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鬼影人间|鬼影重重|影留言|惊悚音乐剧|沙石奕站 - 鬼影人间官方网站

 找回密码
 入住鬼影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123
返回列表 发新帖
楼主: 诗扬

[影留言] 本期话题190115——看那前方黑洞洞!

 关闭 [复制链接]

UID
76608
精华
0
威望
0
魂魄
26
鬼币
126
元宝
0
贡献
0
阅读权限
10
注册时间
2018-10-9
最后登录
2019-3-1
发表于 2019-1-19 09:59:48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诗扬哥,龍玲姐好,看到这个话题让我想起了小学时候一些事,记得那时候读小学和爷爷住在我们当地政府大院里,那是一栋老式的楼房,一共有三层,整栋楼住户并不多,当时我住在三楼,楼顶是一片很空阔的平台,一般在上面晒些东西啥的。但是就这楼顶每到晚上就会发出声响,每天晚上睡觉总能听到楼顶平台上总像有人搬着石头往地上砸或者拖动石头的声音,有时既然还能听到有人在上面走路,于是我就跟我爷爷说,可是奇怪的是我爷爷说没听到,这么大声音怎么会听不到呢,当时就觉得很奇怪,不过也没多想,觉得是这栋楼哪户人家在上面做啥,但是每天晚上都有响声,我就拉着我爷爷说上去看看,因为一个人不敢上去,我们两个人上去发现楼顶并没有一个人,安静的出奇,我爷爷说:看吧啥也没有,于是我们就下去睡觉了!但是到了半夜那声音又出现了,还是那种石头砸在地上或者拖动石头的声音,总感觉上面有个人!每次听到这声音心就砰砰跳。每天都会这样后来也就慢慢习惯了。最后小学毕业了我们搬到了城里,再也没回到那里住过了,我不知道每天晚上那种声音是否还在,直到现在我还没有弄清楚这声音到底是怎么回事!故事说完了,希望被读到,谢谢两位主播了!也希望鬼影能在新的一年里越来越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百度谷歌雅虎搜狗搜搜

使用道具 举报

UID
79710
精华
0
威望
0
魂魄
31
鬼币
108
元宝
0
贡献
0
阅读权限
10
注册时间
2018-12-14
最后登录
2018-12-14
发表于 2019-1-19 19:42:38 | 显示全部楼层
《沙滩》

版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作者:罗夏(来自豆瓣)
来源:https://www.douban.com/doubanapp/dispatch?uri=/note/704047899/


(一)

到达小镇的时候,天已经全黑了。

这是一个临水的旅游小镇,因为一片美丽的小沙滩而驰名。我选择的这个季节是雨季,自然也就成了这个小镇的旅游淡季。

下了车,果然就开始下雨,绵密的细雨。整个小镇只有一家酒店还在营业,酒店很小,名字也很简单,甚至不能算是一个名字,只在酒店的门廊外挑出一块木板,上面写着:老字号。

吧台里站着一个较胖的中年女人,看见我推门进入,立刻运动起脸上的肉,是所有服务人员都会有的一种约定俗成的表情:您是要住店?

是,还有空房吗?

有,当然有。是个男人的声音,声音来自大堂里的一个客人,正坐着喝一杯酒。喝酒的男人继续说,你是“老字号”这半个月里的第一个客人。

吧台里的中年女人笑了声说,是的,现在是淡季,没客人,不过现在的季节去沙滩会有与其他季节不同的感受。

中年女人接着说,麻烦您出示身份证登记一下。

登记完,中年女人扭脸冲厨房的方向喊,小凤,带客人去201。

我说不用,给我钥匙我自己来就可以。

应声而来的却是被叫做小凤的姑娘,不得不说,小凤是个好看的姑娘。并且是在她这个年华里最好看的那种好看。

小凤还是执意的带我上了楼。

我的行李不多,只有几件轻便的衣服。小凤放下我的行李箱,打开朝南的窗户,对我说,从这个窗户看出去,就能看见我们镇上的那个小沙滩。我站过去,并看不清远处,夜色里只有风声和细细的雨声。能看清的只有楼下院子里的情况,院子里有一盏瓦数不大的白炽灯,一个少年在院子里压水。是这种小镇里才有的那种压井,需要一下一下的压出来水。白炽灯的光在少年头顶伴随着雨丝,形成一片氤氲的超现实感。小凤说,那是黑娃,长得黑,是个孤儿,我们老板就收留了他。

我对小凤道了谢。小凤离开前一手抓着房门一边对我说,有什么需要就冲楼下喊一声。

我没有什么需要,也正是因为我什么都不需要才选择在这个季节来到小镇。我需要的就是安静。离开闹市的安静。

有人敲了一下门,我从床上坐起。拉开门发现并没有人,门外放着一个暖壶和塑料脸盆,盆里放着一些冷水。我探头往楼梯方向瞅,只瞧见了先前在楼下压水的那个少年的后脑勺,转过墙角就不见了。楼道里的灯黑着,只有从大堂照过来的一点光亮在填补着黑暗。

我忽然想出去走走,看了看时间,晚上七点。一切都还很早。放好暖壶与脸盆,披上风衣就下了楼。准备出酒店大门的时候,小凤递过来一把伞。我再次道了谢。

外面的雨大了点,不再是细小的雨丝。雨水落在伞顶的声音,让我感觉到了力量。小镇的夜晚安静极了,偶尔的一两声狗咬,会打破一下氛围,剩下的就只有雨声。路灯三三两两的亮着,因为路灯的间距隔得很远,经过一片光亮之后,就是长时间的黑暗。这样的黑暗让我踏实而温暖,如同回到了未出生前的子宫。

一个半小时后我回到了老字号,大堂的灯光暗了很多。没有客人。中年女人在看一份报纸,眼圈似乎有些异样。小凤在一边也跟着看那份报纸,边看边说,许飞飞是我们这走出去的那个歌手吗?中年女人说是她,你可能没见过,她出名那会你还小,那个时候也还没有这酒店。小凤说,据说是她给我们镇带来了名声?

