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鬼影人间|鬼影重重|影留言|惊悚音乐剧|沙石奕站 - 鬼影人间官方网站

 找回密码
 入住鬼影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2382|回复: 31

[影留言] 本期话题181226——节日惊魂

 关闭 [复制链接]
他的公会 进入GA公会系统

UID
156
精华
0
威望
100
魂魄
4109
鬼币
70
元宝
451
贡献
0
阅读权限
150
注册时间
2015-6-30
最后登录
2019-3-24

诗扬Fans活跃会员鬼影贡献章

发表于 2018-12-26 16:02:4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关键词:节日
节日轮番来临,但不是每个节日都一定嗨皮
我们的青灯掌柜,圣诞节当天就经历了一场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抛锚
来说说那个最让你惊悚颤栗的节日吧
(包括但不仅限于圣诞节)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入住鬼影

x
[发帖际遇]: 诗扬 被钱袋砸中进医院,看病花了 5 鬼币. 幸运榜 / 衰神榜
回复 百度谷歌雅虎搜狗搜搜

使用道具 举报

他的公会 进入GA公会系统

UID
63837
精华
0
威望
0
魂魄
375
鬼币
289
元宝
0
贡献
0
阅读权限
20
注册时间
2018-3-18
最后登录
2019-3-22
发表于 2018-12-26 21:51:2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louxiaolou 于 2019-1-3 18:54 编辑

诗杨哥,大玲玲晚上好
(感谢鬼影,故事写得差强人意,能够做成第九季短篇,很荣幸,诗杨哥给咱脸,咱不能不兜着,谢谢)

中元节
(这个故事,是我很早以前随笔写得,主要是表达我一种长久以来的疑问,关于给先人烧纸钱,由于我是回族,按照习俗是不走这套流程得,但是几代人受汉文化得熏陶,我们也就入乡随俗。)

1.一个苍老的身影出现在银行,他颤巍巍地把手里的一沓子钱放在银行窗口,哆哆嗦嗦的说“喂,我要寄钱”
幽暗的窗口里,探出一个脑袋来,银行职员的模样,怪里怪气地问“你要寄给谁?多少”
老头说“噢,我儿子,两万亿”
“把他的名字和生辰八字给我,我会打到他户头上得”说完,怪里怪气人,古里古怪地笑了。他的脸上没有一点血色。

2.山坡上,中年男人牵着一个小女孩,女孩说“爸爸,我们这是去那啊?”
爸爸说“去看你爷爷啊”
女儿眨着眼睛,不解的问“我们去看爷爷,为什么你手里提着很多钱啊”
爸爸解释说“傻丫头,这可不是真钱,这是纸钱,是烧给你爷爷的,让他在下面用的”
女儿还是不明白,摇了摇头。

3.中年男人路过彩票站,想了想,掏出买烟剩下的零钱,买了一张彩票。
晚上,他带女儿一起看电视,换台时,一位彩票开奖员在摇动彩票球。
中年男人突然想起自己买的那张彩票,于是拿了出来,他对着电视上的彩票球念数字,突然,他大喊一声“天呐,宝贝女儿,咱中奖了?”
女儿歪着脑袋问“爸爸中了多少钱”
“两万!”爸爸兴奋的说
                                                               早现年读(阅微草堂笔记)(子不语)(聊斋)(西游记)等志怪小说时,就在其中发现很多篇提到这一观点,尤其是(西游记)唐太宗魂游地府时描写得比较细致,太宗被困地府,不得已只好借阳间河南开封府人相良,他有十三库金银在此。陛下若借用过他的,到阳间还他便了。读到这段时,我就和人开过玩笑说:以后赶上清明节,咱也可以拉几车冥币来烧,反正烧过去,自然会存在自己的户头里,免得以后儿孙不孝,到下面没银子花。
笑谈,大玲玲辛苦,这期又一个人做有留言吧。
[发帖际遇]: louxiaolou 发帖时在路边捡到 2 鬼币,偷偷放进了口袋. 幸运榜 / 衰神榜
每个人的心中都有一座城,每座城中都住着一个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他的公会 进入GA公会系统

UID
71687
精华
0
威望
0
魂魄
106
鬼币
174
元宝
0
贡献
0
阅读权限
10
注册时间
2018-6-29
最后登录
2019-1-24
发表于 2018-12-26 21:53:5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Unforgiven1600 于 2018-12-26 22:12 编辑

