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哈喽怪谈|诡影重重|影榴莲|惊悚音乐剧|沙石奕站 - 哈喽怪谈官方网站

 找回密码
 入住怪谈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2000|回复: 33

[影留言] 本期话题190715——庄周梦啥

   关闭 [复制链接]

鬼影纪念章诗扬Fans活跃会员鬼影贡献章

发表于 2019-7-15 18:53:1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爱听哈喽怪谈的人~想象力必然非同一般,而梦,就是大家物化想象力的过程
本周主题,如上期所说,来聊聊最近大家都做了什么光怪陆离的梦吧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入住怪谈

x
回复 百度谷歌雅虎搜狗搜搜

使用道具 举报

活跃会员论坛初级写手鬼影纪念章

发表于 2019-7-15 19:03:2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东方龙 于 2019-7-18 16:53 编辑

(本篇字数1628个字)
诗杨哥龙伶妹,各位鬼友大家好,我是东方龙!

前几天做了一个梦,这个梦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已经记不得了: 本来,是准备带我女儿回家的,可是走着走着,她不见了。我到处找,到处找……

有人告诉我,我女儿被一个人带到了一个很大很大的房子里关着。我拼命的跑到那个地方,门口有一群人看着,其中有个人很凶恶。他们拦着我,不让我进去,我竟然傻到还跟他们理论。最后他们动手了,我拼命的反抗,不知道从哪拿到一把刀,乱砍一气,但是他们人多。

梦就是梦,奇怪的是,我手里又出现了一把枪,对着他们,我开枪了……

最后,我把我女儿救了出来,数数那些人,50个,整整50个,我竟然杀了50个人!为了救我女儿!可不知为什么,我却一点也不怕。

很平静的,我醒了。看看身旁熟睡的女儿安然无恙,我的心,才终于放了下来。

突然想到,之所以会做这个梦,或许是这几天一直关注的一则新闻吧。

“爸爸,我回不了家了。”这是章子欣给父亲打的最后一个电话,说的最后一句话。可她的本意是6号那天自己不能按时回家了,谁知道,她真的再也回不来了。

当看到“杭州失踪女童遗体被找到”时,内心只剩酸楚。在这之前,我们每时每刻都在祈祷她可以生还,但到最后还是等来了最坏的结果。我们祈祷她只是失踪,只是在某个地方迷路了。我们祈祷人性中还残留着一丝的善念,让那对夫妻不至于对一个9岁的女孩下此毒手。谁知道他们真的丧心病狂。

想起一句话“小时候怕鬼,因为它们狰狞恐怖。长大后怕人,尽管他们衣冠楚楚。”其实这个世界上坏人也许没有那么多,但是一旦遇到了都能让人抱憾终生。父母子女之间是一场缘分,这缘分只有一世,下辈子不一定还会遇到,好好珍惜身边的人,别留下任何遗憾。

我把这个梦讲给曙晨听,曙晨说日有所思夜有所梦,生活情感压力太大,该放下的放下吧。

拿得起放得下的人,要么是佛家,要么就是举重运动员,可惜,我都不是。生长在这个繁华喧闹的世界,我拿起了太多的东西,却放不下任何东西。 佛家的“贪嗔痴”我全占了,佛说的八苦“生老病死,爱别离,怨长久,求不得,放不下”我也全有。

曙晨说我太看重自己了,我反问他说你也一样不是吗? 但是我们为何不能看重自己一点呢,因为我们不是我们自己,我们有女儿,我们是父亲,我们是儿子,我们也是丈夫,我们离不开这个社会,因为这个社会上有我们爱的人,有我们可爱的一群鬼友,有我们离不开的“鬼影人间”,对,你们没听错,我说的就是“鬼影人间”,对于这个名字,我离不开。所以因为他们,我们要看重我们自己。看重我们的贪,看重我们的嗔,看重我们的痴。

其实我贪婪着生存和活着的追求,年迈的父母不允许我“忘我”,幼小的女儿不允许我“放下”,家庭的重担更不允许我“解脱”。我要用足够的财力去支撑父母年迈时的医药费,我还要用足够的体力去扶养女儿的精力,我更需要足够的能力去支撑家庭幸福所需的一切。所以,我贪婪着他们的快乐与幸福。