没错!中年女人无比肯定的回答,那个时候县里准备搞旅游,特意请她回来了这里,开了个演唱会,现在你去看小沙滩那边的告示牌上还有她的广告照片。

我本准备要一份热汤的,看他们的状态,似乎并没有招待我的意思。我转身准备上楼。经过吧台的时候,中年女人喊了我一声,罗先生,您需要报纸吗?

不用不用,谢谢了,我来这里就是不想知道任何外面的事。

(二)

醒来的第二天,关于许飞飞身亡的事便在小镇里传开了。跟随着许飞飞身亡的消息到来的还有一个神秘男人的出现。这个男人来的时候外面的雨还在下。神秘男人是骑着一辆半成新的摩托来的,穿着一件军绿色机车服,看起来很结实,没有任何随身物品,显得很匆忙。

神秘男人和我一样的话不多。住进了我的隔壁202 室。

他很安静,一整天几乎都没有出门。只在中午的时候在大堂吃了简单的午饭,一碗米饭一份鸡丁。吃饭的时候他头也不抬,几分钟就把面前的饭菜打扫了个干净,一副训练有素的作风。

午饭后雨停了,我去了小沙滩。因为下雨的缘故,沙滩很干净,更像是一片寸草不生的平原。沙很细,也很实,踩上去很舒服,雨水的混合,倒使沙滩更加紧致,不会有下陷的可能。只是偶尔出现的一些鼠洞,会使脚有踩空的危险。

信步在沙滩上走。沙滩的最东头,有一间石头堆砌的小屋。很简陋,石头也不规则,从光泽上看应该有些年头了。钻进石屋,地上有一堆燃尽的火,灰烬尚有余温。墙壁有一块石头是松动的,我拽了出来,里面有一小部分中空,可以藏匿一些小物件进去。我刚把石头放回原位,黑娃走了进来。黑娃的表情显然有些愤怒,带着质问的语气:你来这干什么!?

我无法回答他的问题,只是对他说,我像你这么大的时候也有这么一件小屋,也是在河边,是我那个时候的一个秘密。

黑娃漠然的看着我,依然带着怒气,眼神里有一种仇恨。

在这种目光的逼视下,我产生了一种做贼的心虚感,仓皇的离开了石屋。

“老字号”酒店突然变得热闹起来,竟然在大堂里聚集了二十多人,都在谈论死去的许飞飞。许飞飞的死,在大家的讨论中逐渐变得清晰。歌手许飞飞是跳楼自杀,令人费解的是跳楼的时候什么也没穿,光着身子从15层的阳台直直飞了出去。他们这么说的时候,我像是看到了一片枯叶从硕大的树顶飘落。不知什么时候,中年女人在吧台里放起了一首流行歌,是许飞飞唱的。瞬间,全都安静下来。歌声中,一些人默默红了眼圈。在楼梯口,站着202房间的那个男人。正一手抓着楼梯旁的扶手,一面眼神空洞的望着我,又似乎并不是在看我,只是独自沉湎在一种情绪里。

202室男人的状态给我一种不好的感觉,我找到小凤,要求换了尾房210室。210室所有的摆设都和201没有区别,除了一面古朴的镜子,镶在床铺斜对面的墙壁上。准确的说是三面镜子合成了一个整体,合在一起像一个屋顶的形状。我站在镜子前照了照,我的气色不是太好。看来需要早点休息。

我回到大堂要了简单的晚餐,一碗蛋汤一份锅贴。吃完又要了一杯水,一边喝水一边透过玻璃窗看外面的街道。街道上是小镇里三三两两的住户,边走边说着话。

回到210我便准备睡觉,小凤却在外面敲门,问我需不需要热水。我说今天不用了,多谢。门外是小凤离开的脚步声。

脱了外衣打算躺下,忽然意识到一天没有刮胡子。从行李箱中找出剃须刀,站到镜子前开始嗡嗡嗡的剃须。许是没有用水湿润的原因,刮出了血。床头有酒店备好的抽纸,我抽出两张,对着镜子擦拭伤口。镜子里的场景,使我浑身打了一个激灵。

镜子里的我穿了一件我从未见过的睡衣,我的身后也不是210房间的样子,而是一间很考究的卧室,有吊灯,双人床,床头柜上是一排整齐的书,红色地毯。这样的装饰,在平常看来一定足够温馨。可此时此刻的我,全身冷到了极点。在惊惧中我缓缓的转头看向身后,还好,是原先的样子:一张单人床,床旁边是一张白色茶几,茶几上是那盒抽纸。我想一定是我累了,出现了幻觉。定了定神,重新望向镜子,果然一切恢复了正常。不禁哑然失笑。

(三)

已经是我在小镇的第五天了。关于歌星许飞飞的死亡,依然被小镇居民各种猜测着。这些天202室的男人和黑娃走的很近,经常把黑娃叫进202。一次正被我撞见,黑娃用很不友好的眼神瞪了我一下,迅速的跑下楼梯。202室的男人站在门口,冲我笑了笑。我也笑了笑。

这些天我也没再在镜子里看见那间考究的卧室。除了“老字号“外面连绵的雨,一切都格外的好。以致于我忽然很想放开了吃一顿。我点了酒店里最好最贵的一顿晚餐,并要了酒。显然这样的举动也让中年女人和小凤都开心极了。他们的开心更是影响了我,索性我付款以后跟他们说不用找零了,甚至替大堂里除我之外的另一个食客买了单。

晚饭吃的有一些微醺,大概是酒的缘故。这是我没见过的一种酒,装在葫芦里,据说是小镇的自酿。入嘴的时候有点甘甜,也很清香,于是把一葫芦都喝了。回到210,感到酒劲开始上头。我摁了门后的按铃,小凤来了。我说给我拿壶开水。小凤下楼取了过来,我说放那桌子上吧。桌子在镜子的正下方,上面还放着我的一些杂物。小凤有些关切的问,你没事吧?店里有解酒药,我去给你取点。我说行,你帮我拿两片。

我坐到桌前等小凤,镜子里我的脸色有些黄。

那间卧室又出现了!

我再一次穿上了那件睡衣,瞬间酒醒了一半!条件反射的作用下,我慢慢转头看向身后,并没有镜中的陈设。我吸了口气,转回头重新望向镜面,那间卧室还在!我感到了心跳加速的声音,闭上了眼,深深的吸气,睁眼,镜子里没变,依然是那间卧室!我想站起来离开这里,可我站不起来,像是被捆在了椅子上。我想闭眼,可也做不到,只能定定的望着镜面。镜子里出现了另一个人,一个女人,穿着同样的睡衣,向我徐徐的走近!

