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鬼影人间|鬼影重重|影留言|惊悚音乐剧|沙石奕站 - 鬼影人间官方网站

 找回密码
 入住鬼影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429|回复: 18

[影留言] 本期话题190603——童言鬼话

 关闭 [复制链接]

UID
156
精华
0
威望
100
魂魄
4355
鬼币
107
元宝
451
贡献
0
阅读权限
150
注册时间
2015-6-30
最后登录
2019-6-16

诗扬Fans活跃会员鬼影贡献章

发表于 2019-6-4 07:35:1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小孩子几乎都是被各种五花八门的故事围绕着长大的,那些年我们都曾缠着长辈亲戚或的哥哥姐姐给自己讲鬼故事,
那么,哪些故事给童年的你留下过不可磨灭的记忆?
回顾一下,那些长辈讲给我们讲过的诡异段子吧。


话题提供者:大能猫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入住鬼影

x
回复 百度谷歌雅虎搜狗搜搜

使用道具 举报

UID
82993
精华
0
威望
0
魂魄
1083
鬼币
128
元宝
0
贡献
0
阅读权限
30
注册时间
2019-2-9
最后登录
2019-6-13
发表于 2019-6-4 09:03:5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东方龙 于 2019-6-4 17:51 编辑

(本篇1958个字,没超)
诗杨哥龙伶妹二位好!各位鬼影大家好!(曙晨在人间紧张时说的)我是东方龙!
本龙终于入了会员进了群(此处必有掌声),被我带出来的曙晨都早已进群,,可我听了几百年的鬼影才进群,惭愧至极啊!我正加班加点的赶制作品,希望多加入一些离奇、惊恐、悬疑、匪夷所思的元素,但也不要太夸张的期待。可能自己写的东西自己看来一般,或许在别人眼里耳目一新吧,我和曙晨会继续加油的!

今天就讲几个听来的真实故事吧。从小在河北就听过很多老一辈讲的离奇的故事,但是有很多想不起来了,失去很多素材。记得在姥爷那个年代有这么一个故事,河北有一座小石桥,桥底下是一条小河沟连接着辽河。一到傍晚的时候大家左邻右舍吃完晚饭,都会来这个小桥上坐着唠嗑,包括我姥爷。有一次唠着唠着就从小桥的西面走来了一个东西,那时候天刚蒙蒙黑,这个东西像人,胳膊腿都有但是很细,个子不高也就一米多一点,穿着一身白,就是没有头。大家伙都看愣了,这个东西走到桥中央的时候停下来,然后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发出了一声刺耳的尖叫声,这时候人们才反应过来一窝蜂的全跑家去了。

过了一段时间大家都渐渐忘却这件事,同一地点,同一时间,人们又去桥头坐着唠嗑,唠着唠着那个东西又出现了,但是它走到桥边没有上桥,只是在桥边站着不动,我姥爷说可能是人太多了没敢上桥,然后在众目睽睽之下又尖叫了一声,就突然消失了。之后就再也没有人晚上敢去桥头唠嗑了,后来听大仙儿说那可能是“白魔”,它是一种说仙不仙,说妖不妖的东西,其实不招惹它,它不会害人,反而有时候人多它还会害怕。

现在想来我估计就是一种还没有修炼成仙的某种生物吧。


还有一件事是河北十里八村都家喻户晓的,一些上了岁数的人都知道,因为这件事大约30多年前发生的了。大家都知道东北的冬天嘎嘎的冷,而且几十年前东北的冬天更冷,大地都能冻裂,说不好听的出去拉屎尿尿都得随身带着木棍儿或者搞头,因为尿一半了说不上就能冻上一条水柱,你就得用木棍敲,大便的时候你得用搞头把别人的便便敲碎你才能蹲下去,要不然扎屁股,有点恶心了啊,说正事。


