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哈喽怪谈|诡影重重|影榴莲|惊悚音乐剧|沙石奕站 - 哈喽怪谈官方网站

 找回密码
 入住怪谈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楼主: 诗扬

[影留言] 本期话题181013——我在***的那些年

   关闭 [复制链接]

UID
76852
精华
0
威望
0
哈喽
3
怪币
103
元宝
0
贡献
0
阅读权限
10
注册时间
2018-10-16
最后登录
2018-10-16
发表于 2018-10-16 20:59:38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两位主播好,我有几个故事是在我上体校的时候发生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百度谷歌雅虎搜狗搜搜

使用道具 举报

UID
76909
精华
0
威望
0
哈喽
6
怪币
103
元宝
0
贡献
0
阅读权限
10
注册时间
2018-10-17
最后登录
2018-10-17
发表于 2018-10-17 23:37:2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大螃蟹丿 于 2018-10-17 23:49 编辑

两位主播,你们好,我是蟹老板。听鬼影有两年多的时间了,今儿才注册上账号,以前都不明白怎么注册账号的,一直想分享下最近在自己身上发生的事情,废话不多说了,切入正题。

去年初春的样子,我从南京回到了家乡扬州,但是不想和家人一起住,所以暂时先住在朋友那边,准备先找工作。有一天上午去面试完回去,朋友午饭在公司解决,我一个人也不想吃就直接拉上窗帘钻被窝睡觉了。我是那种浅眠的人,但凡有点风吹草动的我就会醒来,尤其是现在奔三的年龄,生物钟都是准时的,一吵醒就没法再次入睡。

窗帘拉上,屋里就跟夜晚一样不透光,一会儿就睡着了,睡到一半的时候,突然我就被拍的惊醒了!两位主播可能不理解什么叫被拍的惊醒。我解释一下,以前上学的时候赖床,老妈都会过来在被子上拍几下,就是那样的感觉。我被拍醒的方式很独特,我在睡觉的时候因为怕冷,被子是能往上裹就往上裹的那种,被子边儿围在脸的周围,拍法,就是从我的右脸边儿的被子拍到了左脸边儿的被子,双手交替的拍,拍的非常重,等于就是差点儿快拍我脸上的那种,就像是有人在恶作剧一样,我一下子就惊醒了,心跳的特别快,左右看了看,发现房间门打开了,我一般关门睡觉,我就特别的恐慌,猛地下床把窗帘打开不敢再睡了,当有光照进来,外面有车流的声音的时候,心情平复了一点,到处看了看,啥也没有,反正不敢在屋子里呆着了,跑客厅,坐了一下午等朋友回来,也没敢跟他说。

对了他家是在一个新的拆迁安置房那边,周围住户基本都是拆迁地的老大爷老奶奶,说的不尊敬点,那小区算是隔三差五的就死人,住了三个月都快习惯了。

我这会儿快夜里十二点了,暂时先说一个,过几天在说之前发生的事情,希望故事被读到,两位主播晚安

UID
3434
精华
0
威望
0
哈喽
4993
怪币
266
元宝
487
贡献
0
阅读权限
70
注册时间
2015-8-15
最后登录
2019-7-22

鬼影纪念章活跃会员


哥达鸭 Lv:62
发表于 2018-10-18 00:50:0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嘉峪关 于 2018-10-19 10:03 编辑

《我在冬夜里徘徊的那些年》
老陈
看着蓬头垢脸的老陈,我为他扫去肩头的雨水,倒了杯热茶,思绪回到那些年。
那些年的冬夜就像今晚一样,冰冷刺骨却又绵绵细雨。有天晚上,他吃过饭就要出门。我问他去哪,他说要到农田再找找看,说完带着把旧电筒、披着军大衣,逆风而行。
老陈出门两个小时后开始下雨,再过了一个小时,我也披着雨衣找老陈去。农田实在太大了,寒风夹带着冰雨,让我的脸冷得发疼。电筒的光束照不过五米,我着急的喊着老陈的名字。黑暗中隐约出现一点光,就像风中点了根蜡烛,忽明忽暗。
我跑过去,边跑边喊,这光却离我越来越远,渐渐地消失殆尽。这时终于传来老陈的回应,环顾四周却没见人,我边喊边四处打电筒。才发现,这声音是从灌溉用的水渠里传出来的,心想坏了。
扒开半人高的草,跳进水渠,老陈在水中挣扎,身上缠着牵牛用的麻绳,好在现在水并不深。给他松开一点绳子就半扛着他上去,这水实在冻得我腿发麻。
两人几乎是翻滚着出了草丛,我扶他站起来,他一起身就往更黑暗处走,我央求地说:“老陈,咱回家吧”。可他回过头,眨巴眨巴浑浊的眼睛,接着一头扎进冬夜里,留下一路呼出的气雾,我才发现绑在他身上的绳子已经解开。