我嗔怒这坎坷的不顺,万物不能平等相处,人心充满隔阂,成功那么困难,失败却是如影随形。我渴望早晨醒来有明媚的日出,夜晚能微笑入眠,出门有友人的微笑,回家有温暖的灯光,但是雾霾总是漫天遮蔽,梦乡难以安稳,社会杂乱不堪,路途沼泽泥泞,我嗔怒这份不公平,不公正和这份苦痛。

我痴缠于缘,我有三千烦恼丝在,便有无法割舍的缘,爱别离,怨长久,父母缘,子女缘,夫妻缘,朋友缘,鬼影缘,这一切的缘是我前世修行而得来,今世坠入万丈红尘,为此而来。父母不舍此缘,我便不舍,女儿不舍此缘,我便不舍,妻子不舍此缘,我便不舍,朋友不舍此缘,我便不舍,鬼影不舍此缘,我便不舍,有缘就会有情,有情就会有痴,痴于这份执念。

繁华三千,看淡便是过眼云烟,只是这世间红尘滚滚,尘俗太多,责任重大,一颗心难以安定。怎知臂弯虽大,时间太少,一辈子又太短。谨以此送给诗杨哥,在短短的《诗踪》里,我听到了“不满,无奈,失望,坚持,欢乐,感谢和感动”,你在,我们就在,不离,便是不弃。如果有一天在某座城市与诗杨哥擦肩而过,我会毫不犹豫的喊一声,“老大,你可安好?”

点评

八嘎!看的我眼角又湿了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9-7-18 00:05
回复 支持 2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鬼影纪念章

发表于 2019-7-15 20:51:2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九十九游马 于 2019-7-21 21:27 编辑

哈喽霸气的诗扬哥,病娇的龙伶姐姐,嘤嘤嘤。在下是被主板精殴打过的猛男小弟,在三群受到鬼友们的爱护,这里的都是人才,说话又好听,我超喜欢这里的,所以还不快来买一个vip进群(舔)?好了不多bb直接开整!7年来,无数的夜晚里,我都做着关于一个女孩的梦。梦里是一个小街道,一位女孩趴在地上,一滩红色液体,一把扭曲的水果刀,和一个我恨了7年的栽种。那个女孩把我从混混(sb)的黑暗中拉出来,安利了我喜欢到现在的二次元,答应了我小小的表白,跟我定下一起去二次元的约定,却挨了一个被我欺凌过的栽种一刀。每当最后,她的声音传到我耳朵里,要我完成我该做的所有事情,就一起遵守约定去我们热爱的地方.....每当到此我就会醒来。在那之后的一年里,我每天都非常悔恨,我很清楚是我造成了这场惨剧,每次的梦都会一直提醒着我,那都是报应。浑浑噩噩的过了一年后,我的梦发生了改变,她也变了,变成了拥有灵活线条和鲜艳色彩的样子,梦中她带我去了很多地方,让我眼花缭乱,每当最后她都会回头说“你该做的事情还没结束哦”然后我就会醒来(三年前我画了梦中的画面)。从那以后,这个梦就一直跟随着我,我学着开朗起来,每一件事都找出一些点来让自己开心,不知不觉变成了我的习惯,也是因为这些我当了一名画手,不仅能画出自己喜欢的动漫角色还能将美好的事物记录下来,开心的等到一切的结束。以前的痛苦说不出来,现在却能打破语言的保险箱,这就是我在码字的时候,体会到的感受吧。现在的我,是那个象征着自由的男人,也想提醒各位珍惜身边的人吧,特别是两位主播!辛苦了呐!在下九十九游马,下次再见!嘤QAQ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入住怪谈

x
[发帖际遇]: 九十九游马 发帖时在路边捡到 4 怪币,偷偷放进了口袋. 幸运榜 / 衰神榜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鬼影纪念章

发表于 2019-7-15 19:04:0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赵曙晨 于 2019-7-18 00:04 编辑

      诗扬哥好,大伶伶好!我胡汉……呃,我老赵又回来了~首先得庆祝一下咱们更名的这件事,鬼影人间蛰伏七年,终于在7月1日破茧成蝶!哈喽怪谈一定会成为一只坚韧的蝴蝶,在这次风雨中振动翅膀!再次掀起一股,席卷各大平台的强劲风浪!因为,它不但有两位主播用心录制的数十部优秀的作品,还有包括我在内的无数个诡友在背后地默默支持!再见,鬼影!哈喽,怪谈!


