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哈喽怪谈|诡影重重|影榴莲|惊悚音乐剧|沙石奕站 - 哈喽怪谈官方网站

 找回密码
 入住怪谈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9737|回复: 118

[影留言] 本期话题19814——米若米若昂的卧·第二季

   关闭 [复制链接]

鬼影纪念章诗扬Fans活跃会员鬼影贡献章

发表于 2019-8-14 17:51:3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经过一番查找,上一回做镜子的话题已经是两年前的事了
这两年里,你和镜子里的你相处的还融洽吗?
还是自从上一次照过镜子之后,
你,就已经和ta互换了呢?
mirror mirror on the wall
来讲讲关于镜子的诡异事件吧!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入住怪谈

x
[发帖际遇]: 诗扬 被钱袋砸中进医院,看病花了 4 怪币. 幸运榜 / 衰神榜
留言请注意!

————————————————

希望大家积极投稿,并请遵守以下规则:
如果你转载其他作者的文章
或改编其他作者的文章作为你的留言内容
请务必注明出处及作者姓名!
每位内容提供者为自己提交的内容负有全权责任
因提交内容产生的任何版权纠纷及法律责任及后果
由内容提交者承担与哈喽怪谈无关!

——————————————————

回复 百度谷歌雅虎搜狗搜搜

使用道具 举报

鬼影纪念章

发表于 2019-8-14 23:21:50 | 显示全部楼层
哈喽怪谈,哈喽诗杨哥,大玲玲
(写这段文字时,咱们的中元跨夜正在进行中,他们没空留言,我独占鳌头,边听边写)

风月宝镜

小贾捡到了一面镜子,小巧而古朴,看上去有些年头了,擦掉镜面的污垢,重又光可照人。

端详起它来,小贾想,它的主人一定是位爱美的女性,想到这,小贾的闹海里就浮现出一副画面,一位美丽绰约的女人对着镜子在仔细的描着眉,她的眉毛又细又弯,像一片柳叶。

自从小贾得到这面镜子以后,他就似乎中了魔一般,整日举在面前端看,镜子里出现的并不是小贾贪婪的脸,而是一个美人,对着小贾笑,笑的万种风情。小贾觉得自己放佛变成了一个轻飘飘的梦,滑进了镜中,和美人幽会。

小贾日渐消瘦,他不吃不喝,生命的全部,就只剩了那面镜子,镜子里是个美妙的世界,小贾就变成了游园的张生,戏狐的董生,在梦中寻找崔莺莺和阿锁。

有个老道知道后,对小贾说,“此物很邪,观之久后,必害你命”
小贾问道士破解之法,道士告诉他,不要看镜子正面,正面迷惑心智,要翻过来看它的反面,不多时日,就会远离邪物。

小贾听后,按照道士的说法,不去看镜子的正面,而是盯着反面看。

反面也是一面镜子,原来这是个双面镜,小贾看着看着,镜子里就出现了一个画面,一个相貌狰狞的鬼,它的手里拿着一支笔,正在一面女人皮上比比画画,小贾看见,它正在给女人的脸上画嘴,胭脂涂的嘴,艳红异常,像人血,突然女人的眼睛左右乱动起来,极其灵活,目光一下子看向小贾。
小贾浑身一冷,镜子几乎落地,他忙拿稳,却是正面。

“郎君,切莫呆看,速来与妾一道游园可也”
镜子里面的美人对小贾招手道。


几天以后,当人发现小贾时,他已经死了,手里紧紧地掐着一面镜子。
(改编红楼梦回目故事)
[发帖际遇]: 小楼 在论坛发帖时没有注意,被小偷偷去了 3 怪币. 幸运榜 / 衰神榜
每个人的心中都有一座城,每座城中都住着一个人

活跃会员论坛初级写手鬼影纪念章

发表于 2019-8-14 23:45:2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东方龙 于 2019-8-15 21:30 编辑

