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哈喽怪谈|诡影重重|影榴莲|惊悚音乐剧|沙石奕站 - 哈喽怪谈官方网站

 找回密码
 入住怪谈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621|回复: 15

[影留言] 本期话题19828——冷不丁又一哆嗦

 关闭 [复制链接]

鬼影纪念章诗扬Fans活跃会员鬼影贡献章

发表于 2019-8-29 05:06:0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恐惧和危险总是猝不及防,就像不化妆出门却偏偏碰上的前任,
本周来聊聊你什么时候防御心最低,然后又因此出过什么惊心动魄/诡异莫名的事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入住怪谈

x
回复 百度谷歌雅虎搜狗搜搜

使用道具 举报

论坛初级写手活跃会员鬼影纪念章

发表于 2019-8-29 09:57:08 | 显示全部楼层
虽然已经周四了,但是还是先占楼吧
[发帖际遇]: 师太 在网吧通宵,花了 7 怪币. 幸运榜 / 衰神榜

鬼影纪念章

发表于 2019-8-29 10:18:5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有角幻也 于 2019-8-31 20:48 编辑

老大,大伶伶,各位诡友,都好呀。这周的榴莲上市有些晚,差点来不及。还好身边有备货,呀哈哈。好了,先开讲故事吧。
我的同事小李,是个人嗜酒如命的话痨。

这话痨到什么程度呢?打个比方:上班一天,宁可讲8小时不切实际的废话,也要嘚啵嘚啵唠叨个不停。所幸,他是个逗比,经常能逗笑我们。人品也还行,因此他的人缘还不错。

但这酒,他喝的可太凶了,一日四顿酒不说。只要不上班,早饭前一定要喝一杯。

有天晚上,我留下值班。小李下班后呆在寝室里闲的发慌。于是他弄了几个小菜和一些酒水,跑到我船上,敲响了驾驶室的门。

我一开门只见小李,左手提着一袋东西,右手拿着一瓶白酒。朝我挑了挑眉毛,甩了一下他的前刘海,猥琐地笑了起来。接着抬起手,晃了晃手中的酒瓶子,阴阳怪气地说到:“帅哥,陪哥们儿整点不?”

我面无表情,“咣当”一下,关上了门。门外立即响起了他焦急的声音:“我开玩笑呢,知道你上班不喝酒。饮料我买了!”

片刻后,我跟小李面对面坐在桌前,吃着菜,聊着天,他喝酒,我喝饮料。原本枯燥寂寞的夜晚,到有了几分惬意。

小李几杯酒下肚,他的“话匣子”可就捧不住了,“话题胶囊”倒的满桌都是。我从桌上随手拿起一颗,只见上面写着两个字——“怪谈”,便立即打开了它.......
小李说:“我跟你说,……你……知道咱们分公司……闹鬼吗?”

看来他的酒可真没少喝,连舌头都有些大了。我摇摇头,示意他讲下去。

“这我是听老师傅讲的。大约八几年,那时候没有大桥和隧道,所以坐船过江的人特别特别多。出事儿那天是迷雾天,公司就暂时停运了。于是,外面等候的乘客越来越多。等到迷雾散了,一开航就出事儿了!”

小李打了个酒嗝,又给自己倒上了一杯。然后接着说。

“那时候哪像现在,又没有保安和警察维护秩序。一开航,人推人那景象实在太吓人了!还没多久,忽然就听见人群里有人惨叫!接着你猜怎么着?”

“踩踏了?!!”我一把按住他端起酒杯的手,焦急地问到。

“是啊,据说当时那个惨呐!活生生踩死好几个人!其中有个女的,还是孕妇,被踩得孩子都掉出来了!

据说,那孕妇怨气特别大。出事以后,有几个睡公司寝室的人,听说是八字轻的,晚上起来上厕所能看到她的鬼魂,怀里抱着一滩血红血红的肉,用凄厉地声音唱着儿歌。而且,谁跟她对上眼,她就会追过来,一边喊:还我命来!还我命来!”

我笑了笑:“得得得,这么low的台词,也就你能编出来。连中国恐怖片现在都没这种台词儿了!你小子不会骗我吧?我在这好几年了,我怎么从没见过啊。”

小李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说到:“那女鬼具体喊的啥,我可真不知道。不过,后来,那时候的分公司经理找“会看”的人来过。那人说他也没办法,得死两个人,才能化解。”

小李刚端起酒杯,我又把他的手按了回去,让他先讲。

“过了一段风平浪静的日子,就有这么一天,有个新来的小伙子晚上起夜,就再也没回来。第二天,公司上下和家属一起找,渺无音讯。后来报了警,查了几天也没个消息。

就在大家都以为他失踪了的时候,真相浮出水面了。恰巧,当时公司安排船舶挖泥,清除码头周围的淤泥。晚上,挖泥船工作的时候就把那个小伙子给挖出来了!警察调查以后发现,说他是自杀,身上绑着几块很重的钢材跳下去的!”