     这期话题让我想到了很多事,弗洛伊德曾经给梦,下了几个定义,虽然这被大家奉为研究梦境的经典和权威。但是事实上,也有一些梦,是无法解释的通的。
     我很小的时候,做过一个噩梦。
     在梦里边,我身处在奶奶家,屋子里开着灯,不知道外面是黑天还是阴天,总之很暗。在靠窗的位置,站着一个人背对着我。通过衣服和身形,我认出他是我姑父的弟弟。我一直都叫他“小叔”,小叔平时对我很好,每次见到他,他的脸上总会带着笑容,手里面拎着一大袋子的零食,向我走来。然后会在我接过袋子之后,温柔的摸着我的头。此刻看到他出现在我眼前,我理所当然的感到亲切和兴奋,虽然这次,他手里并没有拿着装着零食的袋子。
     当我轻声呼喊了几声“小叔”之后,他回头了。我没有看见那副,本应该出现的温柔笑脸,反而被他的样子吓哭了。就在他朝我走来的一瞬间,我从梦中惊醒。妈妈爸爸立即跑了进来,安慰我。可我当时能做的,就只是哭个不停。但是我清楚的记得,在梦里面,小叔的那张脸。那是一张难以形容的可怕面孔,他的一只眼睛向上拉扯,顶在了额头的位置上,而另一只眼睛,则是被推着靠近了鼻翼。他的口鼻部已经成了一团烂肉,模糊的难以分清界限。几颗白森森的牙齿,参差不齐地分布在脸的下方……
     
     当晚,就在妈妈将泣不成声的我,抱在怀里安抚的时候,家里的电话响了。爸爸接起之后,只听了十几秒,就匆匆挂了电话。一边换衣服,一边和妈妈嘱咐了几句,便出门了。


     之后的我,很长一段时间都没再见到“小叔”,慢慢的,我也得知,在我做那个噩梦的当天夜里,爸爸接起电话之后,在听筒里传来的,是一个噩耗。小叔出了车祸。他的头,被驶来的货车,碾了个粉碎……
     尽管这件事我深埋在了心里,没有向家人们说起。可我一直都在想,那天晚上,在梦里边所经历的,应该是小叔想来看我最后一眼。只是他没有想到,自己经历车祸之后的样子,会吓到我吧。不然,那或许会是一个很温馨的告别。
     这件事已经过去了十多年,愿天堂的他,能一切安好吧。
     
     其实我也是个经常做梦的人,梦里边的我在饰演着不同的角色。
     就像庄周梦蝶一样,我曾经看到印度神话,说我们所有人其实是生活在大神湿婆的梦里,当他睡醒之后,我们就不复存在了。那么,这个世界上,谁又会生活在我们的梦里?我们的梦,又是被谁操控的呢?
     或者说,梦和所谓的现实,哪个又是真实的呢?你能确定自己是此时此刻,是醒着的?还是睡着了?
     另外,我长久以来,一直有一个想法。就是,我们每个人的梦境,或许是存在于平行空间的另一个我,所正在经历的事。而只有通过梦境,才会连通这无数个世界。所以,在梦里梦见我死了,或许就真的是另一个世界的“我”,死了。又或者,在梦里我正在经历一场惨烈的战争,那么,很有可能另一个世界的“我”,真的在战场上浴血奋战呢。
     关于梦这个话题,我其实有很多想要倾诉的,篇幅有限,就先写到这儿吧。希望能被读到~


     最后,祝诗扬哥越来越美,大伶伶越来越帅!哈喽怪谈收听长虹!