共2279字,没超!
      哈喽怪谈!哈喽二位主播!哈喽各位鬼友!我是好久没来的东方龙!最近店里非常忙,女儿发烧感冒,再加上赶稿子,所以错过了好几期的留言。不过还好,女儿病已好转,稿子已交,忙里偷闲中吃个榴莲解解渴,本来有个关于镜子的故事,但早已被曙晨当成素材用了,所以我只能写个细思极恐的小故事来充数,望见谅。
      我有个朋友,女性,那天来店里跟我求助,说遇到了一件让人烦心的事情,她说这件事很重要,甚至关系到她的未来,希望我能帮她解答一下。
以下是我们的对话:
      她说:“我有一个好朋友,上大学的时候就很喜欢我的哥哥,后来我就把她介绍给了我的哥哥,然后他们就成了恋人的关系。我们兄妹在这城市打工这你也知道,有了这个朋友,目前我们是三个人一起租房子住。但不是你想象的那种奇怪的关系,别误会。”
        我点着头,她继续说:“我哥哥跟你一样,自己开了个小店做点生意,我是学美甲的,我那个朋友倒是没什么工作,成天游手好闲的,这不是重点,重点是我哥哥28岁,我这个朋友25岁,但是她根本就是一个小孩子性格。”
        我说:“这有什么奇怪的,女孩子需要被人呵护,被人关怀,想被爱人宠着,总会表现出孩子气的。”
        她说:“不是这样,如果太夸张的话,任何人都会受不了的,会让人崩溃!我先给你说一下我们平时一天的生活吧。早上起床,我会去准备早餐,然后哥哥叫朋友起床,哥哥会先抱抱她,亲亲她,在床上先陪她玩一阵子,朋友才会起床,起床后还得一边哭一边闹,跟个小孩子差不多,最少闹一个小时才会停,吃饭的时候一定要哥哥喂,她才能好好吃。我每次都会说哥哥,她都25岁的人了,总要学会吃饭吧,你要喂她到什么时候?没次这样说,哥哥比我还生气,说她不是你朋友吗?作为朋友要包容她。吃完饭,哥哥会洗脸换衣服上班,朋友就会一直跟他后面跑,不让他上班。比如把毛巾藏起来,或者挡在衣柜前不让哥哥拿衣服,这些幼稚的行为导致哥哥每天都会拖很久才能出门。当哥哥真要出门时,朋友才真正爆发了,边闹边哭,抓着哥哥衣服哥哥的手尖叫着“不要走!”哥哥出门后她还会坐在门口哭一个小时,我怎么安慰都没用。哭一段时间,她就会吵着要我帮她冲奶粉。”
      我惊讶的重复这仨字:“冲奶粉?”
      她像是很无所谓的样子说:“对,她一直要喝奶粉,所以家里一直在买奶粉。她每次吵着喝奶我就受不了,没办法,只好给她冲,杯子还不行,一定要用奶瓶,你有见过25岁还用奶瓶喝奶的吗?她每天都看电视,而且她不看那种在她这个年龄段应该看的电视剧比如《长安十二时辰》啥的,她看的都是一些儿童频道,比如《小猪佩奇》这种动画片,她还喜欢听儿歌。她就这样边喝奶边看动画片,在哥哥回来之前总要问我无数遍哥哥什么时候回来?我说去上班了。她说为什么啊?我说他要赚钱。她说那他什么时候回来?我说8点之后就回来。过了一会她又开始死循环的问我这些问题。被烦的受不了了,我真想把奶瓶跟遥控器都给她扔过去。终于哥哥下班回来,朋友满脸笑容的跑上去抱他亲他撒娇,我完全被她无视,好像这一天我没有陪她一样,也只有这时候,我才能有时间做点家务。哥哥连衣服都来不及换,就得马上陪她玩,要是一眼见不到哥哥她就开始哭,完全跟个小孩子一样。这时候我把晚饭做好,哥哥还是一样一口一口的喂他吃。晚饭后不久,朋友哭着要喝奶,她一天要喝好几次奶,饭其实只能算是个点心。她的餐具其实都是哥哥特意买的儿童用具,一定要印有卡通人物,五颜六色的,碗也是很小的。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样,我那朋友身材很小,身高一米五多,体重也才四十公斤左右。喝完奶开始洗澡,也是哥哥帮她洗,洗完还要哥哥帮她擦乳液,然后她在客厅看动画片,哥哥才能自己去洗澡。到了晚上十点多,朋友困了开始闹脾气,她真的很爱闹,哥哥经常都要哄她睡,通常都要哄20—50分钟,甚至一个小时,要轻轻拍她才会睡。”
      我有点无语,开始问她:“你们在一起住已经多久了?”
      她说:“已经超过5年了,都已经习惯了,刚开始的时候我真的很震惊,超级震惊!朋友一定要在哥哥的胸膛上蹭来蹭去,闻着哥哥的味道,感受着他的体温才会入睡,有时候还会咬着哥哥的衣服睡觉!我们的房子是三室一厅的,大的是卧房,然后是双人房,小的是书房,我们三人是睡在大卧室一张床上。很奇怪是吧?这都是有原因的,因为朋友常常睡不好,半夜会闹,需要哥哥哄才会继续睡,有时候哥哥受不了,就会叫我给她冲奶粉喝她才能睡。一般来说25岁女生身上应该散发着香水味或是保养品的味道,但是我朋友身上却是奶粉和婴儿乳液的味道!前几天听我哥哥的同时说他很像有小孩的有妇之夫,也是,毕竟我朋友那么夸张。这就是我们一天的生活日常,哥哥说过没办法,只能这么生活下去。我感觉就是被爱情冲昏了头脑。我这个朋友到底怎么了?她是得了什么病了吗?平常我和哥哥不在的时候,她都会很害怕,情绪焦躁,爱哭,闹脾气,爱尖叫,耍赖……可明明已经过了那个年龄了啊!而且我真的看不惯她吸手指,不管是早餐,喝奶,看电视,睡觉,她一整天都在吸手指,有时候吸到手指发红!如果带去医院的话,她会好起来吗?还是只能这样下去了?精神病院那个地方很不好的,再怎么说她也是我的好朋友,哥哥的女朋友啊!我不忍心把她一个人丢到那个地方去!”
      我听完她叙述的这些起初感觉很诡异,感觉她这个朋友存在着某种心理疾病,完全不像一个正常人的行为。但是细细想来却是一个细思极恐的原因,连我自己都震惊了许久,我对她说:“其实你说的这些事情,在你朋友看来真的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至于你自己的烦心或许也只是你一个人的原因,所以,你好像没意识到你的这位朋友,就是你的女儿吧!可能是因为你有严重的产后抑郁症,会出现你对亲生女儿产生抗拒的状况,而你老公或许也没有发现你的状况,还是希望你去医院做个相关检查为好。”
      后来我把这件事讲给我朋友曙晨听,曙晨的工作是医院的一名心理医生,我希望他能帮助治疗我那个朋友的病。他听完我的叙述之后,拿了一个镜子放在我面前,问我:“镜子里的人是谁?”
      我很纳闷,对他说:“我自己啊!”
      曙晨接着说:“是啊,现在有两个你,但是哪个才是真正的你啊?”
      我听完这句话,突然如梦初醒一般,我想起来了,曙晨并不是我的朋友,他是我的主治医师,而我的病,是精神分裂症!
        我扮演着我那个朋友的朋友,也同时扮演着我朋友的哥哥,但我的主要角色却是,一个丈夫,一个父亲!
      时间有限,字数有限,故事就写到这吧,祝二位主播身体健康!各位鬼友心想事成!拜拜!