在女人走到身后的时候,我听见她在喊一个不属于我的名字,我怕极了,在女人俯下身靠近我的瞬间,我掐住了她的脖子!脖子上有柔软和温暖的温度传递到手心,我狠狠地掐着。女人在挣扎,不停地扯拉我的两只手。挣扎中,我把女人的脑袋撞向了那面镜子。

镜子碎了,我颓然的坐下,发现面前倒在一旁的小凤,顺着那张好看的脸,有血流下来。我恐惧的问,怎么是你?小凤比我更加恐惧的看向我:我给你拿解酒药过来,你突然就掐住了我!

我抱住脑袋,继而什么都明白了,奔向大堂,疯了似的冲出酒店。

今夜的雨格外的大,打在身上像是挨了拳头。我跑向了沙滩,跑向了那间石屋。无边的黑暗笼罩过来,我瑟缩在石屋的角落里,感受不到任何安全。一道光束打进来,石屋的洞口出现一个穿着雨衣的人,是202室的男人,脑袋上戴着头灯,像一个打捞队的水警。

(四)

202室的男人望着我,似乎想要在我脸上研究出什么。看了我很久,终于开口的第一句话却是问我,珠宝在哪里?

“什么珠宝?”我完全不知道他在说什么。

“许飞飞房间里的珠宝。”202室的男人冷冷的说。

“那我更不知道了。”

“你不用再装了,也不必担心,我不是许飞飞丈夫,我的身份和你一样,我只是希望能分一份她的珠宝,这是我应得的。”

202的男人继续说,我知道许飞飞跳楼那天就是你在她的房里,至于她为什么跳楼我不太清楚,我也不想知道,但是我在你离开的第一时间进了房间,许飞飞那一抽屉昂贵首饰却不见了,你说,不是你还会是谁?这些天我让黑娃一直盯着你,只要你一离开我就让他通知我,可我进了你的房间,并没有找到那些首饰,我想你一定没有藏在酒店里。

我终于明白了他的来历,反而彻底松了一口气。我摸索着石屋的墙壁,找到了那块松动的石头,他注视着我,我慢慢取下那块石头,把手伸进去,我触摸到了几天前放在里面的那把枪。

202的男人向后退去,望着我手里指着他的枪口,说,你别激动,我相信你没拿那些东西,我相信我相信。

说完调头就往沙滩奔去,越跑越远,他奔跑的样子像一只发光的老鼠。

我踉跄着向酒店走去。雨已经停了。我开始感到了冷,我听见老字号门口摩托车发动的声音。我忽然想起来那天这个男人骑来的摩托车有些眼熟,但一时又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

我知道,他一定会去报警。

我没有回酒店,沙滩的另一头是一片芦苇荡,我钻了进去,长久的坐着,坐着,直到太阳从水平面升起。

这是数日来我第一次见到阳光,一切都美好极了。从芦苇荡出来,我发现这的确是一片美丽的小沙滩。在阳光的照射下,沙滩表面在视觉里呈现出毛茸茸的触感,让我想深深的把头埋进去,就像鸵鸟。

我穿过沙滩往西边的山坡上爬,在山脚我遇见了黑娃,正在挖蒲公英。像我小时候一样,那个时候我经常跟着祖母来挖蒲公英,祖母说蒲公英泡茶可以通嗓子,祖父晚年的咽炎就是喝了一个月的蒲公英茶治好的。黑娃看见了我,迅速的背起口袋往小镇里跑。我加快了上山的速度。

这里的一切我都很熟悉,在这片山上有我十岁以前的所有记忆。那个时候许飞飞还不叫许飞飞,我经常和她一起坐在山顶眺望远方,远方有一座更高的山。许飞飞总是和我说,将来她一定要去大城市。我坐在山顶,陪着她一起无限向往她所说的大城市。

十岁那年,三伯在省城做了很大的官,来接祖父,并给父亲找了一个体面的工作。我们全家在那一年离开了小镇。

一个月前,我在省城遇见了许飞飞。是在父亲的酒会上。许飞飞陪着一个年长了她很多的人,笑语嫣然。我并没有认出她,因为她改了名。我只在广告上见过她。我从没有想到过她就是我10岁前记忆里的那个女孩。是她突然喊了我的名字,对我说出了她从前的名字,我才恍然大悟。我很愕然,一切恍如隔梦。面前的她找不到一点小时候的影子,直到我们睡在了那间有吊灯的卧室里,卧室铺着红色地毯,床头柜上整齐的码放着一排书。那排书里,有两本我前年出版的小说,都是关于婚姻中不幸的女人的故事。

我们一丝不挂的躺在床上。她对我说她知道她丈夫出轨的事,所有的细节她都很清楚。她说她曾经是多么的爱着那个男人,那个男人的一切都是她给的。那天晚上她跟我说了很多。我抽了很多烟。在天空泛出一点鱼肚白的时候,我们又做了一次。这一次她笑的很开心,她说你可以写一写我的事。我看见了她锁骨里的一颗痣,像一片缩小了的枯叶。那是在我10年前关于她的印象里,如今唯一还能看的到的标记。

她趴在我胸口,伸手拿过我身旁的打火机。打火机是我路过一个路边摊的时候买的,外形像一把手枪,还是按照一比一制作的。她拿起手枪,点燃一根烟,问我,你相信爱情吗?

我说不信,你没看新闻里那什么秀波都出轨了,去年还被评为省模仿夫妻呢,还上了省电视台,你忘了?哪里还有爱情?所谓爱情,不过都是些世人自以为是的笑话。

她咯咯的笑起来,浑身都在颤动。她再次拿起手枪,指着我的额头,说了一声biu。然后赤裸着身体站起来,往浴室走去,风摆杨柳一般,边走边笑。

浴室边上,挨着的是阳台。

(一)

到达小镇的时候,天已经全黑了。

这是一个临水的旅游小镇,因为一片美丽的小沙滩而驰名。我选择的这个季节是雨季,自然也就成了这个小镇的旅游淡季。

下了车,果然就开始下雨,绵密的细雨。整个小镇只有一家酒店还在营业,酒店很小,名字也很简单,甚至不能算是一个名字,只在酒店的门廊外挑出一块木板,上面写着:老字号。

吧台里站着一个较胖的中年女人,看见我推门进入,立刻运动起脸上的肉,是所有服务人员都会有的一种约定俗成的表情:您是要住店?