旺财
它是邻居老阳的狗,老阳打着一份刚够糊口的工作,有个年纪很小的儿子。有天,老板把旺财送给他,老板给忠实的员工送了一条狗,似乎有点含义。
老阳看来不太喜欢旺财,就把它绑在公园的榕树脚下。一年四季,春夏秋冬,除了喂食和换颈圈,从不靠近。下雨了,旺财就躲在树下;刮风,旺财就紧贴树干。它的毛开始变脏,声音开始低沉。
当我救了老陈,独自回家时经过公园,旺财嘶哑着跟我打招呼。它连一块地毯都没有,我心头一紧,走过去按住它的脑袋,解开了旺财的颈圈。我希望旺财离开,这个地方的人,包括我,都没给你一个家,离开这个可恶的地方吧。
旺财惊觉颈圈松开,它开始奔跑,全速的奔跑,留下一路呼出的气雾。
那些年,有好几个晚上我都在冬夜里徘徊,等老陈、也等旺财回来。

故事结束,那啥我怎么换不了论坛头像,你们现在看到的是一个正面照的帅小伙子还是一个背影照的更帅小伙子。

别在该安逸的年龄去受苦。

UID
24525
精华
0
威望
0
哈喽
117
怪币
142
元宝
0
贡献
0
阅读权限
10
注册时间
2018-6-29
最后登录
2019-2-18
发表于 2018-10-18 13:07:05 | 显示全部楼层
诗扬哥,龙伶妹纸好~~
今天才有空听校园诡异事件SP第四期,听到了关于某位同学小时候吃过人肉馒头的事情,突然让我想起了我们当初读书的时候。我大学是学法律的,学刑法的时候,刑法老师每节课上都会讲一些或诡异、或奇怪、或恶心的真实案例。正好就和我们讲过这个人肉馒头案的始末,那我就来说说呗~~
话说当年,有一对兄弟,哥哥是开包子铺的,而弟弟呢,是在火葬场工作的烧尸工。哥哥的包子铺呢生意一直都没什么起色,包子的味道呢也是比较一般。那怎么办呢?没钱进货了呀,眼看包子铺经营不下去了。于是呢,哥哥就想到,这弟弟不是在火葬场工作吗?那就偷偷弄点不要钱的肉呗,总比包子铺关门好吧。于是哥俩商量了之后呢,就开始了火葬场偷割死人肉的勾当。没想到啊,这用了人肉包出来的包子特别的好吃,特别受欢迎,每天供不应求,包子铺生意也是好到飞起。就这样经营了相当长的一段时间,突然有一天呢,他们用人肉包包子的事情就爆发了。
爆发的那天是这样的。弟弟一般会在遗体告别仪式之后,尸体被再次推进焚化炉前的这段时间进行割肉。通常会在大腿和臀部取肉,一方面这个部位肉多,一方面也不容易看出来。谁曾想,这一天来了个200斤的大胖子吧,当时遗体告别仪式已经结束了,遗体已经运到了焚烧尸体的地方。由于死者的舅舅在外地工作,没赶上遗体告别仪式,所以提出要求,希望在焚烧前看最后一眼。而舅舅和这外甥关系特别好,所以悲从中来,就扑到了尸体身上哭泣。谁知道一扑上去,空的?这时候才发祥,大腿和臀部这里的肉早就被割掉了,这一下子就炸了,当场报警了。警察过来之后,就控制住了弟弟,进行紧急审讯。那弟弟当然是一五一十都招啦。于是警察又赶到哥哥店里,把哥哥也抓起来了。不过在起诉罪名的时候就遇到问题了。这杀人是犯法的,可是这割死人肉没有刑法条文管啊,这怎么起诉???还好当时还是79刑法,有几个比较有名的口袋罪(比如流氓罪、投机倒把罪、反革命罪之类的),呵呵。所以最后兄弟两个人呢就以投机倒把罪起诉判刑了。
不过啊,这个案子对于新刑法的修改也是有点推动作用的,现在我们使用的97刑法,就增加了对于尸体犯罪的刑法条款,就是现在我们知道的侮辱尸体罪。
好了,案例说到这里,想当年我真的好喜欢上刑法课,因为每次老师说的案例都特别带劲,哈哈哈,现在想起来这些案件也还是很有意思的,而且也让人相信一件事情,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做坏事总会被发现的,所以诸恶莫作,勿以恶小而为之,真的是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才是。
[发帖际遇]: 在网吧通宵,花了 10 怪币. 幸运榜 / 衰神榜