鬼影纪念章

发表于 2019-8-14 23:47:23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司南 于 2019-8-16 17:42 编辑

       哈喽怪谈~老大和大伶伶好哇,我司某人又lei咯~错过了中元节跨夜大爬梯的我表示很难受,听群里唠的似乎非常精彩,迫切的需要一个当时直播的抽奖福利安慰一下,对,我就是这么不要脸,拿来主义发挥的淋漓尽致。                                                                                            好,装疯到此结束,以下是为了贴合本期话题写的一个小故事。
        深夜,我站在窗户边看着外面。此刻的城市似乎除了偶尔驶过的出租车之外仿佛没有任何活人的痕迹。昏黄的路灯下似乎看见一个神态憔悴的中年人症症的抬头看着我这边。
    “真是奇怪,他在看什么?”我心里边想着边离开窗台,走回电脑前继续浏览刚才看到的新闻,“青湖区颐和苑小区七栋2101单身女青年下午跳楼自杀”。吸引我的并不是单身女青年,而是,2101就在我的正楼上,我住在2001!新闻中好像还有死者的照片,看了一眼这不正是昨天找我借胶带的女人么,似乎是一个刚毕业的大学生吧,可惜了。
   站起来伸个懒腰准备睡觉,突然意识到一个问题,不对啊,要自杀的人为什么还要借胶带呢?虽然昨天见到她的时候神态比较憔悴,但还是有笑容的啊。
   念及此处,我决定到楼上去看一下,估计警方已经封锁现场了吧。“嚯”,刚跑到楼梯口就打一哆嗦,这楼道口的穿堂风有点厉害啊。也没多想,继续向上跑去,刚拐进21楼走廊就看到2101拉着黄色的警戒线。我把手放在警戒线上想了一下,是否要招惹这个麻烦,万一被警方当成图谋不轨之人呢?毕竟昨天女孩还找过我。最终还是好奇心战胜了一切,我从警戒线下面钻了进了屋子。
    开灯,入眼处玄关是一个鞋柜,摆放着几双女士鞋,可惜它们再也等不到主人了。进入客厅发现布局与我家差不多,只是偏粉色系,卧室也摆放着诸多可爱的小娃娃,能看出来屋主人是一个少女心很重的人,这就很奇怪了,这种人为什么会自杀呢。
   走进浴室看到洗漱台上面一块墙壁上黑乎乎的,走金一看,原来是由黑胶带蒙起来的镜子,这胶带还是我的呢。女孩子都爱美,为什么要把镜子蒙起来呢?此时我已经感觉有点不自在了,毕竟这间屋子刚死过人,这个镜子又表现的非常不合理,一丝诡异的氛围在浴室里弥漫开来,让我非常不舒服,不愿在这里再待一秒。
    正当我胡思乱想之时,猛的传来“咚咚咚 咚咚咚”的敲击声,在这寂静的屋子里响起显得分外刺耳。我如同被踩着尾巴的猫一样,浑身汗毛倒竖,我能感觉到我的心跳至少每分钟一百二,僵硬的转动脖子向声音的来源望去,是那面镜子。我怀疑是我太紧张产生幻听了,可接下来一连串的敲击声彻底击碎了我最后一层心理防线,没忍住大叫一声夺门而逃,我发誓我这辈子没有跑这么快过。楼道里邻居似乎被我惊叫声吵醒,大声喊了一句“谁啊!”虽然语气愤怒,但至少让我感觉自己尚在人间。
   家里也不敢呆了,我想去夜场人多的地方呆着,刚跑出楼梯口看到刚才在窗台见到的那个憔悴的中年男子,他看到我好像很吃惊,我也没有闲心管他径直擦肩而过。还没走几步,突然他在后面叫住了我,我转身一脸疑惑的望着他。
   “诶,这大半夜的我看你背着你女朋友急匆匆的跑,需要什么帮助么?”他虽然声音不是很大,但是语气异常平静。
   我一下子全身血液都凝固住了,先不说我女朋友是谁,但我可以很清楚的知道自己背上没有任何东西。
   “兄弟,我没说错啥吧?你女朋友怎么一直瞪着我?”中年男人不依不饶,但我大脑一片空白,我甚至都不知道我是怎么离开的。
   这几天我都不敢回家住,我怕在家会听到屋顶传来什么奇奇怪怪的声音,连续的休息不良使我精神萎靡不振。直到我看到一则新闻:“变态房东在浴室镜中放置微型摄像头偷窥女房客被捕” ,房东照片居然是那天晚上我遇见的中年男人,难道………
    我突然脑中灵光一闪,一扫之前颓势前往公安局。
   果然,警方的调查结果证明了我的猜想。住我楼上的女孩确是自杀,但也是被房东变相逼迫致死。该女生发现镜子不对劲,凑近寻找问题,恰好当时房东正在偷窥,匆忙之下按到摄像头镜头的伸缩键,镜头抵住镜子另一面发出敲击声,女孩被突如其来的敲击声惊吓,看着镜头中女孩惊吓过度的脸,房东怕自己秘密被发现,心生一计。每天半夜控制摄像头敲击镜面,造成里面有东西想出来的假象。可惜,女孩刚刚毕业家境也不好,舍不得房租搬去其它地方,硬生生被每日惊吓至精神崩溃,终于从21楼一跃而下。
    至于那天晚上房东跟我说的话,是因为他在楼下看到2101亮着灯,怕里面有人发现什么,遂用遥控器控制镜头敲击镜面吓跑里面的人。见我匆忙下楼,知道刚才在2101的就是我,于是给我种下一颗恐惧的种子,尽一切可能阻止自己的龌龊行为被发现。
    我坚信人性本善,但在后天或许也会转变为最大的恶,比鬼神更恐怖的,是人心。
     完事儿,下期再会,告辞