是,还有空房吗?

有,当然有。是个男人的声音,声音来自大堂里的一个客人,正坐着喝一杯酒。喝酒的男人继续说,你是“老字号”这半个月里的第一个客人。

吧台里的中年女人笑了声说,是的,现在是淡季,没客人,不过现在的季节去沙滩会有与其他季节不同的感受。

中年女人接着说,麻烦您出示身份证登记一下。

登记完,中年女人扭脸冲厨房的方向喊,小凤,带客人去201。

我说不用,给我钥匙我自己来就可以。

应声而来的却是被叫做小凤的姑娘,不得不说,小凤是个好看的姑娘。并且是在她这个年华里最好看的那种好看。

小凤还是执意的带我上了楼。

我的行李不多,只有几件轻便的衣服。小凤放下我的行李箱,打开朝南的窗户,对我说,从这个窗户看出去,就能看见我们镇上的那个小沙滩。我站过去,并看不清远处,夜色里只有风声和细细的雨声。能看清的只有楼下院子里的情况,院子里有一盏瓦数不大的白炽灯,一个少年在院子里压水。是这种小镇里才有的那种压井,需要一下一下的压出来水。白炽灯的光在少年头顶伴随着雨丝,形成一片氤氲的超现实感。小凤说,那是黑娃,长得黑,是个孤儿,我们老板就收留了他。

我对小凤道了谢。小凤离开前一手抓着房门一边对我说,有什么需要就冲楼下喊一声。

我没有什么需要,也正是因为我什么都不需要才选择在这个季节来到小镇。我需要的就是安静。离开闹市的安静。

有人敲了一下门,我从床上坐起。拉开门发现并没有人,门外放着一个暖壶和塑料脸盆,盆里放着一些冷水。我探头往楼梯方向瞅,只瞧见了先前在楼下压水的那个少年的后脑勺,转过墙角就不见了。楼道里的灯黑着,只有从大堂照过来的一点光亮在填补着黑暗。

我忽然想出去走走,看了看时间,晚上七点。一切都还很早。放好暖壶与脸盆,披上风衣就下了楼。准备出酒店大门的时候,小凤递过来一把伞。我再次道了谢。

外面的雨大了点,不再是细小的雨丝。雨水落在伞顶的声音,让我感觉到了力量。小镇的夜晚安静极了,偶尔的一两声狗咬,会打破一下氛围,剩下的就只有雨声。路灯三三两两的亮着,因为路灯的间距隔得很远,经过一片光亮之后,就是长时间的黑暗。这样的黑暗让我踏实而温暖,如同回到了未出生前的子宫。

一个半小时后我回到了老字号,大堂的灯光暗了很多。没有客人。中年女人在看一份报纸,眼圈似乎有些异样。小凤在一边也跟着看那份报纸,边看边说,许飞飞是我们这走出去的那个歌手吗?中年女人说是她,你可能没见过,她出名那会你还小,那个时候也还没有这酒店。小凤说,据说是她给我们镇带来了名声?

没错!中年女人无比肯定的回答,那个时候县里准备搞旅游,特意请她回来了这里,开了个演唱会,现在你去看小沙滩那边的告示牌上还有她的广告照片。

我本准备要一份热汤的,看他们的状态,似乎并没有招待我的意思。我转身准备上楼。经过吧台的时候,中年女人喊了我一声,罗先生,您需要报纸吗?

不用不用,谢谢了,我来这里就是不想知道任何外面的事。

(二)

醒来的第二天,关于许飞飞身亡的事便在小镇里传开了。跟随着许飞飞身亡的消息到来的还有一个神秘男人的出现。这个男人来的时候外面的雨还在下。神秘男人是骑着一辆半成新的摩托来的,穿着一件军绿色机车服,看起来很结实,没有任何随身物品,显得很匆忙。

神秘男人和我一样的话不多。住进了我的隔壁202 室。

他很安静,一整天几乎都没有出门。只在中午的时候在大堂吃了简单的午饭,一碗米饭一份鸡丁。吃饭的时候他头也不抬,几分钟就把面前的饭菜打扫了个干净,一副训练有素的作风。

午饭后雨停了,我去了小沙滩。因为下雨的缘故,沙滩很干净,更像是一片寸草不生的平原。沙很细,也很实,踩上去很舒服,雨水的混合,倒使沙滩更加紧致,不会有下陷的可能。只是偶尔出现的一些鼠洞,会使脚有踩空的危险。

信步在沙滩上走。沙滩的最东头,有一间石头堆砌的小屋。很简陋,石头也不规则,从光泽上看应该有些年头了。钻进石屋,地上有一堆燃尽的火,灰烬尚有余温。墙壁有一块石头是松动的,我拽了出来,里面有小一部分中空,可以藏匿一些小物件进去。我刚把石头放回原位,黑娃走了进来。黑娃的表情显然有些愤怒,带着质问的语气:你来这干什么!?