两位主播你们好,节日快乐,祝福虽迟,心见真。

上一期留的故事里提及的宗教,表述有误,我要就此做个小小的纠正。
我特意问了对宗教信仰有所了解的朋友,其实“耶证”并不是邪教,顶多算是“异端”,因为在理念上与传统派别有所不同,颇有“考据党”的特点。
在此深表歉意,小伙伴们不要被误导吖:)

废话不多说,开始我的故事。
说到节日里发生的诡异事件,我想起好多好多年前那个农历新年发生的事了。
我是一个不爱热闹的人,无法适应春节的喜庆,当父母和亲友长辈都在客厅吃着饭互赠利事看着喜庆的晚宴,我就躲进房间,关上门,上着网,活在自己的世界。
那会儿,我刚学会用QQ不久,新注册的账号联系人列表里空空如也,我多么希望我在二次元贴吧认识的朋友可以出现在那上面,这样一来每时每刻都可以瞎扯了。想着想着我给贴吧的“好基友”们挨个发了私信,把我的QQ号码告诉他们,期待着收到QQ好友请求。
一分钟、两分钟、三分钟…..半小时过去了,QQ界面依旧风平浪静,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看来我的朋友们都去过年了?我不由叹了一口气,这也寻常,谁会像我这么自闭呢。
突然,我听到了让我兴奋的咳嗽声,浅蓝色小喇叭愉悦地跳动,我立即点开,是一封新的好友请求。我点开对方的资料页看了一下,浏览了所在城市和年龄性别,心想这人百分之百是贴吧基友小W,资料上的年龄城市都对得上号。
小W是一个贴吧网刊小编,经常向我们推荐好看的冷门漫画,他本人也是擅长画画的,言辞友善而温和,对于新的同好,来者不拒。
这样一个人进入了我的列表,别提多高兴了,俨然节日惊喜。
当我满怀兴奋地准备发消息给对方,对方的文字率先出现在屏幕上。
“你好,小宝贝,新年快乐。”句末加了一个微笑的表情,收到消息的我别提有多高兴了,原来他是那么主动的吗?而且这语气还有一丝宠溺…..
我有点紧张又有点难为情,不知道怎么回话才算得体,毕竟对方资历比我高太多,我可不想留下不好的印象呢。
“谢谢,新年快乐….”我如是说,寒暄在此时是最佳的应对方式。
“呵呵,小宝贝在干嘛呢?”他秒回,看来是非常重视跟我聊天。
“我刚吃完年夜饭就上网了,你呢,过年怎么样?”我尽可能表现出稳重,不能太开心,以免手滑敲错字造成不必要的尴尬。
“呵呵,你在家?”又是秒回,我感知到对方语气里的关切。
“嗯,外面都是鞭炮声,不敢出门。”我如实告知,略微有些不妥,但既然信任对方,就不要怕暴露弱点了。
“妹妹你真可爱,告诉我你的名字呗,我叫阿天,今天是我们第一次说话。”(大概意思)对方再次秒回道。
笑容在脸上慢慢凝固,我感知到了有哪里不对。我之前虽然没有跟小W加过QQ,但我们也不是没说过话,有段时间用贴吧私信聊得很欢,难道他忘了吗?
“你是贴吧里那个WXXXXX(指的是小W的用户名)吗?”我问。
“你猜猜哦,我不告诉你哦,猜对了我才跟你说。”这次对方回复得比较慢了,这让我更生警惕,我开始怀疑他根本不是小W,而是一个我根本不认识的陌生人。
我迟疑了许久,屏幕上又出现了一行字:“你的真名是什么,我好备注一下。”
虽然我有几分犹豫,但又想,我的QQ号是新注册的,没有在公开场合留过,怎么会有不认识的人加呢?兴许小W爱开玩笑,我就跟他开下去呗。
我打上了自己的名字,点击发送。
“真乖,照片给我看看?”对方秒回夸我,提出了进一步的要求。
“我还没有拍,你等一下。”我回应道,准备拿起手机自拍一张传到电脑上。
“没关系,我们可以视频。”对方应对道。
我再次感到了事情的微妙,小W今天是怎么了,那么想看到我,这不符合他给我留下的沉稳印象啊。
我还没回应,只见屏幕上出现了一个很大的视频图标,我被这突然弹出的视频请求惊呆了,手滑中,我不慎点了接受。
“哈哈,害羞了,小家伙,我看到你了。”对方得意洋洋地说。
我立即点关闭视频,可不知怎么地,没有丝毫反应,屏幕上还显示着视频已接通,这让我感到害怕。
“你在干吗,怕我了吗?”对方的文字接连不断。
“你是谁?我们并不认识,是不是?”我气愤而又失望地问。
“我是你男人,虽然我们才第一次说话,”对方冷静地敲打着字,“我已经看到你了,当你看到我的时候,我们就是一对了,嘿嘿嘿。”
我那时还不懂怎么把摄像头拔掉或者粘起来,惊慌失措地摁着主机上的重启按钮,然并卵,屏幕依旧是亮着的。
我眼睁睁看着那原本漆黑一片的画面亮起了微弱的白光,鸟窝般蓬乱的头顶映入眼帘。
“不要过来啊!”我失控尖叫一声……躲到了……桌子底下。
我听见电脑音箱传来猥琐的笑声,以及叽叽叽叽的新消息提示音,此时此刻,我已陷入崩溃。双手捂耳,双眼紧闭,真希望这是一场荒唐的梦。
不知过了多久,大概有十几二十分钟吧,我再也没听到电脑音箱传来什么声音,这才敢爬出来看个究竟,惊魂未定的我看见电脑正显示“重启中”,疲惫地松了一口气。
后来,我如愿以偿加上了小W他们的QQ,原来那天他们都没有在贴吧,我真是个愚蠢的人啊。
这件事情,我大概是遇上骚扰女性的变态了,他们都是随机输入号码操作的,还好没有什么后文,不然我可能就不会在这儿啪啪啪啪打字讲故事了。最后祝各位身体健康w

