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鬼影人间|鬼影重重|影留言|惊悚音乐剧|沙石奕站 - 鬼影人间官方网站

 找回密码
 入住鬼影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楼主: 诗扬

[影留言] 本期话题181226——节日惊魂

 关闭 [复制链接]

UID
79851
精华
0
威望
0
魂魄
16
鬼币
107
元宝
0
贡献
0
阅读权限
10
注册时间
2018-12-16
最后登录
2018-12-23
发表于 2018-12-27 21:33:26 | 显示全部楼层
说到节日莫过于清明节了,说个短一点的故事吧。
故事的主人公是我父亲。
就在我上高中时候的某一天听见父亲和母亲说:这几天事情这么多,我们又回不去,在那里烧不是一样。不知道是临近清明了还是春雨刚至,听见这话的时候莫名感觉到一丝冷意。
听了半天我才明白,因为我父亲刚换了工作,这两天事情实在太多,按照正常时候该提前去给我姥姥烧纸了,因为耽误了时间,明天就是清明,所以今天晚上就该去了。
父亲提着黄纸和元宝就出去了,当时大概在11点左右。12点的时候父亲慌张的进了家门,重重的关上了门,大口的喘着气。我和母亲都让吵醒了。打开门一看,一直以来都是严肃的脸上满是慌张和惊恐。母亲紧张的问到:怎么了,发生什么了?
父亲磕磕巴巴的说着一些什么。大概意思是(此处以第一人称描述):我和往常一样,把东西拿到一处十字路口。一边打开黄纸一边喊着:妈啊,拿钱喽,这几天忙忘了,您老多担待。因为天气有些凉,我手套没有摘,可是火苗燃烧的很快,一下把手里的纸烧了一半。我就赶紧把东西都放在一起烧。正常的时候这些东西光烧完也要5.6分钟,可是不到半分钟就快完了,这时我想磕头。可是一道火光从火堆里冲出来,慌忙中我用左手挡着,火苗顺着手套向衣服爬去,我就想把手套脱下来,可以怎么都脱不下来,这么一点火怎么都没法弄灭,不管是甩还是用手拍怎么都不行。可是火就在整个左手手套烧,没有一会火自己灭了,手套也能脱下来时我赶紧把手套脱下来远远扔了,可是我一看手除了红以外没有任何伤痕。正常来说如果有风这还可以解释一下,可是我根本没感觉到任何的风。这时候我就赶紧向家里跑了。
听到我父亲这样说,当时的我并没有感到什么。这只是一系列事情的开始。
清明节到了,原来父亲的朋友让他去给焊下牌子,父亲去了。到了晚上8点,急促的手机传来,随后母亲哽咽的声音、手机掉落声音接连传来。原来父亲去焊牌子的时候,因为高压电掉落在牌子上随后传导在父亲身上。中间发生了不少的事,好几次差点在手术台没下来。最后治好后父亲的左手少了几根手指,因为已经烧没了。
不知道这两件事有没有关系,或许只是发生在一起才让我觉得有点什么吧。
没怎么写过故事,描述不好,请谅解,谢谢!
最后还想说,安卓什么时候上啊,等死了。
希望鬼影越来越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百度谷歌雅虎搜狗搜搜

使用道具 举报

UID
80458
精华
0
威望
0
魂魄
49
鬼币
117
元宝
0
贡献
0
阅读权限
10
注册时间
2018-12-27
最后登录
2019-1-19
发表于 2018-12-27 22:03:1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凌晨四点 于 2019-1-2 05:03 编辑

