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鬼影人间|鬼影重重|影留言|惊悚音乐剧|沙石奕站 - 鬼影人间官方网站

 找回密码
 入住鬼影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303|回复: 31

[影留言] 本期话题190612——一字诀:物

[复制链接]

UID
156
精华
0
威望
100
魂魄
4355
鬼币
107
元宝
451
贡献
0
阅读权限
150
注册时间
2015-6-30
最后登录
2019-6-16

诗扬Fans活跃会员鬼影贡献章

发表于 6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曾经听人说过,东西如果跟着主人时间久了,就会附着主人的气息。有的可以给主人挡灾祸,有的可能会带着主人死后残念流转在人间作祟,在日本也有某样东西被使用99次后就会拥有灵魂幻化成精怪的说法。
来说说你身边有没有什么有意思的老物件/传家宝/护身符,经历了什么和它有关的不可思议事件。

话题提供者:我叫弋飞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入住鬼影

x
[发帖际遇]: 诗扬 在论坛发帖时没有注意,被小偷偷去了 5 鬼币. 幸运榜 / 衰神榜
回复 百度谷歌雅虎搜狗搜搜

使用道具 举报

UID
79295
精华
0
威望
0
魂魄
672
鬼币
272
元宝
310
贡献
10
阅读权限
20
注册时间
2018-12-5
最后登录
2019-6-17
发表于 5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师太 于 2019-6-13 15:14 编辑

苏幕遮·年末
夜追潮,莲吐墨。风断澜桥,舟上烟波客。
昨日寒凉天赐厄。花鸟无缘,留恋人间帛。

引山川,牵水泽。白了千秋,淡了君王册。
三百诗书滋养德。夏启冬闲,岁末馋春色。


吾妹龍伶安好!遂知吾兄云游在外,吾妹独撑此期以度日,特来助之,闻题曰“一字决—物”,便心生一事,佐以文笔,与诸君同享乎。

(切换为白话文模式)

听说老大这周不在,大伶伶影留言又独挑大梁了,一看题目,着实是有些头疼,不知道这期的主题该如何下笔,但是从我的记忆库中一点一点的搜寻,终于找到了一个和物有点关系的故事,那也算是我小的时候发生的吧,下面进入正题。




鸡血石与白老虎

事情发生在上世纪九十年代,我上小学的时候,大概是我七八岁的样子吧。那时候望京这边可不怎么发达,即便是小区的周围也是人迹罕世,一人多高的杂草随处可见,我们住的楼后面有一个加油站,楼和加油站之间正是一片荒草区。从我的卧室窗口往外看正好能看到那片杂草。

夏天的时候,小区里的小伙伴也会集结到这片可以称得上是“草丛”的地方来玩耍,尤其是下过雨之后,这里简直就成了一个小型的动物园,不但有蚯蚓、蜗牛这些常规的“雨后过客”,也有各种的昆虫,甚至还有蛙类和蛇(草蛇)。所以那时一旦听到雨水后的蛙鸣声,就到了我们“探险”的时节了。

我的屋子不大,也就是个十平米的矩形,窗台下就是我的床,床对着放着我的书柜,那时候老爸喜欢研究书法和篆刻,便买了很多的章料摆放在我的书柜上,我印象最深的便是那几块昌化的鸡血石,小的时候不懂,真的以为那石头中封着鸡血,就好像琥珀那样,所以总是趁着老爸不注意拿起来看,有的时候还担心鸡血会出来染自己一手的血。

除了这些章料,我的床边墙上(也就是我睡觉的右手边正上方)还挂着一幅画,应该算是一幅工笔画,内容是《白虎下山图》,一只吊睛白额猛虎在月影照应下的草石涧呈下山之势,作者具体是谁我不记得了,但是技法纯熟把那只白虎勾画的栩栩如生,尽显百兽之王的威仪,我有的时候会站在床上观察这幅画,可是每次都不敢看的时间过长,因为看着看着就会感觉这白虎是活的,它的虎须也会随着呼吸微微颤动似的。

