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鬼影人间|鬼影重重|影留言|惊悚音乐剧|沙石奕站 - 鬼影人间官方网站

 找回密码
 入住鬼影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2554|回复: 29

[影留言] 本期话题190217——醉后的世界

 关闭 [复制链接]

UID
156
精华
0
威望
100
魂魄
4270
鬼币
116
元宝
451
贡献
0
阅读权限
150
注册时间
2015-6-30
最后登录
2019-5-25

诗扬Fans活跃会员鬼影贡献章

发表于 2019-2-17 20:26:5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无酒不成席,无酒不成礼。
中国人爱酒,硬是把酒喝成了文化。
啤酒白酒葡萄酒,酒仙酒圣酒腻子
从欢喜到哀愁,没有什么是吨吨吨不能解决的。
但也有人说,喝高的人,比普通人更容易遇到其妙的经历
年节刚过,来说说那杯让你至今难忘的酒
(温馨提示:单纯吐到人事不省的留言会被刷掉哦)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入住鬼影

x
[发帖际遇]: 诗扬 发帖时在路边捡到 4 鬼币,偷偷放进了口袋. 幸运榜 / 衰神榜
回复 百度谷歌雅虎搜狗搜搜

使用道具 举报

UID
922
精华
0
威望
0
魂魄
1185
鬼币
1379
元宝
300
贡献
0
阅读权限
30
注册时间
2015-7-24
最后登录
2019-5-25

活跃会员

发表于 2019-2-18 01:04:3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君宇 于 2019-2-23 00:34 编辑

我难道是1楼吗?诗扬哥,大伶伶,新年好啊。我又来啦。感谢上一期日本异闻录番外时候,诗扬哥的关心啊。安心啦,我心这么大的人,写的那么阴郁真是文学需求啦。当时脑补出这么个情节,也确实吓了自己一机灵,不过大概就是阴暗了2秒的时间吧,哇哈哈哈,然后就想,这个思路可以让所有小故事整合成一个完整的故事,也许也可以吓吓鬼友们。而且我4月又准备去日本玩了,这次要去百鬼夜行的镰仓,和千与千寻的妖怪之乡群马县,看看能不能又有什么奇遇。
哎呀,我不知道主播们读稿子是不是看着bbs,我一直以为应该是龙伶复制成纯文本之后读的,所以之前这么多期都没有附上照片呢。好的,闲聊结束,故事奉上。

酒后的世界是梦幻迷离还是光怪陆离,有时候只在一念。说到酒后这个主题的故事,我来讲一个我朋友的吧。以下我会用第一人称叙述哦。

几年前,一个大学室友结婚,他的老家是在一个小镇里,说是镇其实比村大点有限,大学毕业后,他先到大城市打拼了几年后,回到家乡。大喜日子那天他邀请了我们宿舍的舍友去庆祝,我们宿舍几个室友,不是入学时班级安排的,而是对了脾气后换到同一间宿舍的,所以大家关系非常好,为了招待我们,新郎还定了小镇边一个度假村的五星级温泉度假村(其实淡季很便宜)。小镇和度假村大概有2公里路,路边是一大片的小山和果林。

结婚嘛,酒席有酒席的酒,好友之间还要重新摆桌上菜继续喝,甚至结束后还会到KTV继续。等到真的宾主尽欢,曲终人散,也往下半夜去了。大半夜的小镇,连人都没有,更别说出租车了,而大部分人也都喝了酒,虽说是小镇半夜也不会有警察查酒驾,但开沟里田里也够呛。所幸有一位本地同伴的妻子,只是在祝贺新人的时候抿了一口,于是商量让她先送外地来的朋友先回度假村,而这次同行来的算上我,有5个人,那天确实喝得高了,也觉得燥热。加上2男3女。怎么也不好往一辆车里挤。于是我就让另一个男同伴,君宇(本体的我出场了,坏笑)送几位女同胞先回度假村,我自己走回去,不就2公里的事吗?同伴们看我也算清醒,加上我执意,也就只好放任我自己走。