UID
74567
精华
0
威望
0
哈喽
152
怪币
143
元宝
0
贡献
0
阅读权限
10
注册时间
2018-8-28
最后登录
2019-8-6

鬼影纪念章

发表于 2018-10-18 14:37:38 | 显示全部楼层
向两位主播问好,我又来留言了,我并没有被穹顶之下那一期没有念到我的留言一事所打垮,实在是喜欢二位的节目,所以有合适的题目,我就会来留言的。
下面我还是讲一个我在日本留学那些年发生的一件怪事,在语言学校时候,大家都是半工半读,在外面租房子住,由于日本节奏太快了,能住到学校旁边节省上学的时间是每个同学的心愿
我当时班里一个沈阳女生介绍一个房子给我,说走路三分钟就到学校,也很便宜,就是.....我没等她说完,就说可以可以,介绍给我,介绍给我。她接着说,就是房子太脏了。经她介绍,我见到了那个房产经纪人,是一个日本女人,我和我班女同学还一起请那个日本女人吃的饭,吃饭时经纪人介绍,这个房子是一对中国留学生情侣留下的,他俩还在楼下散步,被警察询问查看外国人登陆证,结果签证到期,被遣送回国,所以在被抓走之前的屋里所有东西都被封存了好几个月,这几个月是停电状态,就相当于,当天的剩菜剩饭、生活垃圾、冰箱里所有的食物、和屋子里的食物,全部腐烂了好几个月。好几个月后,那对夫妻的重要的行李才被打包邮走,具体怎么回事她没太详细介绍,我一听就明白了,是一个名副其实的脏屋,所以别的楼层17万一个月的租金,这个人只收我7万一个月。我当时是有些犹豫的,但是想想打扫干净之后能每天比别人多睡半小时、一小时左右,我当场答应。
我和一个哈尔滨哥们,我的好朋友,准备开始大扫除的工作,然后合租住进去。
跟经纪人上7楼电梯,她打开门,没太多介绍,说了句拜托了就捂着鼻子走了,我和我哥们带上口罩手套、吸尘器,能带的扫除工具都带了。我俩也被一开门的恶臭熏的够呛,往里一看,WTF,HOLYSHIT,Fxxkinghell,我可以后悔么,不可以,因为定金交完了。放眼望去,不仅仅是满目疮痍,简直是地狱,墙上是各式各样的虫子,地上是密密麻麻的虫子,天空中飞的也是花花绿绿的虫子。我至今还被这个场景所影响,至今还在做着和当时场景差不多的噩梦。苍蝇、蟑螂、马陆、蜈蚣、蚂蚁、蜘蛛,还有我叫不上来的肉虫子,我就纳闷它们怎么就可以在一起和平相处,它们就在桌子上的碗里、盘子里、灶台的锅里、墙上、地上、天棚上、榻榻米里,啥也不说了,干活吧。
喷各种杀虫剂,海陆空三杀,天空中的喷,喷了五六桶,我和我哥们买的防毒面具开始喷,不带面具绝对呼吸不了,然后榻榻米的用一种独特的杀虫剂,一根针插进去,然后上面开始加压,往榻榻米里喷雾,它是自动加压,屋里烟雾弥漫什么都看不见了,人必须出去,貌似毒性很大。我俩光买杀虫剂就花了一万多块钱日元。在外面呆了三四个小时,一进屋,地上一层虫子......扫吧,一边扫一边哭,真的,眼睛被辣哭了,自己选的屋子,跪着也要收拾完,我俩清完虫子,一打开冰箱.....什么都不想形容了好么,什么都不想说了好么,(我不想形容了,我怕你们吐)这里是虫子们的大本营,我俩直接关冰箱门,我去厕所吐了好几次,然后用透明胶封住,直接抬一楼垃圾箱那去了,楼下站着这栋楼管事的日本大爷,看我俩扔大件垃圾,也没管,估计是那个大姐打招呼了,也许也是大爷知道我们正在清理7楼的那个房间,也就默认了,正常是绝对不允许的,需要花钱的。继续上楼各种去污去油去臭的清洁剂各种刷,就差点没把房间扒层皮了,从早上8点多,收拾到后半夜一点,屋里还是有臭味,那一夜,无眠。清理到第二天早上,喷了各种香味剂、插了各种香去烧,最后屋子里的味道就像我们现在大商场里的厕所里面的味道了,呵呵,一模一样,还没有大商场的厕所里味道好闻,就像是一个死人在屋子里腐烂了好久,那个味道怎么去也去不掉,那个味道现在想起来我还恶心。
就在这样的屋子里,我和我哥们一起住了半年多。
好在是,学校有出勤率,9;30之前必须到校打卡,我和我哥们每天都能睡到9;20再慢慢悠悠下楼,迷迷糊糊走到班级,那个感觉还是很爽的,我变成了我们全班同学,包括老师在内,离学校住的最近的一个人(好苍白的炫耀)。
留学就是有一定经历才算的上是留学,我在日本呆了5年,去澳大利亚读研又呆了3年,现在在沈阳有老婆有孩子了,回忆起来都是慢慢的回忆,对我来说都是一笔宝贵的财富。
故事讲到这,大家都在想,一个脏屋子,你收拾干净了,这算什么怪事呢?其实我在收拾屋子的时候,在收拾卧室衣柜的时候,有很多男女主人剩下的衣服,都被虫子磕了,还有他们很多的日用品,和便签之类,我发现他们之间的便签都是日语,很通顺的日语,而且我在看到日语便签之后我来到厨房,看到虫子吃剩下的食物和垃圾桶里的塑料袋,都是日本食品,是日本人经常吃的东西,最吓人的是一个破钱包里的照片上分明就是这个男主人小时候和爸妈照的相片,是在日本照的,不用问我为什么,我就是能分辨出来这个屋子根本就不是中国留学生被抓走了,是一对日本夫妻或者情侣。
那房产经纪人为什么要对我们撒谎,我就不知道了,应该不是我想的那么阴暗。这事情其实我在当时没有跟哈尔滨哥们说,我怕他反悔,不跟我住,分担房租。我在我俩住了一段时间我才在一个晚上跟他说的,我比较坏,喜欢吓唬人,我自己胆子比较大,所以我也不在乎这些事,爱啥啥,反正我来了,我打扫干净了,你来找我吧,没做过亏心事。
终!