“那不会是他杀吗?被人杀了再推下去。”我一把夺过小李的酒杯,着急地问。

“不能,不能,据说这小伙子人品挺好的,从没跟同事红过脸。最主要警察说,他是用铁丝绑的。而且绑的死死的!你知道的,那粗铁丝非得用铁钳拧,才能拧的紧。他手上一道道皮开肉绽的伤痕,都是铁丝勒出来的,你想想他用了多大劲!而且,除了手指上的伤,其他部位几乎没有伤痕。不可能仇杀,又没有动机,还没有搏斗的痕迹。可不就是自杀吗!依我看,这一定是中了那个女鬼的邪,不然谁敢对自己下这个狠手!”

说完,小李伸了伸手,示意我把酒杯还给他。


“嘶……哎哟,卧槽!!”我不禁脑补了一下,那小伙子不顾疼痛用力绞动粗铁丝,直至皮开肉绽,血肉模糊的双手。不由得倒抽了一口冷气,哆嗦了一下,赶紧抓起杯子,喝了一口饮料。但入口才发现这竟然是酒!!“噗”的一下全都喷在了小李脸上!

小李呆若木鸡,眨了眨眼睛,接着对我哭天抢地的嚎到:“我滴个娘艾……这tm最后一杯!喷我脸上……还不如吐我嘴里呢!哎呀……!”

说着小李趴在桌上,丧气地锤起桌子来。

我见他这副垂头丧气,抓狂的鸟样,不由得笑出声来:“行了行了,明儿个给你整瓶带劲儿的。伏特加,生命之水。好吧?”

小李立即抬起了头,脸上又重回了平日里那一脸猥琐的笑容:“角角(我的代称),伏特加是啥味儿啊?好喝不?”

我眼瞅着他哈喇子都快流下来的衰样,无奈地笑了:“当然好喝啊!老毛子拿他当国民级饮料,喝完光着膀子,满大街躺,能不好喝吗。”

小李笑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缝,显得更加猥琐了。

我故意扯开话题,说到“哎?对了,按照你前面所说的,如果那小伙子真要是中了那女鬼的邪,被害死了。那么这第二个受害者是谁?”

“咚咚咚……”就在我问出这句话的时候,一阵敲门声打断了我们。我烦躁地走去开门,一边答应了一声:“谁啊?!”

门外……响起了一个熟悉的男声:“我!小李!”

我立即停住了脚步,一股寒意瞬间侵袭了全身!我僵硬地扭过头看着坐在桌前的小李,只见他正长大着嘴巴,惊恐地瞪着我,又慌张地看了看门……

敲门声非但没有停下来,还演变成了砸门声!门外的人拼命地喊着:“角角!我在门口听半天了!你一个人跟谁聊天呢!咱们公司可不干净!快开门!”

饭桌前的小李突然站了起来,惊慌地朝我吼到:“别开门!门外一定是那个女鬼啊!”

“角角!快开门啊!”

“别开!开了我们都得死!”

在他们此起彼伏,歇斯底里的叫喊声中,我感到剧烈跳动的心脏,忽然开始变得缓慢,视线开始模糊,眼前一黑,意识渐渐地远去……

(完)

其实这篇节选自我正在写的长篇故事,做了一些改编,但这次没什么脑洞,就是流水账而已。文笔不佳,望见谅。至于这篇长文哪天能完成,根本没数......在下告辞!溜了溜了。