虽然刚才表现出没喝醉的样子,但小米酒、啤酒、红酒,怎么可能真的没事,刚才在人前也就强行集中精神,才能保持出一些清醒,现在就剩下我了,风一吹,酒劲就彻底上来了。耳机里的音乐暴躁,小镇路上的脚步凌乱,有时踏空,有时绊倒,但这都难不倒学过街舞的我,反而走出个自得其乐,走出个千姿百态。就这样我一路摇摇摆摆,颠颠倒倒,路灯在眼中旋转扭曲,眼前的小镇上下跳动,感觉行走就在一个奇异的世界。心里的不如意,也放肆的化成语言,在空荡荡的街头。就在我走过了小镇最后的建筑时,我忽然听到有人在叫我,我以一个八字步的站姿扭着身子向右转头看,街角有个人站在那,不知是近视还是酒精,只能看到从左摇右摆的镇子里,走过来一人,张……小牛(因为一些不太好的事,我用了化名,后面会解释),我勉强认出了他,小牛是我上一份工作中认识的一个朋友,其实他原名叫大牛,当时刚到公司就被我吐槽,名字都这么牛,大牛?你干嘛不叫太牛呢,于是后来他就被大家“谦虚”的称为小牛,后来无意中知道了他和我这个新郎朋友是一个小镇的,因为年纪相仿,彼此也认识。等他走到我身边,开口就问“怎么,回酒店吗?”我打了个嗝,吐出浓重的酒气,点了点头。“我陪你吧,你这猫步走的。”他掏出烟盒,准备掏出只烟,忽然发现烟盒空空如也。于是转头看向小镇边缘孤零零还亮着灯的食杂店说:“等下,我买包烟。”因为呕吐感,我只是嗯了一声。继续站在原地在我的音乐里迷离,忽然我又发现了一件好玩的事,在黄色的路灯下,我的人影被映在地面上,我是跟着音乐的节奏做着一些摇摆的动作,而影子也呈现出各种动作,还觉得蛮酷的,于是我就越来越加大自己的动作,竟然就这么和自己的影子共舞了起来。

但忽然我发现,我地上的影子的右边肩头忽然冒出了一个拳头大小小的影子,就像破土而出,刚开始只是个圆弧,然后慢慢变成半圆,然后又探出到接近一个圆形,再然后,圆形下面像是一个柱体,又长出一个小枝丫,就像一个小手,搭在了我影子的脖子上。我瞬间感觉半个身子都麻木了,冷汗划过额角,整个人的动作也开始不协调的僵硬了,不知道是不是发觉到了我的注意,它忽然又缩了回去,但又没有彻底不见,只剩下刚开始的那一点圆弧,和脖子上像小手指形的一点起伏。如果说像什么,那就是像有一个淘气的小婴儿趴在我的肩头。我缓缓的,缓缓的转头,看向自己的右肩,并没有在肩膀发现什么东西,但却发现了另一件事,街角哪里有开着的店面,整个小镇沿街都是关闭的店铺,眼内所及的范围更没有半个人影。一阵冷风吹过,片片纸灰爬过脚面,夹杂未烧净的金银箔。

接下来,可就再也没有那种惬意的迷幻,而是一路光怪陆离,白日里笔直的大道,现在却像蜿蜒流动的蛇背,不知蛇头蛰伏在哪准备噬人,风吹林子的响动就像呜呜咽咽的哭声,感觉路边的树木就像一只只怪手,随时会把我拖进那黑暗里。

呦,1千多字了,好吧,要不分开写?第二天还有事儿呢,叫“夜半别回头—上”吧,再次坏笑。

补充一下之前的照片。
这是以为是樱花树的签树
继续走就是听到咳嗽的山路
没有头的铠甲店,不过这时候是有的
富士那个小镇的烤肉店
我弟弟坐的那个阳台和椅子。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入住鬼影