点评

原来网络还是个新奇的玩意,还非常热衷加陌生人,现在微信见到不认识的基本就不通过了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8-12-27 13:43
僕は化け物ですね。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他的公会 进入GA公会系统

UID
42059
精华
0
威望
0
魂魄
306
鬼币
262
元宝
0
贡献
0
阅读权限
20
注册时间
2017-3-27
最后登录
2019-3-15
发表于 2018-12-27 06:45:42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个话题,,,,,,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他的公会 进入GA公会系统

UID
78678
精华
0
威望
0
魂魄
1681
鬼币
239
元宝
0
贡献
0
阅读权限
50
注册时间
2018-11-23
最后登录
2019-3-18
发表于 2018-12-27 13:43:36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Unforgiven1600 发表于 2018-12-26 21:53
两位主播你们好,节日快乐,祝福虽迟,心见真。

上一期留的故事里提及的宗教,表述有误,我要就此做个 ...

原来网络还是个新奇的玩意,还非常热衷加陌生人,现在微信见到不认识的基本就不通过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他的公会 进入GA公会系统

UID
10087
精华
0
威望
0
魂魄
1665
鬼币
230
元宝
29
贡献
0
阅读权限
50
注册时间
2015-12-11
最后登录
2019-1-14
发表于 2018-12-27 15:42:19 | 显示全部楼层
先占个楼吧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他的公会 进入GA公会系统