鬼影纪念章

发表于 2019-8-15 00:33:2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赵曙晨 于 2019-8-17 10:27 编辑

  诗扬哥好,大伶伶好!我是三群的老赵!连着两次榴莲都没吃着,我也是十分惭愧了!都是大家把榴莲分了之后,我才想起一些合乎话题的事情!这次,还是给我留一块儿吧。
        
         2007年,我瘫痪在床的奶奶,去世了。但是在去世之前,却也发生了一些,无法解释的离奇事件,其中有一个,就跟镜子有关。
  因为奶奶身体虚弱,卧床不起。我的三个姑姑加上我们家,便一直轮流照顾奶奶。
  那是头过年的时候,我和妈妈在家伺候奶奶,妈妈在厨房切菜准备做饭,我陪着奶奶在屋子里呆着,有一句没一句的闲扯。
  突然,奶奶仰起头,远远地朝妈妈的位置望了望,没来由的说了一句话:小萍(妈妈的名字)啊!刀往里放一放,别让那孩子够着了!
  我妈听见了,下意识的把菜刀往里推了推。不过转念一想,家里哪儿有什么孩子啊?回头狐疑地看了看我,我也在这个时候看了妈妈一眼。结果就看见妈妈的表情变得很复杂,继而转为惊恐,目不转睛的盯着我和奶奶这边。
  说实话,当时妈妈惊惧的眼神我这辈子都忘不掉,我是第一次看到妈妈的脸上,露出如此可怕的表情。我急忙走了出去,问她怎么了?!与此同时,我也发现,妈妈其实看的并不是我和奶奶,而是门口的那面大镜子!
  我朝镜子看了一眼,没什么异常。可是妈妈却把我叫到了一边,对我说。就在刚刚,奶奶说把刀收好别让孩子碰到了然后妈妈回头朝屋里看,无意间看到了镜子里的景象。因为角度问题,镜子恰巧能映出厨房这边妈妈所在的位置。她居然看到镜子里自己的身边,正有两个穿着肚兜的白胖娃娃,一男一女,女孩从镜子里和妈妈对视着,男孩则是踮着脚,伸手往菜板上够。可当我从屋里走出来以后,那两个孩子就不见了。
  我问妈妈是不是看错了,她却坚信自己没有看花眼。
  而当天晚上,瘫痪的奶奶突然坐了起来,并朝着门口打招呼,并跟我说:这是你大舅姥爷!还有你大姨奶……都来了!都来了!!”要知道,她嘴里说的这些人,早就死了。
  看到奶奶精神恍惚的样子,我有点慌了,急忙给几个姑姑挂电话。期间奶奶一直如此的念叨个不停,直到我大姑大姑父赶来,奶奶突然不说话了,一头栽在枕头上,小声嘟囔着什么。我便凑到跟前,听清了奶奶嘴里说的话,她说:都走了,哎,走吧走吧……”
  看到奶奶重新睡熟,一家人悬着的心,才放下。而结合我妈妈白天的遭遇,家人们都说,应该是奶奶的日子到了。这些故去的亲人来接奶奶走了。只是我大姑父整天都跟公检法的人打交道,平时也是脾气火爆的主儿,所以,他一进来,那些人自知惹不起也就各自散了。
  对此,我是一直抱着将信将疑的态度。不过临近过年,大家也没有过分重视这件事。
  因为按照我家的惯例,初一这天,我要去姥爷家拜年。我穿好衣服之后,来到奶奶床前,在她耳边轻轻地说:奶奶,我走了,要听姑姑的话啊!等我回来!
  到了姥爷家之后,跟往年一样,我舅舅家小我几岁的表弟表妹,粘着我不让我走。于是我就在姥爷家住了一晚。
  等到初二回到奶奶家时,奶奶的状态已经很差了。而且她的视网膜已经变得非常浑浊。一整天,我都在陪着奶奶说话,跟她一起回忆我小时候,和她在一起时的日子。但是奶奶的回应却越来越少,可她的眼神却至始至终,一直没有从我身上移走……
  当天凌晨,我被爸爸从睡梦中叫醒。他虽然没有多说什么,可我却清楚地意识到,自己即将要面对的一切了。接着,我很平静的早已没有了呼吸的奶奶,换衣服、擦身子,也姑妈的嘴里得知,奶奶身上的斑块,在初一那天就出现了……
  停灵的三天,我一直都陪在奶奶身边。握着她的手,摸着她的脸和说话。我多希望能听到奶奶的回应,哪怕只有一句,哪怕只有一个字!可是我的每一句话都是石沉大海……
  这三天,我一滴泪都没有流,在火葬场的时候也是。我犹如行尸走肉一般,随着亲戚朋友的步子,瞻仰遗容。所有人都在哭,可我却哭不出来。
  就在程序都走完了,工作人员拉着奶奶的车子准备离开的时候,我积压在心里整整三天的悲恸,顷刻间迸发出来!我疯了似的嚎叫着冲了过去,拉住了车把,拼命地往后拽!眼泪再也止不住地涌了出来……我高呼着把奶奶还给我,活像一个任性的、不懂事的孩子……
  奶奶在火化的时候,我在门口等待,第一次当着父母的面,抽了烟,一边抽一边哽咽。因为,尸斑的形成,最多不超过死亡后的十二小时,而视网膜溶解,也是发生在死亡后的6小时。所以,大年初一的时候,奶奶的身体或许已经到达极限了,但是她却一直撑到年初三才选择离开……我知道,这一切只是因为我的那句话……
  我去姥爷家之前,对奶奶说的那句话。
  奶奶,我走了,要听姑姑的话啊!等我回来!
  就像为了遵守这个最后的约定一样,奶奶的精神,在身体不断改变、不断衰竭之后,一直坚实地等待着,等着我回家……就像儿时,她会在门口,一直守候着我一样……
  直到现在,每一次回老家祭祖。到拜祭的仪式结束后,家人们都会心照不宣的,给我一个小时的时间,独自呆在奶奶的墓前。到那时,我会给奶奶点上一支烟,放在旁边。然后还像从前一样,陪她说话,给她讲这段时间我遇到的每个人,每一件事,不管是喜悦还是悲伤……我知道,奶奶一定也会在这个时候,在我身边坐,安静的聆听……只是,此刻,我却再也听不见她慈祥的声音了……再也不能投入到她温暖的怀抱里去了……