x
[发帖际遇]: 君宇 在网吧通宵,花了 7 鬼币. 幸运榜 / 衰神榜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UID
80032
精华
0
威望
0
魂魄
62
鬼币
112
元宝
0
贡献
0
阅读权限
10
注册时间
2018-12-20
最后登录
2019-1-21
发表于 2019-2-18 12:41:41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居然是二楼,幸福到流泪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UID
82993
精华
0
威望
0
魂魄
957
鬼币
132
元宝
0
贡献
0
阅读权限
30
注册时间
2019-2-9
最后登录
2019-5-25
发表于 2019-2-18 13:46:41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是三楼……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UID
82993
精华
0
威望
0
魂魄
957
鬼币
132
元宝
0
贡献
0
阅读权限
30
注册时间
2019-2-9
最后登录
2019-5-25
发表于 2019-2-18 18:04:49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诗杨哥好!龙伶妹好!我是东方龙,我对鬼影来说算是最熟悉的陌生人了,因为我的心一直跟随着鬼影走过了好几个春夏秋冬。几年前就开始听鬼影了,那时候我在工厂工作,是一名电焊工,整天带着耳机边听鬼影边焊活,时而偷笑时而惊恐,周围的同事都感到莫名其妙,但是他们不了解,只有我自己才能明白其中的快乐,而且焊出来的活随着心情的波澜起伏也是特别的优秀。有句古话说得好“要想工作好,鬼影少不了。” 现在我自己开了一家小超市,时间充分,鬼影更是深入我心。我也推荐给身边很多人,其中有一位哥们儿叫赵曙晨,想必二位也是有所了解了。盼猩猩盼狒狒终于盼到了安卓APP的上线,我,也终于是爬出来了。废话不多说了,先讲一个我亲身经历的悬疑,惊悚,恐怖,灵异的事情吧。  我出生在东北,守着大辽河。在这里辽河的北边称为河北,南边称之为河南。河北属于农村,河南属于市里,我家在河南,但是姥姥家在河北。我从小在姥姥家生活了七年之久,之后上学了一到寒暑假就会过河去姥姥家,所以,我跟姥姥家的任何人的关系都很好。  这件事情发生在我十六七岁的时候,那年大年初五,晚上在姥姥家几个舅几个舅妈,几个姨几个姨夫大家欢聚一堂,吃饭喝酒其乐融融。吃喝完毕之后我们小辈的陪姥姥打麻将,姥姥爱打牌,但是眼神跟不上,哥哥就经常偷拍换牌一系列的技术,我也偶尔嘲笑他“跟老太太玩牌你还偷牌,有没有点出息!”姥姥如果发现了就会说他几句。  其中四舅不胜酒力,属于爱喝酒,一喝就多的那种。那天四舅只喝了两瓶啤酒,便倒在炕上昏昏欲睡,我们在地上打麻将,这个房间就我们五个人。不一会四舅迷迷糊糊的起来要去厕所,我看现在已经是晚上十点半了,而且看他有点晕就问他:“四舅我陪你去吧。”四舅摊手说不用。农村屋子里没有厕所,厕所是建在院子里的,我姥姥家的院子很长,能有五十多米长,厕所在南门尽头,两扇大铁门旁边,门口是条马路,马路对面就是辽河,但是那时候冬天很冷,辽河一到冬天就会结冰。姥姥家的北门没有院子就是正常的房门了。  四舅执意要自己去,我们就没在劝说。大约十多分钟,四舅回来了,鞋都没脱直接上炕直直的躺了下去。姥姥嘟囔着“这个酒蒙子”,然后让我上炕把四舅的鞋脱下来放到了地上。大约又过了十几分钟,我们看见在炕上躺着的四舅正在不断的抖动,起初我们以为四舅刚从外面回来,以为冻着了,姥姥让我拿个被给四舅盖上。但是屋子里特别热,农村的火炕也是很热,可是盖上被子的四舅还是一直不停的在抖,越抖越厉害。我在旁边一直再问“四舅怎么了?怎么了?”,我看四舅的嘴唇一直在动,可是却说不出话。姥姥是过来人,感觉事情有些不对,就让妹妹去把七大姑八大姨都叫来了,全家人你一句我一句在讨论是不是中邪了。  这时候三舅妈带来了一位五十多岁的女人,我认得她,她姓王,是河北有名的出马仙儿,人称王大仙儿。各家各户如果丢东西了,她会给你指明一个方位,到时候你回去保准能找到。或者有人得了癔症中邪了,小孩被吓到了,只要她到场马上就会给你治好。还会帮忙看宅清宅,而且不会当面要你一分钱,只是凭赏。  三舅妈给王大仙儿点了根烟,王大仙儿坐在了四舅旁边,摸了摸四舅的头,问了句:“你是从哪儿来的?”四舅一直闭着眼睛,嘴里却说出了话:“我是从河里来的。”但是声音完全不是四舅的声音,在场的所有人都觉得惊讶。