我无法回答他的问题,只是对他说,我像你这么大的时候也有这么一件小屋,也是在河边,是我那个时候的一个秘密。

黑娃漠然的看着我,依然带着怒气,眼神里有一种仇恨。

在这种目光的逼视下,我产生了一种做贼的心虚感,仓皇的离开了石屋。

“老字号”酒店突然变得热闹起来,竟然在大堂里聚集了二十多人,都在谈论死去的许飞飞。许飞飞的死,在大家的讨论中逐渐变得清晰。歌手许飞飞是跳楼自杀,令人费解的是跳楼的时候什么也没穿,光着身子从15层的阳台直直飞了出去。他们这么说的时候,我像是看到了一片枯叶从硕大的树顶飘落。不知什么时候,中年女人在吧台里放起了一首流行歌,是许飞飞唱的。瞬间,全都安静下来。歌声中,一些人默默红了眼圈。在楼梯口,站着202房间的那个男人。正一手抓着楼梯旁的扶手,一面眼神空洞的望着我,又似乎并不是在看我,只是独自沉湎在一种情绪里。

202室男人的状态给我一种不好的感觉,我找到小凤,要求换了尾房210室。210室所有的摆设都和201没有区别,除了一面古朴的镜子,镶在床铺斜对面的墙壁上。准确的说是三面镜子合成了一个整体,合在一起像一个屋顶的形状。我站在镜子前照了照,我的气色不是太好。看来需要早点休息。

我回到大堂要了简单的晚餐,一碗蛋汤一份锅贴。吃完又要了一杯水,一边喝水一边透过玻璃窗看外面的街道。街道上是小镇里三三两两的住户,边走边说着话。

回到210我便准备睡觉,小凤却在外面敲门,问我需不需要热水。我说今天不用了,多谢。门外是小凤离开的脚步声。

脱了外衣打算躺下,忽然意识到一天没有刮胡子。从行李箱中找出剃须刀,站到镜子前开始嗡嗡嗡的剃须。许是没有用水湿润的原因,刮出了血。床头有酒店备好的抽纸,我抽出两张,对着镜子擦拭伤口。镜子里的场景,使我浑身打了一个激灵。

镜子里的我穿了一件我从未见过的睡衣,我的身后也不是210房间的样子,而是一间很考究的卧室,有吊灯,双人床,床头柜上是一排整齐的书,红色地毯。这样的装饰,在平常看来一定足够温馨。可此时此刻的我,全身冷到了极点。在惊惧中我缓缓的转头看向身后,还好,是原先的样子:一张单人床,床旁边是一张白色茶几,茶几上是那盒抽纸。我想一定是我累了,出现了幻觉。定了定神,重新望向镜子,果然一切恢复了正常。不禁哑然失笑。

(三)

已经是我在小镇的第五天了。关于歌星许飞飞的死亡,依然被小镇居民各种猜测着。这些天202室的男人和黑娃走的很近,经常把黑娃叫进202。一次正被我撞见,黑娃用很不友好的眼神瞪了我一下,迅速的跑下楼梯。202室的男人站在门口,冲我笑了笑。我也笑了笑。

这些天我也没再在镜子里看见那间考究的卧室。除了“老字号“外面连绵的雨,一切都格外的好。以致于我忽然很想放开了吃一顿。我点了酒店里最好最贵的一顿晚餐,并要了酒。显然这样的举动也让中年女人和小凤都开心极了。他们的开心更是影响了我,索性我付款以后跟他们说不用找零了,甚至替大堂里除我之外的另一个食客买了单。

晚饭吃的有一些微醺,大概是酒的缘故。这是我没见过的一种酒,装在葫芦里,据说是小镇的自酿。入嘴的时候有点甘甜,也很清香,于是把一葫芦都喝了。回到210,感到酒劲开始上头。我摁了门后的按铃,小凤来了。我说给我拿壶开水。小凤下楼取了过来,我说放那桌子上吧。桌子在镜子的正下方,上面还放着我的一些杂物。小凤有些关切的问,你没事吧?店里有解酒药,我去给你取点。我说行,你帮我拿两片。

我坐到桌前等小凤,镜子里我的脸色有些黄。

那间卧室又出现了!

我再一次穿上了那件睡衣,瞬间酒醒了一半!条件反射的作用下,我慢慢转头看向身后,并没有镜中的陈设。我吸了口气,转回头重新望向镜面,那间卧室还在!我感到了心跳加速的声音,闭上了眼,深深的吸气,睁眼,镜子里没变,依然是那间卧室!我想站起来离开这里,可我站不起来,像是被捆在了椅子上。我想闭眼,可也做不到,只能定定的望着镜面。镜子里出现了另一个人,一个女人,穿着同样的睡衣,向我徐徐的走近!

在女人走到身后的时候,我听见她在喊一个不属于我的名字,我怕极了,在女人俯下身靠近我的瞬间,我掐住了她的脖子!脖子上有柔软和温暖的温度传递到手心,我狠狠地掐着。女人在挣扎,不停地扯拉我的两只手。挣扎中,我把女人的脑袋撞向了那面镜子。

镜子碎了,我颓然的坐下,发现面前倒在一旁的小凤,顺着那张好看的脸,有血流下来。我恐惧的问,怎么是你?小凤比我更加恐惧的看向我:我给你拿解酒药过来,你突然就掐住了我!

我抱住脑袋,继而什么都明白了,奔向大堂,疯了似的冲出酒店。

今夜的雨格外的大,打在身上像是挨了拳头。我跑向了沙滩,跑向了那间石屋。无边的黑暗笼罩过来,我瑟缩在石屋的角落里,感受不到任何安全。一道光束打进来,石屋的洞口出现一个穿着雨衣的人,是202室的男人,脑袋上戴着头灯,像一个打捞队的水警。

(四)

202室的男人望着我,似乎想要在我脸上研究出什么。看了我很久,终于开口的第一句话却是问我,珠宝在哪里?

“什么珠宝?”我完全不知道他在说什么。

“许飞飞房间里的珠宝。”202室的男人冷冷的说。

“那我更不知道了。”

“你不用再装了,也不必担心,我不是许飞飞丈夫,我的身份和你一样,我只是希望能分一份她的珠宝,这是我应得的。”

202的男人继续说,我知道许飞飞跳楼那天就是你在她的房里,至于她为什么跳楼我不太清楚,我也不想知道,但是我在你离开的第一时间进了房间,许飞飞那一抽屉昂贵首饰却不见了,你说,不是你还会是谁?这些天我让黑娃一直盯着你,只要你一离开我就让他通知我,可我进了你的房间,并没有找到那些首饰,我想你一定没有藏在酒店里。

我终于明白了他的来历,反而彻底松了一口气。我摸索着石屋的墙壁,找到了那块松动的石头,他注视着我,我慢慢取下那块石头,把手伸进去,我触摸到了几天前放在里面的那把枪。