       已泪目,告辞!祝哈喽怪谈收听长虹,两位主播身体康健!

鬼影纪念章

发表于 2019-8-15 08:22:50 | 显示全部楼层
           
     诗扬哥、龙伶姐你们好!各位诡友大家好!好久不见,甚是想念,又来分享故事了,闲言少叙,直接上故事吧。

         <<女巫的梳妆镜>>

     霆把美国佐治亚州那边的事忙完就打电话通知了我,他说估计后天下午飞机就到南美洲了,还说叫我去机场接他,他不说我也会去的,他是第一次踏上南美大陆。
    两天之后我们在距离罗沃斯最近的机场见了面,寒暄过后,直接切入正题。
   "霆,说说你在佐治亚州经历的事吧。"霆和我是从小玩到大的好朋友,一直以来我与霆都相互保持着一定程度的尊重而又无话不谈。
"不瞒你说,除了神秘文化相关的事宜之外,我在佐治亚州还经历了一件十分怪异的事情,听我给你娓娓道来吧。"
    此时的我们正坐在驶向罗沃斯的一辆大巴上,途径的路上浓郁的拉丁风情尽收眼底。
    霆开始讲述起了近几个月里在美国佐治亚州经历的一件离奇的事。
"我住在佐治亚州的一个镇子上,寄宿在一个四口之家。怀特夫妇是典型的中产阶级,他们的一个儿子和一个女儿都就读于当地的一家高中,他们的房子是坐落在市郊的一栋二层别墅,离房子的不远处有一片芦苇丛,再往远就是铁轨,有时候我在屋里能够听到列车行驶经过发出的隆隆声。
     我经历的这件事现在回想起来真的蛮诡异的,事情就开始于怀特家外面不远的那片芦苇丛里。我们知道芦苇是长在水里的植物,怀特家附近的芦苇丛那里其实有一片水田,种植着水稻。
     那天傍晚夕阳的余晖格外美丽,我没有什么事做,就去芦苇丛那边溜达。芦苇丛旁边有一条小路的入口,那里可以通向芦苇丛的深处,我不知怎么就进了那条小路。小路的地势挺高的,由碎石混合泥土铺就而成,两边的水里一人多高的芦苇虽然生长的并不密集,但是足以遮挡住人的视线,使芦苇丛里的人看不到林子深处的情况。
    我走了大概5分钟,小路在前方转弯了。没想到转弯过后芦苇丛里竟然有一块面积不大的林间空地,林间空地四周都为水包围着,和我所在的小路相对的方向还有另外一条小路通向别处。
      林间空地上站着三个女人,她们正围在一起小声讨论着什么,显然她们没有注意到我的出现。
      其中有一个身穿蓝色连衣裙的女人手里拿着一个手掌大小的翻盖镜子,她半侧着身背对着我这边,正用镜子端详着自己的面容,通过镜子的反射我看到那是一张精致而白皙的脸,嘴唇被涂成了紫色,眼圈和眉毛都是乌黑的,身后的一头金色长发美的摄人心魄。
    另一个穿白裙子略微发胖的黑人女子头顶上戴着一个用绿树枝编织的环饰,她嘴里正说着什么,第三个穿棕色外套黑色裤子的高挑白皮肤女人口中也跟着小声嘀咕着。我一下就听出来这两个女人说的不是英语,而是一种古老的巫术咒语。
     就在我被眼前的一幕深深吸引的时候,两个口中念念有词的女人突然戛然而止了,穿蓝色连衣裙的美丽女人把手里的镜子猛地摔在了地上,盖子合上了,不知道里面的镜子有没有破碎。
     美丽女人回头望着我,一双蓝色的大眼睛泛着微光,含着笑意。她始终都没有开口,但是我的意识里却有一个清脆的声音在对我说:"镜子里能够看到我们前世和未来的样子。