当时我手里拿着随身听,就是一个小型的具有播放,收听和录音功能的设备,那时候还是磁带。我一直开着录音功能想把他们的对话录下来。  王大仙儿又问了一句:“那你是怎么来的啊?”四舅说:“我是踩着冰来的。”王大仙儿接着问:“你来我家干嘛?还是走吧,你不能在这呆着。”四舅迷迷糊糊的说:“我是来看家人的,我想他们,我太想了,走的时候也没见到他们一面……”说着四舅哭了起来:“我好想他们……他们也不来看我,我只好来看他们了……”  这时候一直没出声的三舅开口了,三舅是个暴脾气的人:“你是小林子吧?赶紧走!别在我家呆着,这不是你家,当初在海上就劝你们赶紧回家!你们的船装的太多了,船沿儿离水面太近了容易出事,你不听啊!”屋里的人也都相互议论说这就是小林子,听声音就是那个“死鬼”!王大仙儿告诉我们家人在大门口烧一些纸钱,给自己准备一杯白酒,然后对炕上的四舅说:“快走吧,给你带一些钱,你去回家看一眼家人就回去吧,从哪来的回哪去,我会告诉你的家人经常去看你的,快走吧!”说完喝了一口白酒,吐在了四舅身上,大仙儿嘴里还念叨着什么我完全听不懂。  三舅是个急性子,立马起身把窗户和门都打开了,骂骂咧咧的:“赶紧他妈的滚!别在我家呆着!还踩着冰来的!你咋不飞来呢?赶紧滚!滚出去!妈的!什么玩意!”  说来也奇怪,这又是喷酒又是骂的,不一会四舅睁开了眼睛,有气无力的问了句:“怎么这么多人?”这时我们看四舅有所好转,全家人提心吊胆的心放了下来。突然,四舅一个翻身,吐出来好几口水,我在旁边看的清清楚楚,不是酒也不是胃里的其它东西,就是水。四舅根本没喝过那么多水,要吐也应该是酒和一些食物啊,反正吐完之后四舅就好了,跟没事儿一样,精神特别好。  后来听四舅说,那天晚上起来去厕所,完事之后听见大门外面有人叹气,四舅就隔着大铁门上面的栏杆往门外看,一片漆黑什么都看不到,然后就进屋了,躺到炕上之后的事情就什么都记不起来了,再一次恢复意识的时候就是周围围了很多人……  至于三舅说的那个小林子,他家离我姥姥家不太远。河北人住在辽河边上几乎家家户户都养船,靠山吃山靠水吃水,出海打鱼已经成了生活中的一部分。我三舅也养船,小林子家也养船,四舅就在三舅的船上当船员。几个月前去海上打鱼,快到傍晚的时候三舅的船就往回赶,途中就看见了小林子家的船还在拉网打鱼,但是他的船上鱼虾很多了,眼看着海水已经越过了船边的吃水线了,这说明他的船不能再装了,很容易出事的。三舅和四舅就劝小林子赶紧收网回家,天这么黑装这么多货很危险,但是小林子死活不走,最后敷衍了事让我三舅他们先走,他说随后就到。等三舅到家后,再也没见到小林子的船,后来河北的渔船包括我三舅的,出动了十多艘去海上寻找,可是一无所获。估计是沉没了,船上除了船长小林子以外还有三个船员,一艘船四个人全都淹没在大海里。听说一个星期后在很远的泥滩上发现了两具尸体,剩下的小林子和另一个船员的尸体一直没找到。  而初五那天晚上,四舅上完厕所如果没有趴着门往外看的话,应该就不会有事了。因为小林子的鬼魂正好叹着气在门外路过,想回家去“探亲”,结果被四舅的一身酒气给吸引了过来,附在了四舅身上,才出现了这些事情。  事情到这就结束了,对了!当时我用随身听录的那些现场对话,第二天播放的时候根本没有,只听见一片“嗞嗞”声,害得我浪费了一本周杰伦的磁带。  听说三种人很容易遇到不干净的东西,一种是女人,女人本身阳气不够,最好少走夜路,所以老天才让女人跟男人在一起。第二种是体弱多病的人,这种人阳气虚弱,容易鬼上身。第三种就是喝酒喝多的人,身上散发的酒气会吸引不干净的东西。奉劝大家,酒要少喝,身体健康才重要,有时间多陪陪身边的母亲和妻儿吧。  本人写作能力一般,技术有限,二位主播见笑了,各位鬼友见笑了。诗杨哥,我和赵曙晨现正在创作一部长篇故事,是我们亲身经历事件改编的。我俩是同一小区同一座楼同一单元不同楼层的邻居,是关于我们这栋楼的故事,很邪乎,等创作好了就会投稿,写的好与不好全凭爱好吧。好了,最后祝愿鬼影越来越好,下期再见!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UID
82993
精华
0
威望
0
魂魄
957
鬼币
132
元宝
0
贡献
0
阅读权限
30
注册时间
2019-2-9
最后登录
2019-5-25
发表于 2019-2-18 18:09:26 | 显示全部楼层
写完之后我是分好段落的,一复制过来居然是一大整段,看着挺累,抱歉了各位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UID
79790
精华
0
威望
0
魂魄
1000
鬼币
126
元宝
0
贡献
0
阅读权限
30
注册时间
2018-12-15
最后登录
2019-5-24

