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哈喽怪谈|诡影重重|影榴莲|惊悚音乐剧|沙石奕站 - 哈喽怪谈官方网站

 找回密码
 入住怪谈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753|回复: 55

[影留言] 本期话题190903史上最強の伝说——校园での诡异事件2019秋季SP

[复制链接]

鬼影纪念章诗扬Fans活跃会员鬼影贡献章

发表于 2019-9-3 13:09:2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开学了,大家看图说话吧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入住怪谈

x
回复 百度谷歌雅虎搜狗搜搜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9-3 14:16:29 | 显示全部楼层
啊啊啊啊啊啊!!校园诡异事件终于来了,先占楼等大佬

活跃会员论坛初级写手鬼影纪念章

发表于 2019-9-3 14:59:0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东方龙 于 2019-9-4 12:54 编辑

(共2457字,正好没超!)
诗杨哥龙伶妹二位主播好!各位鬼友大家好!我是东方龙!
    本来是想写我超市里的一些怪异事件的,但是不巧,正赶上哈喽怪谈重磅传统主题《校园诡异事件》的到来,所以我只好把那篇文章留到以后,有机会再分享给大家了。
    我已经离开校园很多年了,早已变成了冷漠与自私并存,谎言与背叛相交的,这个悲惨世界中的一员。当然,我并不是悲观,可这正是我们这个社会中不可缺少的一小部分。失去这一部分,我们或许也会失去一些生活上的激情,会失去一些感情上的羁绊。不好意思各位,说得好像有些偏了,其实我想说的是,不管遇到任何生活上的困难,还是感情上的伤害,我们都不要失去自我,勇敢面对,学会自我疗伤,才能走出困境。
        以下我要讲述的故事,是女生寝室的恐怖事件,当然,主角并不是我,也不是我所亲身经历的事情,原因很简单,我是男生。为什么我不讲我自己的学生时代?因为我不想去回忆那些经历,至于什么原因,连我自己都说不上来。除了感情上的哀伤之外,唯一的原因可能就是我不想老去,回忆自己的学生时代,或许就是我正在慢慢老去的一个象征。
    这件事情是多年前,我的妹妹讲给我的,她是亲历者,基于故事的恐怖性,可能会给在座的住校生带来心里上的影响,尤其是女生,所以我建议胆小的女孩快速跳过这篇文章,以免给自己带来心理阴影。别说我没提醒,切记!
    那年我妹妹上高二,学校离家还是很远的,住校,那是再正常不过的了。至于哪所学校,我就不提名字了,怕影响不好。    现在学校的寝室,一般人少的话上铺是床,下面是电脑桌之类的,人多的话,上下铺是一组床,一个寝室可以放下四组床,最多可以住8个人。我妹妹这个寝室住了6个人,有一组床没住人。这6个女生就一直把这组没住人的床,当成了存放东西的地方,比如洗漱用品,衣服鞋子,毛巾啥的。
    有一天来了一位新同学,被分配到了她们的寝室。我妹妹这几个女生,就帮忙把那组床下铺的一些东西都挪到了上铺,她就自然而然的住在了下铺,这个新来的女生就感到特别暖心,挨个道谢,恐怖的事情就从这一晚开始了。
    现在整个寝室一共是7个人,当她们熟睡到午夜的时候,突然被一句叫喊声惊醒,“有鬼啊!”所有人无一幸免的全部醒来,大家打开了灯,发现新来的那个女生正蒙着被缩成一团瑟瑟发抖。几个女同学走过去问她怎么了?她带着哭腔说:“有鬼!有鬼啊!”大家四处看,都相视而笑说:“哪有什么鬼啊,你是不是做梦了?”
    新来这个女生就说:“不是做梦!刚才不知道什么原因我突然醒了,但是总感觉我上铺有人,然后我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就想把脑袋挪到床边向上看看,我就看见从上铺的床沿边探出来一个人头!那是一个女人的人头!白白的脸,眼睛里嘴里还滴着血,我都能感觉到那血滴在我脸上,从上铺往下看着我,我就跟她对视着……”说完她就又哭了起来。