    《路灯》
    你是否注意过深夜路边那盏昏黄的路灯
    2011年1月27日.除夕夜
    十四岁的我和邻居家比我大四岁的峰哥放完鞭炮回到了家,那时候我家还住在东北的一个小县城,东北的严寒也没能阻挡我对于放鞭炮这种事的热情。因为当时和邻居家的关系特别好,所以这一年的春节是两家在一起过得。回到家后,老妈和邻居家的阿姨在厨房有说有笑的准备年夜饭,老爸和邻居家叔叔在一起喝茶讨论着时事新闻,而我一回到家中就带着峰哥去打游戏机。吃年夜饭的时候氛围也是其乐融融十分和谐,饭后大人们聚在一起聊天,我则是继续带着峰哥打游戏机,不得不说还是小时候的年味重,还有红包可以拿。
    不知不觉已经到了凌晨一点多,峰哥突然跟我说要带我去网吧打游戏,那时候电脑游戏对我还是很有吸引力的,就跟家里说想去外面玩一会,可能因为我们都是男孩子吧,大人们居然也都同意我们出去玩,只是嘱咐道玩一会就回来,我们便迫不及待的穿好衣服跑出了家门,我还从没有这么晚出去过,除夕夜飘着雪,凌晨一点多的街道空无一人,也没有行驶的车辆,只有路边一盏盏昏黄的路灯,与家中那热闹的气氛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对于平时看惯了街道人群熙熙攘攘的我还是感觉很新奇的,一边向着网吧的方向走,一边在马路中间玩闹,因为没有车,所以就想体验一下在宽广的马路上闭着眼睛走路的感觉,走了一会我忽然发现,身边没有了峰哥踩在雪上的那种嘎吱嘎吱的声音,只有我自己踩在雪上的声音,当我睁开眼睛的时候,我发现峰哥已经不知去向了,空荡荡的马路就只剩下了我自己……
    我站在原地开始四处寻找峰哥的身影,仿佛这个世界就只剩下了我自己,一丝恐惧在我的心中开始蔓延。忽然我发现远处马路右侧的路灯下有一个人影站在那,我以为是峰哥就快步向前走去,等我走近了一些我发现,不是峰哥,那个人站在路灯下,面对着路灯,低着头。因为是短发,所以我认为他是个男人,东北零下二十多度的夜晚,他只穿着一件黑色单薄的风衣,一条牛仔裤赤着脚就那么静静地站在昏黄的路灯下,纹丝不动。“他不冷吗?”“大过年的他在这干嘛”“为什么不穿鞋”等等一堆疑问出现在我心中,最后一个出现的疑问是“他…是人吗!?”。但我还是忍着心中的恐惧,慢慢向他靠近对着他问了一句“你…你好…请问你…”当我靠近他后我发现,他一直在低着头说着些什么,声音很轻听不清,但是却用着一种很奇怪的语调。他还是静静地站在那轻声的说着。就在我害怕的想要跑开的时候,忽然,他动了,他僵硬的转过了身体对着我,但是依旧没有抬起头,忽然小声的笑了,我终于按捺不住我心中的恐惧,转身就开始拼命地跑,我害怕他会追上来,一边跑一边回头看了一眼,他还是站在那,身体对着我,但是,他头上那盏昏黄的路灯忽然无声无息的灭掉了。我拼命的跑回所住的小区,激烈的奔跑和内心的恐惧导致我感觉心脏都快从喉咙里跳出来了,大脑一片空白。
    突然我被人从后面一把抓住了衣服,我惊的连声音都没发出来,一下摔在地上,惊恐的转过身,发现原来是峰哥,他问我:“你跑到哪去了?我睁开眼就发现你不见了,我找了一会没找到以为你回家了我就往回走,然后就看到你从在马路另一侧一直向前跑,叫你你也不停”我惊魂未定的看着他,等了一会平静了心中的恐惧,我才把刚才发生的事讲了一遍,峰哥却不相信,认为是我看错了,就算真的有,也就是个流浪汉或者精神病。我一直强调我没有看错,峰哥就说要我带他去看看,因为有人跟我一起去没那么害怕了,也为了证明我没有看错,所以我就大着胆子又带他原路返回。
    当我们回到那个路灯的时候,天上的雪停了,那盏路灯依然的亮着昏黄的灯光,灯下也没有任何身影,峰哥就是说“看吧,我就说是你看错了,这路灯不是好好的亮着,哪有什么人啊”我静静的看着那个路灯本来还想反驳,但我只是嗯了一声。出了这件事我俩也就都没心思去网吧了,回到家我什么也没说脱了衣服就上床睡觉了,爸妈看出来我不对劲就问峰哥我怎么了,峰哥就讲了一遍刚才的事,爸妈就进我房间安慰了我几句,说我只是看错了,爸爸妈妈在呢不用害怕,我嗯着应了几声爸妈就出去了,邻居家的叔叔阿姨也带着峰哥回家睡觉了,那晚我一夜都没有睡着,直到天亮才逐渐有了困意缓缓睡去。
    故事就这样结束了,直到现在说起那件事的时候,家里人还认为我只是看错了,但我仍然可以记起那一天,跟峰哥回到那盏路灯下的时候,我注意到,在昏黄的路灯下,在刚刚下过雪,一片平整而又洁白的雪面上,有着一双孤零零的脚印,却没有任何离开过的痕迹,就好像这个人……凭空消失了。

ps:感谢二位的阅读,下次见。

[发帖际遇]: 凌晨四点 在论坛发帖时没有注意,被小偷偷去了 5 鬼币. 幸运榜 / 衰神榜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UID
922
精华
0
威望
0
魂魄
1134
鬼币
1368
元宝
300
贡献
0
阅读权限
30
注册时间
2015-7-24
最后登录
2019-4-22

活跃会员

发表于 2018-12-28 10:56:53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君宇 于 2019-1-12 01:46 编辑

诗扬哥,龙伶妹纸,新年快乐,我又来填坑啦,过节呢,最常干的事就是出去玩和睡觉,我今年虽然还是讲日本异闻录的4,不过里面既包含了旅游又有睡觉,对不对。我这为了点题也是拼尽全力了呢。

回到事件,就在东京发生浴室敲击事件的后一天,我们一早从东京来到富士山下,景点玩到傍晚,在我们要回去酒店的路上,在街角看到了一家烤肉店,于是我和我弟说要不去试试,除了点了不少烤肉以外,还点了一瓶梅子酒,我弟喝了一杯酒,于是就醉了?不能走直线那种。我去!我估计那杯就100ml。

酒足饭饱,刚出烤肉店门,我弟忽然说要去洗手间,于是我就站在门口的街角等,同时顺便欣赏小镇的风光,不得不说这个小镇很美,就在富士山脚下,一抬头就可以看到富士山。这个街角路口有个转角镜,就是那种立在拐角2米多高的一面凸透镜。这面镜子刚好在我看富士山的视野角度之内,这时的正照着我身后的烤肉店门口。这个小镇虽然是灯火通明,但可能因为饭点所以路上,没看到什么行人。所以当有一个黑色的人影映入镜子时,是很扎眼的。所以我视觉重心就转移到了镜子上。那是黑影是我弟,因为他那天从头到脚穿了一身黑。那我的第一反应肯定是想要转身去和我弟汇合嘛,我刚想转身,眼睛刚要离开镜子的一瞬间,忽然照见一袭人影,堪堪从我眼底扫过,我眼神停顿了一下,我看到我弟身后跟着一个女生,一身上红下黑的日式和服,穿着木屐,拿着一把暗红的纸伞,上面似乎还有想丝状一样的黑纹。她将撑开的纸伞搭在肩膀上。因为镜子是在高处,又是凸透镜,是俯视的效果,所以只能看到伞和肩部以下那一身和服。我看到她是走着小碎步跟在我弟一步后。