UID
76994
精华
0
威望
0
哈喽
188
怪币
171
元宝
0
贡献
0
阅读权限
10
注册时间
2018-10-19
最后登录
2019-7-6

鬼影纪念章

发表于 2018-10-20 01:07:4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吟诗的屠夫 于 2018-10-27 01:20 编辑

        

        诗阳大哥、龙玲小姐姐你们好啊!我是一个潜水了三年的鬼友,昨晚闲来无事,想进论坛看看有没有什么可以让我眼前一亮的鬼故事,
然而我发现我把之前的账号忘记了,于是乎我就有注册了一个,过程可谓是唐僧九九八十一难啊。好了,闲话说到这,我接下来给带来了两个故事(我


之前是高速上的工作人员,所以故事都是在高速上发生的)   一:故事是这样的,这个故事是我一个同事(小X)告诉我的,当时是晚上的凌晨一点半


左右,车不会很多,所以小X就无聊的在草稿纸上写写画画。可是突然小X听到外面传来“叮铃、叮铃”的声音,有点类似于铁链拖在地上的声音,可是


她也没怎么在意,因为我们在晚上对于一些奇奇怪怪的声音都不会去理睬,除非真的是很大声音的那种,过了一会,有一辆小车开进她的车道,她下意


识的把目光移到她面前的电脑显示器上,想看清这辆车的车牌,可是这一眼,就让她僵硬在来座位上。她在显示屏里看到的除了淡淡的雾气、灰白色的


车道和慢慢驶入的小车外,还有一个背对着她前行的黄色身影。低垂的脑袋、黄色的袍子和那小碎步的姿势,这三样无一不透露着诡异。她僵硬了两到


三秒,马上把脑袋伸出窗外,可是窗外的车道旁,并没有发现这么一个女人的身影。她又把脑袋收了回来,看向显示屏,那个诡异的身影还在用着那诡


异的姿势慢慢前行直到消失不见,伴随着的还有那阵阵的链条托在地上的声音。后来她把这事情告诉了我,而我又是一个对这类方面充满求真的一个


人,我下午就去查看了昨晚她车道与票亭的监控录像。很遗憾,我并没有看到她口中的诡异身影,不过,我却通过拾音器听到了当时她所谓的链条拖地


的声音,也看到了票亭中,她那些僵硬,探头,恐惧的样子。

       二:这个故事是发生在我身上的,我们公司采取的员工集中式管理,简单说就是所有公司人员都住在管理中心,我们这边有一个人工湖,湖



水面积并不大,大概只有两个篮球场大小,湖上有一条不是很长的古风长廊,那是食堂通向业务楼的一条路,这个通道的外形大概就是一个镜面的L,--


---------------------我第一次看到她大概是在晚上凌晨的一点多左右,我和几个朋友一行四人,漫步在人工湖旁边的湖边小路上,我这个人晚上喜欢


到处乱看,夜晚的水面对我有一种不可以抗拒的魅力,它既神秘又极具一种美感,于是乎,我把目光移到人工湖,看着看着,我发现水面上的走廊倒影


上多了一个和平常不一样的地方,我停下了脚步,默不作声的看着倒影,当我仔细的看清楚那个不同时,我就好像被定在了原地;那是一个女人,她的


