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哈喽怪谈|诡影重重|影榴莲|惊悚音乐剧|沙石奕站 - 哈喽怪谈官方网站

 找回密码
 入住怪谈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6515|回复: 31

[影留言] 本期话题191113——说说吧!Season3

 关闭 [复制链接]

鬼影纪念章诗扬Fans活跃会员鬼影贡献章

发表于 2019-11-14 01:19:0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还记得一年前的热评话题“没有话题”吗?
没错,他终于又来了!
照例重申一下本主题的规则:

就是……没!有!规!则!
意不意外?开不开心!
是的,就是不限主题
针对“每次想留言,都对不上合适的话题”的同学
把你觉得一直想讲却一直对不上主题的故事写下来
(上一期没被念到的同学也可以在这里重发)



来吧,敲响你们的键盘,让我看看你们这一年攒了多少干货!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入住怪谈

x
留言请注意!

————————————————

希望大家积极投稿,并请遵守以下规则:
如果你转载其他作者的文章
或改编其他作者的文章作为你的留言内容
请务必注明出处及作者姓名!
每位内容提供者为自己提交的内容负有全权责任
因提交内容产生的任何版权纠纷及法律责任及后果
由内容提交者承担与哈喽怪谈无关!

——————————————————

回复 百度谷歌雅虎搜狗搜搜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1-14 08:59:3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一只姓哈的狼 于 2019-11-16 15:12 编辑

      诗扬老大和龍伶姐好鸭!又是我!不过这次不打算写自己的经历了,想开个脑洞,灵感的来源嘛,是我家小区哈哈哈,第一次写故事,写的不好,万望见谅!
《黑夜异世》
      我所住得小区是个年代比较久的小区了,随着城市的规划,在我有记忆的这二十多年里小区内发生着好多次巨大的整改,拆除了原来的老平房,盖了新的居民楼,而我们一家也从平房搬去了楼房。
      我们小区的储藏室并没有建在地下,而是与楼房相对修建的一个个小隔间,中间有一条过道。也不知道当时设计的人是怎么想的,就近只有一个在楼入口的灯,虽然很亮,但却是向外照,所以这段回家的路十分的黑暗。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我开始有些夜盲,这使我在走这段路的时候异常“凶险”,即使打开电动车的车灯,能照亮的也是一小段范围,楼道口的感应灯也是杯水车薪,所以差点撞到人的情况时有发生。
      这天又是披星戴月的下班回家,我开着车灯,四周寂静无声。正在我靠着光往前行驶的时候,突然车灯照到了一双脚,我猛地一拐刹住车,心想这人怎么不知道靠墙走,还走路没有声音,我有些不快的转过头打算看一下是谁,可光线太暗了我只能看到一点人形,我把车头灯对准那个人的位置,但那里却只照到了一片水泥地。
      我当即感觉汗毛都竖起来了,慌忙将车停进储藏室便匆匆跑回了家。这个事情太过诡异了,怎么好端端的人就不见了?总不能是会轻功吧?但之后为了以防万一,我把家里的高强度手电带在身上,以免再碰到这种有点吓人的情况。
      在之后的很长时间里,我下班回家都没有什么事情发生,也没再有什么无声无息就消失的人。可人有失手马有失蹄啊,年纪大了记性会不好,就在一个忘记多带照明设备的夜晚,我经历了一场恐怖之旅。
      一个周末的夜晚,家里来了客人吃晚饭,中途我被家人吩咐去拿储藏室的酒,心想着也不远就只拿着钥匙和一部手机。从出门下楼到拿了酒没有什么异常的事情发生,但就在我锁上储藏室的门的时候,我听见了”叮——”的一下铃铛响,周围变得更暗了,而当我从储藏室拐角出来迎接我的,是一整栋没有任何灯光漆黑的楼,空气中更是死一般的寂静。
      我拿着酒得手有些发抖,眼前一片黑暗,不由得后退了几步,背后却意外的撞上了一个东西,通过布料之间的摩擦感和硬度的触感,我可以确定,我的背后是一个人,可是他什么时候出现在我背后的?!我没有任何印象。
      我小心翼翼的打开手机的照明功能,猛地一转身大喝一声:“谁?!”,可是,如同跟上次一样,光线照到的地方空无一物。这时我做了一个大胆的决定,我关掉了手机照明,将手伸向前,很快又摸到了一个东西,那是……一条手臂!
      我吓得缩回手,提着的啤酒也掉在地上摔碎了,可我无心去关注这个,因为更恐怖的事情发生了,就在我恐慌的又在后退时,我的后背又贴在了另一个“人”的身上!我转身举起手机照明,又是一片空白的水泥地,其他什么都没有。
      我看向居民楼的入口,入口那盏灯还亮着,然而我在目视的这段距离中看到的,可以让我终生难忘。亮光缓解了我的夜盲,可以让我有近距离的视觉,而此时我的眼前,是一个又一个的“人”,他们的身上散发着冷气,都紧闭着双眼一动不动的站在原地。
      突然,离我最近的一个“人”,他面对着我,睁开了眼睛!他的眼睛缓缓向下看向我的手机,而我近乎满电的手机就浮现出品牌商的LOGO后显示电量不足后熄灭了,我失去了最后一点光源。
      我憋着气看着那个“人”,动身一点一点的挪到我家单元口,心一横跺了一下脚,不出我所料,感应灯并没有亮起来,而且似乎我的动静惊扰到了他们,他们的眼睛,全部睁开了。我快步跑向家门口掏出钥匙打开了门,屋里却是漆黑的,而且没有一个人。我试着打开客厅的灯,却依然没有一丝反应……这里根本不是我的“家”。
      我又跑下了楼,在单元口的时候,我的呼吸凝固了,原本站位各异的他们都将身子转向了我所在的单元口,就那么齐刷刷的看着我,哪怕现在漆黑一片我也能感受到那强烈的视线,此时的我意识到,我好像进入了另一个世界,一个我不可以踏足的世界。
      巨大的恐惧使我抱着必死的决心,我看准居民楼入口,捂上耳朵,闭上眼睛,一路嚎叫的在“人”群中横冲直撞,在与他们接触碰撞中拼命朝那个亮光跑去。
      终于,我跑出了居民楼范围,站到了路灯下,感受久违的光亮,耳边传来了各种声音,我放眼望去,嬉戏的孩子,闲聊的邻居,一切都恍如隔世。低头看手机又显示接近满电了,我镇定下来,跑去小区的杂货铺,买了一把光照强的手电,我是真的再也不敢摸黑回去了,又想到啤酒让我给掉了,只能又买了两瓶,不然也不好交差。
      再次走到居民楼门口,这次看到了许多住户家亮着的灯,应该没事了。我深吸一口气,把手电调到最大亮度,一路狂奔回家,打开门,看见父母坐在饭桌上和客人聊得正高兴,听到开门声还问我怎么去了那么久,我只能苦笑一声,打了声招呼回到卧室直接瘫在了床上,我不想再去管别的,疲惫让我很快的入睡了。
      第二天起床时我感觉自己昨晚仿佛是做了一场梦,梦里光怪陆离让人心惊胆战,可当我看到了散落在储藏室门口的啤酒瓶碎片,它告诉着昨晚的那一切都是真的,我就那么的走进了一个深藏在黑暗中的诡异世界。
后记
      终于憋出来这么一篇了,我的马鸭,太佩服诸位能写大长篇的作者了!其实这篇故事是我一直在思考的一个问题,人们总是对未知的黑暗产生恐惧,就如同恐怖游戏里主角仅拿着一把手电在未知的空间摸索解密逃出生天。我们是生活在一个灯光绚烂的世界里的,而黑暗中是否会存在那么一个里世界,而他们有在做些什么呢?
灵感来源:入口的灯
灵感来源:乌漆嘛黑的过道
灵感来源:从里向外看的场景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入住怪谈