那时有一家姓杨的,夫妻俩带着一个八岁的女儿生活,他们一家人品性很好,所以邻居们对他们也不错。有一天晚上丈夫带着女儿去别人家玩,很晚才回家,到家一看妻子躺在炕上一动不动没了呼吸,地上炉子里的木头早已烧成了碳状,正在冒着轻微的烟雾。那时候村里也没有什么门诊医院啥的,只是有几个懂点医术的过来看了看,说可能妻子想把屋子烧热乎了等待丈夫女儿归来,不经意间睡着了,门窗紧闭,炉子里的明火灭了,被散播出来的一氧化碳给毒死了。爷俩又伤心又后悔,大哭一场。第二天一早邻居们就凑钱帮他家买了一个大棺材,然后草草的办了个丧事,把人埋在了离村不远的一片坟地里。很正常的一件事情,应该就这么结束了,但是好景不长。三天之后的一个晚上,八岁的女儿正在厨房做菜,突然听见有人在外面敲玻璃,因为冬天冷窗户的玻璃上全是冰花(冰霜)看不清外面的情况,女儿就用手擦了擦窗户,这一擦不要紧,差点没吓个半死,窗户外面是一张结了冰的女人的脸,头发上全是大冰溜子,眼角流下来的是红色的冰水,嘴里还喊着:“小雪,妈妈好饿啊!给妈妈送点吃的吧!”。女儿小明就叫小雪,连爬带滚的冲进里屋去喊她爸,她爸来了之后什么都没有,推门出去也没看见什么人,然后说了他女儿一顿说妈妈已经不在了,别瞎想。

之后的三天里一到晚上那个时间,小雪就能看见她妈妈顶着一头大冰溜子来找她要饭吃。最后实在受不了了又跟她爸爸说,她爸爸虽然没看见,但是这几天也觉得很奇怪,就找了几个人在屋子里一直盯着厨房窗户。果然小雪做饭的时候她妈妈又出现了:“小雪啊妈妈死的好惨啊,妈妈好饿啊!”这时她爸爸带着几个人冲了出来,冲到门外没有任何人,然后一群人往坟地跑去,去挖他妻子的坟看看到底怎么回事。农村的棺材都很高大,里面的空间都可以让人半蹲着。结果棺材一打开里面的情景让父女俩傻眼了,棺材里满是抓痕,小雪的妈妈低着头坐在棺材里,身体已经冻的比石头还硬,头发上满是冰霜,眼睛鼻子嘴混合着眼泪与鼻涕已经形成了冰柱,两只手紧紧的握着一块上海牌老式手表,那是结婚时小雪的爸爸送给她的。顿时父女俩跪倒在棺材前号啕大哭。

后来听人说小雪的妈妈虽然中毒了,但没有死透,被埋了之后在棺材里又活了过来,但是出不来了,连哭带饿最后冻死在棺材里了,这真的是一个惨剧。

所以说在农村,人死后在家停尸三天也是有道理的,在医疗条件不允许的地方,人煤气中毒或者喝农药而死的,也不一定能用肉眼看的出来是不是真的死亡,中毒不深的或许濒临一种假死状态,停尸三天有的人一接地气和新鲜空气就会舒缓过来。

而现在河北一直有一个疯子,小时候我总能看见她,她手腕上带着一块上海牌老式手表,据说,她就是当年的那个小雪。

好,就写到这把,祝诗杨龙伶百毒不侵,长命百岁,拜拜。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UID
79790
精华
0
威望
0
魂魄
1012
鬼币
150
元宝
0
贡献
0
阅读权限
30
注册时间
2018-12-15
最后登录
2019-6-9

烈雀 Lv:5
发表于 2019-6-4 10:02:5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赵曙晨 于 2019-6-9 07:21 编辑

  诗扬哥好,大伶伶好!我是三群的山治赵曙晨,我又来了。话说,喜欢鬼影、喜欢龙伶的各位,你们有福了!上周四鬼影迎来了一件,本世纪最重磅的大事!我们的大伶伶终于直播了!撒花撒花!而龙伶居然选了一个超长篇,这可是表明了她准备打持久战的决心啊!哈哈哈~讲的灰常的棒!大伶伶加油!三群永远是你最坚实的后援团!!!
  这段时间,工作的事情比较忙,然后又是各种学习,听课之类的,搞得脑子都乱了。这次就说一个短一点的吧!
  