202的男人向后退去,望着我手里指着他的枪口,说,你别激动,我相信你没拿那些东西,我相信我相信。

说完调头就往沙滩奔去,越跑越远,他奔跑的样子像一只发光的老鼠。

我踉跄着向酒店走去。雨已经停了。我开始感到了冷,我听见老字号门口摩托车发动的声音。我忽然想起来那天这个男人骑来的摩托车有些眼熟,但一时又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

我知道,他一定会去报警。

我没有回酒店,沙滩的另一头是一片芦苇荡,我钻了进去,长久的坐着,坐着,直到太阳从水平面升起。

这是数日来我第一次见到阳光,一切都美好极了。从芦苇荡出来,我发现这的确是一片美丽的小沙滩。在阳光的照射下,沙滩表面在视觉里呈现出毛茸茸的触感,让我想深深的把头埋进去,就像鸵鸟。

我穿过沙滩往西边的山坡上爬,在山脚我遇见了黑娃,正在挖蒲公英。像我小时候一样,那个时候我经常跟着祖母来挖蒲公英,祖母说蒲公英泡茶可以通嗓子,祖父晚年的咽炎就是喝了一个月的蒲公英茶治好的。黑娃看见了我,迅速的背起口袋往小镇里跑。我加快了上山的速度。

这里的一切我都很熟悉,在这片山上有我十岁以前的所有记忆。那个时候许飞飞还不叫许飞飞,我经常和她一起坐在山顶眺望远方,远方有一座更高的山。许飞飞总是和我说,将来她一定要去大城市。我坐在山顶,陪着她一起无限向往她所说的大城市。

十岁那年,三伯在省城做了很大的官,来接祖父,并给父亲找了一个体面的工作。我们全家在那一年离开了小镇。

一个月前,我在省城遇见了许飞飞。是在父亲的酒会上。许飞飞陪着一个年长了她很多的人,笑语嫣然。我并没有认出她,因为她改了名。我只在广告上见过她。我从没有想到过她就是我10岁前记忆里的那个女孩。是她突然喊了我的名字,对我说出了她从前的名字,我才恍然大悟。我很愕然,一切恍如隔梦。面前的她找不到一点小时候的影子,直到我们睡在了那间有吊灯的卧室里,卧室铺着红色地毯,床头柜上整齐的码放着一排书。那排书里,有两本我前年出版的小说,都是关于婚姻中不幸的女人的故事。

我们一丝不挂的躺在床上。她对我说她知道她丈夫出轨的事,所有的细节她都很清楚。她说她曾经是多么的爱着那个男人,那个男人的一切都是她给的。那天晚上她跟我说了很多。我抽了很多烟。在天空泛出一点鱼肚白的时候,我们又做了一次。这一次她笑的很开心,她说你可以写一写我的事。我看见了她锁骨里的一颗痣,像一片缩小了的枯叶。那是在我10年前关于她的印象里,如今唯一还能看的到的标记。

她趴在我胸口,伸手拿过我身旁的打火机。打火机是我路过一个路边摊的时候买的,外形像一把手枪,还是按照一比一制作的。她拿起手枪,点燃一根烟,问我,你相信爱情吗?

我说不信,你没看新闻里那什么秀波都出轨了,去年还被评为省模仿夫妻呢,还上了省电视台,你忘了?哪里还有爱情?所谓爱情,不过都是些世人自以为是的笑话。

她咯咯的笑起来,浑身都在颤动。她再次拿起手枪,指着我的额头,说了一声biu。然后赤裸着身体站起来,往浴室走去,风摆杨柳一般,边走边笑。

浴室边上,挨着的是阳台。



来自:鬼影人间Android客户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UID
79710
精华
0
威望
0
魂魄
31
鬼币
108
元宝
0
贡献
0
阅读权限
10
注册时间
2018-12-14
最后登录
2018-12-14
发表于 2019-1-19 19:44:09 | 显示全部楼层
扔泥巴发表于1秒前《沙滩》
版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作者:罗
我是罗夏,换了一个号,之前的号登陆不上了。

来自:鬼影人间Android客户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UID
79710
精华
0
威望
0
魂魄
31
鬼币
108
元宝
0
贡献
0
阅读权限
10
注册时间
2018-12-14
最后登录
2018-12-14
发表于 2019-1-19 19:49:44 | 显示全部楼层
扔泥巴发表于4分钟前《沙滩》
版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作者:罗
发现贴了两遍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UID
12112
精华
0
威望
0
魂魄
316
鬼币
122
元宝
471
贡献
0
阅读权限
20
注册时间
2016-2-28
最后登录
2019-3-6
发表于 2019-1-21 09:49:12 | 显示全部楼层
雾中人 发表于 2019-1-15 20:40
头一次那么前排……我朋友有很多恐怖经历,只是话题都不符,下次找到合适的话题就写上来,ps再 注册论坛真 ...

是什么样的故事,你暗示一下呗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UID
922
精华
0
威望
0
魂魄
1134
鬼币
1368
元宝
300
贡献
0
阅读权限
30
注册时间
2015-7-24
最后登录
2019-4-22

活跃会员

发表于 2019-1-21 14:03:55 | 显示全部楼层
难道这主题也要留2期?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UID
71687
精华
0
威望
0
魂魄
106
鬼币
174
元宝
0
贡献
0
阅读权限
10
注册时间
2018-6-29
最后登录
2019-1-24
发表于 2019-1-21 14:56:3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Unforgiven1600 于 2019-1-21 17:03 编辑