事情就发生在一个夏天,当年还没有空调,夏天都会开着窗子睡觉(有纱窗),我很明确的记得那天我睡觉前听到了蛙鸣声,后来就睡着了。我一般晚上是不会醒的,也不会起夜,但是那天我被窗外的声音吵醒了(其实到今天我都不知道我当时是真醒了还是在梦里),声音有两个:一个像是“夜猫子”(不是现在那帮熬夜的,而是猫头鹰)的叫声,时高时低,听起来有些像婴儿的哭声,很是瘆人;而另一个声音感觉沉闷而有力,有点像打雷前的那种躁动的声音。我当时也不知道是怎么想的,可能真的以为是要打雷下雨了,就从床上坐了起来,趴在窗户上往外看,结果就看到了这么一幕。

外面并没有下雨,也许是雨停了,因为借着月光可以看到那片草丛湿漉漉的反光,有一团白色在草丛间徘徊,个头非常大,但是在杂草的遮蔽下看的不是很清晰。声音就是从那里发出来的,仔细听还有那种铁链拖动碰撞发出的声音。我再一看,那白色动物的四周立着四块山石,我敢肯定这些山石之前草丛里是没有的。借着月光我可以看到其中一块山石的样子,石头很润滑,被月光照到的地方可以看到一片片的殷红,看似如血般的附着在山石上,而这些红色又仿佛有生命般的汩汩的流动。有一根铁链般的东西从山石上延伸到草丛里,好像缠住了那白色生灵的一部分。

当时给我的感觉就是这样的,那个白色的东西被那四块血石上的锁链给困在了中间,而那些血石就好像一个什么法阵一样,只是那些血石的样子,怎么那么像书柜上的鸡血石,只是大的太多,而那白色的生灵又是什么呢?我下意识的回头看了一下墙上的画,通过月光,我发现,草石涧的山石、草木、月光都在,只是这画中的白虎…没了…

这时,又一声闷雷似的声音从窗外传来,我又被吸引的朝窗外看去,这时那白色生灵的头丛草丛中探了出来,正看向窗台上往外看的我。

没错,正是那只白虎,但是不同的是,那眼神不是往日里的威风,而是充满着怨毒,盯着我,而它的表情却是,似乎在冷笑?!

我顿时被吓哭了,那好像也是我唯一一次被吓哭过的经历,后来老妈听见了过来看我怎么了,我就把看到的告诉了她,可是再看外面根本没有什么白老虎,也没有什么血石头,而画里老虎依然是那么的威风凛凛地待在画里。只是,那“夜猫子”却一直在叫着,始终不曾停止,直到凌晨四五点钟。

那件事后,《白虎下山图》被老爸摘下来挂到了客厅,搬了新房也一直挂在客厅,我也就再也没遇到过类似的事情。


长得大些我也查过关于房子挂虎的讲究,下山虎一般宜挂在客厅和面对门的位置,借助下山之威镇住入侵的邪灵;也有的说,下山虎比较饥饿,寻常百姓家不挂也罢,细想想,当时《白虎下山图》虎头的位置正是朝着我的脑袋……

而鸡血石我也查过,的确也有说有辟邪之用,所以我联想的当时的情景会不会是白虎饥饿想要吃我,而鸡血石镇住了白虎呢?我不得而知了。

故事就到这里,再写字就超了,三群加油,《鬼影》加油!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UID
79790
精华
0
威望
0
魂魄
1012
鬼币
150
元宝
0
贡献
0
阅读权限
30
注册时间
2018-12-15
最后登录
2019-6-9

烈雀 Lv:5
发表于 5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也不知道写什么←_←“十个”也不知道跑哪儿去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UID
82993
精华
0
威望
0
魂魄
1083
鬼币
128
元宝
0
贡献
0
阅读权限
30
注册时间
2019-2-9
最后登录
2019-6-13
发表于 5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东方龙 于 2019-6-13 13:59 编辑

(本篇共1860个字,没超)

诗杨龙伶二位主播好!各位鬼友好!我是东方龙!据说这期话题不好弄啊,我就想了个擦边的吧。闲话不多说,干就完了!