x

鬼影纪念章

发表于 2019-11-14 10:58:35 | 显示全部楼层
各位鬼友,好;两位主播,好。
    这个冬天,南方不太冷。去年的双十一购的是羽绒服,今年的双十一抢的是“十元五双的袜子”。去年的今天是棉衣棉裤,帽子围巾加手套;今年的今天,我还没穿上秋裤。
    一个土建专业毕业的我,现在在办公室里,居然在整理单位近四年以来的帐。物理压力的作用及反作用力的计算曾让我头疼,但这些帐,更是让我欲哭无泪。
    为了清净一下头脑,也是为了舒缓一下烦躁的情绪,转移一下注意力,听起了“奇了怪了”,打开论坛,这期话题,额,感觉可以安排一哈。
    下面开始我那离奇、惊悚、有趣的故事。
    在一年双十一过后的冬季雨夜,下班回家,六点多,夜早已黑了。下了公交车,光顾了路边的烧烤店,买了好几串烧烤,每次买特意会要2串大肉串,因为那个竹签粗,这次也不例外。
穿过了繁华的地段,为了抄近路,我需穿过一片古街区,再沿着河沿走上五分钟就能到家。古街不是旅游景区,而且房子都是木质结构,店面以民间手艺的居多,店门依然采用木板拼接的形式。政府为了保持古街原貌,翻新后的古街延续原有的样子。而古街上住的老年人居多,所以六点多的古街上店面都已关门。
我嘴上吃着串,耳朵里听着故事,撑着伞,走在古街里,皮鞋踩在青石板的路面上还能发出‘“嘎达嘎达”’的声音。当我走过修自行车铺的时候,门口那只残疾的,三条腿的中华田园犬就那样盯着我,走进它时,它就开始对我吠,还好它被拴着。
    我很奇怪,我几乎每天都从这边进过,不能说和它很熟,但至少打过照面吧,以前都只是盯着我,还没冲我叫过啊?我带着疑虑走了。边走我还边想,难道是今天看到我手上拿着肉串,美食引起的它的“嫉妒”心理?还是我身后跟着“好朋友”?
    想到第二个可能的时候,我不禁感觉后背一凉,还偷偷的回头看了看,然而并无东西。我就继续往前走,古街住的都为老年人,几乎家家户户都会养一条狗,看家护院,亦或更多的是老年人需要它们的陪伴吧。
    当我穿过小巷的时候,小巷两边房屋里的狗,突然就全叫了,那给我吓得。小巷里就拐角处有一盏路灯,巷子又窄,巷子里就我一人,我没办法,只能飞快的冲过巷子。等我飞奔出巷子,狗叫声才渐渐停息。
    我就纳闷了,第一只狗狗可能是因为看到什么或是嗅到什么对我叫,那么巷子里的狗狗们呢?嗅到什么?或是听到什么?
    我带着疑虑继续走,沿着河边走着,就在我疑虑还未消除,惊慌还未褪去的时候,河对面的狗狗们也开始叫了。我就开始排除了,河对面的狗狗们,既看到也嗅不到吧,那应该是听到了什么。
   听到什么?我看了看挎包上的铃铛,这还是双十一抢购的小挂件,铃铛小黄鸭,挂在包包上,走路时铃铛会发出“叮叮当当”的声音。我更是上网搜了一下,狗狗对铃铛声的反应。
    这是一件特有趣的生活小插曲,以为遇到什么奇怪的事情,突然发现,哦,原来如此。
[发帖际遇]: 一个袋子砸在了 言嬷嬷 头上,言嬷嬷 赚了 2 怪币. 幸运榜 / 衰神榜