  我十来岁的时候,跟随父母回我的老家吉林省四平市探亲。那里是我爷爷奶奶的故乡,所以所谓的亲戚,都是姑奶、舅爷之类的长辈。换了新的陌生环境,我不太爱说话,每天都闷闷的,索性有几个同辈的哥哥姐姐带着我玩,才让我的探亲之行不那么枯燥。
   
  有一次,我们这些孩子聚在一起,聊着聊着,就聊到了关于“灵异”的话题上了。时过境迁,其中大部分故事,我都已经淡忘的差不多了。只有一件,我到现在,还是记忆犹新。每次想起来,都是毛毛的。

  事情是这样的,说当地的村子里,临近过年的时候,有一户人家的男主人,召集了几个亲戚朋友聚在一起打麻将。屋子里的牌局打的火热,可不知不觉的,外面就下起了漫天大雪。雪呢,越下越大,几个人也就决定不走了,商量着吃过晚饭,打一个通宵的麻将得了。这几个老爷们儿,都是大烟枪,手中的烟卷儿是一根儿接一根儿,屋里早就乌烟瘴气的了。这家的女主人,因为忍受不了刺鼻难闻的烟味,便打了招呼,准备休息。来做客的亲戚朋友见状,调侃了几句,也就继续埋头于麻将牌里,各自为战了。谁都没有多想什么。
   结果,到了半夜,出事了。
  说这几个男人,麻将从白天打到半夜,渐渐的开始体力不支,互相研究了一下,想着时候不早了,还是洗洗睡吧。男主人安顿好亲戚朋友的床位,回到自己的房间,却发现妻子没在。心想,可能是出去方便了吧,也就没在意。可躺下来等了足足有半个多钟头,女人还是没回来。这时候,男主人才发觉事情有点不对头,急忙拿着手电里外屋找了一圈,没找到。然后就出门去找,外面的雪早已经停了,积雪能没过脚面。而门外的雪地里,则是赫然出现了两排脚印,男人顺着脚印去找,发现自己的妻子并没有去茅房。而这个时候,屋子里的一位朋友也披着大衣走了出来,得知事情的原由之后,决定和男主人一起去看看。
  两个人借着手电的光,在夜色中的雪地里,循着脚印越走越远。慢慢地,他们发现他们已经出了村子了。男人这时候开始慌了,一是他意识到,按妻子脚印的方向来看,女人已经走进了村边的一片林子里。二是,他有一种强烈的预感,自己的老婆肯定出事了。
  接着,他一边呼喊老婆的名字,一边加快了脚步,他的朋友紧紧的跟在后面。
  突然,男主人猛地停了下来,那个朋友急忙凑过去,问他怎么不走了。结果,男主人晃了晃手电,指着雪地上的脚印,告诉那个朋友说,脚印,消失了。
  果然,雪地上原本两行清晰的脚印,突然莫名其妙地消失了。周围都是皑皑的白雪,没有一丝多余的痕迹,更是不见那个妻子的身影。
  怎么会这样?难道,自己的妻子,就在这个地方凭空消失了吗?男人不甘心的站在原地,用手电筒在周围照来照去的。
  突然,灯光照在了左前方远处的一棵树上,两个人登时坐在了地上。因为,他们清楚的看到,男主人的老婆,居然就挂在了那棵树的树杈上,一动不动。两根树杈夹着女人的头,而女人的脸早已经变的铁青,舌头外伸,堵在张开的嘴里,两颗眼珠快要瞪出来一样,盯着地上的两个人!
  男人当场被吓晕过去,他朋友一溜烟的跑回了村子,找来帮手,将男人硬是抬了回去。挨到了第二天天亮,才敢来收尸。可就是这样,也因为女人的死状过于恐怖,而废了不少周折。
  可这个女人到底是怎么死的?就如这件事所讲的那样,这里的疑点实在是太多了。
  脚步既然已经消失,那女人是如何飞到十几米远的树上的呢?
  而且,没有任何外力和工具,女人又是怎么吊在树杈上的呢?
  一开始,女人又是出于何种目的,走出屋子的呢?这些问题,直到现在也没有定论。
  好了,这就是我儿时听闻的一件,给我造成过心里阴影的诡事。
  
  最后,还是老样子,祝诗扬哥越来越美,大伶伶越来越酷!鬼影人间收听长虹!对了,前一阵子,为了给我的闺女置办生日礼物,求英子姐帮忙物色一块玉。后来,收到包裹的时候,我惊呆了,里面不但有两盒云南的特产点心!还有一串手持,是绿檀和白玉菩提的,是给我的!!我当即就戴了戴,大小正合适!马上就想到,之前跟英子姐语音时,姐问我的身高体重,原来是为了这个!实在是让小弟感激不尽!在此,再次谢谢英子姐!!谢谢!谢谢!我真的感受到了咱们鬼影的温暖,这真的是一个温馨又欢乐的大集体!此生无悔入鬼影!