    其它6个人根本不信,拉着她往上看,对她说:“你看看哪有什么鬼,咱寝室6个人加你才7个人,这上面都是咱们的一些生活用品,连人都没有别说鬼了!”这新来的女生还是很害怕,大家也都没办法,只好关灯,但是谁都没睡踏实。
    第二天晚上,还是那个午夜时间,这个女生又醒了,不知道是被尿憋醒的还是怎么的,她突然看见上铺出现了一只脚。昨天看见的是人头,这次是一只脚,不是一双脚,而且那是一只女人的脚。大家都知道,男生脚跟女生脚不一样,女生脚很修长很白,但是也有女生的脚很粗,就像急于要甩籽一样。为什么这一看就像女生脚呢?它很修长很细很白,男生可能也有这样的脚,但一般都带毛,女生很少,说的有点多了,反正这只脚就是女生的脚,从上铺耷拉下来,就像一个人睡觉时呈现一种“大”字形一样,很随意的脚伸得很远那种。
    这个女生又被吓的魂不附体一样大叫“啊鬼!有鬼啊!”
    寝室所有女生又呼啦一下又全特么惊醒!大家都骂她“你有病啊!连续两天晚上了,你还让不让睡觉了!”
    这女生满头大汗开始收拾东西,死活不在那张床上睡,说“我不在这住了,这床上面真有鬼!”
    我妹妹睡在她对面的下铺,有点心软,都大半夜了,就对她说:“要不你就跟我挤一宿吧,你不敢在那睡你总鬼鬼鬼的,别人还能睡觉吗?”她说她不敢睡在外边,想睡在里面靠墙的位置,我妹妹说“那好,这回行了咱俩一起睡,你别再喊了。”
    但是那女生受到惊吓一时半会睡不着,她面对着墙,人总是有好奇心,越是害怕有时候就越想知道,她还是感觉她原来住的那个上铺有人。她不是靠墙睡吗?一般在里面睡的话看斜上角的上铺是能看见的,下铺她看不见因 为我妹妹在旁边挡着。
    借着外面的路灯跟月光她就转过来,想看看对面上铺到底有什么的时候,刚一转身,她隐隐约约看见上铺躺着一个女人!
    那女的脸煞白,鼻子眼睛嘴流着血,一只脚从床边耷拉下来!哎我去!当时那女的没被吓死,“啊!有鬼啊!”又他妈一声喊,这次把身边熟睡的我妹妹吓了一跳,起来就骂她“你还能不能让人好好睡觉了,臭不要脸的!”
    她说真有鬼,我不行了,不能在这住了,太吓人了!然后收拾完东西就跑了,大半夜的不知道是去网吧了还是去别的寝室了。但是听她这么一说连续两晚都这样,我妹妹她们6个人看不见,就她能看见,心里都挺发毛了,一宿都没睡。
    第二天早上那个新来的女生就没去上学,后来听老师说她转学了,这也破了这个学校的记录,新同学来两天就走了。
    她走了之后,我妹妹这一寝室的女生都不敢住了,都搬走了,有人说那女生有阴阳眼啥的,或者她是灵异体质阴气重,只有她能看见。
    后来才知道,知道了答案更恐怖,那寝室里那个上铺曾经死过一个女生,是自杀的。学校自杀无非就两种,一是学业问题,二是为情。这个女生就是为情自杀,当时是喝农药死的。死的时候很惨,眼睛鼻子嘴七窍流血。最后这寝室变成仓库了。
    如果非要解释一下可以说这女生是幻觉,有神经病,或者做梦这都可以理解,但是那上铺确实是死过人,这谁都隔应,而且自杀的人是投不了胎的,死在寝室里,那鬼魂一直在寝室里飘这多恐怖!想想就寒毛直竖谁还敢在那住!
        好就写到这吧,再次声明,这是真实事件,如果在座的某位同学因为这个故事心里上受到影响,与本人和哈喽怪谈无关,请谨慎收听!
        哈喽怪谈红红火火,主播事事顺心,鬼友们开心快乐!东方龙。

点评

你可以写成学校厕所  发表于 2019-9-3 15:45

发表于 2019-9-3 16:23:18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就听着!不太会讲故事

论坛初级写手活跃会员鬼影纪念章

发表于 2019-9-3 16:54:5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师太 于 2019-9-6 09:48 编辑

采桑子·学-问
桑林舍竹求知冷,点缀红灯,谈笑余生,
不与江南仕子争。
来年书院斑斓影,沟壑难平,雷厉风行,
鹏鸟扶摇山海鸣。


吾兄诗扬、吾妹龍伶安好,立秋已月余而干热,奈何流连十四载青春之艾泽拉斯,无垢而怀旧,乐此不疲,如有怠慢,务必宽恕则个。

(白话文模式)