这个故事是听姥爷他们讲起的,那时候我约莫六七岁,应该就是那个年纪吧。



那年春天, 一群老头和老太太就在我姥爷家的那个胡同口坐着唠嗑,姥爷也搬了个小椅子在外面,不知怎么的有个老奶奶就提到谁谁家的谁谁走了,我当时小没弄明白,以为走了就是离家出走了!



我那时候也不怎么爱动,就不说话,蹲在边上玩。听着听着,就听到了我又好奇又害怕的鬼故事。



这个故事印象非常深,可能是因为姥爷亲身经历的缘故吧,后来一直念念不忘,则是有次在山里旅游,突然看见远处穿得很怪异的两人,把我吓了个半死!大家壮着胆子走近一看,才发现是纸人……



那时候姥爷还正值壮年,有次他们铁路队伍去到山东的一个地方出差,就在那里停了一段时间,具体是干什么我给忘了。



就记得姥爷说他当时自己借住在一个光棍家里,那男的种着不少地,常常凌晨三四点就往地里跑。有一回,光棍生病了,姥爷就说第二天早上替他去地里,让他别担心。后来我问姥爷为啥要帮那人,姥爷说光棍是老实人,吃饭啥的都没管他要过钱。



第二天凌晨三四点,外面还是黑灯瞎火的,姥爷就赶紧起床了。由于姥爷睡在东屋,光棍是睡在西屋的,所以姥爷只听到光棍一直说“大哥麻烦了”,而不清楚光棍病情有没有好转。



姥爷啃了俩干窝头,就带着大锄头往地里走。那个村子是东西走向的,所以地全部在村后面,也就是北面。



村子后面有井,还有给地浇水的大沟渠,姥爷说那段路上地里不少坟包,黑咕隆咚的天色里看起来还挺吓人。走着走着,姥爷就想起了光棍说的一些“村里的故事”,说以前打仗时多少人给活埋啦之类的。



光棍说他小时候去镇上上学,也得走这条路,正走着的时候,就突然不知道从哪飞过来一铲子碎土,大人们都说这是鬼在逗人玩。我那时觉得好可怕,原来鬼也会寻开心啊。



姥爷害怕了,但又不好意思回头,再说他还是党员,只得咬牙顺着蜿蜒小路往前走。走着走着,姥爷说他就看见前面好像有个人,推着那种过去常见的独轮车,姥爷当时心头一喜,知道这准是去地里上肥料的,就赶紧背着锄头跟在了后面。




姥爷说他当时身体很结实,走路也很快,但奇怪的是却怎么也赶不上推小推车的那人。姥爷越跟越快,越快离得也就越近,但越近也就越害怕,明明很害怕,但脚就是停不下来。就这样两人走啊走的,到了村子的果园附近,果园就在小路的西面,果园前面有条小河,水非常浅,可以说就是小溪流,而光棍的菜地就在小溪后面。



看见果园子以后,姥爷说他就来了胆量,因为果园子有人守夜,煤油灯都看得很清楚。姥爷心里想着,管你到底是什么东西,装神弄鬼的,看我非把你给拦下来不可。于是就把锄头往手里一握,奔着小推车车手就冲过去了,偏偏那推车的人到了小溪前就慢了下来,姥爷逮着机会几步窜上前拦在了小推车前。



不过还不等姥爷拿锄头摆个架势,那人就猛然一加速冲了过来,直接就把姥爷给撞倒摔在了小溪里。那虽然是春天,但天气可不暖和。姥爷说就觉得屁股底下又湿又冷,冻得他一个激灵,等反应过来后刚想发火,就发现怎么都找不着那推小推车的人了。



这时候东方天空已经泛出了鱼肚白的颜色,借着微光,姥爷说正好有个秸秆跟纸做成的纸人倒在他面前,纸人边上还有个用纸和稻草扎成的那种小推车。



姥爷说他当时就吓蒙了,在水里坐了好半天才嗷呜一声吼,从地上弹起后什么都没想就直奔果园子去了。果园子里守夜的是个老头,也挺尽心,还在吧嗒吧嗒的抽着旱烟。听姥爷哆嗦着讲完所见所闻后,老头吐了口烟,说这很正常,可能是鬼借着纸人的身子去窜门了,刚才又借着纸人打道回府。