点评

老赵,要是没有你的十个故事,以后被打之人,就不是企鹅了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9-6-4 20:57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UID
16535
精华
0
威望
0
魂魄
673
鬼币
145
元宝
200
贡献
0
阅读权限
20
注册时间
2016-5-5
最后登录
2019-6-18
发表于 2019-6-4 10:47:33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前来观望中……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UID
79295
精华
0
威望
0
魂魄
672
鬼币
272
元宝
310
贡献
10
阅读权限
20
注册时间
2018-12-5
最后登录
2019-6-17
发表于 2019-6-4 12:31:1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师太 于 2019-6-4 18:18 编辑

思年少

蒙尘旧照从前忆,
只是青葱唤不回。
往日银河终渐冷,
凌寒寄雪一枝梅。




吾兄诗扬、吾妹龍伶安好,恰逢端午佳节,均祝平康安泰;又遇伶音初试,必鼎力以应之,勿怯、勿慌。

(切换为白话文模式)

这周鬼影大潮牌T恤就截止预订了,黑白各来了一件,选了最大号不知道能不能穿,如果穿不了,立贴为证,开始减肥!

这周还有大伶伶的直播,由于写留言的时候还没有到直播的日期,所以只能先预祝大伶伶试播成功,直播当天一定会去支持的!

至于这周的留言,我想到了小时候在姥爷家发生的一件事,下面就来说说吧。




七层的垃圾道



我从小是在姥爷家长大的,姥爷住在军队的干休所里,住的楼是大院里唯一的一栋高层的楼房,事情就是发生在这里的。

姥爷应该是入住这个干休所最早的一批老干部,所以这里之前是应该没有其他人住过的。

干休所这栋楼一共有六个单元十二层,每个单元每层只有两户住户,姥爷家住四单元的在七层,由于每个单元都有电梯,所以各层的结构大体都是一样的,从电梯出来,紧靠着电梯左手边是倒垃圾的一个小隔间,还有就是通往楼梯间的门,出了门就到了单元的楼梯间,而电梯的右手边就是对着的两户人家了。

倒垃圾的小隔间里其实就是一个两平米见方的小空间,里墙(西面墙)镶嵌着垃圾道的铁皮盖子,打开盖子把垃圾倒入垃圾道中,垃圾就会顺着垃圾道滑到底层的垃圾间了,但是奇怪的是,姥爷家倒垃圾,从来都不在七层自己的垃圾隔间倒,而是通过楼梯间上到或者下到八层、六层的垃圾隔间去处理垃圾。

小的时候对姥爷家的这个挺奇怪的行为一直不理解,就去问姥姥和大姨,可是她们总是用各种话题糊弄过去,现在想想明显就是不愿意告诉我实情。在无奈之下,我只能缠着姥爷问他,姥爷起初也不愿意说,但是拗不过我的软磨硬泡,就跟我讲了。

刚搬过来的时候姥爷家的确是用七层的垃圾隔间倒垃圾的,但是有一个夏天的晚上姥姥去倒垃圾却出现了怪事。应该是挺晚的了,即便是夏日的夜楼道里也没有什么光亮了,姥姥收拾完了要倒垃圾,拉了几次楼道里的灯绳(上世纪八十年代末还是那种拉灯绳的开光),都不见灯亮,以为是灯泡坏了,就摸着黑去垃圾隔间门口想打开垃圾隔间的灯照亮(垃圾间的灯绳在垃圾间门外面),结果拉了半天垃圾间的灯也不亮,姥姥就以为是楼道里的电线线路出了问题,但是已经到了垃圾间了,索性就把垃圾倒了再回去,于是就摸索着去找垃圾道的铁盖子,然后摸到大概铁盖子的位置却没有触碰到那金属质感的盖子,而是空洞洞的,姥姥以为莫得太靠上了就往下摸去,结果…

就摸到了一只手!

姥姥当时把垃圾仍在地上就跑回家叫姥爷,姥爷当兵的出身根本就不信,于是就拿着手电去了垃圾间,当姥爷打开垃圾间的推拉门(就是那种里外都可以推拉的),手电的光照到垃圾道盖子的位置时,就照到了这么一幅景象:垃圾道的盖子是朝上掀开的(所以姥姥摸的时候是空的),并且是从垃圾道里面掀开的,两只长着很浓密毛的手和胳膊,一只手顶着垃圾道盖子的门(门就是这只手打开的),另一只手扒着垃圾道的下沿儿(姥姥摸到的应该就是这只手),姥爷当时也吓坏了,赶紧回了家。

但是第二天早上姥爷再去看,楼道以及垃圾间的灯都好了,而且垃圾道的盖子也盖上了,也没有什么长着毛的手,只是…昨天晚上姥姥要倒的那袋子垃圾…不见了…

起初姥爷还以为是对面爷爷家早上倒垃圾顺手就给倒了,但是问了对面的爷爷家,他们家那天早上根本就没倒过垃圾。

姥爷说到这里意味深长的看了我一眼,嘿嘿一笑,就没有再说下去了。

......