UID
80447
精华
0
威望
0
魂魄
6
鬼币
103
元宝
0
贡献
0
阅读权限
10
注册时间
2018-12-27
最后登录
2018-12-27
发表于 2018-12-27 16:29:32 | 显示全部楼层
两位主播你们好,节日快乐,我是听了一年多的鬼友,废话不多说,下面是我亲身经历的诡异的事情。
有一年我在保定工作。有天晚上我和我男朋友去参加他哥们的生日派对在KTV唱歌。那天发生了很多怪异的事情。首先是平时很好打车的那条路,那天莫名一个车也打不到。最后只好找了一个那种私人开的电三轮过去。其次本来那天下午还阳光明媚,傍晚天突然就阴下来,还下着零零星星的小雨。我坐在车上,心情特别忐忑。跟我男朋友说有一种不太好的预感。我男朋友说没有关系。但我心里还是很不舒服。(ps:我男朋友的长辈是算卦的,所以他也懂一些易经之类的东西,还跟我说过眼睛好像偶尔也能看到一些别人看不到的东西。)
唱完歌从KTV出来就已经晚上十二点多了。我们找了个旅馆住了下来。房间是那种一边一张床中间隔着一个床头柜的那种。我男朋友一进屋就皱了下眉。跟我说让我把外套,手提包之类的东西放在左边这张床上,并且不要堆在一起。分开布满整张床那样放。我很纳闷,一开始不乐意。但看他表情很严肃态度很坚定,最后还是照做了。因为很晚了第二天还要早起去上班,所以洗澡准备赶紧睡。但是当我洗好澡出来的时候,在浴室门口啪的一下就摔倒了。我记得非常清楚,当时拖鞋上没水,地上有脚垫也不可能有水。似乎…好像…那种感觉像是有个人绊了我一下!!我赶紧上床躺下。而且那天晚上我和我男朋友认识以来第一次吵架。没有缘由的吵架。
故事继续,为了第二天能够早起,我定了六点的闹钟。而且我只定了这一个闹钟!!也许是玩累了的原因,我们没一会儿就睡着了。恐怖的是不知道睡了多久闹钟就响了。我拿起手机关闹钟,时间显示两点多。我睡得迷迷糊糊当时还没觉得多恐怖。可是这个时候我男朋友坐起来了。穿上拖鞋,开开门就出去了。大概一两分钟以后就又回来了,躺下继续睡!全程他一句话都没有说。我还问他你是不是去上厕所了?他也没有回答我。然后翻身继续睡。直到第二天早上闹钟响退房坐车上班。
我以为这件事情就这样过去了。直到第二天中午的时候我和男朋友坐一起吃饭,说起前一天晚上的事,我吓得一星期没有睡着。我男朋友说,其实晚上进房间的时候,他怕我害怕就没告诉我。他看见左边那张床上躺着一个穿白衣服长头发的女人。半夜那次闹钟响,他出去是去给那个女人开门的。屋里明明有洗手间他为什么要出去上厕所呢?!而且手机闹钟就算响过也是有记录的。可那个两点多的闹钟根本没有记录…包括洗手间门前的摔倒,全程一件件事情贯穿下来,真的是细思极恐啊!
再后来事情就这样过去了,我的故事大概就到这儿。谢谢两位主播辛苦了。祝节目越办越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他的公会 进入GA公会系统