论坛初级写手活跃会员鬼影纪念章

发表于 2019-11-14 11:42:2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师太 于 2019-11-15 15:03 编辑

数(上)
淡雾秋萍一影身,
花灯夜路两行人。
风尘对饮三杯酒,
醉梦缘来四季春。

备注:行(xing)



吾兄诗扬、吾妹龍伶安好,近日会于云之南端数日,返忙而事繁,故多日不曾面,今抽闲以留言,特告之。

(装换为白话文)

最近有点忙,去了云南一趟,但是由于会务安排也没有见到猫姐,很是遗憾和抱歉,下次一定专程去拜访。回来之后又忙于其他各种事物至今,不但没时间写留言,直播和APP故事都落下了好多,昨天看到这期话题是无题,赶紧上来发一篇《那啥学院不可思议の事件簿》的故事吧。

至于故事里的人物和大的背景,大家可以去翻看往期话题—《校园诡异事件2019秋季sp》和《轮回的,不止五谷》。





《那啥学院不可思议の事件簿》
.階上の足音(楼上的脚步声)


大一的下半学期,“小的儿”交了女朋友,后来索性和女友搬到村儿里租房子住了。

而我更是陶醉在大学的自由生活中,天天组织我们宿舍楼大批的窝窝党人“征战”艾泽拉斯,所以也很少在宿舍住(一般都是在网吧刷夜,困了就去网管床上睡)。

所以,我们六个人的宿舍就日常就变成了“爽子”、“阿翔”和“小猩猩”三个鬼的天地。

之所以称这老三位为鬼也不是没有缘由,三个人平日里各自揣着自己的那点小九九,表面上看着关系不错,但是背地里都喜欢互相的诋毁对方,这种“蔫儿损坏”我实在不屑和他们为伍,平日里也就是表面上过得去就好了。

那天不知好像是我身体不太舒服还是连续奋战几个日夜有些疲惫怎么的,总之是住在了宿舍,也就是这晚我又亲身经历了一点点不寻常的事。

由于平常经常刷夜睡的晚,对于十一点熄灯就躺在床上的我来说,即使疲惫也依然没有睡着。

就在此时,睡在斜对面上铺的“爽子”轻声轻语小心翼翼的询问了起来:“翔哥、老六(小猩猩)你们...有一起去厕所的么?”

平日里都是他们三个“留住”宿舍,而“爽子”这个人似乎有些胆小,说话总是有点唯唯诺诺的,生怕得罪了谁似的。

而此时屋子里非常的静,“爽子”的声音在屋中却显得异常清晰...和深沉...

这宿舍三鬼似乎都有点怕我,像我这种当年有点张狂、有点健壮、阳气极盛还格外任性的“老班”,陪同上厕所这种事情是绝对不敢打扰我的。

“翔哥、老六...睡了么?”见没人回应,“爽子”又一次小心的问道。

我仔细听了听我上铺的呼吸,很匀称,好像是睡着了,但是他的确是仨鬼里最狡猾的一个,“假寐”也未可知。

而我的余光此刻落到了“爽子”下铺“小猩猩”的身上,此时他脸朝着东面的墙,手里应该是握着手机(能看到手机的亮光),不知道在看些什么。

“爽子”似乎也注意到了“小猩猩”还没睡着,于是像发现了一根救命稻草一样,又小声催促着“老六、老六,一起去个厕所呀!”

要在平时,“小猩猩”肯定会很爽快的回应,因为他胆子也不大,往往都是他和“爽子”结伴。可是今天,他似乎很专注手机上的内容,完全没有理会“爽子”的邀请。

“爽子”似乎憋的有些急了,从上铺下来了,应该是想直接去拽“小猩猩”吧,结果刚探身到“小猩猩”的背后,就听到~~~~~~~~~~

“咯咯咯!咯咯咯!”从“小猩猩”的嗓子里发出了完全不属于他的声音的诡笑,那声音不男不女有点像电视中前清的太监的声音。

而那手机的屏幕闪闪的光映衬着“小猩猩”那冲着墙的脸,想也能想象到那张脸露出的笑应该会有多么恐怖和诡异吧!