     ps:去年底我才通过东方龙的介绍,认识了鬼影。然后便被诗扬哥完美的声线所折服,从而爱上了鬼影。后来,慢慢的了解到了,诗扬哥坚持做这个节目已经整整七个年头!为了保证节目质量,他推掉了所有的私活和工作,只为了追逐梦想,做自己想做的事!在某种意义上,我非常佩服诗扬哥!也通过这个故事,想到了自己。如果当初我也能够坚持自己热爱的事,或许我可能不会成功,但我会无怨无悔!说真的,从那时起,我就已经是不单单喜欢鬼影这个节目了,而是倾佩诗扬哥这个人。
     大伶伶在直播里说的没错,我有两个偶像,其中一个就是诗扬哥!这个有一说一,从不拐弯抹角;坚持初衷,哪怕前路充满了坎坷和曲折;坦诚率真,时而威严时而幽默风趣的刘诗扬!
     加油,诗扬哥!加油哈喽怪谈!鬼影不死!不管它换了什么名字,它会永远是我们人生中割舍不掉的一部分!就像东方龙的留言一样,我们在某个点上,会产生一种共鸣!和一种斩不断的共情!你在,我们就在!不离,便是不弃!
     
   

鬼影纪念章

发表于 2019-7-15 19:34:0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gyrj-lrh 于 2019-7-21 12:41 编辑

诗杨哥,龍伶妹子,两位主播好!
          
       本人是鬼影李荣浩。说起异度空间的话 ,没有在现实生活中经历过,但是我梦到过一次,而且印象特别清晰。
          
       我忘记了那个时候我几岁了,做了一个梦,非常的奇怪。梦中,我和一群小伙伴在树林里玩耍,说奇怪是因为,感觉所有的小伙伴都不陌生,但是我一个人都不认识,都不知道叫什么。大家在一起就像是露营一样,但是没有大人。在玩的时候,我看到了一颗大树。这棵大树离大家玩的地方走路都用不上一分钟。树下面有一个洞,洞不大,但是对当时梦中的我来说已经很大了。我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好奇,就鬼使神差的自己钻进了那个洞里。钻进去之后,发现洞不算太大,因为站不起来,而且洞中什么也没有。我就退出来了。从我钻进去到出来前后没花几秒钟,但是当我出来的时候,我整个人都蒙了,因为我的小伙伴都不见了。记得当时我四周找他们,可就是看不到,急的我差点哭出来。但是突然间,我发现不远处有些人,我仔细一看,就是我的小伙伴们。我疯了一样的朝他们跑去,跑了好几分钟,“你们走了怎么不和我说一声啊”,“走?去哪?我们一直在这啊,倒是你,一眨眼你人没了,我们还找你呢”,当时我有点蒙了,因为我们是在一起玩的,那棵树离我们也就几步远,我从起身,进树洞,到出来,前后不过一分钟,但是他们却紧接着在离我跑步好几分钟的地方出现了。
          
       这个梦非常真实,真实到曾经一度我认为是真实发生的,如果是真实的,挺后怕的,害怕回不到这个世界。
          
       我的故事讲完了,撒花!!!这里说一下,诗杨哥身材是真的好!

发表于 2019-7-15 23:51:58 | 显示全部楼层
     诗扬、龍伶你们好,第一次参与影留言。写一个萦绕我十数年挥之不去且造成很深阴影的一个噩梦。
     提到梦,不知道各位有没有同感,在梦中我们虽不能凭自己主观意愿去控制梦的发展,但却有那么一丢丢的潜意识能预感到下一刻即将发生什么。我是一个而立之年的东北小城上班族,从小到大做过无数个梦,不管梦的情节多么的跌宕起伏,但大多醒来后都忘得七七八八。
     记得那应该是我大二寒假,我在家黑白颠倒,沉迷在魔兽世界的骑马砍杀之中,搞的那段时间身体很虚弱,睡觉经常一个接一个的做着奇奇怪怪的梦。那天后半夜两点钟左右结束了一天的砍杀,脑袋里萦绕着"为了部落"的口号满足的躺在床上沉沉睡去。主题来了,我做梦了! 梦是第一人称,我身处一个密闭的房间之中,没有任何摆设,四周都是那种雪白白的墙壁与顶棚,又回到我文中开头提到的那句话,我无法左右梦的发展,但是我潜意识中觉得会有很不好的事情发生,我走出房间,映入眼帘的是那种深邃的、密闭的且依然没有任何摆设墙壁及顶棚依然雪白的通道。通道一眼望不到头,且两边有很多房间。本人没有幽闭恐惧症,但这种环境依然让我觉得很压抑很不安,然后我鬼使神差的走进了其中的一个房间,我推开门走了进去,这个房间墙壁是血红的,与之前我经过的房间显得格格不入,这个房间顶棚正上方中间的位置有个深不见底的黑洞,黑洞的下方有一张四脚桌子,我的潜意识告诉我这个洞内绝对潜藏着某种危险,就在这时我听见洞内传来某种窸窸窣窣的声音,我爬上桌子脑袋冲着洞口仔细聆听,我现在还能清除的记得那种声音,类似于用那种老式木把大头拖布拖地的声音,还夹杂着女人咯咯咯的怪笑声。当时梦中给我灌输的思维就是这个洞里有个女人(怪物)再向这个房间爬行,那种即将直面恐怖及对洞中未知的恐惧,让我做出了一个我至今无法理解的行为,我像一个傻狍子或者说以前听说的某种有危险就把头插入土中的鸟一样。我居然躲在了桌子下面,而且我内心中有个想法,这个女人或者说女鬼一定会找到我。
      最后却是如我想的那样,突然间一张惊世骇俗的脸出现在我的面前,那张脸是那种从桌子上面快速伸下来瞪着我的那种,惨白,空洞,带着诡笑的脸。零上30多度的天,敲这些字的时候后背依然嗖嗖的冒凉风。写的不好,有点乱。希望被读到,以后还会继续参与的。
[发帖际遇]: 我爱吃山竹 发帖时在路边捡到 3 怪币,偷偷放进了口袋. 幸运榜 / 衰神榜