我小时候一直被姥爷讲的这个事震慑着不敢推开那间垃圾间的门,但是随着年龄的增长,我越来越觉得姥爷讲的那有点危言耸听了。

八岁那年的夏天,我终于好奇地打开了那道门,当时很奇怪,我记得很清楚,垃圾间那个推拉门一开始我无论是往里推或者是往外拉,总是会有一股子反作用力在跟我对抗,后来我小孩子脾气上来了,往后退牟足了劲儿一脚把门给蹬开了,然后就看到交叉贴着两道黄符垃圾道盖子。那时候什么都不懂就把黄符给揭了下来(后来找胶水又给贴上了),打开垃圾道盖子看了看,里面黑洞洞的,泛着垃圾的那股子味道,但是看着看着就有点不寒而栗,总觉得一眨眼间就会从垃圾道里伸出一双长着长毛的手,而在垃圾道的更深处,会不会还有其他的更多的手或者“首”呢?

虽然我把贴着的黄符揭了下来后来也没出什么事,但是现在想想还是不太妙的。

后来我上高中后才了解到,姥爷家大院儿这片儿位于B市的DS门外的地界儿,在过去那可都是古战场,边上的公园在修建时也挖到了许多的遗骸,不知道这和姥爷讲述的这件事有没有什么联系呢?另外姥爷家大院儿附近还有其他不少的部队大院儿,是不是也是为了用军人的阳气去压制什么呢?我不得而知。

现在姥爷和姥姥都已作古,而那个垃圾间也在前一阵子的老楼改造中被拆除了,留给大家的也只有上面我所陈述的故事以及你闭上眼在黑暗中对那个垃圾道无尽的遐想了。

今天的故事就讲到这里,祝大伶伶首播成功,诗扬哥《扬言》长虹!

P.S:话说大伶伶的直播栏目有没有名字啊?

[发帖际遇]: 师太 在网吧通宵,花了 1 鬼币. 幸运榜 / 衰神榜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UID
63837
精华
0
威望
0
魂魄
454
鬼币
315
元宝
0
贡献
0
阅读权限
20
注册时间
2018-3-18
最后登录
2019-6-14
发表于 2019-6-4 20:53:48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上,长安老哥又写了一首应景诗,我实在看不过去了,于是我也喝!他一首,灭灭他文人气)

凌寒寄雪一枝梅,
天涯望断雁不回。
西园草木皆君种,
过了端阳叶更肥。

童年阴影
我的童年由很多碎片化的故事所构成。开蒙时,我就从长辈哪里听到不少讲述人性善恶的小故事,这些都是从民间文化中提取,一直口口相传下来的好东西。

其中也包括鬼怪方面的传说,有一篇故事是我外婆讲给我听的,至今印象深刻。

外婆说:不知什么年代,也不知什么地方,兄弟俩人赶路回家,天已经黑了,风刮的很大,吹的路旁的树“呜呜”地叫。
两个孩子这时候又累又饿又冷又怕,走着,眼前突然出现了一座草房子,窗户里透出幽幽明明的蜡烛光,兄弟俩敲门,门开了,一位身穿黑棉袄的老太太出现在他们面前,老太太面色灰白,满脸皱纹。
兄弟俩说了原故,老太太把他们让进了屋。
房子里很破败,只放着一张床,老太太睡着床东头,兄弟俩挤在床西头。
窗外的风刮的更大了,弟弟依偎在哥哥身边很快就睡着了,可哥哥却睡不着,他的脑子里像金雷闪电一样过着恐怖的画面,不争气的肚子,这时候“咕噜噜”的叫了起来。
兄弟俩一天没吃东西,太饿了,越饿就越清醒,他的耳朵突然在漆黑的房子里捕捉到了一阵细微的声响。
“嘎嘣,嘎嘣,嘎嘣….“像是有人在嚼东西。
哥哥一个激灵,他大着胆子小声地问床另一头躺着的老太太。
“奶奶,你还没睡吗“哥哥太紧张了,声音大的自己都吓了一跳。
漆黑中,没有人回答他。
他继续朝床的另一头说:“奶奶,你在吃东西吗“
终于,老太太说话了。
“是啊,我饿了,吃炸果子呢“
哥哥听见“炸果子“三个字,咽了咽口水,他说:”奶奶,我也想吃…“
老太太“嗯“了一声,说”我这有五个,吃了两个,还剩三个,给你两个“
说完,老太太的手在被窝里伸向哥哥。哥哥感觉到了,于是在被窝里用自己的手找老太太的手,终于他摸到了老太太的手,却感觉她的手毛烘烘的,没多想,哥哥从这毛烘烘的手心里抠去两个“炸果子“递到自己嘴边。