UID
78442
精华
0
威望
0
魂魄
75
鬼币
132
元宝
0
贡献
0
阅读权限
10
注册时间
2018-11-19
最后登录
2019-2-22
发表于 2018-12-27 17:07:53 | 显示全部楼层
龍伶姐姐好~诗扬大哥好~很开心上一期留言的“险”被读到啦~当时听着播客准备午休一下,结果听到自己的名字,一拘灵就吓清醒了,听见自己的故事被念到实在太奇妙了,有点期待又有点尴尬【捂脸】上一期结尾说到一个自己亲身经历的故事,和这一期话题还是比较契合的,正好分享给大家听一听。
我从小就是一个对灵异怪谈,恐怖电影非常感兴趣的人,上初中的时候还敢大晚上一个人关了灯在家看恐怖片,现在胆子反而小了,可能是因为年少对鬼怪只是好奇但却无知无畏,但是经历了一系列的事情之后,我相信,就像诗扬哥说的那样,科学也许证明不了,但是不能证明“他们”不存在。你可以不信,但是请不要妄下定论否定那些未知世界的存在。
上一期说过,我是土生土长的东北人,我不是灵异体质,但是从小到大,也经历了几件离奇的事,这几个离奇经历最后都以被“大仙儿”指点为结尾。小的时候,经历的应该都是小打小闹,就是莫名其妙突然发烧,“大仙儿”来家里一看就说是去世的奶奶回来看我,奶奶最近一次回来看我,已经是高中了。
高考前三天,我莫名其妙又发起烧来了,我是那种一感冒就一定发烧的体质,而且每次感冒发烧都要烧到骨头疼,但是那次发烧不同以往,我自己能感觉到,那绝对不是感冒发烧,我不仅仅是浑身发热,还软弱无力,连椅子都坐不稳了,直接滑到了地上,当时的自己除了大脑有点意识,身体已经完全失去了控制,像一滩软泥,老师一看情况不对,以为我是考试之前压力太大,赶紧让两个同学给我送回了家。
回家以后我妈又是赶紧找来了一个“大仙儿”,还说是我奶奶回来看我,在家里又是掸水,又是念叨,刚才还像一滩烂泥不能动弹的我,大仙儿一番操作之后,我竟然瞬间就好了,这也是我一直觉得特别神奇的事情。
这样的经历有过几次,但次数不多,不过也足以改变我对鬼神之类的看法。下面要说的这个故事,才真正让我相信,我们身边去世的那些亲人,他们就在一个我们看不见的世界里。
先给大家说三个地方,第一个叫S镇,我爷爷闯关东来到东北以后,一直在这里生活,所以我们家的祖坟就在S镇;第二个是B村,属于S镇,我爸爸唯一的兄弟也就是我大爷生活在那里,第三个是D县,我大学以后我们家搬家到的地方。
故事就发生在我大学以后的D县。我高三的那一年四月一号愚人节,收到了大爷去世的噩耗(大爷是喝完酒以后睡热炕猝死的,因为东北四月份山里的小村镇没有集体供暖还是很冷,也告诫各位爱酒人士,酒后千万不要桑拿热浴之类的)。我大爷生前是一个爱酒的人,一天三顿,一顿必喝上一杯白酒,故事就由一杯白酒开始了。
我大爷去世一年以后,我读大一,暑假回家百无聊赖,天天就是玩玩电脑。有一天我还是像往常一样,在家玩电脑打游戏,我妈从外面回来了,我也没理她,自顾自地玩,我听见我妈进了厨房,打开了家里装白酒的那个容器(我们叫ban二声ke轻声,可能是满语或者俄语音译来的),我妈平时酒量也不错,一斤白酒不成问题,不会醉倒但是会上头话多。