发表于 2019-8-29 10:33:27 | 显示全部楼层
大佬们,出来讲故事啦
[发帖际遇]: 七古龙东枪 乐于助人,奖励 8 怪币. 幸运榜 / 衰神榜

鬼影纪念章

发表于 2019-8-29 10:48:19 | 显示全部楼层
两位主播好,大家好。
我是一个及其缺乏安全感的人,大学时期也是常常背着一个大的双肩包,背后有东西靠着才会感觉安全。无论去哪,一个人的时候总会很警惕。但跟朋友们在一起,会放松,会放下戒备。
记得一次,大三期末考试期间,我与宿舍的三个女生约定好,考完试在自习室集合,准备晚上出去搓顿鱼头煲。不同专业不同考场,所以大家出考场时间不一致,我到达自习室的时候还有小戴同学没到,大家都在一个靠窗的自习桌坐下,小声讨论晚上准备点些什么菜。在讨论期间,小王同学突然说想上厕所,女生嘛,一个提议另外两个立马也会有尿急的反应,所以三人结伴去厕所。自习室人多,厕所也会相对拥挤,我们就想着去自习室对面的图书馆上,毕竟那边人少,厕所环境还好一些。于是乎,我们三人穿过长廊去了图书馆二楼的厕所。
图书馆厕所只有3个隔间,所以我们一人一个,我在最里边靠窗户的一格(习惯性选择)。我们三人还谈笑风生。从监考老师的地中海说到食堂阿姨的抖手病,一切都是这么的轻松和谐。
小王和小毛同志,结束后,问需不需要等我,我想也没想回答“不用,你们去自习室等小戴,要是她到了,凑上她,在校门口集合,我结束后直接去校门口。”
她们走了后,我还悠哉的看着手机。她们刚走几秒,有人推门进来了,我还听到了进隔间的声音。没在意,感觉是在我隔壁。因为是快下午五点半多了,心想还有人这么认真在图书馆看书到这个点啊,但眼睛还是盯着手机看。
在看手机的同时,无意见瞟了一眼旁边的空档处(隔间隔板下面有15cm左右的空档),能够看到隔壁穿的鞋子。看到鞋子的那一刻,好奇怪。隔壁那人鞋头朝向跟我相反。(我不知道大家是怎么在公共厕所如厕的,我个人是背靠墙,面对厕门),隔壁那人正好跟我相反,“她”是背靠门,面对墙。我于是多看了一眼,我更奇怪了,这“女生”的鞋子好大啊,目测有四十几码。我就顺着那鞋头的方向往后看了一眼,隔壁地上趴着一双手。
我这时,条件反射,立马站起来。什么都没想,大喊“你谁啊?”,还用力拍隔间的门板,想用威慑力震住“她”,“她”似乎也站起来了,没动静。我不敢出去,顶住厕所门,假装打电话,大声说“XX学长,快带人来图书馆二楼西侧的女厕所,这里有个变态,快带人来....”隔壁听到后,立马开门逃走了。
其实那时候我根本没给什么学长打电话,听“bangbang”两声关门的声音,我才回过神,打理好自己,出了厕所。
出了厕所之后,我在回自习室的期间,一直在回忆那双四十几码的灰白色球鞋,还有土白色的休闲布料的裤子。让我想起就在自习室我们桌的隔壁桌,坐在角落里的那个男生。我就疾步走回自习室,回到座位,问小王“隔壁桌那个男生是不是刚刚回来?”,小王说“哪个啊?没看见...”是的,那个男生太不起眼了,根本没人注意他。我就盯着他,他有些做贼心虚的时不时抬头扫一眼,三分钟不到,他就起身,急急忙忙的低着头,快步走了。
我没看到人脸,可能由于当时的惊吓和慌张,我的记忆有偏差,我也不敢断定就是那个在角落里不被人注意的男生就是那个偷窥猥琐男。
但这个经历,给我惊吓够猝不及防了。无论在哪,总有些不怀好意的人能给你带去意想不到的惊吓。
还好这事发生在校园,还好那男生看着挺柔弱,还好我机智的躲过了一劫,没有更大的伤害,没有更多的损失。