“老...老大!”爽子显然是吓坏了,跑到我窗边寻求帮助(我事后甚至想他之后没敢去厕所会不会是当时已经吓尿了)。

这期间“小猩猩”一直诡笑着,我也觉得不太对劲了,于是起身到了“小猩猩”的床前,这时我才发现“小猩猩”握着的手机屏幕上什么都没有,应该是记事本的那种页面,上面只有一个光标在不停的闪动着。

“吴X,吴X!”我开始叫着“小猩猩”的名字,但是他似乎跟没听见一样,还在“咯咯”的笑。

“吴X!起来!”我这次一声大吼,就好像我在UT里指挥MC(熔火之心)开荒一样爆裂,在这格外安静的宿舍里简直犹如一声炸雷,我怀疑甚至对面女生宿舍楼都听的到。

“小猩猩”身子怔了一下,笑声也停了下来,这时他回过头,用一种莫名其妙的眼神看着我和“爽子”问“怎么了?”

“什么怎么了,你知道你刚才在笑么?”我没好气的问。

“小猩猩”眨巴着他那双无神的大眼睛作出一脸的无辜“我...我没笑啊!”

见他好像恢复了正常我也就没再说什么,随口甩了句“没事就睡觉吧!”就躺回了自己的床。

经他们这么一闹,我也睡不着了,盯着我上铺的床板发呆。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好像有点困意了,但是就在这时,我听到天花板上传来了那种“咯噔”、“咯噔”的脚步声...

“也有人跟我似的睡不着,在楼上踱来踱去么?”想着想着,便睡着了。

...

一叫醒来,我睡得依然很好,但是对于昨晚“小猩猩”的事情还耿耿于怀。

“你昨天怎么回事?害得我大吼了一声,吵得楼上的哥们儿睡不着觉,走来走去的!”

“小猩猩”和“爽子”很惊恐的看着我,似乎都要哭出来了“老大...你...咱们这是顶层啊!”

此时我才想到我们宿舍的确是我们这栋宿舍楼的顶层了,而且我们宿舍楼的楼顶是那种尖顶,没有阳台所以也不可能有人在楼顶上走。

我们层的上面只有一个空间很小的三角型的顶梁(因为层顶是平的而楼顶是尖的,所以在楼顶和层顶间有个三角形空间,不知道解释清楚没有?),我们最东侧有个悬梯能爬上去打开层顶,看到那个三角形的顶梁区域。

想到这里我拿着手电准备去看个究竟,爬上了悬梯打开层顶,一股哈喇味儿(就是那种有点腐朽的味道,并不是什么臭味)。

我打开手电照向三角区域的远处,这么小的空间里什么都没有,那高度连1米都不到,宽度更是狭窄,怎么可能有人能走动。

“肯定是我听错了,也许是三角空间进老鼠了,那脚步声其实是老鼠折腾的声音。”我也觉得是我看错了,准备从螺旋梯上下楼洗漱去上课。


...

...

...


此时,手电筒的光从远处逐渐缩回了近处,我明显的看到...

在积着灰的三角区域的底部,

一双类似靴子的脚印逐渐延伸到黑洞洞的远方...



这件事到这里就告一段落,但是我上学期间关于那啥学院的诡事还有那么两三件,之后又机会再说。大伶伶的《坏小孩》完结撒花,老大的《十角馆》开播了,大家多多支持,吾去也…