鬼影纪念章

发表于 2019-7-16 00:34:19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三水古月 于 2019-7-20 01:48 编辑

  哈喽怪谈的两位主播:诗扬老大和大伶伶,周一的中午你们好啊。我,三水古月,你们的湖叔,再次光临哈喽怪谈了咯!  说故事之前先提一点,诗扬老大,我虽然是叫湖叔,可是这个是群里对我的爱称而已,本人可是还没到三十呢!
  如果觉得叫我湖叔显的不恰当,那就叫我湖哥吧,虽然我不是真的胡歌就是了!哈哈哈哈……
  咳咳!恢复正经!
  这一次是有关梦的话题,天知道我等这个话题等了多久了吗!这一期的话题,我是绝对不会放过的。
  好了,我们开始故事吧:
  我做过很多梦,但大多都醒来就忘了,偶尔有几个记得的,现在也差不多快忘了。
  于是我翻开写在手机便签里的梦境故事,将里面好几段梦境故事编辑起来,组成一个故事,希望诗扬老大和大伶伶能够喜欢。
  故事开始:
  我提着手提箱,走在一处钢铁加工厂的路上,我手上的手提箱里是一排排的药剂,药剂的名字叫“马皇后”,是一个叫“马皇后计划”里不可缺少的物品。
  走着走着,一辆箱型面包车疾驰而来,在我不远处停了下来,我立马转身就跑,跑着跑着,我就看到对面有人叫我,把箱子扔过去,我把箱子扔了过去,却没想到箱子扔过去了,我也被箱子给带过去了。
  倒在地上的我,忽然景象一变,我看到周围有很多人在向前跑,虽然我不明白怎么回事,但我也跟着他们跑,跑着跑着就跑到一间满是玻璃的屋子里。
  我们都抬头向上看,就看到十几只巨长的,发着光的触手在我们上方舞动,顺着那些触手看去,触手的主人是一只巨大的章鱼怪物,只见那只章鱼怪物猛地一缩,接着一弹,从我们上方跳了过去,在下方的我们能够清楚的看到,章鱼怪物的底部是一排排的光,跳到那边去的章鱼怪物又是一缩,又跳了回来。
  看样子,似乎它是在跟什么东西在战斗。
  忽然间,场景转换,周围变成了一片刺人眼的白光,我想要使劲睁开眼,可白光让我无法睁开眼,而且周围似乎很重,我的双腿努力的向前走,我不知道要走去哪里,心里只有一个想法,向前走。
  接着,我醒了,眼前的白光也淡了下来,变成了墙上的监控录像,我眨眨眼,觉得眼皮很重,重新的闭上眼睛。
  这时,耳边忽然回响起很大的音乐声,古怪却又熟悉,我使劲的睁开眼,却发现有个黑色物体站在我斜上方,同时监控录像变得很大,好像离我很近,可我却看不清屏幕上的画面。我的心跳声逐渐加快变大,渐渐的,心跳声充斥着我的脑袋。
  我努力的要睁开眼睛,我知道,只要我睁开眼睛,我的状况会有所好转,我努力的睁开眼睛,先是一点点,后来越来越大,直到完全睁开眼睛,大大的吐了口气,大脑的心跳声逐渐远去,可我却不怎么想要睡了。
  原来我不知不觉间趴在桌子上睡着了,我使劲拍了一下脸,很疼,看来并不是梦。我翻开被我当成枕头的笔记本,上面记录着我最近做的梦。
  现在看来,笔记里记录的梦境故事是既熟悉又陌生啊!
  想起刚才做的梦,赶紧记下来,免得回头给忘了。
  好了,我的故事就到这里了,希望诗扬老大和大伶伶能够喜欢。
  我是三水古月,今后还会来买榴莲的。
  Ciao!