写出来是慢的,那时候也就大概1秒多的时间,这时候我身体已经转了一半了,于是我也就顺势转头看向我弟。他这时候的状态是刚走出烤肉店5,6米,这时候我弟身后并没有人。我马上并快速转头开始对比镜子和现实,但这时候不管是现实还是在镜子里就只有孤零零的我弟的身影。以我转头的速度,如果后面有人,也不太可能走回店里。店门前虽然有停着两辆车,但是距离门也有五六步,即使跑到车后吗,也需要2秒。但我还是不死心,走到车后确认了下,车后确实没有人。

嘶~~~,我一嘬牙花子,这难道又是我看走眼了?无奈我们继续走回酒店。这次住的酒店是个套间,进门是个小客厅和洗手间,然后是两个并列的2个房间,都有面对富士山的阳台,相通那种。回到酒店我弟换了浴服就像死狗一样的赖在床上。而我则在浴室洗牙。过程中我就听到外面,我弟在那说话,我想他应该是在用LINE和朋友聊天吧。刷洗完我走到房间,随口问他和谁聊天呢,他这时候还处于半醉状态,侧身躺着背对着我,然后说“不就你一直在问我”我楞了一下,回了一句“问你妹,我……”我话还没说话,回应我的就是呼噜声,我X这小子睡得速度真快。想想算了算了和一个酒鬼计较什么,于是我就下楼去露天温泉泡汤去了。

半个小时之后,我回到房间,进房却没在床上看到我弟,我放下装毛巾衣物的篮子,东看看,西看看。这时一阵风刮进房间,撩起阳台薄纱的那层落地窗帘的一角,我感觉好像看到阳台角落坐着个人,背对着房间。失去风之后纱帘再次落下,挡住了人影,在入住的时候,我们为了欣赏富士山的景色,把遮光的厚窗帘拉倒最边上,这样厚窗帘确实会挡住一部分墙角,所以这坐人,我进门时是看不到的。我皱了皱眉,但这太不寻常了,套房配的都是圆形的靠背椅,刚风吹起来的那一会会,我看到的视角有限,只能看到一部分高过靠背的肩膀到脖子的位置,这个人脖子上好像系着围巾?我很难想象,我下楼时,我弟这个那个四仰八叉躺在床上,套着浴服连前襟都没系,露着护心毛的人,现在打着围巾坐在阳台。不过我还是慢慢的走向阳台,拉开推拉门,朝着墙角一看,椅子是有个椅子,但是并没有人坐。我转头想开阳台灯,却被吓了一大跳,因为我弟坐在阳台另一个角的椅子上,也是面对着富士山。背对着房间,我来阳台的时候,身体斜对着椅子的进的,所以另一边的阳台角就变成了视觉死角,才没发现他早坐在这。我摁了一下狂跳的心脏,看向他,发现他闭着眼,笔直的坐在椅子上,双手交叠压在大腿上,两腿并拢斜搭在地上。这TM是个什么娘炮的坐姿,我想着。于是带着被吓到的火气,踹了一脚椅扶手,他整个人像是从高空中掉落一向,全身一机灵手脚一整乱扒拉,我略吃惊的看着他那狼狈样说:“干嘛,起来看风景哦。”他像是刚刚回过神来,疑惑的看看周围,说不记得了。我想喝醉的人也正常,我还不记得我常常趴在厕所干嘛呢。估计酒劲上来了,燥热起来吹风,然后自己又断片了吧。我的不以为意,没想到这件事却并不是个偶然。

于是这就是第四夜……

这次的趣闻时间,分享两个和富士山相关的小贴士吧。
1、如果大家去玩的行程里,是东京和京都两地往返,又坐的是新干线的话,东京到京都每排最好的座位是A座,京都到东京最好的是每排的E,当然更好的车厢是4座的就是D,反正就是最左边的位置。因为这是2个靠窗的位置,而且是靠富士山的那侧,你可以比较好的拿起相机咔咔咔,而不会有人挡住。

2、我们这次选择的景点是浅间神社,百度搜索富士山,一定会有一张照片是,近处有一座塔而远处是富士山,就是在这拍。其实富士山的所有权既不属于国家,也不属于日本国民,而就是属于浅间神社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UID
51093
精华
0
威望
0
魂魄
121
鬼币
134
元宝
0
贡献
0
阅读权限
10
注册时间
2017-7-11
最后登录
2018-9-19
发表于 2018-12-28 11:55:32 | 显示全部楼层
二位主播,节日快乐。我是你们忠实听众老杨。带来小事两则。
小事一
    1995年,那年我七岁。在。奶奶家的。平房过春节
    记忆里的春节是快乐的,会穿上期待已久的新衣服,放鞭炮,和家人在一起总是会开怀大笑。我和哥哥姐姐尽情玩了一天。还吃了爷爷亲手做的糖葫芦。虽说我本想熬夜,但因为玩的太累却只撑到十点多就睡着了。
     不知道睡了多久,睡的深沉。连梦境也是甜蜜美妙的。
      突然一阵杂乱吵闹的声音闯入我的梦境,我可能还恼怒的哼哼两声表示对这声音的抗议。这时一双大手已经粗鲁的把我抓起背在了背上。这副肩膀是熟悉的,味道也是熟悉的。我知道是我爸把我背起来。也许是要带我回家?带着不情愿,我睁开了眼睛。
        我看见了火。熊熊烈焰,可以这么形容。熊熊烈焰从邻居的屋顶上燃烧着,跳跃着。那是我第一次看见如此高的火焰,明亮,鲜艳。散发的热气逼人。以至于让人着迷似的目不转盯的观看。
         邻居家的平房是平顶的,他们喜欢把乱七八糟的东西推在屋顶。此刻全都烧起来了。幸好,当时没有风,火焰没有从他们家房顶窜到我家房顶上。可是邻居一家在寒风中穿着不整的抱着被褥和家电的样子,被火焰一照,背影深深刻入我脑海。
      雪,下雪了。鹅毛片一般的大雪。雪片被大火映成红色,天空都被映成红色。
        消防车活了好久才来。因为春节是火灾的高发期,消防员们是刚刚救了另一场火赶过来的。那时候房子已经烧的差不多了。消防员说,起火原因很可能是因为炮仗点燃了屋顶的杂物导致的。
        那是关于过年最深刻的记忆。
   