作为《魔兽世界》铁粉,八月底的怀旧服无疑使得我这十四年的魔兽老兵重回艾泽拉斯,再重温那最初的激动,虽然物是人非,但是关于这个游戏的故事,一时半会儿是说不完的。

言归正题,开学季开始了,又到了校园诡事,春季SP的故事因为字数太多而没有被念,所以这次我准备把春季的故事再拿出来。



《那啥学院不可思议の事件簿》

.飘渺の520


那些已经是十四年前的事情了,但是直到现在,我依然记忆犹新,虽然我看不到那些东西,但我始终相信,他们是存在的。

我生活在帝都,大学上的是帝都一所非常有名但教学质量并不怎么样的大学(北大、清华、联大、那啥)

对了,我上的就是那啥大学,北京孩子都懂的。

我们上大学的校区是在帝都西北侧的航天城那边,当年出了学校就是村儿了。

甚至在晴朗的清晨,在楼道东头的窗边,可以看到徐徐上升的太阳、熙熙攘攘的操场还有不远处的庄稼田。

我所经历的几件有趣而诡异的事件便发生在此了,这里除了这些离奇的事儿,也承载了我四年的青春。


这件事发生在我大一的时候。那时候我还不经常刷夜(起码第一学期不经常刷),所以还是住宿舍的。

我们宿舍楼高五层,我们位于顶层,宿舍南北两面分别以奇数偶数排列(南边的宿舍号是奇数,北边反之)。

我们宿舍号是519,是南面宿舍的倒数第二间,而楼道最靠东的521似乎离我们的宿舍有点远,中间像是有间宿舍但被砌了起来似的。

然后北面的是偶数宿舍,对着我们的分别是516宿舍、518宿舍、522宿舍,东侧楼梯。

嗯,没错,你没看错,的确没有那间520宿舍。

喜欢猎奇的我顿时来了兴趣,便开始寻访学长,查找这520宿舍消失的来龙去脉......

也不知道是以讹传讹还是真实的,从一些学长口中得知,以前这楼是有520宿舍的,但因为好像有学生在这间屋子中死去(死亡原因不明,应该是自杀)便封了屋、砌了墙,改了屋号,变成了现在这版模样。

“看来跟我推测的没错,东边隔壁果然之前是有间宿舍的。”听完学长的鬼扯后我这样想。

知道这件事后其实一段时间里并没有什么奇怪的现象发生,直到大一第一学期冬天的一个晚上。

先说说我们宿舍的构造,南北向的六人间,进门左侧是储物柜,然后是上下铺,而右侧是两张上下铺,由于我们几乎不会在宿舍里学习,所以两张桌子被叠罗汉般的横在左右两边上下铺的中间,靠着窗户,这样两边上铺的室友就可以把一些零碎的东西放在叠在上面的桌面上了。

我是宿舍的老大,睡在一进门右侧的下铺,我上铺是阿翔(老五),我们里面下铺的胖欣(老三)走读所以床空着,胖欣上面睡着“小的儿”(老四),左侧上下铺则分别住在“爽哥”(老二)和小猩猩(老六)。

屋子里只有我和“小的儿”(用京音儿读der)是抽烟的。我那时抽香格里拉或者红云,“小的儿”则一般是红梅或者白塔山。

我俩“臭味相投”,成了好朋友,到现在也是如此。而奇怪的事情也发生在“香烟”上。

“小的儿”习惯睡前抽一支,睡醒抽一支,睡前抽完烟就会把烟放在靠着他的叠在上面的桌面上。

冬天天儿挺冷,窗户都不会打开,晚上一般都会锁门,所以说当所有人都沉睡的时候,这件宿舍其实就是一间密室了。

那天,我跟“小的儿”一起抽完一支睡前烟,我看到“小的儿”把抽剩下的半包红梅放在他边上的桌上就睡了,而且我确实看到屋里靠近“小的儿”头顶位置的窗户是紧闭的。

于是我如往常一样沉沉的睡去。

......