过了一会,我就听见厨房传来啜泣的声音,我心想,我妈这怎么还哭上了,我赶紧过去看看。只见我妈坐在饭桌旁边,捂着脸,眼泪不住地流,也不说话,我问什么她也不回答。过了一会她就踉踉跄跄往卧室走,走到床边坐下还是哭,看见我妈哭成这样我真是手足无措。
过了一会我问我妈:妈,你咋了,哭啥?这时候,我妈抬起头,用非常惊诧的眼神看着我,看得我直发毛,她问我:宁宁,你不认识我了?我楞了一下,说:你是我妈啊。我妈又开始哭,边哭边说:宁宁,我是你大爷啊,你不认识大爷了。当时天已经黑了,看着我妈涕泗横流的脸,再听着这样的话,我感觉有点不可思议,更多的是怀疑,怀疑我妈喝多了装神弄鬼说胡话。
我说:妈,你可别吓唬我啊,你肯定是喝醉了,说什么胡话。“我妈”听见我这么说,刚才还啜泣,这会已经嚎哭起来,:宁宁啊,我对不起你大娘,对不起你哥啊,我走得太早了。听着“我妈”这么嚎,我赶紧退了两步,已经不敢站在床边了。我试探着问:那,你说你是我大爷,你走的时候给我哥是不是留钱了,钱藏在哪了?“我大爷”边哭边说藏在家里的哪哪哪了,说了一个没什么特点的地方。我还不死心,我又问:你知道我大娘去哪了吗?“我大爷”说:在XXX(是一个离我们家不远的城市,我大娘是一个不常出门的人,基本上大半辈子都在B村度过)。接着我又问:那你为啥来我家啊?“我大爷”说:清明节你大娘你哥都不来看我啊,我也没钱花,没人管我啊,你家离得近,我只能来这啊。我心里疑问开始大过恐惧,因为是亲人,就算真的是我大爷回来了,我也不是很怕。
这么对话间,我爸回来了,我爸看着我妈特别生气,开始训斥我妈说她喝多在作妖,我把刚才的事跟我爸复述了一遍,让我爸带着我妈找附近的“大仙儿”看看,我爸若有所思,可能是觉得也别无他法,带着我妈出去了。“大仙儿”没说特别的,只说是我“大爷”回来了,让我爸烧了纸,把“人”送一送。他们俩回来以后,我妈已经安静多了,回来就昏昏沉沉睡了。
第二天,我妈起床以后,我问我妈是否还记得昨晚发生的事情,我妈说,只记得前一晚一进家就觉得很渴,特别特别想喝白酒,我把之前的事情又给我妈说了一遍。听完我妈瞪着眼睛,慢悠悠地跟我说:你大爷去世以后,就在咱们D县火化的,骨灰盒还在D县。我心里有什么想法在叫嚣着要出来,我赶紧上网问我哥,我大娘在哪,我哥说,正在XXX市探亲,这个地方正是昨晚“我大爷”说过的。我跟我哥说:你,和我大娘,今年清明没给我大爷烧纸吧?我哥说...是啊,你怎么知道?我看了看我妈,顿时一身鸡皮疙瘩。
我把前一天发生的事情又讲了一遍给我哥听,我哥跟我说,昨晚,我大爷给他托了梦,让我哥给他烧纸和我大娘一起去祭拜一下,看望一下他。
故事不可怕,但是成了目前为止,我人生中最“灵异”的事情,也许这件事对于我来说还是个谜,但是谜的答案已经不重要了,因为我已经相信,我们结束了在这个世界的旅程,我们也许还会去另一个世界继续冒险,继续以其他的形式存在着。
好难过~自己没啥真实经历了,特别喜欢鬼影在人间,但是自己可能只能做个听众做不了嘉宾了,不过我以后会写一些小故事常来投稿哒