长发仿佛与漆黑的湖水相融,她的红衣在倒影中显得格外刺眼,但是我看不清她的长相。我的朋友小A看到我停在了路上,就对我说:“叼毛,怎么了,


刚才喝多了吗?怎么不走了?”我没有回应他,他一看我这么反常就马上就问道:“怎么了?你哪里不舒服吗?”我没有转头去看他“你看那个倒影里


的女人了吗?”他转过头去看水面中的倒影“什么鬼?你是不是喝傻了?这大半夜的,走廊上都没人在那,这么可能有人!”我抓住他的手臂,用手指着


那个倒影中的女人说:“你看,就在那啊,怎么会没有,你看仔细一点”很显然我有点害怕了,我朋友看我这样,一把抓住我,就拖着把我带回了寝


室。,-------------------第二次跟第一次差不多但是那时候我是被人抬回来的,迷迷糊糊看到了“她”。第三次呢,是我和女朋友(小L)出去吃宵


夜,到了到了凌晨一点多才回来,那天晚上我们吵架,她在回来的路上走得很慢,边走边手机,“走快点吧,我困了”因为之前看到“她”的原因,我不


想在这多呆,“干嘛!我就偏要走慢一点,你别管我,你走你的!”小L头也不抬的玩着手机。看到这里,我也是没办法,直接把她手机抢了过去“别玩


了,快走啊”,“你干嘛!”她很不满意我的做法,站在原地指责我,可是我真的是怕,我感觉到我的汗毛竖起,冷汗直冒。漆黑的夜色中,好像除了


我和小L之外还有一双没有任何感情的眼睛在死死的盯着我,我下意识的朝水中看去,倒影中“她”又站在那里,给我的感觉是一种寂静,“你看什么!


我和你说话呢。。。”小L还在说着,后面说的话,我听不清了,只知道她在说话但是具体什么我就不知道了,这个时候我的注意力完全在“她”的身

上,还是那身红衣,长发,但这次,她朝我这边缓慢的招着手,动作很慢,后面我被一阵疼痛带回了现实中,可是等我回过神来,距离湖水只有两米多


的距离。“你发什么疯,大晚上的有病啊!”小L很不满的看着我,没等她说话,我用满是汗水的手紧紧的抓住她的手就先要跑,可是哪知道小L就地蹲


下了“你不把手机还给我我就不走了!”这个时候我那个烦啊,感觉全世界都在和我作对,我二话不说,直接公主抱抱住了她,疯了一样往宿舍楼跑,


跑了两三分钟,把她送回了寝室,我跌坐在他们寝室门口,也是这个时候我才发现我的全身全是汗,手臂也是酸的几乎抬不起来。没办法,我只能坐在


地上休息了一份多钟之后,拖着酸痛的身体慢慢的走回了自己寝室。第二天我都没有起成床,还感冒发烧了。不过塞翁失马,焉知非福,我得到了一天


的假。后面呢,我也很少晚上出去了,就算出去了,也是被别人横着带回来的居多,哈哈哈 第三次就是最近发生的应该是10月初的时候吧。


       好了,今天经历就讲到这,我是吟的一手好湿的屠夫,下次有机会再和诗阳哥分享我其他的故事,我是从事高速的高速人,所以故事有很


多,其中有自己的,也有别人司机或者朋友告诉我的。嘿嘿,太晚了,祝鬼影越来越好,第一次留言希望被念到!


UID
39419
精华
0
威望
0
哈喽
458
怪币
382
元宝
0
贡献
0
阅读权限
20
注册时间
2017-2-24
最后登录
2019-7-19