鬼影纪念章活跃会员

发表于 2019-7-16 11:14:4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嘉峪关 于 2019-7-22 13:02 编辑

1







[发帖际遇]: 嘉峪关 在论坛发帖时没有注意,被小偷偷去了 5 怪币. 幸运榜 / 衰神榜
别在该安逸的年龄去受苦。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鬼影纪念章

发表于 2019-7-16 13:01:1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倩倩倩 于 2019-7-16 13:29 编辑

  好久没来留言啦~,大00,诗扬哥 我想死你们啦!!!   忘了自我介绍,我是永远爱你们的倩倩倩。
不废话,进入正题。
   一个很平常的星期一,大家与以往一样,早起,匆匆忙忙地赶着地铁去上班,而今天,过了上班时间2小时了,但那位平时总会迟到十分钟左右,对着我们嘿嘿大笑的东北小男孩,没有出现像以往那样一边叙述着因为什么原因迟到,一边坐到自己的座位上贼兮兮笑着的身影。当时我跟姗姗,还有小军三人,并未察觉出丝毫异样,觉得 那位小男孩应该又是在周末休息的 时间里玩得太晚,以至于睡过头了吧。就这样过了一天,两天,这两天内我们轮流给他打电话,发短信,都没有接通,我们三人心里就慌了。到了第三天下班去地铁的路上,我满是疑惑得问他俩:“到底小男孩是什么情况,怎么几天也不接电话不回短信的”,姗姗跟小军表情很凝重地跟我说:“我们上午得知了,小男孩已经去世了,家属正赶往上海的路上来辨认,我们没跟你说怕吓着你。”  我当时脑子一片空白,上个礼拜我们四人还一起去看樱花了,怎么突然人说没就没了。   这是第一次,围绕在自己身边的人突然走了,很难过,也难以相信。而后来我们得知,小男孩是因为在周末跟那些所谓的狐朋狗友聚会上,喝多了酒,而他那些所谓的朋友,只送他到小区的门口,但是他出事的地点在小区距离家中间的苏州河支流里。
在他失踪的第二天晚上,他出现在姗姗的梦里,梦里,四周很黑,姗姗依稀看见他在水里快沉下去了,他告诉姗姗。他很冷,最后说了一句叮嘱的话,让姗姗照顾好自己的身体,接着他就消失在了水中。
    而当姗姗跟我说起这个梦时,我说:“一切可能都是命中注定吧,梦,有可能是死去的人与活着的人之间的一个交流空间,生前来不及说的话,都可以在梦里说给活着的人听” 。
    14,4,20  是小男孩下葬的日子,那天,我们几个聊到凌晨,后来困意袭来,我沉沉地睡了,在梦里,出现了小男孩生前那张爽朗,而带着憨厚的笑脸。
    那个性格开朗、活泼的小男孩叫刘策,享年22岁。
    感谢在认识你的时间里,带给我们很多的快乐,我们会抽出时间去你的家乡看你的,愿来生你能平平安安走完一生,尝遍人间五味杂陈。

老大 大00辛苦了,希望老大嗓子能快快好起来~~~

鬼影纪念章

发表于 2019-7-16 13:20:2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渐渐1231 于 2019-7-18 10:51 编辑