小事二
         圣诞节对我们家来说是个特殊的日子。因为我老婆阳历生日就是12月25日。每年这个日子都是个放血的日子。
        去年我给我老婆买了花,还在网上订了礼物。还去吃了大餐。一切都很完美。
       那天玩的比较晚,和朋友们从ktv出来的时候已经快11点了。我和老婆都喝了点酒,兴致挺高。
     回家之后我老婆回卧室。尖叫了一声,我进屋一看,窗台外面站了一只黑猫。我第一个念头是,那猫真漂亮,毛色黑的发亮。眼睛似两盏黄灯。
     第二个念头是,它是怎么上去的?我家住18楼,顶楼。走的时候窗户和门都关的死死的。它绝不可能是从屋里进来的。
      只能从外面爬上来的。众所周知猫的身手十分矫健,我推测猫可能是从顶楼顺着外墙爬下来的,因为我家楼盘是欧式的,顶楼外墙不是直的,有一个倾斜的角度。
      猫眼神幽幽的盯着我们。一直看,搞不清它在看什么。我过去啪啪拍窗户,猫没反应,还是盯着我们看。
     我把窗户打开,拿了扫把跟他晃了晃,那猫才从外墙攀爬着逃跑了。
      一夜无事。
     早上我拉开窗帘时却愣了。那猫居然还在。
     这次我真的有点毛了。它什么时候回来的?难道,在我家窗外站了一夜?我再次赶走了它,后来它没再回来。
     可是,它究竟为什么来呢,又在看什么呢?
      
     