鬼影纪念章

发表于 2018-10-20 11:52:37 | 显示全部楼层
诗扬老大、大伶伶好!今天我讲一个初期见鬼的故事。
       那是少年时代,我的身体越来越糟糕,已经严重影响了我的学习和生活。青春期、生病、学业落下太多等等已经把我打压的快崩溃了,自尊心太强的我开始变得沉默寡言,有了抑郁的倾向,过去那个快乐的话唠就这么被扼杀了!好在我是坚强的,医生让我休学一年也被我拒绝了,多苦也要顽强的活着,不落下学校的队伍。也就是在那段时间见鬼的事情开始频繁起来。
       现在北四环一代车水马龙,高楼林立,可是在许多年前那里却不是这样的繁华。我刚搬到那里的时候还不是很繁华,许多楼还在建设中,道路也不规范。听老人们说这里过去基本都是坟地。那时的我总是在半夜被什么声音弄醒,或者被梦魇折磨醒。而且每次醒来都是午夜两点,两点整!记得一天晚上,我正睡得迷迷糊糊,就听到有人唱歌,我心想这么晚了谁家还唱卡拉OK呢,仔细听听,是一个声音非常浑厚的男声,曲调像是古曲,虽然没有伴奏,但是声音悦耳、深沉而哀怨。突然我觉得不对呀,这声音很近,似乎就在我身边唱的,我开始感到害怕起来,没敢动,由于太害怕了只是记住了一句歌词,因为他总是反复地唱着几句,所以部分曲调记住了。这是个什么东西在我的房间里在给我反复地唱着同一首古老的歌曲。这种恐惧让我在这深夜中简直快要崩溃了,我一咬牙鼓足勇气猛的坐起来,迅速打开台灯,那浑厚的声音在我坐起来的瞬间还在耳边回荡,灯亮起来的时候,声音突然停止了。我紧张地环视我的房间,生怕看到那个唱歌的男人。我看了一眼床头柜上的表,又是两点。我实在不敢一个人了,跑到父母的房间,父母说我一定是做梦了,让我回去继续睡,我无奈地回到自己的房间,一直坐到天亮,试问谁遇到这种事还能再安然的睡觉呢?我是真真确确地听到那个声音,虽然优美动听,我却觉得无比恐怖。
        第二天我依然想着那首诡异的曲子,于是把它的旋律弹出来了(我会弹钢琴),同学听了都问这是什么奇怪的古曲,好听却有些哀伤。回家后我趴在客厅的床边往外看,发现傍边正在盖新楼,挖了很深的地基,我想这几日遇到午夜两点的怪事会不会跟挖地基有关系?天又黑了,随着入夜,我的心里产生了恐惧、探究与无助许多说不清的感觉。这回我在两点前醒来,默默地坐起来等着发生的一切。一阵风吹进来,夏天很少有风进来的,而且不断地把纱质的窗帘掀起。我又听到了有个很浑厚的声音努力地在说话,可惜我没有听明白,确切地说我已经吓的不敢去探究了。我猜想那一定是一个古老的人,唱着他那个年代古曲,找我诉说他的故事。可惜我不够应景,事到临头便没了勇气,总是选择回避着他们。
    这首曲子我一直记得,有时间还会拿出来弹一弹(如果有可能我可以做成音频给大家听),每每弹起这首古曲都会想起那个浑厚动听的男声,有一种伤感布满全身,挥之不去。我唯一记住的歌词是“为了你的幸福”!
       这样的经历有很多,也曾和别人说起,却被当成了怪人,于是把他们埋在心里。故事不够精彩,我只是想真实还原自己的经历,毕竟他们真实发生过,埋的太久了拿出来晒晒。
       

UID
922
精华
0
威望
0
哈喽
1222
怪币
1398
元宝
300
贡献
0
阅读权限
30
注册时间
2015-7-24
最后登录
2019-7-26

鬼影纪念章活跃会员

发表于 2018-10-22 11:26:4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君宇 于 2018-10-31 01:53 编辑

先礼貌的向诗扬哥问好,然后大伶伶,你好意思对我失忆吗?影留言我应该留过6期了,除了校园诡异事件“室友看到脖子伸鬼”是老大读的,每个故事都是你读的。不要再爱你了。
祇园,是有qi院这个说法,但意思是佛教的院子,而祇园京都最大的艺伎区,所以估计大概是该读zhǐ。幕末,指的是德川幕府末期,将军把权利“大政奉还”给天皇,然后天皇发动“明治维新”那段。动漫控的话《银魂》和《新选组》都是那个时代点。
好吧~原来还可以直接继续补吗?我以为要等下一个话题。确实后面也还有事。其实都是一些小事,就是都赶在一起了。接着说,在日本遇到的那些事儿。

我们酒店外的路上,有一家护具店,其实第一天去酒店的路上,我们就注意到了,不过顶着大雨,拉着行李箱,我们并没有闲功夫驻足,在我听到咳嗽的后一晚上10点多,我们出门买宵夜,再次经过这家店,于是就停留下来欣赏,这家店的二楼橱窗中有三套日本战国时期的盔甲,日本战国时期的武将,每个人的盔甲都是与众不同的,而最主要的区别就在头盔上,所以很多游戏迷和战国史迷是能认得出是谁的盔甲的。我弟一眼就认出了左边的盔甲是武田信玄的。这个点,人家早关门了,于是我们就站在店外看。我弟还趴在门上朝内张望,想看看里面还有没有别的盔甲。我和他说不要做这种举动,等下被人家以为是小偷,我们2个不会日语的人,要解释都很麻烦。他虽然说没人,我还是拽着他继续去买宵夜,买完宵夜回程,我们也必然再次经过这家店时,下意识还是会看看。结果我看到那套武田信玄的那套铠甲的头盔不见了。日本这种盔甲标准摆法就是以坐姿放在一个箱子上的,加上凶恶的面具,本来就有些诡异。而现在的画面是一个没头的人坐在那,象极了古时被枭首后的样子。铠甲以上,脖子处只剩下一根孤零零的,本来挑着头盔的棍子,加上整副铠甲坐在在店里的阴暗里俯视着大街,看上去更是渗人。也不知道那时候我心怎么那么大,我拽了拽我弟,还开玩笑的对他说,你家武田公不见了,估计是找你去了,谁让你一眼就认出他。本来以为只是扯闲篇,化解下气氛。结果没想到晚上还真的遇到更奇怪的事。