提到漆黑的楼道,你会想到什么?
鬼,或者惨案?
我的脑海蹦出的字眼是“逃”,你说那再正常不过,而我却不以为然。

事情已经过去快要一年,与我而言,就像是昨天发生的一样,真实得让人说不出话来。这篇稿子我写了三遍,删了三遍,现在是第四遍。
过于生活化的惊吓,不管怎么叙述,在他人看来都是苍白矫情的。作为当事人,我也只能一笑了之了。
这是一个发生在漆黑楼道里,关于追逐和逃跑的故事。
某个星期四的傍晚,我伏案做手头上的报告,察觉到工作室的人都走得差不多了,我默默收拾好东西,蹑手蹑脚推开了门。
此时,身后传来了急促的脚步声,我知道,一定是他追上来了。
眼前的电梯,有四部。两部停在地下室,两部停在最顶楼,而我,在14楼。中间数。看来这座大楼的人真多啊,我顾不上冷笑和抱怨,一股脑选择了楼梯。
我是一个怕黑的人,可是,今天的我大胆多了。
人类比起任何东西,杀伤力都是顶尖的。直觉告诉我,千万不要被那家伙逮到。
现代社会,科技很发达了,楼也很高,人类往往选择气派高效率的电梯,遗忘了象征着落后的楼梯,嫌弃它,冷落它。除非逃生,迫不得已才使用它。
楼道的声控灯是坏的,微弱的光源是来自别处的施舍,空气中弥漫着烟味还有阵阵酸腐,真是冷清得可怜。
我加快向下冲,身后噼里啪啦的脚步声令我很不得跌一跤然后滚下去。此刻,我竟有一种怎么也走不到尽头的错觉,这楼梯,好像被施了诅咒。
“你别跑,我要跟你一起走,你今天得把话说清楚了。”那个人一边追着我,一边呼喊着,试图让我放慢步子。
“你不要跟上来,求..求你了!”我失了智地狂叫着,泪水挥洒在黑暗中肆意挥洒。
可是对方听不见,继续追着,那双冰凉而有力的手,愈发贴近我的后背。
前方,有白色的亮光,几撮影子来回晃动。
有人。
我先躲一躲为妙。
我在10楼的楼梯口刹了车,上气不接下气,心脏就要崩裂,一个路过的女子是我的救命稻草,我像刚出笼的困兽一样癫狂地扑倒她的身上。
“求您了,小姐,救救我。”我语无伦次,像是在出演一名逊色的炮灰。
“你要干什么,我不认识你。”女子惊慌失措推开我,跑进一间办公室,扣上玻璃门。
“我在被人追,我好害怕,可以让我进去吗?”我问,颤抖着声音,两颊发麻。我时不时往楼梯口瞟一下,只见那人还在,隔着厚厚的墙探出半颗脑袋,空洞无神的大眼睛死死盯着我。女子没有为我开门,而是转过身用手机拨打着电话,然后又转向我,通过门缝告诉我她帮我报警,让我稍许冷静。就在这时,离我最近的电梯门开了,我以最快的速度钻了进去,不顾人群的拥挤。
得救了。
可是却感知不到所谓的“劫后余生”。
这个深夜,我收到了来自那个人的夺命连环call,以及一大段一大段的短信。
最终,我只好将他拉黑处理。

你会问,到底发生了什么?怎么听起来没头没尾的?现在我要说的,就是这件事情的前因。

我上文提到的他,是一个男生,下文提到這个人会用“P”這个字母代替。我们在同一个工作室,回家的时候也是顺路的。我有一个致命的心理障碍,怕黑。于是,一个本来应该没什么交集的人成为了我的临时保护伞。
P经常问我平时喜欢做什么,他很好奇我的爱好,我的想法,但是跟他说了他又表示不能理解,随即便是“你很特别”這类说辞,让我感到有些没劲。我们基本上没有共同语言,我跟他无话可讲,于是渐渐地,我也不想跟他一起走了,我选择了公交车。
可他却不是這样想的,他开始刻意靠近我,给我发很多信息,跟我相关的事情积极参与,他看我的眼神也是空洞而迷茫的,這些迹象,让我感到不安。
尚且记得他给我发的信息,那句“你让我怎么也忘不掉,究竟是怎么回事,你总是在回避我,這让我好煎熬”,还有那句“我真的想看看你的小脑袋里装着什么东西”让我胃液翻滚。
因为是不喜欢的人,所以我会逃避。
因为是不喜欢的人,所以我的逃避发自真心。
我的真心,源于恐惧。
原本还能是点头之交,他的行为,让這一丁点可能性都破灭了。
他变成了我害怕的人。
我尽力避免不愉快发生,可是事与愿违。
于是就有了上文提及的這件事。

故事讲到這里也差不多了,祝福主播身体健康。


僕は化け物ですね。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UID
81854
精华
0
威望
0
魂魄
13
鬼币
102
元宝
0
贡献
0
阅读权限
10
注册时间
2019-1-22
最后登录
2019-4-22
发表于 2019-1-22 17:20:19 | 显示全部楼层
高中的经历
诗杨哥龙灵小姐好!我是一名新的鬼友,在四川成都工作,男,今年就要满30岁了。第一次在论坛注册,但是鬼影节目听了快3年了。
平时最爱听在人间,没有更新嘉宾的时候就听影留言,这一期这个话题,我想起了我读高二的一个经历。

四川眉山 冬天
高二在学校对面租房子住,书桌在阴台区,在书桌旁可以正对看到学校大门和主楼。同住的有3个租客室友,1个复读高三,2个正读高三。

有一晚回房复习功课,23点左右,在做了半套模拟题之后,起身在窗边点起一支烟,准备休息入睡了,在吸烟的放松吸吐中放空脑子。
在这时,突然就看见正对面的教学主楼有一个女生(PS:教学主楼一层是通宵通亮的,就是所谓形象展示墙之类的空走廊布置),白衣长裙,中长披发,从教学主楼一层的大厅里从左往右慢慢走过,这时我还在心想:学校宿舍都熄灯了,还有人敢到教学楼来。整个过程我一直注目着,在感觉奇怪的同时,也就着烟草的晕乎睡了。
第二天也觉得这事没什么,照常上课下课回房,白天的时候,同住的室友有个兄弟X,跟我说:“今晚我就不回房睡了”。我直接问道:“爪子安(怎么啦)?”。 X兄弟说:“妮玛就是我之前跟你说一个复读女的找我补习呢,她一直在和我暧昧,今晚上我约到了酒店了”。 随之我则伴随着像“看着别人刚刚练成绝世武功”似的呆萌眼神加微笑……那时的我好JB羡慕。  