味道不对,手感也不对,“炸果子“应该硬硬的,焦黄短粗的果子上面麻麻咧咧洒满了芝麻糖才对。
可手里的东西,软软的有弹性,摸了摸,上面居然还有一小节硬硬的壳。

哥哥举到眼前,使劲看,这时窗外一道闪电照亮房子,哥哥突然看清了,他手里那是什么好吃的“炸果子“,而是两颗小孩的脚趾头,硬硬的壳,是脚趾甲。

哥哥马上意识到,这个老太太是个老妖精。
它睡在哥俩的脚前,弟弟的脚正好放在老太太的脑袋旁,一转头就能咬到。



这个故事,可能有很多版本,但我相信北方的孩子,一定听过。


这个故事让我童年时的心起了一片阴影,以至于睡觉时,不敢把脚伸直。


(最近事情很多,等我腾出功夫来,会写三两篇故事去投稿 。)
端午安康,祝二位朋友以及千万鬼友也包括我,工作生活顺顺利利。
每个人的心中都有一座城,每座城中都住着一个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UID
63837
精华
0
威望
0
魂魄
454
鬼币
315
元宝
0
贡献
0
阅读权限
20
注册时间
2018-3-18
最后登录
2019-6-14
发表于 2019-6-4 20:57:41 | 显示全部楼层
赵曙晨 发表于 2019-6-4 10:02
我要打十个!!!!

老赵,要是没有你的十个故事,以后被打之人,就不是企鹅了
[发帖际遇]: louxiaolou 在网吧通宵,花了 5 鬼币. 幸运榜 / 衰神榜
每个人的心中都有一座城,每座城中都住着一个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UID
88175
精华
0
威望
0
魂魄
452
鬼币
191
元宝
0
贡献
0
阅读权限
20
注册时间
2019-4-17
最后登录
2019-6-17
发表于 2019-6-4 21:51:39 | 显示全部楼层
      诗扬、龍伶,你们好。上期话题因为留言字数太多,没有被读到,龍伶妹纸说让我改改,发在这期话题,会优先读到。
      没有关系啦,这期话题本来也是我自己提供的,刚好有个小故事符合话题内容,上期那个故事,我就留着以后有机会,修改了再分享出来。辛苦两位主播了。

      这个故事是在我小学六年级的那个暑假的傍晚,我在院子里和小伙伴们乘凉时听楼上邻居雪儿姐姐讲的,雪儿姐姐比我大6岁,典型的学霸,理科生。她是我身边第一位真正考进清华大学的童年榜样。为了确保故事内容的准确性,今天上午我还专门给雪儿姐姐视频电话再次回顾了故事的内容,理性的她至今都相信这个故事有可能是真的。


      此刻,夜幕降临,我敲打着键盘,把这个与我无关,却又似乎与我生活息息相关的故事分享给大家。


      我出生在龍伶读大学所在的那座城市,出生在这座城市80年代末、90年代初的孩子们应该都有记忆,在我们小学的时候,每年的春天和秋天学校都会组织学生们外出春游和秋游。就是把学生们组织在一起,然后坐车去某某公园或植物园或动物园接触大自然。每位小朋友当天的小书包里都装着各自家长准备的零食与饮料,在自由活动的时间,大家按小组坐在一起,然后分享着彼此的小零食。聚餐之后,可以在老师指定的区域内自由活动,有时候是老师组织大家玩老鹰捉小鸡或扔沙包这类集体游戏,有时候则是三五好友聚在一起讲鬼故事(对,我从小学开始就喜欢听各种恐怖故事,而且我发现,有此癖好的同学还不在少数。)