我睡眠一向是很好的,都是一夜无梦到天明,结果第二天,我一个激灵就突然醒了,与其说是一激灵,不如说是冻醒的。

我环顾了宿舍一周,没有人起床,门好好锁着,但是小的儿头顶上的那面小窗户却是开着的(推拉式的)。

外面的天空依然深沉,而那扇开着的窗户仿佛在沉重的呼吸着,吞噬着混沌的、迷离的黑色天空。

“小的儿、小的儿!”我怕我兄弟着凉,想叫醒他关窗户,毕竟关窗的那个位置只有“小的儿”够得到。

平时“小的儿”睡眠很浅,几乎是一叫就醒。而今天我却叫了他很久,他才幽幽的醒了过来。

“你丫也不嫌冷,大晚上的开窗户睡觉!”看见他醒了,我调侃道。

“...开窗户...我没开啊...”小的儿明显还不是很清醒,但是他的手已经不自觉的往上面桌子上开始摸烟去了。

“wc!这怎么回事!”小的儿一声怪叫。

我抬头朝他看去,那一幕我至今依然清晰的记得,他手中拿着的是一包硬盒儿的白底有灰色亮银条的“520”香烟。

要知道当年这种烟,我们这些个大小伙子是不屑抽的,一般都是女孩儿才爱抽,到底是谁放在这的?而“小的儿”的烟又到哪去了?“小的儿”头顶的窗户又是谁拉开的呢?

随后更诡异的事情发生了,当“小的儿”打开烟盒,里面只有三支烟了,而这三支烟却是“小的儿”的红梅(因为520是细烟儿,而且过滤嘴是白色的,而红梅是正常烤烟儿,过滤嘴是黄色的)。

而在那黄色的过滤嘴上却用红色的水儿笔竖写着“520”!

...

也许是谁的恶作剧吧,多希望真的只是恶作剧而已。

毕竟也许不是所有在这个密室里的人都知道曾经的隔壁那间消失的宿舍好像是“520”吧...


这期就先讲《那啥学院不可思议の事件簿》中的这一个故事吧,其实这是我上大学时一系列的几个诡异的事情组成的,剩下的故事以后校园诡事SP再接着留了。提前祝愿诸位中秋喜乐,吾去也......



[发帖际遇]: 师太 乐于助人,奖励 7 怪币. 幸运榜 / 衰神榜

发表于 2019-9-3 16:55:18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唠叨的辉辉灰 于 2019-9-5 11:46 编辑

诗扬哥龙伶姐好!刚才花了一上午写结果乱码了,心态大崩,但是这个故事我一定要讲。    校园诡异事件这个主题貌似离我很遥远,我未曾有过让我疑惑甚至害怕的诡异经历,但是说到校园故事,我还是想留下我的身影。
    小学一年级开学,我就注意到了那个女生——岚岚。一袭白裙,鹅蛋脸,大眼睛,皮肤白皙有光泽,殷红的嘴唇总能让我心心念念,记忆中的她总是那么漂亮精致,即使以我现在的审美来看她仍然是个美人胚子。她是那种你总能在人群中第一眼就找到的女孩子。那时的我跟其他小孩不一样,他们还在看光能使者和四驱兄弟的时候我就在跟着姑姑追流星花园和水晶之恋了,所以暗暗在心中埋下了爱慕,或者说仰慕的种子。
    由于我的刻意接近,她的两小无猜,我们顺理成章的成为了好友,在我们那个年纪男生和女生玩是要被浸猪笼的,只要有人起哄说谁和谁是一对,两人就能老死不相往来,而我不怕,听到有人这样说心里甚至还会窃喜,见她也没有疏远我,我还是很开心的。每次清洁大扫除我们都会把桌子搬到教室后面方便打扫地板,等到完成打扫再把自己桌子搬回来,班主任也不会要求同学们坐以前的位置,这个时候就可以自由选择坐哪里,和谁坐,我俩也顺理成章的成为了同桌。我以为我们两个会一直好好相处下去,一起升初中,高中,大学,甚至结婚,正所谓青梅竹马。BUT!There is always a BUT。
    到了二年级,我每天都会买辣条我俩一起吃(那时候流行唐僧肉和斑马肉,口感好,有嚼劲,回味无穷)一天中午我拎着两袋辣条走进教室,眼前的一幕让我心碎,她居然在另一个男生座位上教他写作业,他俩的谈笑风生使我妒火中烧,我把辣条往我座位上一扔,大步走过去,找了个借口就拎起了男生的领子,岚岚愣住了,那男生一站起来我就后悔了,因为小孩子打架都是拼发育,不巧对面是个胖子,我给忘了这茬儿,为时已晚,箭在弦上,我也不能拍拍胖子的肩让他坐下吧,看着旁边发愣的岚岚,我一咬牙,豁出去了,就和胖子扭打在一起,意料之中,当时60斤不到的我打不过他,他骑在我身上双手卡着我脖子问我认不认输,我当时拼命的心都有,叫嚣着:不认!死也不认!有种你就打死我!小胖子也愣了,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掐死我吧貌似不太好,不掐死我吧我起身了肯定还要和他打,僵持之下,岚岚叫来几个女生把我们分开,指着我说:你干嘛欺负他!然后大手一挥,几个女生把我手脚一抬,端烤乳猪似的把我抬进了女厕所,我被放下来刚要和她们理论,就和刚蹲完坑起身的音乐老师四目相对,我小脸一红飞快的跑了回了教室,刚进门就看见岚岚把自己的小手帕拿给小胖子擦灰,我心里那股酸劲和委屈又开始往上涌,见胖子手也破皮了,我就没上去接着找茬,一方面希望岚岚也能过来关心一下我,另一方面又为她刚才的所作所为气愤不已,毕竟进女厕所起码要被班里男生笑一年。这时我看岚岚朝我走来,气愤的拿起桌上的辣条转身塞给了坐我后面的二花,二花含着笑意羞涩的地低下了头,我则头也不回的走出了教室,看也没看岚岚一眼,这天起我们就渐行渐远了。四年级分班也没在一个班,虽然在学校看见了也会打招呼,但是再也回不到从前了,再后来升了初中,我没有岚岚的任何联系方式,就再也没见过岚岚。
    现在想起来,都是因为我意气用事,像岚岚这么好的女孩,哪个男生又能不心动呢,再说小胖子也只是找她问题目而已,我不该这么大的反应。
    多想再见你,哪怕匆匆一眼就别离,你是我的旧梦,是我的青春,是我的初恋,可惜时光荏苒,你我都不再是情窦初开的少年。(这段被女朋友看到会不会打死我。。。)