晚上,第二节晚自习下课,在校门吃了碗面,回房的途中还在想着X兄的奸诈表情,其实也是祝愿他的。一抬头就走到了三楼门口,看到门的瞬间我就有点不舒服了(租房4个人,我一般是回来的最迟的,因为我下自习后总要去夜宵,回房时通常大门都是兄弟们为我稀开的,客厅里的光是我判断他们早已回来的标志,特温暖),今晚门没开,我居然第一个回来,拿起钥匙开门开灯进去了,把屋子里的灯打得通亮,就像平时他们为我打开的那样。
这时我东西都还没放,就挨个去他们房门看,果真,X兄弟的房间黑灯瞎火的,其他两位的房间也是关门黑灯的,我还心想:“哇烤,X就算了嘛,L你那天还在请教我怎么追我们高二年级的那个纯纯的女生诶;眼镜兄你都是复读了,平时不像啊,你没女朋友嘛,也是去PK了?不至于吧……,藏这么深……”
算了,进房老三套“抽烟边看小灵通简讯,做题,抽烟”,搞得差不多的时候,便要去洗漱了,还在想:“看来是真不回来了,也太TMJB巧了嘛,约好了?!” 。完了关掉客厅所有的灯,锁房门关灯睡觉。
(PS:说说我租的卧室,进门一米左手边就是我的卧室门,卧室是长方形延伸到阴台的,里面的家具只有一个书桌、一张大床、一个简易布质组装拉链衣柜。非常空。)
这是一个如常的夜晚,逐渐我就睡着了…… 不知什么时候,很久没有过的鬼压床突然侵袭了我,我背对着卧室门躺着,一股就像能量场的感觉压迫着我,导致了我睁大眼睛,呼吸困难,全身冒汗,不能动弹…… 就在我努力挣扎的时候,听到了一声惊心的声音,“咔擦+吱…”一声,是有人打开了房子的防盗门的声音,有人在门外停留,好一会儿没进门,伴随而来的还有一长串声音,是那种闹市里车水马龙的声音,对,有马儿停下的嘶叫声,当然还有听不清的人声、市集声……(在伴随耳朵听到这些声音的时候,正被鬼压床的我是能够真正听到那种场景的)。随后,车水马龙的声音逐渐消失远去,有一个很重的脚步声开始进防盗门,“咚·咚·咚”几步,他每走一步我都在想不要停,走过我、不要停,走过我。但很短的时间内,脚步声却停在了我房门外……在压抑与崩溃的边缘里,我只能绝望的等待,等待接下来不知发生的一切。“卡、兹”我的房门被打开了(我心里清楚的知道我反锁了卧室门的,这一次老子要交代在这鬼地方了),与此同时,我背对着房门躺着,仍在被鬼压床。他打开我卧室门的那一刻有一组光也直接照亮了墙面,斜着的光,还有他的影子!“咚·咚·咚·咚”这样,他一步一步的走向我的床脚,每一步我都能感觉鬼压床的能量场又挤压了一半、又挤压了一半;我已经抱着不顾一切的心情了,努力想直面他,但怎么都转不过头,只有靠着眼角的余光去抓他,他也在一步步靠近我,我抓住他的外形了-----一团黑影,他也很有计划似的,独独只走到我床脚处,并且让我的眼角余光刚刚能够捕捉到他的边缘的那种相隔距离。我已然崩溃,他一直在床边看着我……在我咬牙不知道咬了多久的时候,听到了一声吐气声(绝对是闭着嘴,用口腔和鼻腔共同发出吐气声的那种),之后,他没有转身的动作,一步一步的退出了我的卧室,那光也随着一步步脚步而退却暗淡,鬼压床的能量场也随着一步步脚步而减弱,终于,“咚”的一下,我的卧室门被关了,随之防盗门也被他关了。
我突然能动了,一下从床上弹起来,救命似的摸头顶床头的壁灯,艹,打不开!全卧室黑漆漆的,一个勇气上来,死就死,几乎是一步就跳到了卧室门口,以一个耳光的速度打开了卧室门旁边的壁灯。房间亮了!我蹲床上全身发抖和冒汗,打死我我也不会打开卧室门去检查防盗门关没关,因为他居然能顺手就随便打开我反锁的防盗门,就像我没锁似的!点燃一支烟抽了一口,都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了的……
第二早,出房门没有在房间耽搁一秒,没有洗脸刷牙没有方便,直接夺门而出这间房子。
白天上课全部心不在焉。晚上下自习回来,我看到我的3个室友都已经回来了,X跟我聊他昨晚有多肉欲,L又来咨询我他今天和那个他正在追的女生遇到了什么问题问我下一步怎么办,至于复读的眼镜兄,从房门走出来说“昨天我爸妈来了,我们一家出去吃饭,然后回了趟城里在亲戚家住”。  我靠! 我随后跟他们讲到昨晚我遇到的这个事,一个二个都不相信……直到毕业,我也就再没和他们讲过了。

到现在,每次别人问到我遇到的最恐怖的灵异事件是什么,我都会向他们讲这个经历,但是没人有过类似的经历,大家也就都不能通感这种情绪。后来发现了鬼影人间节目,听到在人间里面的所有故事,发现原来还有很多朋友都有过这种灵异经历,甚至我记得在哪一集听过说要遇到这种灵异事件前多半会见到鬼,我一下就想到最开始那晚我见到的白衣女从教学主楼走廊走过,对,那是冬天!那边没有浴室!她穿裙子,没有宿管阿姨逮她……应该是见到鬼了。至于那晚的那场经历,我封存了大概5年不敢想起,最近2年有人聊灵异话题我才觉得没所谓了,可以拿出来说了。汗……
第一次注册鬼影论坛,找到这一期的黑洞洞影留言,想起这个亲身经历。如果能够念到,就有幸和大家众鬼友分享一下。
PS:今年公司项目在新疆长期驻扎,有机会欢迎2位来库尔勒玩耍!
[发帖际遇]: 背靠背杀翻全场 在网吧通宵,花了 5 鬼币. 幸运榜 / 衰神榜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UID
81922
精华
0
威望
0
魂魄
3
鬼币
103
元宝
0
贡献
0
阅读权限
10
注册时间
2019-1-23
最后登录
2019-1-23
发表于 2019-1-23 12:45:45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试试看我到底注册成功了没有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入住鬼影

本版积分规则

关于我们|手机版|鬼影人间. ( 京ICP备15030277号

GMT+8, 2019-4-25 06:06 , Processed in 0.281254 second(s), 7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By Weixiaoduo.com

© 2012-2014 技术支持: 薇晓朵网络工作室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