      可就在我们五年级左右的时候,突然间,全市所有的小学都取消了春游和秋游,直到多年之后才又渐渐恢复的。不少老市民都知道,取消春游和秋游是因为某个学校组织学生外出时发生了学生身亡事故,所以全市都取消了此类活动。在当时那个年代,通讯没有现在发达,再加之学校也想息事宁人,所以很少有人知道这次事故的真相。但是越遮掩,市民们就越好奇,纸终究是包不住火的,关于这次事故的传闻便也有了好几个版本,每一个版本都耐人寻味,雪儿姐姐讲的版本是这样的:

      这个故事具体是发生在春天还是秋天已无从考证,只知道出事的是一所在本市还蛮有名的小学。当时学校组织五年级和六年级总共6个班的孩子一起出游,全程都是顺顺利利的,到了自由活动的时间,老师也就没有限制太多,只要求学生们在指定的区域内玩耍就OK了。

      当时六年级某个班的一群男孩子们,一起在公园的大草坪上踢足球,那群男孩里有一对双胞胎兄弟,就暂时称呼他们哥哥和弟弟吧。足球就是这对双胞胎兄弟带来的。他们踢球的大草坪准确来说是个大草坡,由于场地的限制,孩子们便指定了两棵树之间的空隙作为球门,比赛双方都往那一个球门里射门,在规定的时间内,哪一队进球更多哪一队就获胜。

      因为只有一个球门,所以也就只需要一个守门员,而这个守门员就是由双胞胎兄弟里面的哥哥担任。孩子们踢的越来越开心,忽然,一个男孩子在射门时没有控制好踢球的力度,开了一个大脚,把足球踢到了草坡下方很远的地方。负责守门的哥哥只好跑下草坡去捡球,草坡上的男孩子们便开始打趣着那个刚刚踢出“高射炮”的男孩脚法真差。

      孩子们你一句、我一句的开着玩笑,直到过去了好几分钟才发现去捡球的哥哥还没有回来,男孩子们便叫双胞胎里的弟弟去找自己的哥哥,尽快把球捡回来,好继续比赛。弟弟急忙朝着哥哥捡球的山坡下跑去,就在弟弟跑下草坡十几秒钟之后,男孩子们听到了弟弟歇斯底里的惨叫声,于是孩子们也都往草坡下奔去。

      奔下草坡后他们看见弟弟瘫坐在地上,而哥哥就躺在距离弟弟不到两米的地方,足球已经被哥哥抱在了怀里......
尖叫声也引来了老师和公园里游玩的市民,大人们聚拢之后才发现哥哥已经没有了生命体征,而弟弟则情绪失控的瘫坐在地上抱头大哭。至此之后弟弟再也没有回过学校,他被送进了精神病医院。


      住进医院后的弟弟情绪稳定了很多,没有了狂躁和激动。唯一奇怪的只是,事发之后,弟弟开始害怕女人,包括她妈妈在内的所有女人,而且任何人与他交谈,他都不说话。要么就一个人安安静静的发呆,要么就用手捂着自己的脸,就那样捂着,让人看不到他的表情和情绪。只有专门照顾他的男护士,也就是把这个故事讲给雪儿姐姐听的那位年轻的男护士,偶尔能听见从弟弟嘴里蹦出的几个字,而每当弟弟说起这几个字的时候,他的情绪就会波动的比较厉害,那位男护士告诉雪儿姐姐,他依稀仿佛听见弟弟好像在说:

      “女人、女人”、“没有五官、没有五官”......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UID
77239
精华
0
威望
0
魂魄
115
鬼币
131
元宝
0
贡献
0
阅读权限
10
注册时间
2018-10-25
最后登录
2019-6-16
发表于 2019-6-4 22:20:3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gyrj-lrh 于 2019-6-5 23:15 编辑