来自:鬼影人间Android客户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UID
80480
精华
0
威望
0
魂魄
19
鬼币
69
元宝
0
贡献
0
阅读权限
10
注册时间
2018-12-28
最后登录
2019-1-2
发表于 2018-12-28 12:06:22 | 显示全部楼层
   诗扬哥 龙伶姐你们好,听节目也有很久了,不过今天是第一次留言。这一期的主题是节日,那我来讲讲自己小时候亲生经历的一件事情(其实觉得跟节日的关系可能也不大,哈哈,抱歉)。言归正传,我的老家(爷爷家)在东北的农村,是在一个山沟里面那种,农村住过的小伙伴应该知道大概是什么样子。大约是在我7/8岁的时候吧,跟往年春节一样,我和表哥到爷爷家过年,很不巧也很不幸运那一年春节下了我出生以来最大的一场雨(大约0几年??在东北的鬼友应该有一些会有印象吧)因为雨实在太大了,而且我爷爷家还在山沟里面,被山围着,所以理所当然发了大水。那真的是我第一次见识到大自然的力量,爷爷家在村子比较靠近外面的位置,所以水到了这边就会小了很多,我记得当时遥遥看着村子的更里面山脚下的几栋房子在大水从山上下来的一瞬间就像纸糊的一样被卷起来。到了我爷爷家那里水小很多但是屋子里面还是会有到膝盖左右的积水,因为大水交通全部关闭了,爸妈也不能接我回家,爷爷奶奶担心我和表哥的安全,那段时间每天都轮流守夜看着我俩和外面的情况,好在几天的时间大水渐渐褪去了也没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因为当初年纪很小,所以比起来恐惧,面对这样的事情可能更多地是好奇吧,我缠着奶奶想要去沟里面就是水灾严重的那里去看看,奶奶没办法,带着我和表哥去往村子更深的地方,爷爷家那个村子里面有一个很大的石桥,一整块的那种(脑补一下 整个一块石头形成的天然桥)竟然因为那次大水 被山上“狂奔”下来的洪水生生撞成了两半,现在想起来还真的是有点感叹,大自然得力量,真的不可思议!因为都是那种很泥泞的小路 所以很不好走,还很小的我回家的途中就走不动了,奶奶就那样背着我拉着表哥回到了家里。恐怖的事情就在当天晚上,发生了:因为爷爷年轻时候是做中学校长的,所以平时为人严肃,不管是对自己学生还是子女都很严厉,我跟哥哥小的时候更喜欢奶奶一些。理所当然的,晚上我和哥哥睡在奶奶的两边,因为白天又怕又累,很快我就睡着了,睡着睡着,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迷迷糊糊的,我就觉得胸口被什么东西压着,很闷,透不过气来的感觉。我记得感觉很不舒服就醒过来了,想叫一下奶奶就往奶奶那边看过去,结果就是这一看,差点把当时年幼的我吓得背过气去!!!就看到奶奶睁大了双眼,双眼的眼眶!没错是眼眶!!在不停的变换着各种的形状,三角形、菱形、椭圆形、还有好像要整个凸出来的正圆形。。。因为当时给我的冲击和恐惧实在是太大了,所以到今天我仍然记得很清楚。胸闷的感觉原来是奶奶的一条腿压倒了我的上半身,要知道奶奶是面对我的,一个60岁的老人想把腿抬到这个位置几乎是不大可能的,这时候我听到另一面的哥哥好像也因为不舒服发出了“哼”的两声。我实在是怕极了,只好小声的叫着睡在对面火炕上的爷爷,爷爷可能还是不太放心所以睡得很浅,醒了过来打开灯,就问我怎么了,我说你看我奶奶。。。爷爷看了一眼说你奶怎么了,我这才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胸闷的感觉已经没有了,我扭过头去看了一眼,奶奶紧闭着双眼睡得很沉。这里我要说一下,老年人普遍睡觉都是很轻的,稍微有一些声音就会醒过来,平时尚且如此,又何况我们刚经历了那种事情,我在奶奶身边喊着对面的爷爷,爷爷都醒过来了还打开了灯,奶奶,怎么会睡得很沉呢,,,?不过这些也都是后来才意识到的,当时实在是很晚了,我真的困的不行,也就又睡过去了,这一觉就睡到了第二天早上,我跟哥哥醒过来的时候已经8、9点钟了,平时习惯了起早的奶奶,还是睡得很沉,爷爷说你奶奶可能最近太累了,让她睡吧,就出去干活了。我跟哥哥也就没在意,心想奶奶这段时间可能确实累坏了吧。这时候我想起来昨天晚上的事情,就在火炕里面的窗台旁边跟哥哥说起来,结果他告诉我他昨天也感觉到了,不过没有醒过来,只是感觉胸口被压着,很闷,很憋得慌。试想一下,奶奶昨天是面对着我睡得,一条腿压在我的胸口,如果另一条腿压在哥哥的胸口上,,,那要是怎么样一个诡异的睡姿啊。。。正想着,这时候睡在我俩正前方的奶奶以一种极快的速度猛地弹坐了起来又很快躺了下去!我跟哥哥完全蒙了,互相对视了一眼谁也没敢说什么穿上鞋,(因为到处都是积水,我们的鞋子都是放在窗台上面的)也没敢经过奶奶身边,就从窗户跳了出去。当天下午,我和哥哥就都被爸爸妈妈接回了家,在回家的路上我跟爸妈说起来这件事,爸妈告诉你你小小年纪可能是太害怕了,看错了,没事别担心。年幼的我就这样被糊弄过去了。说起来还真是傻傻的哈哈。事情过去了很多年,现在我跟表哥都已经大学毕业了。有次又在爷爷家过年,我偷偷的问爷爷,表哥当时也在场,表哥听到了也说,对啊他也有印象这件事情。爷爷看了眼屋子里面看电视的奶奶,小声的跟我俩说了当时的实情:原来我跟哥哥走了以后,大概有一个多月的时间,奶奶都是那种晕晕乎乎的状态,好像每天都睡不醒一样,醒过来也是昏昏沉沉,很少说话,有的时候还会突然抽搐一下,半夜会发出一些难受的哼唧声。爷爷照顾了奶奶一个月,正想着要不要找个人看看的时候,奶奶就这么好起来了。于是也就不了了之,爷爷跟我俩说啊,可能啊,当初那段时间你奶奶实在是太累了,而且心里也很害怕,被什么东西钻了空子吧,好在你奶平时没少干农活,身体一直都很好,最后才没什么大事吧。故事就是这样,不是特别恐怖,但是我可以以一切条件担保绝对是亲身经历,这件事情困扰了年幼的我好长一段时间。现在爷爷奶奶年斤80,身体也都还算健康,这让我很庆幸。最后我想说,无论现在你成了怎样的人,有了多少钱,自己亲近的人身体健康,生活快乐才是最重要的吧。也祝愿诗扬哥 龙伶姐身体健康 越来越年轻!鬼影人间越来越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UID
57720
精华
0
威望
0
魂魄
203
鬼币
170
元宝
0
贡献
0
阅读权限
20
注册时间
2017-12-25
最后登录
2019-1-24
发表于 2018-12-29 21:58:53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两位主播好,这里多巴胺。伶姑娘别见怪,上次暗戳戳求诗扬先生读稿子只是单纯皮一下,绝无偏好之意。不过我第一次被读到时,是诗扬先生独自一期,第二次是伶姑娘独自一期,这是什么奇妙的缘分哦。   直奔主题,上次说到北京的中元节简直百鬼夜行。我素来怕中元节,也不敢听跨夜直播。怕中元节的原因是我几乎每年到中元节都会心慌喘不上气,不敢听直播是因为我唯一一次听了万圣节跨夜之后就接连高烧一周。虽然有西修朋友说中元节心慌什么都说明不了,只是巧合,可这并不会减轻我的恐惧。   说说今年中元节的黄村之夜。上回节目提到我回家要过一个十字路口,疯狂烧纸的那几天,我不敢一个人过马路。我一定要等到有男性过马路,我就跟在男性身后,用那人的身子挡住火苗,我才敢过去。那种畏惧是无法形容的,不好解释的,不知道从何而来的。而在人影无法完全遮挡的间歇,我还是看到了窜上天的火苗,火堆旁的小女娃,被飞驰而过的车辆带起来的纸屑。我感受到一团漆黑的花坛里有悉悉索索的脚步声,我看到三个年轻女人互相紧紧抱着木讷的盯着马路,我在大门口遇到一个玩水枪的孩子,他举着水枪对准我扣动扳机,我听到一个老太太的声音说:别对着人家,做坏事没钱拿!   记忆是零散的,记忆里的画面是剪影样的,那火堆就像是一场灵体的狂欢。人类穿梭在里面,只是一场奇怪的演出。   啊,我果然是我啊,距离太近的事情根本不能冷静的回忆和描述,只想疯狂的告诉大家我到底有多害怕。北京中元节的故事烂尾了烂尾了,很不开心,也很抱歉。不过,如果伶姑娘对我上次的故事还有印象的话,我多一句嘴,有朋友听了之后提醒我:你可能只是不小心闯进了别人的恐怖故事里。   最后,祝鬼影收听长虹,各位平安喜乐。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UID
75949
精华
0
威望
0
魂魄
98
鬼币
134
元宝
0
贡献
0
阅读权限
10
注册时间
2018-9-26
最后登录
2019-2-6
发表于 2018-12-30 00:50:49 | 显示全部楼层
诗扬哥,伶妹子好!第一次留言,咱们论坛为什么还不让复制?刚刚在网页留言板中故事写到一半,不知道按了什么,居然网页返回了上一步,好不容易打的内容全部没了,此刻我很恼火,刻我很恼火,我很恼火,很恼火,恼火,火。。。。。只能重新写了!鸡飞蛋打的感觉算是找到了!
再来:偶然的机会在蜻蜓FM听了一期鬼影人间,感觉一下找到了组织,我从小一直对什么神秘事件,未解之谜,灵异奇闻等特别感兴趣,可平时和伙计们谝含船(第一个字读三声,陕西关中方言,聊天的意思。就按字的本音念,没错滴)基本不谝这些,怕他们会认为我神神叨叨。久旱逢甘露,他乡遇故知感觉找到了嘿嘿!先提个小小的建议,既然鬼影里都是喜欢和相信这种话题的朋友,我也相信有些鬼友认识一些人或者自己就能解决,在人间里有些嘉宾讲述的自己或者身边人被鬼上身等还未解决的神秘事件,为什么不在鬼影里特设一个板块,将大家组织起来帮助那些身受神秘力量摧残的人呢?又或者咱们可以请个“客座教授”,比方说比较权威的大师呀,师傅呀,道长呀帮助鬼友们解答一些疑问。或者就某个现象进行解答等等,方式很多,具体的你们想!只是个傻了吧唧的建议,觉得不好不要喷我哦嘿嘿!