发表于 2019-11-14 14:21:29 | 显示全部楼层
扬哥,龍伶小姐姐好鸭,我巫医又来了。这次我就讲一个我爸在我小时候给我讲的故事。尽管和后来我听到的鬼故事套路类似,但绝对是我爸的一个朋友经历过的事情。后面还有个小故事,如果篇幅太长,两位主播就读第一个就ok啦~
我的家乡在西北,那里是产煤的,我爸的这位朋友是洗煤厂的员工,而洗煤厂的厂区是建在郊外的(具体哪里我不知道,反正肯定出了厂区就很荒凉)。不知道大家是否还对上世纪的单位院落有印象,那时洗煤厂的厂区办公室就是一排排平房,每间办公室门旁边就是朝外的窗户。
我爸的这位朋友,以下叫他小王,有一天,他在单位值夜班。半夜的时候,他正在办公室里打迷糊突然间听到有人敲打窗户,他惊醒过来,抬头看到窗前闪过了一个人影,随后飘来了一句话:“走!看电影去~”
小王没想很多,只是觉得大半夜放电影很稀罕,反正也很无聊,于是就跟着那个人出了办公室。那个背影在前面走,他就在后面跟着,就这样走出了厂区。
尽管一直跟着前面那个人走,但他却没有追上那个人,而是一直保持着一定距离。过了一段时间后,他发现前方有很多人,说话声,走动声,甚至还有欢笑声。他好奇地走进了人群,却没发现哪里在放电影,小王一边迷惑不解,一边在人群中转悠。
就在这个时候,迎面走来了一个人,那个人边往这边走边喊:“喂!你怎么到这里来了?”小王定睛一看,诶?那不是老张么?老张是他们单位以前的老员工了,前两年刚退休。于是他也走上前去打招呼。
这个时候老张又说话了:“你来这干什么啊?”
小王回答:“有人说是这要放电影了,就过来看看。”
老张一脸不耐烦:“哎呀,你不好好值班跑出来瞎转悠啥,哪有什么电影,走,跟我回去。”
最后老张就带着小王往回走,两人一路无言。老张一直将他带到了厂区大门口,然后跟小王说:“我要回家了啊,好好上班,别整天乱跑。”说完就头也不回地走了。
小王目送着老张越走越远消失在夜色里,心想着这都什么事儿么。然后就回办公室了。
第二天,小王跟同事们讲了昨晚的迷惑之旅后,有一个同事听完后,很惊奇地说:“你见到老张了?可是他去年已经去世了啊。”
“不可能!”小王说:“我昨晚还见着他了呢!”
同事们都觉得他在胡侃,于是下班后,小王带着那几个人按昨晚的走法,到了他见到很多人的地方。
写到这里,大家应该都已经猜到了结局,那就是,昨晚小王被领过来看电影的地方,实际上是一片坟地。
故事到这里就结束了,至于小王在坟地中是否发现了老张的墓碑就不得而知了,我听到的故事就是这么多了。我想那群人应该都是死去的人,就像很多鬼故事里讲的那种活人在夜里赶集时误入鬼集市那种情况;至于老张应该是出于好心将小王及时带了出去,不然等待着小王的也许真的不知道是什么了。
再来一个小事,这是我周一听影留言捡漏厕所话题时突然想起来的。是个五谷轮回的故事,却不在厕所里,没错,这是个放野茅的故事。
我六七岁的时候吧,那是一个肃杀的冬日,天很阴风很大,我姥姥和我在绿化队的绿化带树林里转悠(我也忘了为啥天气这么不好还出来玩,可能是出来玩以后变的天吧)。这是我想大号。于是姥姥就地找了片小林子让我放野茅,大风把杨树叶子吹得哗哗直响,令人忐忑不安。
以下就是我姥姥后来的回忆了(我小时候傻乎乎的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我刚脱了裤子蹲下来,姥姥就发现树林外有个男人以很快的速度朝我们这个方向冲了过来,当时我姥姥就受到了惊吓,因为树林四下无人就我们仨人,姥姥以为那可能是人贩子劫匪之类的歹人,于是马上就把我拽起来,给我提起裤子拽着我就要跑路。
就在这时,我姥姥发现,那个人在不远处蹲了下来,开始放野茅。。。虚惊一场,原来是个内急快憋不住的人啊。
好了,今天就到这里吧,拜拜~

点评

诗扬哥实在抱歉,因为是在word上码的字,粘的时候除了小bug,因此全文第一个字丢了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9-11-16 14:59

发表于 2019-11-14 14:34:2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草雨田 于 2019-11-15 14:10 编辑

各位鬼友还有两位主播,大家好!我又来啦,上次诗扬哥通过我的笔名“草雨田”,猜到我真名的其中一个字,让本人十分佩服!!!
这一次我想给大家讲一个我亲身经历的故事。
我的老家是在一个普通的小镇上,小时候镇子上年轻人还没有多少外出务工,所以镇子上的几条街住满了人家。并且,街上买吃的穿的用的一些店面生意也是较为不错的。
我们家的对面是一户人家,一个二层小楼,然后由于男主人是在当地的政府单位工作,所以他们家1楼就当成店面出租给别人。
第一个租客用来卖布(那个年代在小镇上还是流行自己卖布做衣服),生意还是很好的。但是好景不长,突然有一天店面关门,后来听爸妈说做生意那家的女人得了严重的病,后来得知是胃癌。再后来就没有再开门做生意了。
后来又有一个租客用来卖衣服,生意也很好,可是也一样没过几年,女人得了胃癌走了。。
于是有时候就会听到爸妈说对面人家的房子风水不好,有当地一些懂风水的人看过说,这房子在修建的时候,动第一锹土的时候没选吉时,并且房子外观的整体构造像一个棺材。。。那段时间我睡觉都很害怕(我一个人在自家二楼睡觉,父母在一楼,姐姐已经高中住校)。
由此对面的房子一楼空置了几年,但是他们自己家人倒是也没有再出事。
好景不长,在我上初中时候,哪个房子的女主人也得病了——胃癌晚期!!!!现在想想真的是巧合的可怕。
因为是邻居,所以每次她从省城医院化疗回家,我的爸妈都会去看望她。久而久之,可能也觉得自己时日不多,后来也没有再去过医院,反而有时候会跟邻居一起打打牌。
有一天晚上我放学回家,看到对面房子外面有很多人,里面好像也有。我推开自己家门,发现门里面插着两个桃树枝,然后爸妈不在家。过一会妈妈回来说让我自己煮面,对面的阿姨去世了,她和我爸爸要去帮忙。说完就又出门了。
说实话,当天晚上一个人在家很害怕,爸妈到了九十点钟才回来。之后的连续几天都能听到哭声,哀乐声。
时间的流逝足以忘却一切。一些日子后,对面的男主人又再婚,并且搬走了,对面的房子也就一直空置着。
而有一天晚上,我发烧了,毫无预兆。并且连续发烧了两天,吃药打针,打点滴都没有好转。我就只能迷迷糊糊的躺在床上,然后第三天下午,妈妈拿了一个镜子,上面好像有画些什么,又拿了一个硬币让我吹了一下。镜子平放在手中,硬币从空中落下,三次都稳稳的站立在镜子上。然后妈妈又端了一碗水,拿了一根筷子让我吹一下筷子,筷子放在碗中的水里,直直的立在水里。。。让我感觉不可思议。接着妈妈又拿了一叠纸(后来知道是纸钱),放在我枕头下面。后来我昏昏沉沉睡了过去,第二天病好了,并且正常上学去了。
后面听说,我一直发烧,妈妈去问了当地的大仙,大仙说我们家对面之前人去世,然后我近日来比较顽皮,经常在对面房子的门口玩耍还砸门啥的,于是那去世的人就骂了我几句,导致我突然生病。。(被去世的人骂生病了。。。) 于是那个硬币和筷子就应验了这一切。当晚妈妈和姐姐把我枕头下的纸钱拿到对面的房子门口烧了。
好多年过去了,对面的房子一直在空着,而我的房间后来一直挂着一个画有八卦的镜子。
再后来有次和爸妈聊到对面的房子,妈妈告诉我一件事,就是在这个房子中三个女人都是得胃癌去世,并且她们都是39岁那年生病去世的。。。
还有就是,在邻居女主人去世的那天晚上,我在半睡半醒的过程中,好像听到了铁链子在地上拖拽的声音。。。
最后想说可能风水真的是存在的,不只是一种迷信,房子的构造方位会影响个人的生命磁场,从而影响人的健康和精神吧。
ok,今天就到这里,祝大家保重自己的身体。。上海的冬天真的来了,这个初冬好久没有下雨,好多省干旱很厉害希望很快可以缓解。


