识的去把窗帘拉得更紧了,“然后车子开过去了,影子也就消失了,更怕了,我扯开被子钻进去,突然我听到楼上有声音,咚咚咚的,我一下就吓哭了,缩在被子里发颤,结果楼上的声音一直都在持续,直到你回来,你回来的时候没有打开门,我以为那个鬼东西又来了,吓的我差点死过去。”
她可能说完了,然而听她说的我都怕了,走错楼梯,楼上有声音,这根本不应当,因为我们是六楼,我们宿舍一共就六层啊,楼梯到六层就到头了,根本不会出现少上一层这种事。这事完了之后我还和她去我们那的寺庙拜了一下,希望可以散散晦气。

嗯这个姑娘现在在国外,前几个月还给发消息说,她又看见阿飘了,然后情节就很朴素了。

虽然讲出来不是很可怕,但是真人真事,经历的时候真的足够吓人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入住怪谈

本版积分规则

关于我们|手机版|哈喽怪谈. ( 京ICP备15030277号

GMT+8, 2019-8-22 08:13 , Processed in 0.312498 second(s), 8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By Weixiaoduo.com

© 2012-2014 技术支持: 薇晓朵网络工作室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