    当我回过神来的时候,三个女人已经沿着另一条小路离开了,只剩下地上的一面翻盖镜子。
    我觉得刚才的画面有些不对劲,但我说不出来问题具体出在那里。
    我鼓起勇气,上前捡起了她们留下的东西,那是一个全金属外壳的简易女用梳妆镜,只是上面的怪异花草图案对我来说是完全陌生的,记得在我小的时候我妈妈也用过一个跟它大小和形状差不多的。
     这时太阳马上就要落山了,我尽快离开了芦苇丛,回到了我住的怀特家里。
     我把那块捡来的镜子藏在了自己屋里的旅行箱里,过了一周的时间才把它拿出来,我一直都没有打开它看,终于有一天在一个阴云密布的下午我反锁了房门,把它打开了,里面的镜片没有破碎。我没有认真直视它,而是用一种漫不经心的眼光扫视而过,可是即使是这样我还是没能摆脱恐怖的梦魇,在镜子里我先是看到了那个穿蓝色连衣裙的女子,而这时的她已不再那样美丽了,她的嘴唇铁青,嘴角流着黑色的血液,双眼混沌,只有瞪着的眼白,哪有什么蓝色的明亮双瞳!她的身体也已经变得佝偻不堪,蓝色的连衣裙也已被一块块难以蔽体的破布所替代。
    这样的画面持续了十几秒钟,接着镜子里的画面有了变化,呈现的景象更加的堕落和腐化:一片片庄稼地正被不知名的大型虫类肆意蚕食;绿色的高大树木七扭八歪,树干上无数的孔洞里爬满了不怀好意的害虫,树木整体居然在因颤抖而呜呜作响,那是树木因为疼痛而在发着呻吟声;天空中模糊一片,挤满了传说中瘟疫时才会出现的巨型嗜血虻,那些曾经骄傲地翱翔于天际的海雕与神鹭早已在自己的巢穴中变成了干瘪的怪异躯壳;千疮百孔的大地之上硝烟弥漫,人们因为一丁点儿的分歧在用脚和手相互踢打,他们的城市早已变成了一望无际的废墟;湛蓝的海洋已被发着冲天恶臭的黑色液体玷污,象征着人类智慧与科技结晶的各种大型船体早已沉没,只有寥寥可数的几只大白鲨、鲸鱼和巨齿鲨还在海洋表面作最后的挣扎;全球范围内的核泄漏事件使大气层被彻底破坏,强烈的紫外线光直接照射在大地之上,核爆引起的烟尘使整个地球表面陷入无尽的黑暗之中,"核冬天"效应笼罩了全球。
   我实在不忍再看下去了,镜子一下脱手摔在了地上,盖子又合上了,我跑开时一脚踢在了它的边框上,它滑到了床底下。
    当我再一次把它找出来的时候,我没有打开它就直接将它送到了当地的一座大型教堂里,有一位满头白发的老神父接见了我。我把这镜子的来历告诉了他,他将这枚镜子放在了教堂的大十字架下方的书柜里,与<<圣经>>、<<福音书>>等各类宗教典籍摆在一起。
     我们一起在上帝面前做了祷告之后,老神父跟我说起了他知道的事情。
    原来那天傍晚我遇见的是当地的两位女巫在向一位守护自然的女神祈祷,为秋季的丰收祈福。
     突然之间我想起了一个可怕的细节,就是这个在我的记忆里十分模糊的细节令我对那天的三个女人产生了古怪的感觉:头戴环饰的黑人女子穿着精致的粉色高跟鞋,高挑的白人女子穿着时下很流行的透气跑鞋,唯独那金色长发的美丽女子是光着脚的,而且她的脚没有贴在地上,她是飘在空中的!!!
      好了,韬,这就是我在佐治亚州经历的一件离奇的事。
     老神父最后说了一句话让我觉得很有感触:'也许我们都理解不了上帝的博大情怀,但是请你铭记:如果我们还是学不会善待彼此,还在破坏环境的话,那么你在梳妆镜中看到的画面有一天将会成真。'"
    霆把故事讲到了这里,不再说话了,大巴士也已经驶进了罗沃斯的街道,我心里回绕着老神父对霆说的最后一句话。

Three Rings for the Elven-kings under the sky,Seven for the Dwarf-lords in their halls of stone,Nine for Mortal Men doomed to die,One for the Dark Lord on his dark throne In the Land of Mordor where the Shadows lie.One Ring to rule them all,One Ring to find them ,One Ring to bring them all and in the darkness bind them. In the Land of Mordor where the Shadows lie

鬼影纪念章

发表于 2019-8-15 08:54:55 | 显示全部楼层
<<女巫的梳妆镜>>是我长篇小说的一个番外故事。
[发帖际遇]: 雲端的王寶韜 在网吧通宵,花了 6 怪币. 幸运榜 / 衰神榜
Three Rings for the Elven-kings under the sky,Seven for the Dwarf-lords in their halls of stone,Nine for Mortal Men doomed to die,One for the Dark Lord on his dark throne In the Land of Mordor where the Shadows lie.One Ring to rule them all,One Ring to find them ,One Ring to bring them all and in the darkness bind them. In the Land of Mordor where the Shadows lie

论坛初级写手活跃会员鬼影纪念章

发表于 2019-8-15 09:17:4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师太 于 2019-8-16 09:18 编辑

自柬
中元未到逝人多,古庙逢春塑玉佛。
业火红莲烧炼狱,丰碑绿铠镇魂歌。
凡胎向善佳因果,野体为非恶鬼磨。
若使心晴随愿破,身为镜鉴念如梭。



吾兄诗扬、吾妹龍伶安好,昨夜旺运而复得会员三月,幸甚、幸甚,必结草衔环以报之。今又逢中元,愿诸位早归安康。

(切换为白话文模式)