发表于 2019-11-14 16:31:5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射鲸猎人 于 2019-11-14 16:35 编辑

      诗扬哥龙伶姐好,各位诡友好,我是捕鱼达人,上次非常感谢诗扬哥能读到我的故事,我也听到了诗扬哥对我名字的吐槽,但是原谅我年纪还小并不能听懂个中缘由,不过为了能继续留言我还是决定改名,可是不知道怎么改,这里想求诗扬哥龙伶姐能够指导一下,下面进入主题。          这期的主题是没有主题,那我就来讲述一个我的家乡太原发生的故事P.s.本文来源于网络,但是确实是我家乡真是发生过的一件事,为方便叙事略经修改。
    我在太原长大,虽然一直对怪力乱神的事情感兴趣,但从未听闻这个城市有什么奇怪的事情和灵异的地方。直到1991年时候,我们这里发生了一件大事情,从此产生了许多灵异的传闻和邪门的事情。那时我还小,对这件事只有一些残存的记忆。在记述这件事之前我特地到网上查询了一下有关这件事的报道,有效资料并不多,毕竟这件事发生在1991年,那时的网络也还未普及,也有许多不为人知的细节,而我本人也算是与死神擦肩而过了,下面为大家讲述的就是我的经历。
    在太原市的中心区有一座公园,下面就称其为YZ公园,YZ公园在1991年时候举办了一个大型灯展,当时进行了媒体大力的宣传,说是华北地区最大的灯展,不仅全市人民翘首期盼,就连周边城市甚至外省的游客都被吸引。 我家离YZ公园不远,也计划去看看,但我妈妈认为虽然这次灯展难得,但为了安全起见还是不要在展览期间凑热闹了,于是我们在前一天,去观看了灯展,这也使我们逃过了一劫。
    然而就在我们看灯后的第二天,惨案发生了。
    灯展那天,看灯的人非常多,熙熙攘攘,在YZ湖上的七孔拱桥上也挤了不少人。不知是有小偷偷东西还是怎么的,人群突然发生了骚乱然后人挤人导致了踩踏事件。严重到把桥栏杆都挤塌了,也有不少人掉下河淹死了,现在的桥栏是后来又补修的,到现在都能看出修补的痕迹。
    网上查到的资料显示,这次事件中一共造成105人死亡,108人受伤,整个桥上血迹斑斑,清洗了一周才把血迹洗的差不多。听说当时处理尸体时,好多人都是站着的,拉一个,倒一片,景象及其凄惨。据说当时有一位父亲双手一直举的自己的孩子,他自己的胸腔已经被人挤碎,但是双手仍然保持着的那个托举的动作!
    在此后不久便有许多灵异的说法开始流传,据说在出事的前一晚上,月亮特别的圆,在外围还有一个大大的光圈,类似日晕一般。由于这次事故中的死者中有80多位是女性,就有人说这是老天爷要招收宫女了,而且还有人看到那天白天天空中出现了类似汉字“女死”形状的图案,而这件事情绝非谣言,我也看到了。 我当天放学回家时候也发现蓝蓝的天空中,有一个大大的女字,旁边有一团云绕在一起看不清是什么。蓝底白字格外显眼,而且那天天气很好,可以说万里无云,只有这看起来像字的白云刻在天空中。我第一个反应是喷气式飞机在天空中弄了个字,但一直盯着看女字丝毫没有散开的样子,不像是人工制造的,怎么看都是白云组成的这个字。不过有谁见过长条状的云彩,还那么准确地组成了一个女字,一笔一划非常清晰。后来,悲剧发生了,“女死”的传闻也在随后传了出来,而我确实看到了天空中的那一幕,当时心中的恐惧现在还记忆犹新。
    还有其他的传闻,有的说见过一个拿着长剑的老者口中念念有词,有的说婴儿刚出生便开口说“女的死一半”,有人在公园重新开放后走过那座七孔桥,总感觉身边有人同行,还能闻到一股子淡淡的血腥味。在灯展的当晚不少外省的游客都前往YZ公园想要一睹为快,但是本地的,却有不少市民取消了行程,其中大部分原因是家里的孩子临行前突然哭闹不止,有年纪小的甚至随地大小便,家人不明所以却也无可奈何,原以为要遗憾的错过这场盛会了,但第二天事情发生后却只有后怕了。还听我爸的同事说,当天开车拉单位的人去看灯的路上,看到从车前穿过两个半透明的"小人"。
    据说从此以后YZ湖的水鬼就多了起来,还有若是谁在湖中划船的时候讲起这个故事,必定招来鬼。因为事故确实非常血腥惨痛,有外地一家子人来观灯,结果老少几人全死在了桥上。还有人被人群挤在石狮子上,肠穿肚烂,死相凄惨。
    这事发生了好多年之后,我才敢再去YZ公园玩,当时走过那座拱桥,总能看到桥身有红色的痕迹,我总疑心那些是血。后来没隔了几年,YZ公园办了个红伞展,有人说是为了避邪。
    这次事故对每个人太原人来说都是极为不愿意提起的往事,真心希望那些死去的人得到安息。
    好了,今天就到这里吧,祝哈好,诗龙康,诡友安,各位再见。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入住怪谈