开始主题吧,说到节日,不知道生日算不算!憋了很久,找不到合适的话题,实在憋不住了,就强行来节日主题留言吧!
我是八零后,我家在某市国有纺织企业,我小学四五年级那会儿,生活区里都是住平房,一排九到十户人家,房挨着房。那是我家:两个卧室在两头,客厅在中间,每个房间是独立的,房间和房间就是一扇门链接着。我当然是住在小卧室。我的房间是一个长方形,床头,顶在左边的墙角,床尾冲着卧室的门,右边墙上是一扇窗,很多个晚上我都躺在床上,看向右边的月光见见入睡!可那晚,我做了一个噩梦,现在还对梦里的恐怖细节记忆犹新,梦见我在类似美国西部的大戈壁上逃跑,身后有一帮印第安打扮的人,骑着马,开着枪追我。我没命的跑,拼爹拼娘的跑,突然掉进了一个土坑里,顺势就靠在坑壁上,生怕被发现,那些人骑着马从我头上一跃而过!突然,我在梦里“醒”了,梦境是人的潜意识,清醒是人的显意识,我自己知道现在所看到听到摸到的都是在做梦,都是梦境。为了验梦,我想到大人说过,梦里的人没有下巴,没有疼痛,我就摸摸自己的下巴,有掐了一下自己的胳膊,咦!果然,我的下巴只是一堆软软的肉肉,没有骨感,完全是软的;我的胳膊一点都不疼,没有痛感,只有触觉!
(长大后我了解到,这种现象叫:清明梦!很多人都在玩儿这个,并且这种神秘现象已经成为了一种学科,盗梦空间电影就是根据这个改编成剧本拍摄的电影)
可我还是很害怕,就想赶紧醒来,虽然梦里的我是睁着眼的,但我还是能感觉到肉体的我,眼睛就像是被干了的眼屎牢牢的粘住了,睁不开!可能是显意识慢慢的让我苏醒了,眼睛自然而然的睁开了,那一刻我真的如释重负啊,可更可怕的事情才刚刚开始,我很确定一定以及肯定,我醒了,不是做梦,我睁眼瞬间的体位,平躺在床上,头微微转向左边,可我的余光却恰恰在我的右边床边,坐了一个人,我的角度看过去,刚好在窗子的中间位置,背着光,通体漆黑,所以只能看到一个女人的剪影,扎了一个高高的马尾辫,看不见脸,她坐在我的床边(平时我们去看病人,坐在床边,身体扭向病人的动作一样),还在做着什么动作,光线太暗,看不清!起初我还不是特别怕,只是有些奇怪,凌晨半夜谁会坐在我床边,只是看,也不叫我?我就眼珠转向右边仔细看,突然想,是不是我妈?貌似还有点像,并且家里除了我妈,还能有谁在这个时候来我房间!我就试探性的轻声叫“妈”,她没反应,“会不会声太小了”?正常声音“妈”!她还是没回答!这时候我就心理防线一下就崩溃了!还记得我说的她做着什么动作吧?我这时候仔细的,睁大眼睛的观察她,她居然一直在左右的摆头,身体不动,头部快速的转向左边停下,在快速的转向右边停下,再转向左,再向右。。。不停的重复着,并且每次转头后她的高马尾会随着惯性荡到半空,再落下!这个时候,我已经快窒息了,脑子快速的转动着,该怎么办?该怎么办?这人不会就要在我床边转一夜头吧?她会不会有下一步动作?我还怎么睡觉,明天还要上学,起不来,迟到怎么办?。。。。种种问号!最后我决定一定要看看她到底是谁,我就把眼睛闭上,猛地把头转向右边她的方向,再睁开眼睛!——————什么都没有!这时候感觉到脊背发凉,发自内心的恐惧感由然而生,真正的恐怖也许是明明有人,现在确什么都看不到吧!我就钻到被窝里,颤抖着颤抖着渐渐睡着了!——————当我再次睁开眼的时候,我依旧坐在那个美国西部的土坑里,背靠坑壁,那些骑马开枪印第安打扮的人一个一个从我头顶跃过去,“我靠”怎么刚才的梦又续上了,这他妈是连续剧么?然后我继续在梦里被追了一夜,直到早上被叫醒上学!等下午放学回家就把我们家里的什么观音,弥勒佛摆件,我自己用筷子做了个十字架,自己画了个灵符(自己裁的长方形纸条,上部写个零字,最后那一点开始往下画曲线,直到纸条底部)