     诗扬哥、大伶伶好!我是三群的渐渐!我去参加了上上周六的活动!见到了活的诗扬哥非常开心!一想到就开心!但是那天活动之后因为提前有约先走了,谁能想到!!谁能想到啊!后面还有饭局!我的妈耶!悔到口吐鲜血TAT。
     其实我经常做梦,但是我的梦通常光怪陆离又没有什么逻辑性,所以这期话题出来,我也一时间没想到自己有什么可以说的,直到今天回顾小熙第五次造访在人间的时候,听到小熙说的,抑郁或自闭的人最后选择自杀可能是因为自己已经没法控制自己的思想,只有自杀才能解脱。我一个激灵,想是被无形的闪电劈中了一样。在两年前的这个季节,我收到了我最好的朋友因为抑郁症自杀的消息。我最好的朋友小弋,毫不夸张的说,是个人见人爱的人,上至八九十的爷爷奶奶,下至刚出生几个月的小宝宝,她都能在短短的时间里和人交好把人家逗笑。甚至我妈妈还没见过她只是通过几通电话而已就对她赞不绝口,到了冬天还主动要给她织围巾,亲闺女我都没这个待遇。我们认识有十多年了,那时候我为了参加高考从北京转回了老家的学校上初中,因为之前在北京上小学,家乡的口音一开始说不太好,而大家平常聊天的时候都是说家乡话的,于是那时候性格内向的我不敢和大家说话,也很少和同桌小弋说话,其实刚开始我俩还有点互相看不顺眼,但是后来我慢慢被她的开朗乐观影响,也开始变得外向起来,我们成为了最好的朋友,直到后来我们高中和大学时不在一个学校,我也会一有时间就找她一起出来玩,现在想想,这么多年了,她好像不仅仅是我的朋友,而是已经成为我生命的一部分。我无论什么时候见到她,她都是笑着的,好像世界上没有什么烦恼能够干扰到她一样,让见到她的人心情也不自觉的变好了。就是这样一个人,我无论如何也没想到她会得抑郁症,最后还选择用这种方式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得知她去世的消息开始,我每天都浑浑噩噩的,只要不是在集中注意力工作的时候,脑子就会被这件事情占满,其实最让人过不去的就是我作为她的朋友在她生前从没发现她得病了,也没能在她最痛苦的时候为她做些什么,这种无力感让人绝望。无论什么地方什么场合,只要想到这件事就开始哭,每天晚上也都是哭累了睡着的,但是就是这样,一向经常做梦的我在那一个月却一个梦也没做,直到在听到这个消息大概两个月后,我终于梦见了她,在梦里我看见她就开始哭,从没对我发过火的她却特别生气的对我说‘不许哭了!不止是现在,要是你平常还像这样哭,我就要生气了’。看到我停住哭,她才走过来,在我身边坐下,像平常那样和我一起聊天。到后来她说,‘我要走啦。’我赶紧说,‘那你什么时候再来?’她笑了笑说,‘我以后不能来了,我得走啦。我以前没来是因为,我来的话会对你非常不好的。你自己要加油呀。’我慌了,又控制不住地开始哭,然后就哭醒了,发现已经是早上了。
      这可能是我这辈子最难忘的一个梦了吧。我想,她说的要走了可能是要开始下一轮生命旅程了吧。后来看世界奇妙物语里面《来世不动产》那一集,觉着善良可爱如她,这次应该会作为一只熊猫出生吧。
      P.S:现在患上抑郁症的人或者有抑郁倾向的人很多,如果感觉自己情绪很长时间不对劲的话,请一定一定一定要告诉亲人朋友并且去寻求专业心理医生的帮助,活着很累但是仔细想想这个世界也挺值得来的,不是么?起码活着还能接着听哈喽怪谈续更啊!!希望哈喽怪谈越来越好!所有工作人员和诡友都身体健康!希望以后还能有机会和老大一起吃饭!希望大伶伶也能一起来!爱你们!
[发帖际遇]: 渐渐1231 发帖时在路边捡到 1 怪币,偷偷放进了口袋. 幸运榜 / 衰神榜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入住怪谈

本版积分规则

关于我们|手机版|哈喽怪谈. ( 京ICP备15030277号

GMT+8, 2019-10-16 18:31 , Processed in 0.375004 second(s), 7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By Weixiaoduo.com

© 2012-2014 技术支持: 薇晓朵网络工作室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