x

点评

写的真好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发表于 2019-11-14 16:53
写的真好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9-11-14 16:36
写的真好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9-11-14 16:36
写的不错  发表于 2019-11-14 16:36
[发帖际遇]: 射鲸猎人 在论坛发帖时没有注意,被小偷偷去了 4 怪币. 幸运榜 / 衰神榜

发表于 2019-11-14 16:36:38 | 显示全部楼层
射鲸猎人 发表于 2019-11-14 16:31
诗扬哥龙伶姐好,各位诡友好,我是捕鱼达人,上次非常感谢诗扬哥能读到我的故事,我也听 ...

写的真好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发帖际遇]: 射鲸猎人 在网吧通宵,花了 5 怪币. 幸运榜 / 衰神榜

发表于 2019-11-14 16:36:5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射鲸猎人 于 2019-11-14 16:42 编辑
射鲸猎人 发表于 2019-11-14 16:31
诗扬哥龙伶姐好,各位诡友好,我是捕鱼达人,上次非常感谢诗扬哥能读到我的故事,我也听 ...

怎么能把评论删除了????

鬼影纪念章

发表于 2019-11-14 20:00:38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三水古月 于 2019-11-17 02:03 编辑

  哈喽怪谈的两位主播,诗扬老大和大伶伶,以及一二三群的各位鬼友们,大家早上好中午好晚上好,我是三群的三水古月,又名三水古月•菁淑,初次驾到,还请各位多多关照!
  尤其是大伶伶,是你创造了我,我对你的崇拜犹如滔滔江水,绵绵不绝!

  所以特意在这里请求大伶伶,希望这篇故事由你来读,在这里先谢谢你了。

  至于那个总是专发老年表情包的湖叔,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搬砖搬得晕头转向,于是我就来代替他来向大伶伶买榴莲了。

  好了,我先冷静冷静,免得我的大伶伶看我出糗。

  我想想啊,该说什么好呢。

  额……

  心理活动:

  (菁淑:我说湖叔,有什么好故事吗?快给我,我不能在女神大伶伶面前丢面子啊!)

  (湖叔默默的看了菁淑一眼,从怀里丢出三个锦囊,菁淑伸手一接,一一打开。)

  好了,大伶伶,我来讲故事了。

  第一个故事镜子

  妻子每晚睡觉前都会去洗手间涂抹洗面奶,这一天晚上,妻子如常去洗手间涂抹洗面奶洗脸,在涂抹的过程中,妻子忽然看到镜子里,自己的老公正站在洗手间门口,微笑的看着她。

  妻子娇声的说道:什么时候回来的,来了也不叫我一声,想吓死我啊!

  老公没有说话,依然微笑着看着她。

  妻子涂抹完洗面奶后,就低头去洗脸,等洗完脸之后,再抬头看镜子,老公已经不在了。

  妻子边擦脸边走出洗手间,这时候电话铃声响了,电话是老公打来的。

  老公:老婆,这几天我要加班,就不回来睡了,你一个人在家要注意安全。还有,家里新换的钥匙要记得放好,免得搞丢了。就这样,晚安。

  老公的说话妻子全程没有打断,因为她已经傻了,如果老公真的在公司的话,那她在镜子里看到的是谁?