这就是我生日那晚的经历,那天白天没有特别的活动,我从小不过生日的,只要一说要过生日,我妈就会大发雷霆,后来知道了原因,也蛮诡异的,下次有机会和时间再给你们讲吧!我的故事不多,但也不少!对这种事情也有一些自己的见解!希望有机会可以上在人间!我文笔真的不太好,希望没让诗扬哥,伶妹子变成阅读障碍哈哈

今天到此为止,后事下回分解!祝鬼影听众过亿!

[发帖际遇]: 鬼先森 捡了钱没交公 鬼币 降了 2 . 幸运榜 / 衰神榜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UID
78242
精华
0
威望
0
魂魄
33
鬼币
123
元宝
0
贡献
0
阅读权限
10
注册时间
2018-11-15
最后登录
2019-1-10
发表于 2018-12-30 23:58:34 | 显示全部楼层
       诗扬哥,大伶伶好~上一次发帖被念到真的好激动。读出来以后我发现,我上次的帖子写的好像不是很通顺,我现在留贴一定要多改几遍。其实除了本职专业以外我还是剧本杀的写手,不知道两位主播有没有玩过这个游戏~玩过的话,没准已经玩过我写的本了哈哈哈
       言归正传!节日的话题!整个十二月中旬到一月初在美国这边都算holiday season,这件事情刚好是昨天发生的,所以勉勉强强算打个擦边球吧。昨天下午我们一家四口出去逛街买东西,原本就是一个普通的下午,去的路上也没什么奇怪的事情发生。我们去的outlet(奥特莱斯)只有露天的停车场。等我们都逛完买完准备回家的时候,外面的天已经很黑很黑了。
       我爸把车子发动了,这时候传来了一阵音乐的声音。声音不算很大,但是可以很清楚的听到有节奏的鼓点声,听不清楚是什么语言,应该是英语。我妈以为是我或者我妹妹谁的手机在放音乐,就叫我们关上。可是我和我妹面面相觑,我们的手机都没有在放音乐。这时候我们能听出来声音是从驾驶座周围传出来的,我叫我爸看看他的手机。奇怪的是,不管是我爸还是我妈的手机都没有在播放音乐或者音频。
       因为过节的关系,周围的人和车子特别多。当时我们认为既然不是我们任何一个人的手机,那就有可能是外面谁的音响吧。没有多想就倒车准备离开了。很快我们就开出了停车场,有几分钟开往高速的路上只有我们一辆车子。奇怪的是那个音乐的声音就像是一直跟着我们节奏,音量,都没有改变。我爸试图找出那个声音的来源,可是天实在是太黑了,什么都没看到。车子也因为他的专注而在路上左右扭动了几下。我爸还想继续看看但是被我妈制止了,说是等回家停下来再说吧。我爸虽然不是很情愿但是出于安全考虑还是继续专心开车。这期间我妈还检查了一下车上的音响,是关着的。我妈还打开了音响,里面播出的CD声还和那不知道在哪里发出的声音重叠在一起,同时响着。我和我妹又对视了一眼,对于这个未知的声音我们都有些起鸡皮疙瘩。
      高速上的噪音掩盖住了那个音乐声,等我们下了高速,那个声音还在继续的响着。这时候我听出来了,是一个女人的声音一直反复的在唱着一句secrect life, my secrect life. 声音没有很凄厉,但是在这黑夜里,这一首不知道从哪里发出声音的歌跟了我们一路,还是有种说不出的诡异。我不觉得这个声音来自于车子外部,感觉就是在驾驶座左手边仪表盘那里。可是又是谁能接触我们家停在停车场里的车子,并且放个音响什么的,让我们一发动车子就开始响呢?
      到家以后,车子一停进车库,我爸就开始寻找那个声音的来源。但是熄火以后,音乐的声音逐渐变轻~变轻~直到最后消失了。一顿搜索也没发现什么能发出声音的东西,虽然感觉古怪,但也只能不了了之。因为是昨天发生的事情,到现在我们也还没开过车子,我不确定那个歌声会不会再次出现。如果出现了我就再来更贴哈哈哈哈。
      其实讲道理,我不觉得这件事有多恐怖或者是多吓人。这个声音除了在一开始让我爸分心,车子扭动了一下以外也没造成什么实质性的伤害。但是我就是不明白那声音是从哪里来,又为什么消失了。如果是人为的,那只有在停车场下手,可是我们没找到任何外部设备。我们家的车子并没有连接到我们任何一个人的手机上,如果想通过蓝牙或者网络联动的话也是不可能的。哪怕真的是被联动了,这个声音只出现在驾驶座附近,只有在左上角,而在检查车子,音乐还没消失的时候,我把耳朵贴到了驾驶座的音响上,里面没有声音。可以说是一个无法解释的事件,至少在我的逻辑里面找不到答案。如果是位阿飘姐姐为了感谢搭车而唱歌给我们听的话,那就很感谢她啦也希望她能早日结束在阳间的旅途去往下一世。
      好啦,我的擦边球打完啦~2018就剩两天了,祝福两位主播在即将到来的2019里幸福快乐,阖家健康,鬼影越来越火!小小的私心就是希望看两位主播玩剧本杀哈哈哈,诗扬哥和龙伶姐姐互怼一定非常有意思。比心~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UID
39129
精华
0
威望
0
魂魄
214
鬼币
330
元宝
0
贡献
0
阅读权限
20
注册时间
2017-2-20
最后登录
2019-4-13
发表于 2019-1-1 00:38:1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五行缺德 于 2019-1-1 01:10 编辑