自从来了日本,我弟简直不可自拔的迷上了日本电视,晚上都是看着电视睡着的,还一早7点起来看晨间剧。而我因为白天都在暴走,所以晚上换洗完很快就睡着了。不知道睡了多久,我先是感觉床晃了一下,没引起我太大注意,可是没多久又开始摇动起来,就像刚开始是床被谁踹了一脚,而现在像是把脚放在床上不断的发力。这时候我开始渐渐从熟睡转到浅眠状态,也开始能听到电视里传来的日语。我弟可能照顾我睡觉,所以只听见很小声的说话声。我有听着喜马拉雅睡觉的习惯,所以常常节目描述的场景会被映射到梦里,这时候我脑子里的画面就是一个日本女生在幽幽慢慢描述的一段什么很长的故事,同时还在摇晃我。妹纸,斯尼玛森,我听不懂内。不过随着我越来越清醒。我瞬间反应过来,日本毕竟是地震多发地,莫不是地震了。我忙爬起身,拿过放在床头的遥控器,看了一眼电视,取消了那个红红的静音标志。因为日本电视台对地震反应很快,几十秒之内节目就会有嘀嘀嘀的提示音,并且浮动的信息提示地震消息。结果我看了好一会儿,也没看到什么地震消息。看看我弟也在边上睡得死熟,还打起了呼声。一切都很平静。但是,等等,是不是有什么不对。额,我刚条件反射的取消电视的静音,但是,如果电视是静音的,那刚才是……。

于是,我把我弟叫醒和他说了下整个过程,他说他在我睡着没多久后就把电视关了静音睡了。于是这晚的结果就是,我在说完之后,没心没肺的倒头睡着,而我弟吓得半死,拿出了白天去安培晴明神社求的御守,摆在床头,明明都是我遇到的,也不知道他是在怕什么。


这是第二夜……

PS:说了那么多恐怖的事,这次的主题好像并不只是恐怖的事,那我在讲一些不恐怖的吧,什么景点该去,这种旅游网该做的事,我就不说了,补一个好玩的见闻给大家吧,这次行程前半段是京都,虽然日本地铁系统很发达,但是在京都的时候能做公交,我都会尽量坐公交,为什么呢,京都的公交,都是司机人工报站的。然后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京都的司机是都有表演欲望,我坐了12,3趟公交,每个司机都有自己的特色报站,特别是晚上。用那种深夜节目音质报站都还算正常的了。比如有个司机,前面所有字都会以华少的速度读,但最后一个字却会拉一个20几秒的长音。有个司机,一段话会转音个7,8次。有个司机是烟酒嗓,会很低沉的对每个下车的人都说“狗杂以马(简略表示谢谢)”。超级好玩不知道这里诗扬哥是不是会模仿一下呢。


[发帖际遇]: 君宇 乐于助人,奖励 8 怪币. 幸运榜 / 衰神榜

UID
77072
精华
0
威望
0
哈喽
3
怪币
103
元宝
0
贡献
0
阅读权限
10
注册时间
2018-10-23
最后登录
2018-10-23
发表于 2018-10-23 03:03:19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诗扬哥,龙伶姐你们好呀!  我也是默默听鬼影好多年的老鬼友了,今天也来跟你们分享一下我的故事吧…  事情就发生在去年我和朋友一起去台湾旅游的时候。因为是半自由的跟团游,所以晚上住宿都是导游安排的。导游是四十刚出头的热情的大姐,旅途中对我们也是照顾有加的。唯一让我们郁闷的是那一整个星期,我和朋友的房间不是被安排在楼梯口头间就是最尾间。有一个晚上住民宿好不容易可以住中间的房,但是因为导游不想住楼梯口的房间,便提出想跟我们换房。虽然有点不情愿但也不太好意思拒绝,我们便答应了。于是我们又住到了楼梯口的第一间房。  我们照例进房前敲了敲门说句打搅了便进门了,因为已经晚上十点左右了,一阵手忙脚乱的收拾行李后就各自洗澡准备休息。朋友突然觉得肚子饿就想去水房泡泡面,她问我要不要一块儿去我摇了摇头表示已经累翻不想动,于是她就叫了隔壁房间的朋友一起去了。我在自己随身带的水杯里倒满了水放在了床旁边的床柜上以便半夜口渴喝。然后躺在床上拿着遥控器随便切换着电台看电视。   过了好一会儿那两个朋友端着泡面神色慌张的快步走了进来,我被她们的样子给逗笑了问道:“诶!你们泡个面一惊一乍的干嘛,见鬼啦?” 她们面色凝重的看着我沉默了两秒,点了点头说:“好像是的…”  她们准备走去楼道中间水房的时候,我们团的一个爷爷把房门突然打开左右张望了一下,然后问她们说刚才是不是你们拉我的门把手了? 朋友一脸茫然的说没有啊,我们才走过来啊。 爷爷有点纳闷说怎么会呢,我刚刚开门的时候门外明显感觉有人拽着门把手跟我使劲呢,真奇怪… 边说边又环顾了一下四周,喃喃自语的又回到房间去了。 留下了她们两个在空荡荡的走廊里面面相觑 。  我安慰她们怎么可能会那么巧就遇到啦,应该是爷爷逗你们的啦!虽然她们并不认同我的话但也没有在讨论下去了。吃完泡面就各自关灯休息了。  凌晨时分,在我睡的正香甜的时候突然耳边一声闷响把我惊醒了,我条件反射啊的叫了一下坐了起来开灯,(虽然嘴上说着不怕,其实这几天因为住的房间关系一直很敏感有点神经紧绷),发现是我床头柜那瓶灌满水的水杯突然掉到了地上,窗门都关着没有风进来,我也没有碰到它,怎么会莫名其妙的被摔到了地上…  好啦,以上。真的很喜欢鬼影人间这个节目,会一如既往支持的!