发表于 2019-9-3 17:14:57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哈喽,大家好,我是潜水多年的鬼友?诡友?哈友?好了不重要,只要是诗扬哥和龙伶姐还在我就是忠实听众。话不多说,直奔主题。那年还是我上初中的时候,下了晚自习无聊嘛,通常会跟几个损友去操场溜溜再去洗漱睡觉,直到那一次以后,我就再也没去过了。那次我们也是在散步,我的鞋带开了,我就弯下腰系鞋带,等起身的时候发现诺大的操场上半个人也没有了,我就奇了怪了为什么刚才还好多人一下子就没了?百思不得其解,我就跑回了宿舍,等了大概半个小时舍友回来了,他们就说:“你跑哪去了,突然不见了,找你半天了”我就把刚刚的事跟他们说了一遍,几个人都是面面相觑。还有一件事是在我大学的时候,跟同学开黑打英雄联盟,我用的是金属面板的机械键盘,(Ps.雷蛇的),前几天把水撒上面了,偶尔会失灵,会自己打出乱码。好回到故事,我是玩ADC的,那晚正好用的伊泽瑞尔,技能释放的比较频繁,键盘按的多,玩着玩着就键盘就闹妖了,自己乱放技能,因为跟室友开黑嘛,也不能突然下游戏,没办法我就重新插拔了下键盘的Use接口,果然好多了,就这样坚持到游戏结束。第二天我新买的键盘到了,我安装的时候头皮一阵发麻,我有个闲置的外置声卡,昨天晚上插拔键盘的时候搞混了,插上了外置声卡,我用一个没插线的有线键盘打了一晚上的游戏!!!那块键盘我还留着,如果谁有兴趣我可以邮给你们!好了,祝诗扬哥龙伶姐快乐开心。

发表于 2019-9-3 20:27:36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新注册的,看能不能发

新浪微博 Zdy 丶天使焦

鬼影纪念章

发表于 2019-9-3 20:56:15 | 显示全部楼层
每年一度的最火话题 他leile
斗鱼TV_97376 ( 因合同问题, 无限期暂停直播 )

鬼影纪念章

发表于 2019-9-3 21:10:09 | 显示全部楼层
占个楼,我要打上面十个
每个人的心中都有一座城,每座城中都住着一个人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入住怪谈

本版积分规则

关于我们|手机版|哈喽怪谈. ( 京ICP备15030277号

GMT+8, 2019-9-16 04:50 , Processed in 0.296875 second(s), 7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By Weixiaoduo.com

© 2012-2014 技术支持: 薇晓朵网络工作室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