点评

忘记说明了,为什么在D县火化,因为B村和S镇都很小,我们家祖坟又在S,D是距离S最近的有火葬场的地方。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8-12-27 17:10
[发帖际遇]: 宁萌不酸 发帖时在路边捡到 1 鬼币,偷偷放进了口袋. 幸运榜 / 衰神榜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他的公会 进入GA公会系统

UID
78442
精华
0
威望
0
魂魄
75
鬼币
132
元宝
0
贡献
0
阅读权限
10
注册时间
2018-11-19
最后登录
2019-2-22
发表于 2018-12-27 17:10:38 | 显示全部楼层
宁萌不酸 发表于 2018-12-27 17:07
龍伶姐姐好~诗扬大哥好~很开心上一期留言的“险”被读到啦~当时听着播客准备午休一下,结果听到自己的名字 ...

忘记说明了,为什么在D县火化,因为B村和S镇都很小,我们家祖坟又在S,D是距离S最近的有火葬场的地方。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他的公会 进入GA公会系统

UID
79790
精华
0
威望
0
魂魄
677
鬼币
65
元宝
0
贡献
0
阅读权限
20
注册时间
2018-12-15
最后登录
2019-3-24
发表于 2018-12-27 21:32:36 | 显示全部楼层

诗扬哥、龙伶妹子,你们好。我是个新鬼友,前阵子经哥们儿推荐听了《鬼影人间》,便一发不可收拾地爱上了这档节目。
看到这期主题,想到了以前刚参加工作的一件事。先说一下我的专业吧,我呢,是个兽医。但是有别于咱们常见的那些,给小猫小狗看病的兽医,我的专业全称是“畜牧兽医”,猪牛羊、鸡鸭鹅,这些都归我管的。而我毕业之后,就去了同省的一家养殖场工作,饲养的对象是“艾博益加父母代种鸡”。说白了,养的就是我们大家平时吃的肉食鸡的爸爸妈妈。是这些“种鸡”产下的蛋,孵出了肉食鸡,就是这个概念。
毕竟是大型的饲养场,一般选择厂址,都是在乡村,远离城镇的地方。而我工作的这家饲养场,就在一个村子后面的山下。值得一提的是,虽然远离了市区城镇,却也远离了浮世的喧嚣,这里静谧宜人,环境也是挺好的,依山傍水、鸟语花香。可这些都是白天用来示人的假象,一旦入夜,看似平静祥和的山里,便露出了本就狰狞可怖的面孔。
记得是一二年的冬天,临近春节,因为养殖场严格的防疫制度,使得一到年根儿底下,年纪都在五六十岁的饲养员大爷大妈们,都打电话把自己的儿女叫到场里过年。人来的多了,也挺热闹,小年的时候杀了年猪,大家伙一起忙活着分猪肉,做东北的杀猪菜。在这中间,我就发现有一家饲养员家的老儿子有些不正常,他看着二十多岁,是个性格内向腼腆的人。不过,观察了一阵子,我觉得他的眼神有些呆滞,不善言谈,也挺怕生,看到我们有说有笑的,他自己就在一边哧哧的傻笑。我估摸着大概是有精神疾病,或者智力障碍,难免有些同情,不过又不清楚他病到什么程度,会不会对他人造成伤害,就找到他父母,简单询问了几句,叮嘱了些。
接下来的几天,倒也相安无事。到了大年三十这天,下午我们自发的组织了一场“养殖场联欢会”,大家有唱歌的,有跳舞的,年味儿十足。到了晚间,当然要发扬中国人的光荣传统“看央视的春节联欢晚会”。这时候,大妈们就开始包饺子了。期间,发生了一个小插曲,就是那个老儿子,被他爹从外面带了回来。说是,下午的时候他自己跑到了山上玩,天快黑了,才被他爹给抓了回来。我那会儿看到他时,他浑身瑟瑟发抖,嘴里嘟嘟囔囔的,不知道说着什么。我却在他呆滞的眸子里,看出了一丝细微的恐惧。这事引起了一场小骚动,可毕竟是过大年,看到他被他爹拎上了二楼员工寝室,围观的也就四下散了,各忙各的。
到了晚上十点左右,我们开始放鞭炮,之前我还特地买了几个比较大的礼炮,一股脑的全放了。所有人也都站在了宿舍楼门前,看烟花。
看着看着,我感觉自己身后站过来一个人,我一回头,是那个老儿子。当时他离我特别近,我回头的时候,差点贴到他脸上,吓的我朝旁边挪了几步。因为我分明看到他原本木讷的眼睛,变的活份儿起来,眼睛在眼眶里乱转,看到我回头时,他狠狠的盯着我,并且嘴角上扬,嘿嘿的笑了一下。这时候,他爹也发现了他,便又把他带回了二楼,他妈也跟了上去。
他的表情太不对劲儿,我心里一直犯嘀咕。到了半夜,大家吃过饺子也就各自回屋子休息了。可就在这时,那老儿子突然在他爸妈的寝室里大喊大叫,我赶忙跑过去,当时已经围上了很多人。当我进到那间烟气缭绕的屋子里后,顿时被眼前的画面吓到了。那个老儿子,跪在一把椅子上,剧烈地摇晃着头和上半身,两条手臂就随着身体的摆动,在空中划着不规则的圈,那动作幅度大的惊人!让人看的不禁浑身发毛!而且再加上他嘴里时而凄厉的哀嚎,这画面太诡异了。他妈和他爸,早已经跪在地上冲他磕头了,嘴里还大喊着“求求你了,快走吧。饶了我儿子吧。”之类的话。
突然,老儿子扬起了头,开口了,不过那声音绝对不是他!他对着跪在地上的两个人,轻蔑的哼了一声:“我要抽烟!”他爸哪敢怠慢,急忙递上了一盒烟。那老儿子打开烟盒,一根根地抽烟,一口一根,一分钟的时间就把一整盒烟抽完了。接着,他看了看地上的人,用傲慢的态度说道:“今天就给你们点儿面子。”话音刚落,那老儿子扑倒在地,不省人事。
第二天,这家人,就请了假,回老家去了。听其他人说,那老儿子体质弱,可能是独自上山的时候,碰到了黄皮子,得罪了人家,被附身了。虽然这个说法,我当时是将信将疑,但是之后发生的其它事儿,却认证了这个猜测。这个山里,真的有两只黄皮子,挺邪性。而我,也差一点就死在它们手里。这是后话了,以后有机会再说。
ps:因为工作的关系,我接触的都是农村的人,他们虽然文化不高,但都很质朴。而且,他们嘴里的灵异事件也有很多。听他们说,一年之中不光是七月半阴气重,春节前后,也是“好兄弟”出没的时候。所以过年,还是别到处乱跑的好。
小弟初来乍到,文笔不咋地,还请诗扬哥见谅~
最后,祝各位鬼友2019年事事顺心!祝诗扬哥越来越帅,龙伶妹子越来越漂亮~鬼影人间越办越红火!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入住鬼影

本版积分规则

关于我们|手机版|鬼影人间. ( 京ICP备15030277号

GMT+8, 2019-3-24 08:21 , Processed in 0.296886 second(s), 10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By Weixiaoduo.com

© 2012-2014 技术支持: 薇晓朵网络工作室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