姥爷说他当时都听不明白老头的话是什么意思了,反正就是怕,身子不停的打哆嗦。回去以后姥爷就跟光棍说了,说没去地里,紧接着又把原因说了一遍。光棍听了以后也没说啥,只是让姥爷以后别再在早上五点以前出门了。



再后来,姥爷所在的铁路队伍要走了,光棍还给姥爷拿了些鸡蛋。以后姥爷再没去过山东,也再没见过光棍,但走之前,姥爷却听说了光棍其实不是光棍,而是鳏夫,他有个老婆,但是结婚没多久就死了……



说到这里,姥爷就不会再讲了,后来我问过姥爷,姥爷就说有些事情点到为止就好。但我私下里还是猜测过,觉得推小推车的那个人其实就是光棍死去的老婆,鬼魂借着纸人来看丈夫,所以光棍才会病倒了。光棍病倒了,自然就没法出门去送老婆的鬼魂,这时候姥爷自告奋勇要去地里,则恰巧送走了光棍的老婆……



虽然不是什么老物件,但它也属于物体成精。反正事情就是这么回事,就写到这把,楼上楼下三群的兄弟姐妹们,排好队加油!



祝诗杨龙伶一切顺心,完毕。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UID
16535
精华
0
威望
0
魂魄
673
鬼币
145
元宝
200
贡献
0
阅读权限
20
注册时间
2016-5-5
最后登录
2019-6-18
发表于 5 天前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三水古月 于 2019-6-14 18:15 编辑

敬爱的诗扬大大和独立撑起这一期的大伶伶,我,一个把纸片儿的水杯里的水,看成是青草汁的三水古月,你们的湖叔,前来留言了!
上期被老大夸奖很年轻,快要步入而立之年的我听后是十分开心啊。

然而没多久就发生了在老年人身上才会发生的事,我竟然把纸片儿喝的水直接看成青草汁,还很信誓旦旦的说自己没错,结果活生生的打脸啊,好疼!

这让我一时怀疑自己是步入而立之年还是古稀之年。

算了算了,往事不堪回首,还是忘了吧!

你们都忘了,你们都不记得了!

说回这一期的主题,关于“物品”这个话题,我还真不知道多少,想来想去,说说两个小故事吧。

由于这一期是大伶伶独挑大梁,所以我决定把这两个小故事添油加醋一些,好让大伶伶读个尽兴,以显示我对大伶伶的无限敬意!

第一个故事:李奶奶的家

去年十一,我特意回了趟老家,去看望奶奶,途径李奶奶家时,被眼前的情景给吓了一跳,李奶奶家变成了一座废墟,看情形,似乎是被火烧的。

我赶紧跑回奶奶家,在院子里我见到奶奶坐在摇椅上,正在跟李奶奶在聊天,见到我后就跟我点点头,我赶紧向她们点头问好。

把东西放进屋里,出来的时候李奶奶就起身告辞了。

奶奶也站了起来,问道,什么时候走。

后天。李奶奶笑着说道。

好,那天我去送你。奶奶这样说道。

李奶奶走了。

我赶紧问奶奶你们在说什么?

奶奶却答非所问:你来的时候见到李奶奶家的情况了吧!

我点点头问,这是怎么回事啊?

奶奶叹息一声:这都是命运吧!

事情发生在一个月前,李奶奶家突然着起火来,火势很大,等到众人赶到进行救火的时候,火势已经无法控制了。

谁也不知道这火是怎么起来的,谁也不知道,李奶奶在不在里面!

十来分钟后,火势逐渐被控制住了。二十分钟后,火势终于被熄灭了。

村民们在废墟里寻找有关李奶奶的痕迹,可什么都没找到,也许是被化成灰了吧。就在这时,有人大喊李奶奶,众人看过去,是李奶奶,正从后山的路上返回。

李奶奶一脸疑惑的望着众人,随后一脸吃惊的望着自己的家,最后是一声叹息!