昨天到今天的中元节跨夜大爬梯结束了,非常精彩,尤其是大伶伶和老大最后的一个故事,演绎的非常棒,掌声如雷。五个小时的直播,很多的诡友都观看到了最后,可见无论我们的栏目叫什么,大家都会一如既往的支持。

今天的诗多少和这期的主题沾点边吧,古时以铜为鉴可正衣冠,以史为鉴可知兴替,以人为鉴可名得失,所以我们要是不是的自己提醒自己(照镜子),做那个自己想成为的自己。

好了,下面就讲一个我自己杜撰的镜子的故事吧。





镜中

冯秋是个都市白领,她在这个陌生的大城市已经打拼了五六年了,总算是有了些积蓄,而想要长期在这里立足,一套房子必不可少。

可是现在的房价高的离谱,冯秋的积蓄并买不起新房,于是她准备买一套二手房。

挑来选去,她发现有一套位于市中心不远的房子价格便宜的离谱,询问之下中介说是那套房子属于比较老旧的小区楼了,原房主又举家出国居住了,所以便准备贱卖。

冯秋也没多想,便在中介的陪同下去看房。房子所在小区确实看上去有些老旧,大约是上个世纪90年代末的建筑,冯秋和中介正往房子所在的楼的方向走,就看见楼下一堆人乌乌泱泱的围着一辆停在单元门口呼啸的救护车议论。

“哎呀,是租5单元403的姑娘,同屋室友早上发现的,听说是半夜上吊,救不回来啦!”一个带着红箍的胖大妈扯着嗓子和身边的几个老姐们儿聊着。

胖大妈身边一个身材瘦小的大妈看到了中介和冯秋,比了一个禁声的手势,胖大妈呱噪的声音变成了窃窃私语。

不久,救护车开走了,人群也就散了。

中介和冯秋来到了要出售的房子,正是出事的这栋楼—5单元404。

虽然对门刚刚出了事使得冯秋有些不舒服,但当她看到404房子的装修时,那一丝隐隐的不悦便一扫而光,欧式的精致装潢和高档家具使得屋里屋外简直变成了两个世界,更值得一提的是,屋子靠近门的地方还有一面很大的落地镜,这对一个爱美的女孩来说简直是再好不过了。

“这…这房屋价格里,也包括装修和家具么?”冯秋…小心翼翼地询问着中介。

“是的,冯小姐,不过这套房挺抢手的,如果您钟意,还请早做决定。”中介人员一脸真诚的向冯秋解释。

冯秋对房子挺满意,于是就在三天后天办理了过户手续,搬进了这栋房子。

冯秋搬着大包小包的行李再次来到这栋楼的5单元4层,她先是看了看对面403的房门,房门紧闭着,毕竟那里死过人,总是给人感觉毛毛的。但当冯秋打开404房门的时候,落地镜反射的一缕从窗户边透过的阳光打在她身上也打在楼道里,一丝温暖瞬间进入她的心头,她终于有一种自己被这座城市接受的感觉了。

就这样冯秋拖着大包小包进了屋子,“砰”的一声,又关上了房门。

……

就这样过去了几天,冯秋对自己的新家很满意,只是有一点让她觉得纳闷,就是每天凌晨一点左右,房子的门口就会发出“吱呀吱呀”的声音,到了早上就没有了。冯秋想起对门刚刚出了事,也不敢去门口张望,也就任由那个声音响去。

一日,冯秋加班回家很晚,刚进家门正在换鞋就听到那个怪声响了起来,只是冯秋这次才注意到,这个“吱呀吱呀”的声音并不是门外传来的,而是来自自己正在换鞋的身后。

“可是…身后只有落地镜…镜子!”冯秋意识到声音好像是那面落地镜发出的,经管她怕极了,但是那可怕的好奇心还是驱使她一点点的转过了头。

借着门厅的光,冯秋在镜子里看到了自己,只是自己的表情在看到镜子中的其他东西后逐渐变得可怖起来。

镜子中只是比镜子外面多了一样东西—一个吊在房梁上还在前后微微摆动的“人”!那“吱呀”声正是上吊的“人”身体晃荡所发出的。

那是一个女孩,穿着夏天的那种吊带碎花睡裙,头发虽然不是很长,但是感觉湿漉漉的贴在脸上,看不清五官(想也好看不到哪去),手脚都耷拉着,冯秋回头望向镜子中映照的吊着那个“人”的客厅,客厅里静悄悄的,哪里有什么上吊的。可是再次回头看镜子,那个女孩依然吊在客厅里,只是她此时伸出一只手,冲着冯秋的位置摇摆起来,好像在跟冯秋打招呼。

冯秋再也受不了了,穿上鞋子夺门而出,找了个宾馆躲了一夜。

第二天冯秋顾不得上班,请了一个有法力的师傅到屋子里看看。

原来,那姑娘果然是对面403轻生上吊的女孩,不知是什么时候附到了镜中(应该是冯秋看房开门的时候),每天都重复地做着生前最后一件事——也就是上吊,而这姑娘上吊的时间,正是那一日的凌晨一点。

师傅做了法事,告诉冯秋已经把女孩带走了,之后房子果然就再也没有发出过奇怪的响声。只是冯秋还不放心,一天特地凌晨一点跑到落地镜那里去看,镜中哪还有什么上吊的女孩,只剩下一间空荡荡的房间了(空无一人)……