诗扬哥,龍伶大美女,两位好。
听了几年鬼影,今天算是第一次来留言,我是‘五行不缺德’。寒暄的话不多说,来听听我的故事吧。文笔有点差,望见谅,打标点的规则从小就没学好,望不要见谅,哪错了一定要指正,只希望能被读到。
故事啊,发生在多年前的一个七月十四。
七月半,鬼上岸。这句话具体从哪个地方开始说起的,我不管,反正我们这里也这么说,具体是七月十四过鬼节,还是七月十五,这也看各家风俗而定。到了这天,大人们就禁止小孩们下河游泳,说是会有水鬼在这天拉人脚,之类的吓孩子的话。所以我小时候最不喜欢这个节日,到了这一天,就意味着这一年下河游泳的快乐日子结束了,就算过了这几天以后,河水也开始变凉,也不能下水了。

那一年的鬼节,我下班的比较晚,离开单位的时候已经是晚上10点了。
我家在城北,单位在城南。平时上下班都是走环城路,人少路宽,骑着自行车非常爽,就是有点偏僻,也没什么店铺。所以,附近的居民在鬼节这天,都喜欢在非机动车道上画一个个的白圈圈,给逝去的亲人烧去纸人,纸衣,纸钱什么的。

一路上,昏暗的路灯,闪动着火光的香烛,一张张在缭绕的烟雾中忽明忽暗的侧脸,把清明节的气氛烘托到了顶点,我就这样顶着呛人的烟雾和被风吹起来的纸灰前行。

前方,路的右边是一片空地,空地在不久前还是一片坟地,就这么短短几天,所有的坟墓都被迁移走了,变成了一个待开发的楼盘用地,零星的几个无人认领的孤坟,也只剩下墓碑和一些骨灰坛,被随意的丢放在人行道上。

侧头望着这些见证了城市变迁的前人渐渐的接近又远离,我只想着要不要贴张符咒在上面(当时我脑袋里出现的是‘倩女幽魂’和林正英的‘僵尸道长’)

就这么走神的一会,我感觉路灯昏暗的光线没有了,一大片烟雾弥漫在前方,好像清晨山上的雾气一样,能见度最多十来米,只有纸钱燃烧的火光忽明忽暗的在远处隐约闪烁。

我安慰着自己“也许是隔离带的树太高,枝叶太密了,把路灯挡住了吧。反正路是直的,骑慢点就欧了。”

但是!事不从人愿,前方竟然像是一个下坡路段,而且还是个陡坡!任凭我怎么捏车闸,速度还是越来越快,我朝着前方烧香烛纸钱的亮光就冲了过去。

还没等我拨车铃铛提醒前面的人小心呢,咣的一声,我好像撞到了什么东西,车停住了,自己被惯性甩了下来。我哎哟哎哟的趴在地上叫了好一会也没人理我。好像不是撞到人了。忍着疼,我爬了起来摸出手机,借着手机的亮光四处张望,不由倒抽一口呛人的烟气!我的前方竟然是个深坑,坑的底部和路基之间少说也有个三四米的落差,在我和坑之间是一块歪斜的墓碑,看来我的车就是撞到了它才停下来的,拍了拍胸口,想着要不是它,我估计就摔下去了,到时候不死也要断几根骨头。
更奇怪的是我过来的方向和路边是垂直的90度,环顾远处,刚才弥漫的雾气莫名的消失无踪,一辆路过的汽车灯光告诉我,来和去的路是笔直的,没有90度的转弯,就像是我自己突然90度的转了车头方向,往路边的坑里冲一样。
“不会见鬼了吧”
我扶起自行车,拍了拍身上的土,又将被我装歪的墓碑扶正,仔细分辨着墓碑上的文字,想要知道是哪位好心人救了我。
但可能是岁月的侵蚀,字迹早以模糊难辨,好像在说,小老弟,我只能帮你到这了,别问我是谁,请叫我雷锋!
“恩,我一定好好工作,回报社会。”一瘸一拐的我,推着自行车渐渐远去。
好了,就写到这吧,最后祝鬼影越办越好,两位主播身体健康,开开心心,几位幕后工作人员,英子姐你们也要开心哦!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UID
80758
精华
0
威望
0
魂魄
16
鬼币
104
元宝
0
贡献
0
阅读权限
10
注册时间
2019-1-1
最后登录
2019-2-8
发表于 2019-1-1 22:11:54 | 显示全部楼层
诗杨哥哥 玲玲姐姐好
听你们节目好久了  终于在19年的第一天注册了bbs账号  成为鬼影的一员  先祝你们新年快乐
本期话题我没有什么故事 先来混个眼熟 希望被读到哦   我有很多的灵异故事会在以后涉及到的话题中说
我特别喜欢《影留言》这档节目 希望你们越做越好
最后我想问你们每期回答问题才能进群的qq群怎么进鸭~
[发帖际遇]: 鈊灯. 在论坛发帖时没有注意,被小偷偷去了 3 鬼币. 幸运榜 / 衰神榜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入住鬼影

本版积分规则

关于我们|手机版|鬼影人间. ( 京ICP备15030277号

GMT+8, 2019-4-25 05:52 , Processed in 0.281254 second(s), 7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By Weixiaoduo.com

© 2012-2014 技术支持: 薇晓朵网络工作室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