第二天李奶奶的儿子小李听说了家里的事,向领导请了假,回到村子里,想要带母亲回城里住。

“这很好啊,一家人可以团聚。”就我所知,李奶奶家的儿子小李在城里算是事业有为青年,还娶了个漂亮老婆。

“这一点,你李奶奶是知道的,只是,她舍不得那套老房子!毕竟里面有太多的回忆了。”

李奶奶的老伴去世的早,是李奶奶含辛茹苦的把小李养大成人,进大学,找到好工作,在城市里扎稳脚步后,就把李奶奶接到城里居住。

可李奶奶却不肯离开,因为这里不仅是她和小李生活的地方,也是她和老伴共同生活的地方。

发生火灾的那一天,李奶奶在睡梦中忽然梦到她老伴,老伴跟她说,他想见见她,想跟她说说话。

李奶奶醒了,披上了衣服,独自一人走到后山,到了后山,望着老伴的墓碑,良久良久,才转身下山。到了家附近看到一群人围在自己门口,满心的疑惑,看见自家已成了废墟,满心的吃惊。

最后,是满心的苦涩。

化为一声叹息!

后天,我跟着奶奶一起送李奶奶,村里的大部分人都过来了,李奶奶一一的向他们握手道别,轮到我奶奶时,则是无语胜千言。

我不知道这火灾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我只知道,当李奶奶坐上车,眼睛直直的盯着某个方向,眼神中充满了不舍,最后,她轻声说了句,走吧!

第一个故事完!

本来只是说小故事,没想到写出来这么长,难为大伶伶了。既然已经难为了,就再难为大伶伶一次,把第二个故事讲完吧,我保证,第二个故事绝对不会长。

第二个故事:奶奶家的猛虎下山图

关于这个故事是发生在我身上的,可我却丝毫没有印象。

更别说家里的那幅猛虎下山图,从我记事以来,就从没见过。

事情发生在我四岁的时候,夜里起床想出去解手,农村嘛,厕所都在屋子外面,于是我打开屋门走了出去。

我起床奶奶是知道的,于是她就等着我回来,可是一会儿过去了,我却没有回来,奶奶心生疑惑,起床出去找我,到了门外一看,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院子里,我就这么定定地站着,而我面前就站着一只浑身雪白的狼,半蹲着,绿油油的眼睛发着光的盯着我。

奶奶赶紧回过神来,抓起门边的一根棍子,就朝那头白狼扔过去,“离我孙子远点!”

白狼尾巴一甩,将棍子反打了回来,差点打中了奶奶,奶奶吓得一屁股坐在地上。

突然间,白狼抬起了头,看向了奶奶,正确的说,是看向屋子墙上挂着的一幅画,那是猛虎下山图。

此时神奇的事情发生了,周围响起低沉的吼声,一头浑身雪白的老虎从画中一跃而出,在奶奶身旁站定。

奶奶吓得大气都不敢出。

白狼被突然出现的老虎吓得往后一跳,一狼一虎对峙起来,接着白虎低吼一声,白狼明显后缩了一下,然后转身一道白光就消失了。

而我也倒在了地上,呼噜声响起。

白虎见白狼走了,也化为一道白光回到画里。良久过后,奶奶才把我抱回屋子里,替我换了裤子。

最后,“奶奶,小时候你说的这个故事是真的假的啊?。”我跟奶奶坐在院子里,一边喝茶一边吃果子。

奶奶则是说,信则有,不信则无!

这不是废话嘛!我小声嘀咕着。

奶奶从摇椅上站起来,说道,明天我要上山去拜神,你跟我一起去。

第二天我就跟奶奶去了寺庙,在那里我见到了一幅画,是一只老虎,它的身旁跟着几只小虎崽,我虽然不懂画,但我也能看出这画画的真好,画的旁边有一行字:虎啸山岗!