哈哈,这期关于镜子的故事就讲完了,其实编了这么一个故事就是想告诉大家,我们要时刻的以人为鉴,提醒和激励自己做一个什么样的人,不要迷失在像镜子一样的社会中。

吾去也。

[发帖际遇]: 师太 发帖时在路边捡到 3 怪币,偷偷放进了口袋. 幸运榜 / 衰神榜

鬼影纪念章

发表于 2019-8-15 11:21:22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三水古月 于 2019-8-17 03:03 编辑

  哈喽怪谈的两位主播,诗扬老大和大伶伶,你们好呀!  我是三群的湖叔,诗扬老大的胡说,大伶伶的菁淑(这回对了),三水古月,前来买榴莲了!
  闲言少叙,咱们进入正题:
  去年我参加一起群友交流会,来自五湖四海的人,谈天说地,不亦乐乎。
  可说着说着,就说到自己遇到的诡异离奇经历来。
  下面的就是关于镜子的故事。
  第一个故事,这位网友名字叫小A。
  小A由于加班的缘故,很晚才从公司离开,开着电瓶车行驶在空无一人的路上,在拐过一条弯道的时候,忽然从电瓶车的后视镜上看到一辆摩托车以很快的速度冲向他,吓得小A赶紧刹车,往后一看,却愣在原地了。
  后面什么都没有,空无一人。
  而且那辆很明显是摩托车,在空旷寂静的路上,摩托引擎声是非常响的,可是小A根本什么都没听到。
  小A不敢想下去了,赶紧开车回家。
  事后小A才知道,他行驶过的公路,前些天有个摩托车车手,因驾车速度过快,与对面的一辆面包车迎面相撞,摩托车车主当场死亡,身首分离。
  第二个故事,这个网友叫帝骑。
  帝骑是名公司职员,由于前天感冒生病,向公司请了假,病好后才来上班。
  回到公司的他面对这两天留下的工作,就感觉好像感冒复发了,头疼的不行,忙活了整个上午,才把工作量稍稍减轻。
  正所谓人有三急,上完厕所后的帝骑,来到洗手盆前洗手,望着镜子就发现,斜后面厕所的门上有一双手,帝骑一看,撇了撇嘴,就看着厕所门后面慢慢的冒出一张人脸,冲着帝骑吐了吐舌头,扮起鬼脸来。
  帝骑直接翻了个白眼,双手一甩,头也不回的出了洗手间。
  之所以帝骑这么反感,是因为厕所后面那人是出了名的爱恶作剧,经常喜欢躲在厕所里,出其不意的吓你一跳。
  要不是他是经理的侄子,早就被人给收拾了。
  帝骑继续处理他的工作,等他完成所有的工作后,已经是下午六点多了。
  帝骑伸了个懒腰,发现有好几个同事正在聊天,还时不时的发出大笑,帝骑就问他们有什么事这么好笑。
  同事告诉他,那个讨人厌的家伙昨天跟一群狐朋狗友吃烧烤,因对隔壁做了一个恶作剧,结果遭到隔壁那伙人的痛打,现在躺在医院里呢。
  说着那同事打开手机照片给帝骑看,照片里的那个家伙躺在病床上,一脸的鼻青脸肿,看着贼解气。
  帝骑看着照片也笑了起来,可笑着笑着,突然觉得有点不对劲,他问同事这家伙今天没来公司吗?同事笑着说,都被打成个猪头样,哪里敢来公司啊!不怕被人笑话啊。
  这时帝骑彻底笑不出来了,如果这家伙没来,那么在洗手间里看到的那家伙,那又是谁?
  第三个故事,这名网友叫傻橙。
  傻橙跟我们说,过世的人的随身物品,最好不要用。
  这个故事发生在他儿子刚刚一岁的时候,替而已过完生日后,傻橙就替儿子照相,各种姿势各种摆拍,接着他儿子不知从哪里拿来一副眼镜,戴在自己的脸上,傻橙笑着给儿子照了相。
  可下一秒傻橙儿子突然哇哇大哭起来,这把傻橙给吓了一跳,赶紧把儿子抱进怀里哄,好一会儿才停止哭泣。
  傻橙捡起掉在地上的眼镜,才发现这是一副老花眼镜,而且还是他已过世父亲的眼镜。
  不知出于什么心理,傻橙戴上了那副眼镜,他本身就没近视,戴上后自然头晕目眩,可是突然,傻橙猛地抓下眼镜,一脸的惊恐。
  这时他才知道,为什么自己的儿子会无缘无故的哭了出来,戴上眼镜后的傻橙,虽然头晕目眩,却在家里的一角看到某个东西,浑身残破不堪,半脸的血污,这把傻橙给吓的赶紧摘下眼镜。
  傻橙的父亲是出车祸去世的。
  关于镜子的故事就说到这,其实还有其他的诡异故事,不过跟主题不搭,就不说了。希望这三个故事,诗扬老大和大伶伶能喜欢。
  我是三水古月,今后还会来买榴莲的!
  Ciao!

发表于 2019-8-15 14:06:23 | 显示全部楼层
居然又是米若的话题...那就直接贴 之前的那个"一句话"吧:

今天洗脸的时候不小心给镜子上溅了点水,伸手擦拭,手却直接伸了过去。镜子里的“我”正直勾勾的盯着我。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入住怪谈

本版积分规则

关于我们|手机版|哈喽怪谈. ( ICP证:京ICP备15030277号-1

GMT+8, 2020-8-4 02:32 , Processed in 0.464327 second(s), 7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By Weixiaoduo.com Licensed

© 2012-2014 技术支持: 薇晓朵网络工作室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