  妻子慢慢的放下电话,大着胆子把屋子里搜了一遍,却发现什么都没有。

  为了能让自己安心,妻子打电话叫了自己的闺蜜过来陪自己。

  至于在镜子里看到自己老公的事,妻子谁也没说,毕竟,谁也不会相信的。

  第二个故事厕所

  公园里的厕所因为卫生很差,很少有人去,四仔只去过一次,只一次就决定再也不去了。

  四仔每晚都会在公园里进行夜跑,这一晚如期而至,刚一进公园门口,就习惯性的朝厕所方向看,就看到有对男女跑向厕所门口,至于那对男女去厕所干什么,四仔现在不知道。

  开始夜跑,跑完一圈走一圈后,四仔忽然感到有些内急,起初并不怎样,后来感觉内急越来越大,四仔不得不停下来,望着公园厕所,咬了咬牙,走向了厕所。

  刚走到厕所门口,就听到女人的呻吟声,四仔撇了撇嘴,硬着头皮走了进去。厕所里有四个隔间,女人的声音就是从最里边的隔间传出来的,四仔走到小便池,心里只想着赶紧解决完出去。

  正当四仔在放水的时候,女人的声音停了,接着隔间的门被打开,那对男女冲了出来,飞快的离开了厕所。

  四仔傻了,因为他看到那个女的一身连衣裙下面有一大片血污,那个男的对女的做了什么?!

  这时,那个隔间忽然传出轻微的叫声,听上去似乎是猫叫。

  四仔壮着胆子打开了隔间门,下一秒四仔冲出了厕所,双手哆嗦的打了救护车和报警。

  救护车来了,几名护士走了进去,没多久就抱出来一个明显看起来极其不健康的婴儿。

  四仔如实将自己看到的情况一一跟警察说明,警察做好了笔录,表示以后有情况会向四仔联系的。

  看着救护车和警车离开,四仔不由得叹了口气,有些男女,就是不配当父母。

  第三个故事猫

  阿丁快要疯了,此时的他缩在墙角里,眼睛惊恐的盯着门口。

  阿丁,迪西,拉拉和小波是无所事事的四人组,经常游手好闲。

  就在某一天晚上,四人组喝的酩汀大醉,在路上摇摇晃晃的走着。忽然间有只大腹便便的母猫走过,阿丁心头一动,把手上还没喝完的啤酒罐猛地朝母猫砸了过去,母猫闪避不及,发出一声惨叫。

  听到母猫的惨叫,四人组哈哈大笑起来,脚步蹒跚走向了母猫,母猫想跑,又是一个啤酒罐砸了下来。四人组离母猫越来越近,最后,就是一连串的惨叫。

  之后的一连几天,四人组依然我行我素,殊不知,厄运已经来到了他们的面前。

  先是小波,被人发现在家里死亡,胸膛被撕烂,里面的器官全被咬烂。

  除了这些,还有一地的猫毛。

  过了几天,拉拉也死了,四肢被咬断,五官血肉模糊。

  当然,除了这些,还有一地的猫毛。

  又过了几天,迪西突然出现在大街上,浑身上下都在冒火。

  当时有人看见了,拿了灭火筒想去灭火,没想到的是,灭火筒喷出来的是猫毛。

  迪西被活活的烧死了!

  阿丁是最后一个。

  阿丁猛地惊醒,原来自己不知不觉睡着了,可是接下来阿丁惊恐的发现,自己不在家里,而是在一处小巷子里,窄而长。

  阿丁想逃,可是跑到巷子口就停住了,巷子口站着一只猫,浑身雪白,高贵而纯洁,翡翠绿的眼睛直盯着阿丁,阿丁的脑海里瞬间闪过一段话:接下来,轮到你了。

  阿丁的身体忽然僵硬了起来,直挺挺的躺倒在巷子里,阿丁看到,巷子上方有许多许多堆起来的啤酒罐,忽然间啤酒罐倾盆而下,伴随着啤酒罐的,还有许多的猫毛。

  很快的,阿丁就淹没在啤酒罐的海洋中。

  高贵而纯洁的猫转头看了一旁若有似无的小小黑影,黑影似乎向它点了点头,渐渐消散了。

  猫轻轻的叫了一声,转身走入了黑暗中。

  读完三个故事的我,一脸无语的望着湖叔,心想这样的故事怎么可以打动我的大伶伶啊。可是湖叔根本不鸟我,径直走回自己的房间。

  好吧,谁叫我没有文学能力差呢,只好把这三个故事献给大伶伶,作为我的见面礼。

  好了,我的故事读完了。

  我是三水古月•菁淑,今后还会来买榴莲的。

  走你(^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入住怪谈

本版积分规则

关于我们|手机版|哈喽怪谈. ( ICP证:京ICP备15030277号-1

GMT+8, 2020-4-3 17:37 , Processed in 0.456517 second(s), 7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By Weixiaoduo.com Licensed

© 2012-2014 技术支持: 薇晓朵网络工作室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