诗杨小哥哥,珑伶小姐姐,二位主播好,各位鬼友大家好!
时间:21世纪初
   那个时候,我在姥姥家住,于是,有时候,姥姥就会给我讲故事。记得印象最深刻的就是有关于大马猴的故事。
   姥家那边有传说,小孩子一定要听话,如果不听话的话,在晚上,大马猴就会进家门把孩子抢走并且吃掉。就是这样的一个传说,让我曾经害怕一个人出门。
   那是冬天的一个夜晚,天特别饿黑,我在姥姥家正在看电视,天也不早了,姥姥说该睡觉了,于是去关掉了电视。但那个时候我不懂事,于是便开始哭,“我要看电视”,但是姥姥说,“不行,太晚了,大猴出来了,你要是不听话该抓你了”,鉴于这种生命体的“淫威”,我也不敢胡闹。
   姥姥说,在她小的时候,家里就流传着这么一个传说:
   在咱家的南边,有一片森林,那个时候还有好多的野生动物出没,有时候半夜还有狼的叫声。偶尔会在月光下能看到狼的身影。有一天,一个小孩不听话,大半夜的偏要出去玩,家人说不行,外面有大马猴,该把你吃了。大人倒无所谓,但是小孩子们又害怕又好奇。于是好多胆大的孩子决定要亲自去看看这个大马猴到底是什么东西。这几个小孩也是特别的不听话,淘气总要有他们的份。于是有一天,这几个孩子说,“学校要去野营,有老师带着,可能会在外面过一夜”,那个时候条件也不好,根本没有电话,大人也不知道真假,只能由着他们去,最多嘱咐一句,“注意安全啊”,就这样,他们开始了探险之旅。
   他们带了好多吃的,喝的,因为不能从家里拿农具防身,于是他们就自己用废铁防身。进了森林,阴冷的氛围立刻遍布全身,其中一个孩子说,“好冷啊”,能不冷吗,那可是冬天,那个时候的冬天,穿着棉袄都感觉冷。他们说,如果真的有大马猴,立刻就跑,这也算是给了自己一颗定心丸。随着深入,森林越来越茂密,月光也都隐隐约约,时不时还有狼叫声出没。
   他们越来越害怕,谁也不知道下一秒会发生什么。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巨大的黑影从他们身边的树丛快速闪过,“啊!”,随着一声尖叫,所有的孩子都尖叫了起来,因为这个黑影他们都看到了。有一个孩子转过头,“我们……”,这句话还没说完,这个孩子的嘴却张的好大,眼睛里面充满了恐慌,那种恐惧在一瞬间,从他的动作留漏出来,他的手已经握不住那根废铁棍了,他的手一直在抖着,随着铁棍掉在土里的一声闷响,这个孩子的行为瞬间吸引了其他孩子的注意力。他们都不约而同的转头看了过去。就这一眼,所有的孩子都惊住了,因为在他们的后面,正站着一个巨大的怪物,似人非人,似猴非猴,2米多的身高已然远远超出了孩子们的想象力。那个怪物站在那里,它的上肢拥着一个孩子的身体,而那个孩子也在不停地挣扎着,大哭着,“救命啊,救救我”,随着这个孩子的呼喊,所有的孩子都如梦初醒,但是谁这个时候还能保持冷静?更何况他们还是孩子!随着呼喊声响彻森林,所有的孩子都扔下了手中的武器,没命一样的四处逃串,没了方向,却都是远离那个怪物的方向……
   几个孩子最终都回到了家,向家人诉说着发生的一切,短短的几分钟,似乎所有的人都知道了这个事情,所有的人都拿着武器,打算去森林,打算救下那个孩子。这几个淘气包终于又聚在了一起,他们互相打量着,最终却发现,年纪稍大的那个孩子,真的不见了……几个孩子面面相觑,却都说不出什么来。为啥?因为那个巨大的阴影还在他们的脑海中盘旋着。
   第二天早上,去森林的大人们都回来了
   (括号里的结局如果感觉太血腥就别读了:但是,最终,那个被掳走的孩子没回来,人们只在一条路边发现了几件衣服……)
   因为实在是太恐怖了,那个时候的我,又想听故事,又害怕。正想睡觉,突然,感觉肚子不舒服,于是让姥姥陪我去上厕所……在我提裤子的时候,我抬起了头,一个身影,出现在了不远的树后面,似人非人,似猴非猴……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UID
42059
精华
0
威望
0
魂魄
371
鬼币
301
元宝
0
贡献
0
阅读权限
20
注册时间
2017-3-27
最后登录
2019-6-14
发表于 2019-6-5 04:05:01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呃呃,这个话题终结者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入住鬼影

本版积分规则

关于我们|手机版|鬼影人间. ( 京ICP备15030277号

GMT+8, 2019-6-18 07:33 , Processed in 0.312500 second(s), 9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By Weixiaoduo.com

© 2012-2014 技术支持: 薇晓朵网络工作室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