好了,第二个故事到此结束,辛苦大伶伶了!以后我湖叔会多多的关照你的。

我是三水古月,咱们下期见。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UID
93308
精华
0
威望
0
魂魄
38
鬼币
61
元宝
0
贡献
0
阅读权限
10
注册时间
2019-6-13
最后登录
2019-6-16
发表于 5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污力直男 于 2019-6-14 19:33 编辑

15年入坑鬼影,到现在已经4年,很久很久没来留言,以至于账号都已经忘记。终于在不久前加入鬼影会员大家庭,成为了三群的一员,并注册了新的论坛账号。
本着三群“没有故事想破头也得留言”的指导思想,又闻听伶伶姐独当一期,故前来应援。

—————————————— 华丽丽的分割线 ——————————————

文中包含两名角色对话伶伶姐注意区分特点

阿男走在下班回家的路上,已经是午夜十二点。一边走一边回复着好友的消息:
【正经人的声音】
(周末我没时间啊,你们聚吧,之前那个项目再不做完我就该失业了)

手机上发来好友的语音,奚落道:
【有点痞的声音】
(别干啦,累死累活的挣那点钱,早就该离职了)
(我从鬼市淘来个好东西,你是学这个的,你周末帮我看看)

阿男回到:
(什么东西啊?到时候再说吧)

这是阿男最要好的朋友阿文,高中毕业就没再念书,做起了房屋中介,后来有了点积蓄就开始学看风水,解梦,还倒腾古玩。半路出家,上当受骗是常有的事。这也不是他第一次告诉阿男有”好东西“了,之前不是慈禧的痰桶,就是乾隆的草鞋,一听就不靠谱的东西。这次,阿男也没当回事。

两点,手机通知声在次想起(微信提示音)阿男拿起手机,是阿文发来的只有一张图,图上的内容是桌子歪歪扭扭摆放了一张古画,看起来已经很破旧了。依稀能看清画的是崇山峻岭,当中坐落着一个小村子。整张画通体泛黄,在村落旁还能看到用朱砂点缀的植物。但是笔法感觉很生涩,像一个不会用笔的人勾勒的,完全没有规律可言。
看到这,阿男回了一句:
(又让人骗了?这画的也不行啊,你看这用笔,明显不会画画啊)

没有得到回应,阿男又端详起来。这山的形状怎么奇奇怪怪的,仔细看 像一张一张的人脸,拼凑在一起,有的很大有的很小。是巧合吗,阿男心想。不管了,先睡觉,明天周六还得加班,改天再问吧。

周日晚八点,阿男从会议室里出来“唉~终于弄完了”,他拿出手机“我靠,干嘛呀,16个未接来电”。都是阿文打来的,同时又一通电话打了过来。

文:“我擦,兄弟!你干嘛呢?!我见鬼了”
男:“怎么了?”
文:“你还记得前两天我发你的那幅画吗?”
男:“记得啊,成精啦?”
文:“不是啊,我这几天老有人跟着我啊,刚开始就等车时候看到路对面一个穿黑大褂的,破衣喽嗖的,我以为要饭的呢。下班路上看楼顶上也有一个,也是穿着大褂没太在意。昨天我就有点毛了,大白天的我坐地铁看后面几节车厢也站着一个。古装美女咱们是常看,这黑大褂谁没事上街穿啊。地铁人太多了,我仔细看也没看不清楚脸,教我算卦的师父张大龙说我火气旺,没啥事,兴许是巧了。今天可就陈他妈了,我带客户看房子呢,我介绍的正起劲儿,开了卫生间黑乎乎的就看墙角站着一个!黑大褂!我马上打开灯,就没了!我这个尿啊,差点就没绷住啊,刚跟客户说完风水好呢,这玩意太打脸了,也亏得客户什么也没看见。”

男:“我去你是不是中邪了,找你师父给算算啊”
文:“我问了啊,我师傅问我最近都干嘛了,我能干嘛,天天积极向上好好学习的,最近也就弄了这幅画。”
男:“那你打给我是干嘛?”
文:“我不敢自己在家待了,兄弟过来陪我一宿啊,明天把画带我师父那看看”
男:“你行不行啊,等着吧,正好我项目已经弄完了,可以调休。”
文:“行行行,我也刚下班往家走,你要是到了我那就直接进去,密码还记得哈”
男:“记得,那一会见”