烈雀 Lv:5
发表于 2019-2-18 19:09:2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赵曙晨 于 2019-2-19 20:35 编辑

诗扬哥好,龙伶妹子好。先来解释一下上期留言的问题吧。听诗扬哥说,我们进到防空洞400来米,怎么可能还有光透进来?我仔细的想了一下,发现真的没有400米。但是我想说的是,当时我们真的走了很远很远,一百来米肯定是有的。因为进去以后,洞内的情况是这样的,入口处有很长一段是平行直线向前的,并不是向下的,而且洞口很高很宽,并排走进去六七个人,是没问题的,因此光线还是能透进来。人在探索未知的情况下,会产生时间变长、距离拉长的错觉,这也能解释,为什么我的大脑认为自己走了很远很远的距离了。

不过还是要跟诗扬哥道个歉,毕竟不严谨了嘛。

先声明一下,我呢,不喜欢酒,也不胜酒力。就算家庭、公司聚会,我也是基本上只喝一瓶,敷衍了事,任凭大家伙如何劝酒,我也无动于衷的。因为我对酒这种东西的定义是,它会迷乱人的心智,使人变得不坚定,甚至会在醉酒之后做出很离谱、很失德的举动。另外,我也觉得人在醉酒之后,气场会变得很弱,继而会被一些不干净的东西趁虚而入。

虽然我本人没有在酒后遇到过什么,不过却想起了我朋友对我讲述的,他喝多后发生的离奇事件。“撒子金几给”~

小陈,是我的高中同学,我们两家离得不远,每天上下学都一起走,关系就比较要好。

小陈每年夏天,都会去乡下姥姥家玩。乡下的孩子多,他们总是三五一群的,在村子附近的小河沟捞鱼,或是跑到山上打鸟,打野兔。其实相对于每天面对着电视屏幕,看着里面光怪陆离、五花八门的节目,反而来到乡村,和小伙伴们回归自然,这样的假期才会更有意义。

有一天下午,小陈和伙伴们去山里打野味,捉到一只“沙笨鸡”,几个人就像模像样的架起了火堆,把沙笨鸡简单的处理了一下,放在火上熏烤。等烤好了,有备而来的伙伴们拿出了从家里带来的咸盐面儿,撒在上面,香味扑鼻,小陈闻到肉香,口水都流了下来。大家伙也不管手上脏不脏了,忍着热,分了鸡,一人一块,吹了吹热乎烫手的山鸡肉,嚼了起来。

“别急!”说话的,正是村子里,比他们大几岁的孩子王,刘哥:“这么吃没劲。”说着,他从口袋里摸出了一个金属的扁形酒壶,朝小陈挥了挥:“多好的下酒菜啊,就这么吃,那不是浪费了么?整点!”看着小陈有点犹豫,刘哥还急了:“咋滴啊兄弟,不给面儿奥?”

小陈接过酒壶,拧开盖子,喝了一大口,就觉得食道里一瞬间像着火了一样,当即伸出舌头,一脸的痛苦,引得大伙哄笑起来。

刘哥笑道:“这城里来的就不行啊!喝了一口就这熊样了。”

小陈年轻气盛,哪经得起这般取笑轻蔑,听了这话,一赌气又灌了一口,只觉得胃里翻江倒海,异常的难受。

刘哥一把抢过酒壶,嘟囔着:“拉倒吧,可别把你小子喝出事了。”

接着,几个人一边吃鸡,一边喝酒。你一口,我一口,不一会儿就把那壶白酒,喝了个底儿朝天。

此刻,天色将晚,时候不早了。大家七手八脚的熄了火,便往村里赶。可就在这个时候,上了酒劲儿的小陈,隐约看到前方不远处,一棵松树的后面,探出了一个人的脑袋。

这谁啊?他当时并不感到害怕,一是醉酒的缘故,二是他也没太看清。直到他往前走了几步,发现其他人没跟上来,才发觉不对。

小陈莫名其妙的回头看了一下,发现刘哥在内的几个小伙伴,都木讷地站在原地,瞪大了眼睛,直愣愣的盯着前方,一动不动。被这种诡异的氛围带动,小陈此刻也有点慌了。只听到刘哥发着颤音儿,突然对他说:“快跑!”