UID
70758
精华
0
威望
0
哈喽
44
怪币
132
元宝
0
贡献
0
阅读权限
10
注册时间
2018-5-27
最后登录
2019-2-24
发表于 2018-10-23 11:00:17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诗扬哥,龍伶姐好,我来填坑了,咱们接着讲。那晚过后,我们又接着来了几日,只不过是中午来,中午太阳大,整个工厂显得没那么神秘和阴森,直到有一天...... 我们还是像前几日一样,中午来到这里玩,中午的时间本就不多,一吃完饭就跑过来也只能逗留一个小时左右。我们这天从工厂侧门溜了进去,工厂的侧门正对着办公楼的后门,整个大楼朝阳而建,办公楼前还有一个池塘,池塘深不见底。我们上了办公楼的二楼的最里间,这里给大家说一下办公楼每层的设计,一层有13间房,一排有八间,中间有楼梯隔开八间,左右各有四间房,1,2,7,8间对面对着9,10,11,12间,走廊的一端是一个露天的小阳台,走廊的最里面是第13间房,故事就发生在这个走廊和第8间房。我们走到二楼的最里面,这里正好五间房对着,四面八方一点阳光都透不进来,我们从第七间房开始看起,第七间房地上铺满了一层灰,仿佛无人踏足过,我们关上了门走进了第八间,一开门就发现面前放着一个发黑的床垫,床垫的上面铺着一床发霉的被子,床垫的旁边还放着一个火盆,里面不知道烧的是书页还是纸钱,满满一盆的灰烬,看这火盆似乎已经放了好久没人动过了,这时我们看见火盆旁边有个拐杖,是一个龙头拐杖,我们拿起来就玩,还把它带到了学校玩了两天,恐怖的事情开始了!但凡在我之后碰过这个拐杖的人要么是发烧请假,要么是腿摔骨折请假了,而我呢虽说是没有受到什么伤害,但是像是倒大霉一样过了两天,是傻子都知道大事不好了,当天晚上我们一行六个人回去了工厂,不过啊,听一个同行的人说几个人拿的就几个人进去,所以六个人有四个留在外面,只有我和小a两个人进去还拐杖,四个人用手电照着第八间房的玻璃,我们从一楼的楼梯上去,去第八间房的路上到没发生什么,只是楼外的蛙鸣啊显的这栋楼有些说不出来的诡异,我们走进第八间房,把拐杖放回原处拜了拜,我们就退出了这间房,在回去的走廊上,突然就听到小孩子穿的那种走一步响一下的响声鞋,“咯吱”,“咯吱”“卧槽,这是什么东西啊”,这个想法脱口而出,小a也是看了看我说到“还走吗?”我定了定神,凑近了他说“这个东西就在我们正下方”小a不出声了,也安静的听着,过了一分钟的样子,下方一楼的声音消失了,但是紧接着就是一声噗通!是物体的落水声,我的心开始在怦怦直跳,三楼突然传来小孩的跑步声,伴随着“咯吱,咯吱”,两个人连大气都不敢出,摸着楼梯的扶手就往下慢慢的走,生怕楼上的像小孩的生物追下来,下到一楼,两个人像做贼一样朝外面摸去,刚出办公楼,月光洒在地上,我们两个人快步走着,我突然感觉背后有一双眼睛在看着我,当我回头看去,感觉黑洞洞的房间里有一个人正站着静静的看着我们,正如那句,“当你凝视深渊的时候,深渊也在凝视着你”故事到此结束,虽然之后也曾去过,但所幸没出过事了,工厂最近也要被拆了做学区房。我的故事还有很多,等以后有空我都会留言的,祝鬼影越办越好,溜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入住怪谈

本版积分规则

关于我们|手机版|哈喽怪谈. ( 京ICP备15030277号

GMT+8, 2019-8-20 04:35 , Processed in 0.390623 second(s), 8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By Weixiaoduo.com

© 2012-2014 技术支持: 薇晓朵网络工作室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