挂了电话,阿男直奔阿文家。一小时后站在门口,敲了敲门,没人回答,“还没到家呢?”阿男心想。想着就打算开门往里进,屋里没开灯,心里就开始毛了,先把灯全开了,又到了阿文的卧室,敲了敲门,门开了。
阿文从里面弹出来:

文:我去,你可算来了,吓死我了
男:不开灯,你等鬼呐?
文:我这不是怕跟踪我的人知道我在家嘛,来来来,赶紧给你看看那幅画。

阿文拿出了画,和之前那图片里的一样,很旧,但是感觉颜色没有照片上那么灰暗。阿文拿着画说,你摸摸看这张画,纸质很不一样。
说着阿男就要上手去摸,电话突然响了。看到屏幕上的来电显示,阿男默不作声的出了房间,接了起来。没错,是阿文打来的。

文:“晚上吃点啥?我在楼下小吃街,买点串,喝点啊……”

阿男愣在那,一动不动的听着,背后传来阿文的声音“谁打来的啊?赶紧过来看画,今晚你那也别想去,就在这陪我。”听着背后的阿文说到“哪也不许去,感觉语气的味道就变了”。电话里头的阿文也奇怪:“哥们,说话啊,你咋啦?”

阿男完全无心听电话里阿文说了什么,大脑飞速旋转对着手机说:“你自己定就行,我 现 在 正 在 跟  ‘阿  文’   在    一    起     呢”语气一字一顿。电话里的阿文听了说:“我靠!你别吓我,你镇定,我马上回家!”说完挂了电话。

房间里的阿文,还在催促。阿男却不敢再回到房间里,蹑手蹑脚走到大门,刚要开门逃走。之间整个屋子房间一暗,阿男心想“凉了凉了,这下是真见鬼了”慢慢回过头
“啊!!!”

借着客厅窗户透进来的光线,看到了一个人背对着他,身着黑色大褂,正在将头慢慢的转过来。

(未完待续)

以上内容,纯属虚构,并完全是自己写的,如有雷同,真的纯属巧合。
写的不太好,算一个小长篇的开端,希望得到伶伶姐的鼓励!
挖坑了,希望不被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UID
42059
精华
0
威望
0
魂魄
371
鬼币
301
元宝
0
贡献
0
阅读权限
20
注册时间
2017-3-27
最后登录
2019-6-14
发表于 5 天前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上面的,你们给点儿灵感呀!!!!!!

点评

上面的都写了,你的呢?  发表于 前天 12:37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UID
85371
精华
0
威望
0
魂魄
48
鬼币
140
元宝
0
贡献
0
阅读权限
10
注册时间
2019-3-15
最后登录
2019-6-17
发表于 5 天前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啊?哦先保持队形 这个坑先蹲为敬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UID
92740
精华
0
威望
0
魂魄
12
鬼币
109
元宝
0
贡献
0
阅读权限
10
注册时间
2019-6-6
最后登录
2019-6-14
发表于 5 天前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没人抛个玉引个砖出来吗?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UID
77239
精华
0
威望
0
魂魄
115
鬼币
131
元宝
0
贡献
0
阅读权限
10
注册时间
2018-10-25
最后登录
2019-6-16
发表于 5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gyrj-lrh 于 2019-6-13 22:11 编辑