接着,他做了一个让他这辈子都后悔万分的动作。

没错,他回头了。眼前的一幕,霎时间把他的醉意完全驱散了。那颗人头已经从树后面完全飘了出来!之所以用“飘”,是因为那只是一颗孤零零的人头,没有身子!而他分明看到,在人头的正下方,是一条细长的脖子一样的东西,弯弯曲曲的连接在地面上,晃晃悠悠的。接着,人头的表情变的很狰狞,突然恶狠狠地瞪着眼睛,大张着空洞的嘴,朝他慢慢地移来!

当时的小陈,大脑一片空白,双腿发软,差点瘫坐在地,任由着人头越逼越近。就在这时,小陈的胳膊被人抓住了。刘哥的声音也同时响起:“跑啊!愣着干毛呢?”他这才反应过来,也不知哪来的力气,撒开腿就往后跑……山路崎岖,耳边的山风呼呼作响,他就觉得那个东西一定是在追着他们的,一旦慢下来,就肯定会被抓住。小陈都数不清自己摔了多少个踉跄,可他马上又会从地上弹起来,继续奔跑。

他回到姥姥家之后,天早就黑了。这一晚,包括小陈在内的几个人,都发了高烧。后来,还是请到当地的“大仙儿”,帮忙“叫魂儿”,才好了起来。

讲到这些的时候,我看到小陈的脸色都变得发白,身子也时不时的抖着,便选择相信他的话。但是让我不解的是,他看到的这个东西,到底是什么?据给他“看病”的大仙儿说,小陈他们是遇到“山神”了,而且还吃了山里的生灵,激怒了山神。后来,他们也就再也不敢在山上杀生了。对于大仙儿的话,我是模棱两可的,我更愿意相信,那东西是类似“飞头蛮”的一种精怪吧,被山鸡肉的香气吸引,才出现的。

以上,就是小陈喝醉之后的怪异经历。希望能被读到。

ps:之前用两个多月的时间,把鬼影免费平台的故事全听了。真是欲罢不能!所以,我要充会员!因为我坚信,如果不去听的话,都不知道自己会错过多少好东西!

另外,我和哥们儿东方龙闲暇之余也写了点小故事,准备参加第十季征文大赛!希望诗扬哥和各位鬼友们多多指教啊!

最后,还是要祝我们的鬼影人间,越办越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UID
79790
精华
0
威望
0
魂魄
1000
鬼币
126
元宝
0
贡献
0
阅读权限
30
注册时间
2018-12-15
最后登录
2019-5-24

烈雀 Lv:5
发表于 2019-2-18 19:10:28 | 显示全部楼层
东方龙发表于1小时前
写完之后我是分好段落的,一复制过来居然是一大整段,看着挺累,
我也是一样,要不以后在网页版论坛上发下试试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UID
82993
精华
0
威望
0
魂魄
957
鬼币
132
元宝
0
贡献
0
阅读权限
30
注册时间
2019-2-9
最后登录
2019-5-25
发表于 2019-2-18 19:14:54 | 显示全部楼层
赵曙晨发表于4分钟前我也是一样,要不以后在网页版论坛上发下试试
我就是在论坛上发的,也是这样

点评

发过来,肯定得重新整理的啊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9-2-18 20:59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UID
81810
精华
0
威望
0
魂魄
18
鬼币
60
元宝
0
贡献
0
阅读权限
10
注册时间
2019-1-21
最后登录
2019-2-13
发表于 2019-2-18 19:29:14 | 显示全部楼层
终于有留言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入住鬼影

本版积分规则

关于我们|手机版|鬼影人间. ( 京ICP备15030277号

GMT+8, 2019-5-25 22:58 , Processed in 0.296879 second(s), 8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By Weixiaoduo.com

© 2012-2014 技术支持: 薇晓朵网络工作室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