鬼影纪念章

发表于 2019-8-29 13:14:44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诗扬哥龙伶姐,大家好。 ○我是砂/沙/莎,上一次在直播间问及除了邮箱论坛还有什么投稿方式儿被吐槽的倒霉小孩,在此解释一下在此之前我还没有摸索到如何正确使用论坛而我的电脑出于各种原因无法发邮件无奈才问了这样的问题。 ○我是一个很敏感的人,无论是从感官上或者情绪上都是,而我今天要讲的事与主题相关却不是灵异事件,其作用也最多是起到一个警示的作用,不知道能不能被读到。 ○11年前,也就是2008年。我正在去表妹满月酒的路上,我和爷爷到了公交站才发现忘了带给表妹的礼物,爷爷让我在公交车站上等着,他独自返回家里去取。此时我的心中忽的升起了一股极度不好的预感,百般要求他带我一起回去,可爷爷拒绝了,留下年仅7岁的我独自留在公交站上。爷爷走了一会儿后,来了一个年近50的男人,他穿着一件墨绿色的棉外套,带着一顶土黄色的帽子都很破旧,他咧开嘴露出了一嘴黑黄的牙着冲我笑拉着我的手臂要拉走我,我害怕极了但弱小的我没有反抗的力气就这样被他拉进了公园,还把手伸进了我的裤子里.......直到满月酒结束我也没有反应过来。 ○可当时我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知道不是什么好事,我吓蒙了直到后来我才知道那叫猥亵儿童。这件事给我留下了不可磨灭的阴影,也是后来一段时间压力积压时压垮我的最后一根稻草,我疯癫了一段时间,我有时会欺骗自己我该庆幸自己当时不是被拐卖或是jian杀。 ○不过我现在已经脱离了当时的情绪缓过来了,说起来了我从小到大就没遇到什么灵异的事,最多是做梦,但我的朋友有许多遇到奇奇怪怪事的,还有天生阴阳眼(家里有一个看事的,外婆还是奶奶我忘了(ω ))。虽然我没遇到什么奇怪事,但我特别倒霉,其程度有点像屌丝道士的意思,可我从小就能预感到这些事的发生(但是一个也没躲过(*)),还有就是我意念很强的时候,有时(随机)可以人为的预测一些东西(比如彩票号码,盲盒里的玩偶),或者让某事发生(让起球炸掉,让讨厌的人摔个狗吃屎),虽然听上去有点像巧合,但是巧合发生多了就不像巧合了不是吗?咳咳,今天先说这点吧,(也不知道我留言的方式格式对不对,)下次有机会的话再来留言,希望被读到_(:з」∠)_

鬼影纪念章

发表于 2019-8-29 13:17:06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诗扬哥龙伶姐,大家好。 ○我是砂/沙/莎,上一次在直播间问及除了邮箱论坛还有什么投稿方式儿被吐槽的倒霉小孩,在此解释一下在此之前我还没有摸索到如何正确使用论坛而我的电脑出于各种原因无法发邮件无奈才问了这样的问题。 ○我是一个很敏感的人,无论是从感官上或者情绪上都是,而我今天要讲的事与主题相关却不是灵异事件,其作用也最多是起到一个警示的作用,不知道能不能被读到。 ○11年前,也就是2008年。我正在去表妹满月酒的路上,我和爷爷到了公交站才发现忘了带给表妹的礼物,爷爷让我在公交车站上等着,他独自返回家里去取。此时我的心中忽的升起了一股极度不好的预感,百般要求他带我一起回去,可爷爷拒绝了,留下年仅7岁的我独自留在公交站上。爷爷走了一会儿后,来了一个年近50的男人,他穿着一件墨绿色的棉外套,带着一顶土黄色的帽子都很破旧,他咧开嘴露出了一嘴黑黄的牙着冲我笑拉着我的手臂要拉走我,我害怕极了但弱小的我没有反抗的力气就这样被他拉进了公园,还把手伸进了我的裤子里.......直到满月酒结束我也没有反应过来。 ○可当时我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知道不是什么好事,我吓蒙了直到后来我才知道那叫猥亵儿童。这件事给我留下了不可磨灭的阴影,也是后来一段时间压力积压时压垮我的最后一根稻草,我疯癫了一段时间,我有时会欺骗自己我该庆幸自己当时不是被拐卖或是jian杀。 ○不过我现在已经脱离了当时的情绪缓过来了,说起来了我从小到大就没遇到什么灵异的事,最多是做梦,但我的朋友有许多遇到奇奇怪怪事的,还有天生阴阳眼(家里有一个看事的,外婆还是奶奶我忘了(ω ))。虽然我没遇到什么奇怪事,但我特别倒霉,其程度有点像屌丝道士的意思,可我从小就能预感到这些事的发生(但是一个也没躲过(*)),还有就是我意念很强的时候,有时(随机)可以人为的预测一些东西(比如彩票号码,盲盒里的玩偶),或者让某事发生(让起球炸掉,让讨厌的人摔个狗吃屎),虽然听上去有点像巧合,但是巧合发生多了就不像巧合了不是吗?咳咳,今天先说这点吧,下次有机会的话再来留言,希望被读到_(:з」∠)_

发表于 2019-8-29 13:18:5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Undertaker1693 于 2019-8-29 13:31 编辑