  龍伶妹子你好,我是鬼影李荣浩!
  自从上次上次留完言之后就上瘾了,这次虽然没有亲身经验,但是还是想写点东西,那就说说一下我小得时候做过的一个梦吧。
  我记得我很小的时候我的姥爷就去世了,那个时候我好像刚刚记事,还是个真正的小不点,但是我还依稀记得我姥爷临走时候的样子,总感觉姥爷还特别的年轻。
这个梦就出现在我大概上小学的时候,也就是7,8岁吧。基本背景交代完了,接下来开始故事模式。(进入梦中)
  模糊中,小小的我,站在那里,周围一片漆黑。我的心里感觉到的只有害怕。那种害怕,让小小的我无法发出任何声音。我就静静的看着远方,看着黑暗,现在我想起一句话,当你凝望黑暗的时候,黑暗也在凝望着你。我不敢动,因为害怕只要一动,便会有什么东西从黑暗中跳出来把我吃掉。不知道为什么,即便在哪里站着,似乎我也能感觉到有什么东西在召唤着我,这种力量让我开始对前方黑暗中未知的一切开始好奇。我试着向前迈了一步,但是却发现自己根本动不了。双脚就像是被胶水站在了黑暗之中,让我动弹不得。我心里一惊,突然发现,除了双脚,我身体的任何一个部位都可以动。我低下头,想看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是当我低下头的时候,我却发现我看不到自己的双脚,但是我能但觉到它们的存在。于是我直起身,突然发现已经过世的姥爷出现在了我的面前。我惊得张开了嘴,也似乎忘记了呼吸,眼睛瞪得老大,我想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我想说话,我想叫姥爷,但是猛然间发现自己无法发出声音。我把嘴巴张的老大,却只能听见喉咙里呼呼的喘气声。突然间,我非常大口的喘了几口气,身体一切都恢复了正常。我看姥爷,“姥爷,你怎么在这,这是哪啊,咱为啥不回家啊”,姥爷却是飘在空中,眼睛紧闭着,并未回答我。我静静的望着姥爷,似乎在努力的听着什么,但是又什么都听不到。大概过了好几分钟,突然间,一声咳嗽打破了令人窒息的宁静。“咳咳,外孙子,你来啦”,我听到声音,急忙抬头向姥爷望去。“姥爷,这是哪啊,你怎么不回家啊”,我有些害怕又焦急的问道。“别害怕,我就住在这里,这就是我的家”,我急忙问道,“那姥姥怎么办,难道姥姥也会来这吗”,姥爷一听,“傻孩子,你可别乱说,你姥姥还有好久才要来这呢”,“那你不孤独吗”,“习惯就好了”。我低下头,闪过眼睛闪过一丝的落寞。随后,我又抬起头,“那我以后想你了,咋办,还能来这看你吗”,姥爷听完我说的话,“外孙子,以后你就来不了了”,“不要啊,姥爷,我想你啊”,我哭着说,眼泪在一瞬间涌出了眼眶。“孩子,把眼泪擦掉,你是男子汉,男子汉不许哭”,姥爷和蔼的说道,说完,姥爷什么动作也没做,却凭空出现了一根红色的长绳,绳子上面串着好多的黄色的牌子,漂浮在黑暗的空中,没有一丝的光亮,却看得一清二楚。只见姥爷伸出双手,在这些牌子中间挑来挑去,似乎在看这个牌子比较中意。“外孙子,你来,这个给你”,我听完话抬起脚走了过去,我的双脚能动了,我走到姥爷的身边,姥爷从绳子上取下一个牌子,说,“外孙子,胳膊伸出来”,我乖乖的伸出了胳膊,姥爷说,“这是护身符,你要随时戴在身上,这个牌子能够给你带来好运,还能够祛除污秽之物”,他把牌子拿在手中,看了一眼,似乎在思考着什么,紧接着,姥爷拽过我的胳膊,我看着老爷,不知道什么时候他手上的那个牌子已经没有了,当然也没有出现在绳子上那个原本属于那块牌子的位置上,突然我感觉胳膊一阵火热,在我的胳膊上赫然 出现了一块长方形的疤痕,这疤痕的形状和那块消失的牌子几乎一模一样,我看这个胳膊好久,突然缓过神来,抬头寻找姥爷,可姥爷早已不见了踪影,我不知所措,一边哭一边喊,“姥爷,姥爷……”
  突然间,我醒了,泪水早已经印湿了枕头,我在炕上做起来,突然感觉胳膊有点热,我抬起胳膊,发现一个长方形的印记出现在了我的胳膊上。
  完结撒花!!!
[发帖际遇]: gyrj-lrh 捡了钱没交公 鬼币 降了 1 . 幸运榜 / 衰神榜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入住鬼影

本版积分规则

关于我们|手机版|鬼影人间. ( 京ICP备15030277号

GMT+8, 2019-6-18 07:33 , Processed in 0.328125 second(s), 9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By Weixiaoduo.com

© 2012-2014 技术支持: 薇晓朵网络工作室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