惊吓是一瞬间的事,而心理阴影是伴随数年的。以下,分享一个不起眼却让我阴影深刻的故事。

又是一个炎热的夏天,整个城市宛如巨大的蒸笼,让人身心煎熬。
我去一位朋友家做客,我们在空调房里边吃零食边谈笑风生,好不快乐。
“我帮你去把包装纸丢掉吧。”我说,随之不顾朋友的阻挠,穿过客厅,来到厨房的垃圾桶,打开盖子,准备把这堆讨厌的熟料垃圾导入泛着腐腥味的圆桶里。
就在此时,桶底下,有一样东西吸引了我,是一颗鸡蛋大小的田螺壳,完好无损。
“话说我真的服了,下个月就要出国,养在鱼缸里除藻的田螺绝必无法带上飞机,放生野外又怕影响环境,于是我就把它放热锅里煮了一下才扔,确保活不了,哈哈,我聪明吧?”朋友见我盯着垃圾桶发呆,就随口解释道。
我听后有些小小的不适,心想是自己喂养过的宠物,养不了可以送人,何必结束它的生命呢?我向来是一个想太多的人啊。
见那枚螺壳品相不错,于是我偷偷带回了自己家,打算洗干净后把肉挑出扔掉,保留贝壳作为收藏。
将它带回家之后,我就迫不及待将其泡在清水中盆中。半开的圆盖,熟得泛红的螺肉让我感到有点恶心。
我转身去到杂物间拿镊子和手套对付这尸体,翻箱倒柜折腾了十来分钟才凑齐工具,当我重新看向那盆泡着死去田螺的水盆,让我至今难忘的一幕发生了。
被开水烧死的田螺居然在水底下正常爬行,两条触须伸得很长,正在水中探寻着什么食物似的——田螺还活着,并且生命状态很好。只是,肉的颜色依旧是煮熟的模样,褐红褐红的,异常魔幻。
于是,我收起镊子,拿出玻璃鱼缸,准备将这只大难不死的田螺养在房间。
我,喜欢这些安静的宠物。
晚上,与那位朋友煲电话粥,我跟他说了田螺莫名复活的事情,而他,却不以为然道:“嘿,你真是脑洞大开,这怎么可能,别说笑了,100度的开水加上茴香辣椒滚了可是有一分钟呢,肉都红了,一口吃下去都没问题。”
我附和笑着,并向他鼓吹着自己运气多好多好。
接下来的一个星期里,我每天早上都查看那只幸运的田螺,它的状态非常好,来家里的第二天还生了很多只小幼崽,真是个称职的母亲,总是在最安全的地方把孩子带来世界。我投喂一些小虾和水草,看它在水中悠闲地吃着食物,吐着泡泡,久违的喜悦充斥心头。

然而,好景不长。
一个星期过后的某个周末的早晨,本打算睡懒觉的我被一阵恶臭惊醒,卧室的空气闷热而潮湿,好比万年不洗的厕所,混合着尿液、粪便、呕吐物的气息。
我疑惑地睁开眼睛跳下床,寻觅着气味的来源。
书桌上的鱼缸,此刻是异常浑浊。
不详的预感促使我小心翼翼地查看——
只见那只田螺的肉壳早已分离,飘荡在脏兮兮的水中,水里游动着不知名的细小生物,一部分啃噬着腐烂发泡的螺肉,一部分....甚至要从缸里爬到外面来——
这,这完全不可能是一夜之间的杰作!
这....这完全就是....完全就是死了几天之后的光景!
我今天凌晨起夜的时候看到的鱼缸还是清澈无比,大田螺悠闲地在水底爬行,它的孩子在水草和石头上栖息.....怎么可能一夜之间,就是如此状况......
惊吓让我尖叫,惊动了客厅里的母亲,她急匆匆推开我卧室房门,惊恐地看着我和桌上那缸可怕的污水,双手捂鼻,跑回客厅,一边呕,一边大喊着:“怎么回事!是化粪池爆炸了吗!真的见了鬼了!”
这天本来是美好的周末,然而,却变成了意外的大扫除日。连缸带水处理掉尸体,还差点堵了下水管,真是要有多恶心就有多恶心.....。
处理完罢,我躺在床上呆呆地望着天花板,卧室依旧残留着难闻的气味,发现尸体那刻的惊悚感一遍一遍在脑海重演。我能给自己的唯一解释就是......这只被煮熟的田螺早已死去,而我,却把尸体这样养了一个星期之久。

发表于 2019-8-29 17:05:27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占个楼,不知道说什么,就给大家劈个叉吧

鬼影纪念章

发表于 2019-8-29 17:42:29 | 显示全部楼层
占楼吧!现在不敢打十个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入住怪谈

本版积分规则

关于我们|手机版|哈喽怪谈. ( 京ICP备15030277号

GMT+8, 2019-9-16 04:48 , Processed in 0.296875 second(s), 7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By Weixiaoduo.com

© 2012-2014 技术支持: 薇晓朵网络工作室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